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亲兵是女娃 > 2398:墨昱要起事

2398:墨昱要起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亲兵是女娃最新章节!
  
  “若是叶亦璟出事,你也这般冷静吗?”叶亦寒有些不服,直接拿叶阁老最疼爱的叶亦璟说话。
  
  “是。”叶阁老回答的斩钉截铁,随后又道,“再疼叶亦璟,他也只是我孙子,但叶勋却是我儿子。”
  
  “但你将他扔在了牢里不管不顾。”叶亦寒直接控诉出声。
  
  “你管了吗?那个时候是你亲自押送的,你不知道原因吗?这样是在保护他,奈何不想让他活得人还是不想让他活,所以这不是他在哪的问题,有人想他死怎么护着都没用,更何况你觉得我能那么万能吗?”
  
  话落之后,叶阁老再一次低下了头去看文案。
  
  而叶亦寒却是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
  
  “现在要做的是帮你爹找凶手,才让他不枉死。”沉默了一下,叶阁老再一次开口,只不过没抬头。
  
  “木槿。”叶亦寒说了这么两个字。
  
  “理由,证据。”叶阁老没否决什么,只说了这么两个词。
  
  “我会找。”
  
  “希望你能找到。”叶阁老亦没有否决。
  
  再然后爷孙两便没有了交谈。
  
  ……
  
  叶勋之死闹得沸沸扬扬,这结局帝王甚是满意。
  
  不过对于叶家没有去寻木槿麻烦,略有几分失望,好在那叶亦寒倒是抓着木槿不放,他兴许能混淆一二,给上一点证据。
  
  但这不是主要目的,就不用太在意了。
  
  这事很好的压下了之前的流言,这就足够了,至于将叶勋的事陷害给木槿,这需要慢慢来。
  
  这个清晨鄢陵城被叶勋之死搞得满城风雨,城南皇陵也因为墨昱今日的着装而掀起了一股小风雨。
  
  卯时的时候,墨昱照常起身去皇陵自省,只不过今日他穿上了一件带帽子的白袍子,将他整个人给埋藏在了里面。
  
  这不刚出门走到岔道上见到等着的任志国,便被查问。
  
  “殿下今日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将脸给蒙上了,这天又这么冷了吗?”
  
  若只是查问就算了,偏偏在话落之际,直接动手用掌风掀开了墨昱头上的帽子。
  
  这一掀开便看到墨昱那过度苍白的脸色,再加上这里是皇陵,天色又没大亮,这么冒冒然的愣是将任志国给吓了一跳。
  
  墨昱冷飕飕地看了任志国一眼,一边抬手将帽子戴上,一边开口道:“感染了风寒,不便吹风,任将军是对本殿下的穿着有什么意见吗?”
  
  “那倒不是,臣这不也是关心殿下吗?”任志国皮笑肉不笑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带着威严道,“自省的时候还请殿下莫要戴着这帽子,这可是对皇陵里的列位先皇不敬啊。”
  
  “哼。”墨昱冷哼了一声,“此等小事何须任将军惦记。”丢下一句便自行朝着那自省的皇陵而去。
  
  北堂燕默不作声的紧随其后。
  
  任志国也不恼,而是边跟上去边开口道:“既然殿下身子不适,是不是需要微臣给殿下请一下太医?”说到这顿了一下,随即一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道,“微臣这是忘记新来的太医里有一位可是殿下良娣的兄长,不过这兄长对殿下似乎不怎么热情吗?也就第一日来的时候去看望了一下其妹,之后似乎都没去寻过殿下,这着实过分了一些,不能因为殿下犯了事就敬而远之吧,好歹是殿下良娣的兄长。哦,对了,好似不是亲的,怪不得要避嫌避嫌啊……”
  
  任志国这话听着是在句句关心墨昱,是在句句为墨昱报不平,但是真的歧义太重,更是有含沙射影之嫌,听得墨昱那是当下一顿子火,特别是最后那一句避嫌,避什么嫌,为什么要避嫌,这不是在意指月家这对兄妹有染吗?
  
  这月芽可是他墨昱的女人,他这般说简直就是在打他墨昱的脸,还是男人最不能忍受的那一种。
  
  “任志国,你不要太过分。”墨昱一个没忍住直接停步厉喝出声,咬牙切齿的意味十足。
  
  “瞧殿下说得,微臣这是关心殿下,怎么就过分了?”任志国一副很无辜的模样,重点是眉眼间的无辜中带着满满的挑衅。
  
  墨昱握紧拳头当下就要动手,却是被北堂燕快一步上前给握住手臂,“殿下,时辰不早了,不能误了自省的时辰,且殿下你身子不适,不宜动怒。”
  
  墨昱仍是有些按耐不住脾气的动了动手,愣是被北堂燕给按着,按了好一会儿,这才垂下手臂,然后默不作声的转身离开。
  
  北堂燕当下紧随其后。
  
  看着墨昱愤然离去的身影,任志国冷笑了一声,随即抬脚跟了上去。
  
  三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一路走到了供奉着辰国列位帝王牌位的宫殿,任志国止步于宫殿前,墨昱领着北堂燕一同走了进去。
  
  在进入宫殿之后,墨昱的面上哪里还有半点怒意,有的只是俯视众生的高傲。
  
  北堂燕则是在墨昱身后露出了一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笑。
  
  只是不知这到底会是谁能笑到最后了。
  
  ……
  
  墨昱这白袍加身的装扮一穿便是三日。
  
  第一日,被任志国掀去了帽子,第二日亦是如此,不过这一次墨昱搭理都不带搭理任志国的,直接就离开了,连一个字都没稀罕跟他说。
  
  于是在第三日的时候,大概是任志国觉得挑衅墨昱已经没有意思,便没再去掀起他的帽子,对此,墨昱很是满意。
  
  这一日乃九月十四,叶勋死去的第三日,亦是六皇子大婚的前一日。
  
  叶勋之死闹得鄢陵城沸沸扬扬,但这亦不能阻止六皇子大婚的来临,更是能阻止百官家眷的精心收拾。
  
  这种百官齐聚的盛大宴会不多,所以他们必须抓紧每一个盛大宴会将自己的儿女给收拾好,然后在宴会上寻一门好亲事。
  
  这宴会亦是百官私下交流的场所,总之好处多多。
  
  虽是明日才是六皇子大婚,但今晚便已能感觉到那喜悦的气氛了。
  
  哒哒哒,哒哒哒,眼见着夜幕降临城门要关闭,一辆马车从南城门行驶了进来。
  
  “停下,停下,检查,检查。”守城卫那是立刻的拦了下来例行检查。
  
  当下,驾车人一个用力拉住了缰绳,拉停了马儿。
  
  “车上是什么人?来做什么?又是从哪里来的?路引可有?”马车一停,守城卫上来就是四连问。
  
  “车内是我家夫人和小姐,我们来自十里外的小城镇,我家小姐不知何原因面上生了红疹,我们是来鄢陵城求医的,这是我们的路引。”
  
  驾车的小厮很是麻溜的回答了守城人的问题,并从怀里取出了路引递给了守城人。
  
  守城人将路引打开看了看,随即又上前伸手挑开车帘看了看,再见到里面坐着三人,一个丫鬟装扮,一个老妇人装扮,还有一个小姐装扮,却是戴着面纱,不过那额头可见红色斑点,当下便放下了车帘。
  
  然后将路引还了回去,道:“明日六皇子大婚,你们小心点,莫要冲撞了贵人,且最近鄢陵城是非多,你们看完病就早些离开,莫要惹上麻烦。”
  
  “是,是,多谢军爷提醒。”小厮一边道谢一边塞了块碎银子给守城人。
  
  守城人来者不拒,当下就收了下来,他这守城多年也是有眼力见的,瞧着这马车内的人也算是小有财富,一般这样的人微微提醒几句便能得个赏钱喝酒,这不,便得了。
  
  见守城人收下了银两,小厮当下上了马车,重新驾着马车朝鄢陵城内而去。
  
  鄢陵城的夜晚比白日里还要忙碌,毕竟白日里大家都有事要做,如此这晚上便成了消遣所在。
  
  因此这夜晚那是满大街的夜市,有吃的有玩的,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不存在的。
  
  为了不引起怀疑,马车穿过了两条热闹的街道,驶入了一家在鄢陵城里只能算是中等的客栈,位置靠近城东这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