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一醉经年 > 第45章 最新更新

第45章 最新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贺一带着何故一路游览中欧、东欧,最后开往北欧,法国和南欧何故打算留到素素来了一起去玩儿。

    若是不算俄罗斯,整个欧洲也没有中国大,国与国之间开车不过个把小时。他们一路走走停停,随心情选择在哪儿过夜,若是累了就休息两天,玩儿得很是畅快。

    何故眼看着钱流水一样地花,开始还有些不舍得,后来也想开了,他为南创兢兢业业工作了快七年,几乎没怎么休过假,这次就当把过去的假都给补上吧。

    和周贺一越是相处,何故对这个年轻人就越满意,他的关怀、体贴、热情,让人觉得他不仅仅是基于工作才做这些事,而是他本身就是这样一个人。

    出发半个月后,他们到达了丹麦。这几天连续开车、游览,俩人都有些累了,便打算在这个祥和的小国休息几天。

    五月气候微凉,何故穿了件薄风衣,坐在哥本哈根市政厅广场的长椅上看书、晒太阳,暖洋洋的日光和微抚的风,让人感到很惬意。

    周贺一去给他买零食和饮料了,何故这些天体会到了有人跑腿的便利,终于明白为什么有钱人有手有脚,还要雇人做一些小事了,真是又舒服又周到。

    “嗨。”有人在他旁边打了声招呼。

    何故抬起头,看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帅哥,正带着笑意看着他,他点点头:“你好?”

    “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请便。”

    男人坐了下来:“你在看什么书?这是中文吗?”

    “对,是科普书。”

    “我叫fred。”他伸出手。

    “何故。”

    “何故。”fred别扭地念了两声,“你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为什么’。”

    fred乐了:“‘为什么’?你叫‘为什么’?”

    何故也忍不住笑了:“这是中文里‘为什么’的一种比较……”何故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用英文形容,最后只好生硬地说,“古代文学的说法。”

    他的名字是他爸取的,本来是寄予他不断求知的厚望,他却花了小半辈子在一个人身上迷茫。

    fred“哦”了两声:“那应该是一种很优雅的说法。”说完用那双包含笑意的深邃眼眸看着何故。

    何故点头致意。

    “你是来旅游的?还是工作?”

    “旅游。”

    “一个人旅游?”

    “算是吧,我雇了一个导游。”

    “我很少听说有人独自出来旅游的。”

    “因为我没有朋友。”何故诚实地说。

    “我可以做你的朋友。”fred眨巴着眼睛,“我还可以带你去一些游客不会去的好地方,只有丹麦人知道。”

    何故合上了书,用疑惑地目光看着他。

    fred不好意思地笑了:“抱歉,中国人是比较保守的吧。我只是……嗯,我刚好经过,看到你坐在椅子上,专注地看着书,阳光散在你身上,非常好看,让我很心动,很想认识你。”

    何故恍然大悟,顿时有些局促,他本来和外国人说话就不自觉地紧张,这个人还这么直接。他正想说点什么,远远地,就看到周贺一走了过来。

    fred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他是你的……”

    “导游。”

    周贺一走到跟前,看了fred一眼,问何故:“他是谁?”

    “搭讪的。”何故一本正经地说。

    周贺一噗嗤一声笑了,对着fred努着嘴,指了指何故,然后摇了摇头。

    fred做出一个了然的表情,笑着站了起来:“很高兴认识你,祝你在丹麦玩儿得开心。”

    “谢谢。”

    周贺一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看着何故哈哈直笑。

    何故有些不好意思:“笑什么,有人找我搭讪很不可思议吗?”

    “不是,哈哈哈哈,只是觉得那个人挺可怜的,肯定很尴尬吧。”

    “还好,我们聊了几句。”

    周贺一含笑看着何故:“你在国内也很受欢迎吧。”

    “我?没有。”

    “没有?”周贺一惊讶地说,“怎么可能,肯定有很多人追你。”

    “真的没有。”庄捷予那样不叫追他,只是以逗他为乐。

    “你这么有魅力,难道他们都看不见吗。”周贺一的手放在长椅扶手上,下巴垫着手背,一眨不眨地看着何故镀着夕阳金光的侧脸,那清晰而又俊朗的线条让人怦然心动。

    “我有什么魅力,跟我在一起太闷了,正常人都受不了。”

    “谁说的,那是他们找不到好的话题,我们不就聊得很好吗,我跟你在一起很开心,一点都不觉得闷!”

    何故扭头看着周贺一:“你小子就是嘴甜。”

    周贺一的眼睛明亮如繁星,透出掩藏不住的善意和好感。

    何故心里一动,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误会了,周贺一对他这么热情体贴,只是因为俩人的雇佣关系吧?

    周贺一把三明治和咖啡递给何故:“来,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晚上我带你去吃海鲜。”

    何故咬着三明治,眯着眼睛看着广场上往来的人群,感觉在这个谁都不认识他的地方,格外地惬意放松。原来当他真的走出来之后,陌生的环境也并不那么可怕,他也可以适应、融入,只要走出那一步,一切都会变得比想象中容易。

    他觉得自己已经有勇气离开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城市了——既然他有勇气离开一个爱了那么多年的人。

    晚上吃完饭,回到酒店。

    何故洗澡的时候,突然有点不想当着周贺一的面脱衣服了,他拿上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

    周贺一大概也察觉到了,洗完澡也没光着膀子出来,而是穿上了衣服。

    北欧的气温偏低,到了这个时节,晚上还是凉飕飕的,周贺一仗着年轻,就穿着个背心短裤躺在床上玩儿游戏,,连被子都不盖,结果玩儿着玩儿着,突然哀叫了一声,抱着小腿就滚了起来。

    “怎么了?”何故紧张地走了过来。

    周贺一疼得“嘶”了一声:“没事儿,就抽……抽筋。”

    何故跪在床上,一手抓住了他的脚:“脚底有个穴位管抽筋的,我给你按一下。”他以前为了给宋居寒按摩,还专门学过两天,虽然不算专业,但他记性好,大部分常用的穴位都知道。

    周贺一猛点头,咿呀咿呀地小声叫唤,何故一手捏着他的脚,一手揉着小腿,冷静得像个医生。

    周贺一渐渐不疼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何故的脸,眼里闪动着异样地光芒。

    “好了……吗?”接触到周贺一热烈的目光,何故也怔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