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亲兵是女娃 > 2400:结局二

2400:结局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爷爷有参与。”
  
      “……”所以就蒙她一人,想着,木槿嘴一撅转身就走。
  
      墨翎只想抽自己一巴掌,叫他嘴快。
  
      告诉师父是为了有一个知情人,必要时候不出事。
  
      另外实在不是他不告诉阿槿,而是不想她担心是其一,其二就是她作为他的妻子受到许多人的关注,他不能让她知道以至于有时候忘记该有的真实反应,这样很危险。
  
      虽然他觉得他家阿槿不会出现这种错误,但是他不想遗留一丝一毫的危险给她。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说过的,要给她一片安逸的,所以这片安逸得由他亲手来制造。
  
      “娘子,娘子,你等等我……”当下,墨翎那是飞速的追了上去,然后直接将人一抱朝着独属于两人的院落而去。
  
      而木槿也没真的生气,就是今晚情绪太紧绷,此刻见到墨翎只觉得满是安逸,不自觉的就想撒撒娇。
  
      所以再被抱起的瞬间,并没与挣扎,而是紧紧的反手紧抱住墨翎的脖颈。
  
      这一抱墨翎便知道他的阿槿没有生气,他就知道他的阿槿懂他,他的阿槿啊……叫他怎么不捧在手心里好好的爱着……
  
      ……
  
      翌日。
  
      准时准点,百官从自己的家中盛装出门。
  
      倒不是他们想,而是卯时之时守在各家门前的禁卫军那是一顿敲门通知,那架势大有不听从,下一刻就从外面杀进去的意思。
  
      这使得百官不得不乖乖从命,便是武将,那不在乎自己也得在乎家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木槿昨日的话给刺激到了,守在木槿门前的禁军倒是温和,只在卯时敲个门通知了一下,便没了动静。
  
      而木槿卯时亦自觉起床了,为啥,当然是要去看戏了,看看今日这出戏墨昱要怎么唱,这帝师府又该是何嘴脸面对。
  
      待木槿收拾好准备出门之际,墨翎抬手给木槿理了理额前的发,嘱咐道:“若是不顺心,阿槿你不用憋着。”
  
      “那墨昱大概没时间搭理我。”
  
      “不一定。”墨昱其人脑子说白了有点毛病。
  
      “放心,我不会委屈自己,你何曾看我委屈过自己?”木槿对着墨翎挑眉道。
  
      看过的,为他。
  
      墨翎想说,却只是在心底带着心疼默默说了这么一句,面上却是一片赞同道:“嗯,我的阿槿才不会委屈自己。”
  
      “你呢,会一直待在家里吗?”
  
      “保证阿槿回来能看到我。”他得跟着去皇宫,别墨昱那个蠢货做出什么蠢事来,到时候他来不及伸手。
  
      “好的。”这一句就够了,木槿也不强求也不追问,应了一声便道,“爷爷等着我呢,我先走了。”
  
      “好。”墨翎垂首在木槿的面颊上落下了一吻,随即松开了手将人给放开。
  
      下一刻木槿便伸手开门抬脚出门。
  
      木槿到达将军府门口的时候,穆鹏已经一身威严的站在那等着了。
  
      木槿从昨晚到现在才第一次见穆鹏,见到穆鹏的时候直接丢了一个幽怨的眼神过去。
  
      穆鹏本一身威严,被木槿这么一瞪,当下心虚的讪讪的笑了笑,哪里还有半点威严。
  
      “爷爷你不疼我了……”木槿上来就是这么一句,说完之后,直接一个跃上爬上了马车走了进去。
  
      “哪里有。”穆鹏连忙跟着跃上了马车,并开口否认。
  
      “你骗我。”
  
      “咳咳……”穆鹏当下捂嘴咳嗽了一声,心虚尽显,心中更是直接咒骂墨翎把他出卖了,说好的不出卖呢。
  
      “哼,爷爷心虚了。”
  
      “那什么,都是为你好,不是故意的。”说到这穆鹏还是很欣慰的,他很赞同墨翎的做法,把他的小孙女捧在手心里,这一点极好。
  
      “哼。”
  
      “哎呦,槿丫头你别生气了,爷爷……”
  
      一路上,除了哒哒的马蹄声就只余穆鹏对木槿的诱哄了,那是一路从将军府的门前一直哄到皇宫门前,哄得一帮铁血男儿的禁军心都软了,更是妥妥的怀疑这个看上去很小女儿的木槿真的能单挑半城的禁军?
  
      不知道为什么,光想着就有点莫名的手痒呢?
  
      ……
  
      都是差不多的时间出门,所以也都是差不多的时间到皇宫门口。
  
      当然,离得近一点的就出发的迟一点,毕竟早朝的时间是不会提前的。
  
      当木槿的马车停在了皇宫前,当她人掀开车帘从上面跳下来的时候,仅一眼便能感受到她的满身凛冽,仅一眼便能看出她是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而不是一个闺房里的小姑娘。
  
      周遭的官员看了挺多是一眼震撼,然一直跟随着的禁军只觉得眼瞎了,他们刚刚一路上是耳朵出现幻听了吗?那个要爷爷哄的小姑娘呢?
  
      木槿就那么满身凛冽的从马车上跳了下去,像极了一个即将要奔赴战场的将领。
  
      而这可不就是奔赴战场嘛。
  
      穆鹏紧随其后,虽样貌已显老态,但那一身的武将铁血气息,却是半点也不减,光是这么看着就让人敬畏。
  
      “穆老将军,阿槿。”
  
      两人刚跳下马车便听到了来自一侧的呼喊。
  
      两人闻声回眸,穆鹏高昂了一下头,木槿却是一下子柔和了气息,开口道:“爹。”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淮南王。
  
      而木槿这一下子突然的柔和又突然的严肃,愣是又让一直跟着的禁军瞎了眼,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善变。
  
      不,这完全就不符合她这个年岁该有的,果然传闻一点儿都不假。
  
      “一起进去吧。”淮南王招呼了一声便转身朝皇宫内而去。
  
      昨日宫变虽是没殃及淮南王府,但并不代表帝王更替不会拉上淮南王,毕竟淮南王在这鄢陵城的权贵里还是很有地位的。
  
      “好。”木槿应了一声好,随后跟随,这个时候可不是闲话聊家常的时候。
  
      穆鹏没应声,却也是跟着一起前行。
  
      而这走着走着宫门前便又遇上了几个官员,大家都只是官僚之间的简单招呼,谁也没多说什么,就那么默不作声的朝着金銮殿而去。
  
      百官齐聚金銮殿的时候,墨昱已早早的坐在了上面,可见他的等不及。
  
      昨夜木槿感觉墨昱胜得有些不真实感,墨昱自己也感觉,特别是从六皇子府离开后。
  
      然而当他一路走,一路看到满地的血腥满地的横尸之后,他慢慢的找到了真实感。
  
      特别是在进了皇宫之后,那真实感就更加的强烈了。
  
      而现在坐在这龙椅上,看着下面百官林立,这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有禁军挨家挨户的督促,这官员到来的很是及时,从第一个到最后一个,并没有用多久的时间,不足一盏茶。
  
      不过还是差几人。
  
      “二皇子和苏帝师呢?”
  
      六皇子倒是来得很准时,但是二皇子和苏帝师呢?
  
      虽然墨苍冥被禁足,但那是先皇的命令了,到了他这就不需要了,他这成功的姿态,不管怎样都得让他这个二弟来很好的感受一下,还有他的这个外公。
  
      好似就等墨昱这一声喊似的,他的话音刚落,二皇子墨苍冥便从金銮殿的大门处跨了进来,那姿态半点也不像是来为臣的,倒是像来为君的。
  
      这看得墨昱有点不喜,不过想想现在坐在龙椅上的是他,一下子就觉得无所谓了。
  
      “二弟真是难请。”墨昱开口就是一声讥讽。
  
      “皇兄如今的地位还能认我一声二弟,我甚是荣幸。”墨苍冥这一出口,讥讽一点也不比墨昱。
  
      “墨苍冥。”
  
      不仅不差,这是直接激得墨昱连名带姓就呵斥出声。
  
      然对此,墨苍冥依旧一脸冷漠,半点反应都没有。
  
      而这会儿百官才发现,对了,这还有一个竞争力很强的皇子呢,但为啥昨晚上没出现?是没来得及吗?还是说不如上面那一位?
  
      一时间,百官心中各种思绪又翻腾了起来。
  
      “皇兄今日让我来就该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难道皇兄以为我不是来给你添堵的,还是来给你庆贺的不成?”
  
      这话的挑衅意味可谓是十足了,重点这还只是开始。
  
      “若是皇兄的皇位是父皇名正言顺的传给你就罢了,却是自己用不正当手段得来的,恕弟弟不能给你庆贺。”
  
      不正当手段这词用得……
  
      墨昱也直接给气乐了,“那又如何?能者居之,弟弟若是不服也可以这么做。”
  
      “我们的刀戟是面向敌人的,而不是用在自我残杀上。”墨苍冥直接给了这么一句,而这一句与昨晚木槿说得一句话有异曲同工之意。
  
      木槿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臣子,所以说出来众人并不会怎么在意,但是墨苍冥就不一样了,他也是皇子。
  
      皇子对皇子,这差别就出来了,别的不说,至少墨苍冥是一个爱护自己子民的人。
  
      “瞧二弟这话说得,二弟是不是忘了二弟之前是为何被父皇禁足的,貌似是砍杀了自己的士兵吧。”
  
      墨昱这话算是直接扇了墨苍冥一个巴掌,顿时让刚刚还觉得墨苍冥好的人,瞬时间又觉得他不好了,毕竟一个随时会爆发乱杀人的帝王也不是什么好帝王。
  
      “以后不会了。”墨苍冥只说了这么一句。
  
      “你说不会便不会了吗?”墨昱继续讥讽。
  
      然墨苍冥却是不再搭话,一时间墨昱有那么点尴尬,然后直接将矛头转向了另一个弟弟。
  
      “六皇弟是不是也觉得本殿下德行有失,不该此番作为从父皇手里抢走皇位?”
  
      刷刷刷,所有人的视线全部看向了六皇子。
  
      一时间六皇子那个压力山大,不过却是很无辜道:“大皇兄昨日不是说伸冤吗?”
  
      这一句回答先是让墨昱一愣,随即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好……好一个伸冤……”
  
      大笑过后直接赞赏的看向了墨译成,“不曾想六皇弟还是个聪明人,据说六皇弟一直喜欢穆家的穆流年,待会儿你要是支持本殿下,本殿下就直接将穆家的穆流年赐予你可好?”
  
      “墨昱。”
  
      墨译成还没来得及开口,站在人群中当背景板的木槿却突然抬眸凛冽的看向墨昱,并直呼其名,周身杀气更是十足。
  
      “大胆,木槿你是要被诛九族吗?”被当着这多么官员的面叫名字,墨昱当下厉喝道。
  
      “墨昱,我昨晚说过的话你大概是没放在心上,拿我穆家的人当儿戏,你是真的觉得你这岌岌可危的皇位能坐稳是吗?”
  
      木槿这是直接挑衅君威了,不要说出门前墨翎嘱咐过她不要忍,便是不嘱咐,便是和没有背后的那些,她也不会忍,她是绝不会容忍有任何一人动她穆家的人,哪怕是拼上性命,也绝不允许。
  
      “木槿,你放肆,禁卫军……”被这么威胁,墨昱当下就怒了,直接喊了禁卫军,他倒要看看这木槿能有多能耐,昨晚忍着是没拿到玉玺,现在他可是拿到了,怕什么,不过就差一个登基仪式罢了。
  
      他看木槿不爽很久了,只可惜墨翎不在,不然连他一起收拾,叫他们之前对他袖手旁观,看他吃苦,他现在要一一报回来。
  
      “殿下,现在你不该先忙着登基吗?为了一个没什么权势的六皇子与穆家军对上,这不是一个合适的买卖,殿下你说是不是?”
  
      眼见着门外的禁卫军就要冲进来,就要血洗金銮殿,站在人群里的丞相秦玖立马的站了出来。
  
      “殿下你该先与百官商量该如何举办登基大典,登基大典刻不容缓,登基之后殿下想要处置谁方才名正言顺。”秦玖劝完一句之后,金銮殿的门口又传来了一道声音,乃是久不见的帝师苏博雄。
  
      而这一出现以及这一话语便是支持墨昱的了。
  
      “帝师大人来的正是时候,不如这登基大典就由帝师大人操办可好?”
  
      苏博雄这一来,墨昱当下就转变了态度,一时间众人也不明白墨昱是不是真的要发落木槿。
  
      而木槿不管墨昱是不是真的要发落她,她只知道她自己是很想揍他,她就知道不能让他当帝王,不能的。
  
      站在木槿身侧的穆鹏伸手一把拉住了木槿的臂膀,安抚道:“流年会好好的,咱们不急,不急。”
  
      小孙女对家人拼尽全力的维护,穆鹏真的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该心疼,明明那么多年没照顾过她,却是这般对他们掏心掏肺。
  
      “他……”木槿也不是冲动,就是真的真的看不了墨昱站在那高台上的罪恶脸,这都还没站稳,就想动流年。
  
      他了一声,木槿到底是没再开口。
  
      “是臣的荣幸。”苏博雄当下应承。
  
      “老不要脸。”穆鹏这边安抚了一下孙女,那边在听到苏博雄应承之后,直接唾弃了一声。
  
      苏博雄当下面色僵硬了一下,不过到底是没理睬穆鹏。
  
      “本殿下的父皇身子不适,以后就安养天年了,传位诏书也已经写下,今日众位官员都来了这金銮殿,想来也是赞同本殿下登上这皇位了,如此,就请各部听从帝师大人的安排,给本殿下隆重准备,明日举行本殿下的登基大典。”
  
      都来了?
  
      呵呵……
  
      他们是被押送过来的好吗?
  
      不过此刻反驳还有何意义?
  
      “为了保证进度,从现在起到明日早朝登基大典,各位就不用回去了,本殿下会让人给各位安排宫殿休息。”
  
      这一命令一下,当下让百官哗然,这是要囚禁他们的意思啊。
  
      “行了,退朝。”墨昱也不废话,丢下一句转身便走。
  
      他今儿个把众人都集中过来不过就是为了集体囚禁在皇宫罢了,而昨夜之所以没有,那是因为人员不全,地点不对,今日一切都刚刚好合适。
  
      墨昱这一走,刚刚还一片寂静的金銮殿里顿时议论纷纷,三个成团五个结群的开始议论。
  
      当然,讥讽的叶不在少数。
  
      “苏老头,你这是如愿以偿了啊,这身份以后又涨了。”敢这么怼苏博雄的除了穆鹏还能有谁。
  
      “对了,昨儿个政变,有没有你的参合?”穆鹏这是专挑送命的话题问。
  
      问了之后也不等苏博雄回答,直接接着道:“你要是参合了,你可就是谋权篡位的一份子了,要是没参合,倒是是为什么没参合?是你不想怕墨昱失败,还是墨昱就没告诉你他要做什么?哎呀呀,这两种情况对你似乎都不太利啊!这墨昱做了帝王,你没帮他,你觉得他能真心待你吗?说起来之前他被贬去皇陵,你似乎也没为他求情啊,你这是明哲保身吗?现在有没有后悔?有没有?”
  
      穆鹏给苏博雄的送命题那是一道接着一道,道道致命,当真是然周围事不关己只听着的官员都觉得脖子凉飕飕的。
  
      “穆老将军关心的可真多。”苏博雄阴冷的开口了,“穆老将军这么关心本帝师,还不如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家的孙女,别一个太过冲动成了杀鸡儆猴之物,还有一个则是被人惦记着拉去做妾。”
  
      苏博雄这话毒辣之味可谓是不轻。
  
      “这就不劳驾你苏老头操心了,让孙女给别人当妾这种事,也就是你苏老头做得出来,我可做不了,我就是拼了老命也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当然,兴许我不用拼命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你说是不是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