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一醉经年 > 第47章 最新更新

第47章 最新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午,直升机落在了小岛上,这是何故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看到外人。

    他马上就能离开这里了,却没感觉到轻松多少。

    宋居寒的这股劲儿不退,他走到哪里都不自由,他能躲到哪里去呢,他又凭什么要躲呢。

    坐在直升机上,宋居寒拉住他的手:“你没坐过直升机吧?会有点晃,别害怕。”

    “我没怕。”何故很淡定。

    宋居寒却没有放开他的手,反而用两只手包住,把玩儿着他的手指。

    何故抽了几次没抽回来,终于忍不住了:“我要上厕所。”

    宋居寒噗嗤一笑:“你看这儿放得下厕所吗。”

    何故也就是习惯性地一说,此时有些尴尬。

    宋居寒抓着他的手放到了唇边,轻轻亲了一口,看着何故的眼神,是连他自己都难以想象的深情和渴望。

    直升机将他们送到戛纳,然后他们换乘了民航。

    一上飞机,何故就发现宋居寒把整个头等舱包下了,一想到要和宋居寒在这个无处可避的地方相处十个小时,他就感到阵阵头疼。

    空姐把帘子一拉,将俩人隔绝在一个不大的机舱空间里。

    宋居寒半身越过扶手,靠在了何故肩上。

    何故没理他,低头看着书。

    “你在看什么?”

    “科普。”

    “我给你唱歌好吗?”

    “……”何故想拒绝,可话到嘴边却止住了,他对宋居寒给他唱歌,有一种特殊的执念,就好像那是一种很宝贵的东西,他不舍得推开。

    也许是因为他的第一次,就始于那个宋居寒给他唱歌的下午,他在意的并非什么第一次,而是那个他自以为被喜欢着的甜蜜时刻,那是他青春年少时,最最美好的回忆。

    宋居寒就在他耳边轻轻唱起了歌,歌声依旧慵懒而磁性,听得人心醉。

    何故看着书,不自觉地就有些走神,被那歌声勾去了思绪。

    一曲唱完,宋居寒贴着他的耳朵,温柔地说:“我想每天都给你唱歌。”

    何故低着头,没有说话。

    宋居寒亲了亲他的脖子:“我重新追你好吗?这次是认真的,所有在那七年我没有给过你的东西,这次我全部都给你。”

    何故沉静地说:“如果你只是受不了被拒绝,我可以试着开解你一下。”

    “我不是受不了被拒绝,我只是受不了你不在我身边。”受不了你不属于我,受不了你的眼睛看别人。

    “行了,这种对话一天要重复八次,你不累吗?”何故合上了书,“宋居寒,我说过很多次,我不会回头,你也别再我身上浪费时间,以后我再也不想说了,随便你吧。”

    宋居寒抓握着他的手:“好,不说,我做给你看。”

    何故沉默不语。

    宋居寒自顾自地说着:“我最近又开始参加商演了,虽然现在还是很多人骂我,不过也没什么,我还是红。只是经历过这次的事情之后,我发现红不红什么的,我早就不在意了。当初我进演艺圈,只是觉得我唱歌这么好听,写曲这么牛逼,所有人都应该听听。现在我想拿的奖已经拿过了,想站的舞台也已经站过了,想做的事,好像都实现了,剩下的,只是想写出更好的歌,可是写出更好的歌,并不需要多红,也并不需要所有人都喜欢我。”

    何故静静地听着,他这是第一次听到宋居寒跟他谈论事业上的事,这确实很新鲜。

    宋居寒轻轻捏着他的手指,揉捏那饱满的指肚:“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听得懂我的歌,也不是所有人都爱听,更不是所有人,我都想让他们听。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找不到当初那种,单纯地想要唱歌给别人听的热情和冲动了,任何演出谈的都只是钱。”他说着说着,就不自觉地陷入了回忆,“你记得咱们刚开始约会的那个下午吗?那时候我真的很想唱给你听,你脑子这么好,肯定记得。”

    何故心脏紧了紧,暗暗抿住了唇。

    “你一直看着我,眼睛特别亮,听得很陶醉,唱完了我让你提意见,一般人装着也会评价两句,可你太诚实了,除了好听,你说不出别的,但我很高兴。”宋居寒贴着何故的耳朵,小声呢喃,“其实,我本来没打算那么快就把你往床上带,但我那天真的很想很想把你变成我的……”

    何故猛地站了起来:“我去下洗手间。”

    宋居寒拉住他的手,仰头看着他,目光灿若明星:“这么多年了,那个让我有想要唱歌给他听的冲动的人,还是只有你。”

    何故没有说话,扒开了他的手,转身洗手间走去。

    插上锁栓,何故倒吸了一口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眸深沉。

    宋居寒的调---情技巧是从十来岁开始、在数不清的人身上锻炼出来的,他必须保持十二分的清醒。

    也许宋居寒这一次是真的想要认真对他,至少现在是这么想的,但他已经不可能再相信这个人了。

    未来那么长,他不会把宋居寒的一时兴起当真。

    他能坚定地自作多情七年,也能坚定地从宋居寒的生命中一步步走开。他只要远远地把爱一个人的心埋葬在心底,然后去过自由、轻松的生活,这就足够了,他绝不会再把自己卷入无底洞。

    调整了一下情绪,何故返回了客舱。

    宋居寒的眼睛一路追着他,直到他坐在座位上。

    何故看了他一眼,继续拿起书要看。

    宋居寒的大手压在了书页上:“这书难道比我好看吗?”

    “好看。”何故推开他的手,“飞机飞这么久,我总要找点事做。”

    “那就和我聊天啊。”

    “我们……没什么可聊的。”相差甚远的背景、人生和圈子,让他们之间的共同语言并不多,他性格又闷,而且宋居寒通常来找他,也不是为了聊天。

    “当然有,我们在一起七年,怎么可能没有可聊的。”

    “我们在一起七年,你来找我的时候大多只是做---爱。”何故头也没抬,“聊什么呢?探讨床--技吗。”

    宋居寒脸色有些难看:“我去找你是因为喜欢和你待在一起……”他越说声音越小。

    “嗯,我相信。”宋居寒应该是真的挺喜欢睡他的,至少俩人在这方面很契合。

    “但不代表我们没有共同语言,你的事我都知道。”

    “比如?”

    “你的家庭,你的事业,你的交际圈。”

    何故笑了:“是吗,我爸妈感情不和的原因是什么?我在南创的职务是什么?我平时接触的朋友有谁谁谁?”

    宋居寒呆住了。

    何故摇了摇头:“我才有资格说,‘你的事我都知道’,但我的事,你从来不感兴趣,所以也不会问,即便我说起了,你也记不住。”

    宋居寒眼里闪过焦虑:“我会记住的,从现在开始,你说什么我都会记住。”

    “何必呢。”何故扭头看着他,“你本来不是这样的人,现在硬逼着自己去迁就我、讨好我,还要逼着自己不跟别人睡,你很难受吧?居寒,我知道为了别人去改变自己有多痛苦,因为我经历过,所以我劝你别这么做。去做你自己吧,我也做我自己,这样谁都开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