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十里尸香 > 第一章 小石桥人家

第一章 小石桥人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叫白留香,出生于1994年7月15日傍晚五点四十五分。
  
      我们东北有许多传说,类似于保家仙,萨满巫师,这些我并不陌生,绝大部分都是家里人讲给我听的,其中关于我爷爷白宝富的尤其多。
  
      我的爷爷白宝富就是一个巫师,放在文革的时候就是属于要拉出去批斗的那一类,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大才子,读过几年私塾,算是半个文化人,村里的书记还邀请他在村支部做过一年半载的会计,文革的风吹到了山里,爷爷在处处碰壁后心灰意冷,就一个人跑到山里去了,回来以后已经是十多年过去了,还带回来一个姑娘。
  
      据说那姑娘生的美人颈杨柳腰,脸皮白的就像那三月里的阳春雪,人也勤快,乡里乡亲没有一个不夸我爷爷好福气的,那个女人就是我奶奶。
  
      听说我出生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不好的事,把来给我妈接生的接生婆都给吓哭了,之后我爷爷就给我算了一挂,说我八字太硬,克双亲,所以我从小到大基本上没怎么和我爸妈接触,一年也就见那一两次,没什么感情。
  
      但这次我妈回来居然没有事先告诉家里人,着实让我吃惊,听说路上经历了一场小型车祸,人受了点轻伤后,变的异常奇怪。
  
      看我的眼神就像黄鼠狼看鸡崽似的,让我觉得十分奇怪,但这鼻子这脸不就是我妈吗?想到这儿我就会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我妈回来的时候我正在院子里帮我奶奶喂鸡,那一眼我都没认出来她,以前我妈是很白的,现在脸上不知道为什么,长出来了一层薄薄的黑色斑,而且一直面无表情盯着我看,直到我奶奶出来了,她才露出一副很高兴的表情。
  
      中午吃过饭后,我奶奶就带着我妈出去串门了,我正在洗碗的时候我侄子就跑进来了,农村人串门的时候都不会敲门的,当然,也很少有门会紧闭,除非是主人不在家。
  
      我侄子跟我说了一件特别邪乎的事,她问我还记得小石桥那边卖杂货的那家人不?
  
      记得,当然记得。我们这几个村的人,几乎没有人不记得他们家,准确的说,是没有人不记得他们家发生的那一件非常奇葩的事。
  
      那家人也姓白,按照辈分来算,估计我还得管他叫声叔,小时候我经常在他家那儿买冰棍吃,七个小矮人的那种,可以分享给一大群伙伴,这家人丈夫常年在外面打工,妻子就在家做点小买卖带孩子,日子还算过得殷实。
  
      听说是一天晚上大半夜的,丈夫偷偷回家,家里已经熄灯,在门外还能恍惚听见媳妇儿在和人说话,大半夜的,孩子肯定已经睡了,那还能是谁?肯定是奸夫呀。
  
      自己在外面拼死拼活挣钱,媳妇儿在家里偷人,丈夫想想就生气,于是拿着一跟扁担悄悄的就走了进去。
  
      农村不比城里,经常断电,很少有那户人家大半夜还开着灯,大多数人家还在储存着蜡烛,晚上天黑的浓重,没有所谓的光反射和照射工具,那个丈夫也只能看个大概,分清楚哪个是妻子后,他就用扁担对着另一边狠狠一捶……
  
      点上灯才发现,哪里有什么奸夫,躺床上的是他女儿,已经被他打得头上直冒血,奄奄一息,他听到的声音事实上也是妻子在梦呓。
  
      之后夫妻俩就赶紧把女儿送卫生站,卫生站救不了又赶紧往乡医院送,等到了乡医院,人也嗝屁了。
  
      后来丈夫被判了刑,妻子也带着婆婆公公搬离了小石桥,把那儿的房子卖了人。
  
      新搬来的那家人晚上总能听到女孩哭,放在桌子上得东西总会莫明其妙的摔下来,更邪乎的是今天早上出门一看,那门外面全是血红的手印。
  
      现在街坊邻居都在传,说那个女孩死的冤枉,回来折腾人了,在小石桥附近的人家夜晚都不敢出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