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一醉经年 > 第73章 最新更新

第73章 最新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宋居寒睡着之后,何故轻轻走进洗手间,面冲着洗漱台。镜子里映出一张苍白的、茫然的、眼角挂着风干泪痕的脸。
  那张脸渐渐地和年少时的自己重叠了,他仿佛能透过镜子,看到自己过去的迷惑和不安,七年了,原本他以为自己走了很长、很远,最终发现只是围着一个人画圆。
  他这样一个连句情话都不会说的人,却一辈子为情所困,真是讽刺。
  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
  他洗了个把脸,努力调整好情绪,然后走了出去。
  宋河和vanessa都在楼下等着他,俩人分坐在沙发的两头,明明展臂就可以碰到对方,可那距离却显得非常远。
  结发夫妻,不过如此。
  这世上最薄弱的、最没有保证的,就是感情,偏偏万千白骨垒路,还是有人悍不畏死、心向往之。
  听到脚步声,俩人同时抬起头,目视着何故一步步走下楼。
  vanessa轻声问道:“他吃饭了吗?”
  何故摇摇头:“睡着了,等他醒了就会吃饭。”
  vanessa松了口气,双手交握在唇边,说了一串德语的祷告词。
  宋河鼻翼鼓动着,冷冷地盯着何故。
  何故坐在了宋河对面,淡定地直视着他:“我这次回来,不是因为你威胁两句,而是为了宋居寒,你用不着瞪我,如果不是你骗他说我去新加坡不回来了,他也不会闹成这样,你自己的儿子心理年龄有几岁自己都没有谱吗。”
  宋居寒那种对待外人的八面玲珑和对待自己人的无理取闹,是他性格上分水岭一般的两个极端,宋居寒始终像一个早熟的孩子,看上去再成熟,里面也还没长好,总是喜欢在外面做足了戏挣足了面子,然后把顽劣的本性留给最亲近的人。
  宋河眯起眼睛:“你敢教育我?”
  何故冷笑:“我没义务教育你。”当着vanessa的面,更难听的话他就不方便说了,“从今往后,我尽量不出现在你面前,你也尽量别出现在我面前,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利用我做的事,我们眼不见为净,谁都舒服。”
  宋河表情狰狞,还要说什么,vanessa低喝道:“宋河,我们刚才讨论过了的。”
  宋河咬了咬牙,站起身,整了整领带,指着何故道:“我宋家就这么一个儿子,你好自为之。”他说完,摔门而去。
  vanessa叹了口气:“何故,你们谈的怎么样?”
  何故沉默了一下,尽量平淡地说:“vanessa,我决定和他重新试试。”
  vanessa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和喜悦:“真、真的吗?”随即,她面上又浮现担忧,“你是因为他这样折磨自己才……”
  何故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止,我确实没法看着他这样下去,尤其他伤还没好。但我这段时间也思考了很多,我们俩之间,说孽缘也罢,大概真是有什么东西一直牵扯着的,想断也断不干净,于其互相折腾,不如就……”
  vanessa忍不住笑了一下,秋水一般的眼眸盈盈闪烁:“太好了,他受了很多的教训,我相信他这次一定会好好珍惜。”
  何故苦笑一声,没有说话。宋居寒会不会好好珍惜,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有答案,只是想想人生苦短,连什么时候死都拿不准,又何必去苦思一个人什么时候变心呢。
  喜欢就去拿下,然后尽人事,听天命。
  vanessa轻轻捂住心口,连如此戏剧化的动作,她做起来都如此曼妙,她似乎高兴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你这几天如果不忙,就住在这里吧,好吗?”
  何故点了点头:“这些天辛苦你了。”
  vanessa笑笑:“没有办法,我没有把他教好,就应该承担这后果。”
  何故迟疑了一下:“那宋河……”
  “你不用理他,我会和他好好谈谈,无论如何,他是关心居寒的。”
  何故心想,宋河确实关心宋居寒,只是这父子俩的自私,几乎是如出一辙。
  
  何故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宋居寒睡梦中的脸,本就瘦窄的脸颊此时有些微地凹陷,看上去非常憔悴,躺在床上,身体陷进床铺里,简直就像是病重之人。
  何故觉得宋居寒再这么闹一回,他的心脏也要受不了了。
  突然,宋居寒的睫毛颤了一下。
  何故一惊,手忙脚乱地抓过手边的书,随便翻了一页,眼睛盯着书,余光却在瞄床上。
  宋居寒缓缓睁开了眼睛,从迷蒙到清醒,只花了短暂地两秒,然后他本能地喊着:“何故……”
  何故放下书:“你醒了。”
  宋居寒扭头看着他,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胳膊,两眼发亮:“你真的在。”
  “我当然在。”何故道,“饿了吗?”
  宋居寒直勾勾地盯着何故,用一种好像要把他吞进肚子里的渴望,颤抖着说:“我以为我做梦呢。”
  “你再饿下去,真要出现幻觉了,吃点东西吧。”
  宋居寒点点头。
  何故起身要去拿饭,宋居寒却不松手:“你别走。”
  “我去给你拿吃的。”
  宋居寒定定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回来?”
  “十秒钟。”何故指指桌子,“就在桌上。”
  宋居寒用尽力气抬起脖子,看了一眼桌上的保温罩,这才松开了手。
  何故把保温罩打开,饭菜果然还热着,他把托盘端到了床头,把宋居寒扶了起来,“赶紧吃点东西。”
  宋居寒露出一个虚弱地笑容:“你喂我。”刚才抓着何故那一下,耗光了他身体最后一丝力气。
  何故用勺子搅了搅粥,舀起一勺,送到了他嘴边。
  宋居寒简直是满眼欣喜,张大了嘴吃了下去。
  “你这么多天没吃东西,只能先喝点粥,不然胃会有反应。”
  宋居寒根本不在乎吃什么,他现在眼睛里、脑子里只有何故,跟机器人似的张嘴咀嚼。
  何故被他看得有点受不了,放下勺子,无奈道:“你能不能好好吃饭。”
  “我怎么没好好吃了。”宋居寒“啊”地张开了嘴。
  何故舀起一大勺,塞进了他嘴里。
  吃完一大碗粥,宋居寒明显看上去精神了一点,他抓着何故的手,目不转睛地盯着何故,时不时就会扬起笑意。
  “你够了,别看了,瘆的慌。”何故把药和白开水递给他,“吃药,一会儿叫医生来给你输营养液。”
  “别叫,我现在谁都不想见。”宋居寒抱住了何故的胳膊,“你陪着我就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