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一醉经年 > 第55章 最新更新

第55章 最新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何故迷蒙中感觉身体一直在晃,一下比一下剧烈,他的头磕在了硬物上,疼痛刺激得他勉强撑开了眼皮,身体却动不了,大脑也极度浑噩,入眼的画面他分析了半天,才确定是车顶,而他,好像是卡在了后座座椅的缝隙里(一醉经年69章)。

    他被绑架了……

    谁会绑架他?宋居寒吗……

    不对……

    何故感觉眼皮有如千斤重,慢慢地往下坠。

    又是一下撞击,他又清醒了一分,他拼命想要感知自己的身体,可身体绵软,就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他听到驾驶位传来咒骂声,一个人在打电话:“快来帮我!被盯上了!不是!不是警察!他想把我逼停!”

    何故心里充满了恐惧,明知自己陷入危险却连眼皮都抬不起来,这种感觉太无助了,简直是砧板上的鱼。

    会是谁在撞车?怎么不报警?

    车一个急转弯,拐上了一条坑洼的路,速度稍缓,但何故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会儿被抛扔起来,一会儿又坠到地上,他胃里翻江倒海,脑袋被磕了好几下,却连吐的力气都没有。

    一阵眩晕间,他再次昏昏欲睡。

    突然,车停了下来,驾驶位的人粗暴地打开车门,车外传来一阵打斗声和通叫声。

    何故感觉一阵凉风灌入,车门被打开了,一个熟悉而焦急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何故,何故!你没事吧!”

    何故动弹不得,只能勉强眨了眨眼睛。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宋居寒,是宋居寒!

    他感觉身体被人从狭窄的缝隙里拽了起来,挪到了后座上。他腰肢无力,控制不住地往后仰去。

    突然,只听得一声闷哼,抓住他的那双有力的手松开了。

    他心慌不已,他想大喊大叫,喉咙里却只发出低沉的呻--吟。

    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奔跑的声音,应该是来了很多人,打斗声和怒吼声再次响起。

    何故简直是拼尽了一切的力量,撑开了眼皮,尝试了几次,终于用手抠住了安全带扣,他想把自己的身体拉起来,他想看看宋居寒怎么样了,可他尝试了几次,手都滑脱了。

    他不死心地狠狠咬了一下嘴唇,疼痛的刺激终于让他又清醒了一些,他勉强借着安全带扣,将身体拽了起来。

    车外竟是一片漆黑的树林,可能是某个公园,这个时间,几乎没有人烟,宋居寒被七八个人围在中间,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根铁棍,劈头盖脸地朝着他砸。

    何故眼看着宋居寒被一棍子抽倒在地,他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居……寒……”何故叫了一声,微若蚊呐。

    可在那危险重重的、吵杂的环境中,宋居寒居然听见了,他一扭头,额角正在淌血,那还来不及收回的狰狞的眼神中,顿时附上了几丝担忧和安抚

    何故瞠目欲裂。

    有人叫道:“把人换到另一辆车上。”

    宋居寒一脚踹开冲上来的人,猛地将车门摔上,然后用后背抵住了车门。

    何故眼看着几根棍子从各角度朝宋居寒挥来,宋居寒抬起手臂去挡,一根铁棍硬生生被抽弯了,宋居寒疼得大叫1

    何故心脏巨痛,他勉强爬到了车门前,拍打着车窗,无力地嘶喊:“居寒!”他和宋居寒只隔着一层车窗,仿佛只要伸出手,就能触摸到那宽阔的背脊,可他触摸到的,只有冰冷的玻璃。

    宋居寒痛叫一声,一把夺过棍子,反手袭向歹徒的肚子,那歹徒猛地吐出了一大口泄物,痛苦地歪倒在地。

    宋居寒挥舞着铁棍,极其凶狠地将冲上来的人击倒,可他的背部始终抵着车门,不让任何人靠近。

    眼看着人一个一个地倒下,最后一个人见情况不好,转身就跑,宋居寒将手里的棍子扔了出来,砸在他背后,将人砸飞了出去。

    宋居寒几步冲上去,一脚踢在了他脖子上。

    透过车窗,何故看着宋居寒僵硬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身体虚晃,单膝跪在了地上,紧紧抱着左手,浑身发抖。

    何故眼圈酸痛,手掌一下一下地拍打着车窗,温热的液体盈满了眼眶。

    宋居寒慢慢站起来,转过身,疲倦地朝他走来,打开了车门。

    何故身体失去重心,载出了车外,宋居寒用胸膛顶住了他,右手将他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颈窝处,心有余悸地轻声说:“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何故用力嗅着宋居寒身上那温热的气息,感受着他蓬勃的心跳,颤声道:“你……你怎么样……”

    “没事,你别动,会摔。”宋居寒身体晃了晃,明显有些站不稳,但何故全身的重量都在他身上,随时可能头朝下栽下车,他左臂扭曲地垂在身侧,根本使不上力,只能勉强用右手搂住了何故的腰,将人从车上单手抱了下来。

    何故虽然身形劲瘦,却着实不轻,宋居寒腰腿发软,难以支撑,俩人双双往地上倒去。

    宋居寒护住何故的头脸,让他摔在了自己身上。

    何故大口喘着气:“报、报警,你报警……没有。”

    宋居寒脸色惨白地看着漆黑的天空,忍着痛说:“让你等我一下的……我出门太急,没带。”

    “我手机在兜里。”何故慌乱地说,“你在流血,你怎么样了,我怎么动不了……”

    “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有人报警了。你应该是吸了麻醉,身体会麻痹一段时间,究竟是谁要绑架你?”

    “我不……”何故脑子里闪过了李会阴沉的脸,这是最合理的可能了(一醉经年69章)。

    远处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何故如释重负,他想撑起身体,看看宋居寒的伤,可依旧没多少力气,只能勉力伸出手,摸向宋居寒的小臂。

    他能摸出那小臂不正常的肿胀。

    宋居寒疼得低叫了一声:“……别碰。”

    何故眼眶发热:“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断了?”

    “……可能吧。”

    警笛声越来越近,红蓝交错的警灯闪耀在何故眼底,一直杂乱的脚步声朝他们奔来。

    “有人受伤了,快!”

    何故的身体被人架了起来,他挣扎了几下:“我朋友受伤……”

    “快抬上车。”

    何故用力抓住他的胳膊,尽量咬字清晰地说:“我刚才被人绑架了,我怀疑是勤晴实业董事长李成星或者他儿子干的。”

    警察立刻道:“好,我们马上去调查,你先去医院。”

    何故躺上了救护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