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一醉经年 > 第43章 最新更新

第43章 最新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宋居寒要赶早班机出国,早上五点多就被接走了。

    他起来的时候,何故也醒了,坐在床头看着他洗脸、刷牙、换衣服,也不说话,就那么沉默地看着。

    最后他重重地亲了何故一口,说自己几天就回来。何故就那么看着他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随后何故也起床了。他翻出了行李箱,收拾了一大箱子的衣物和常用物品,还有出门要用的所有证件和卡、现金。

    收拾好行李,他开始洗漱、吃早餐、换衣服。

    穿戴整齐,他坐在书房给他妈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去欧洲度个长假。她妈很高兴,说稍后会把法国房子的地址和管家的联系方式给他,他去法国可以住那里,到了暑假,就把素素送过去和他一起玩儿。

    联络完他妈,他分别给顾青裴、庄捷予和陈珊发了信息,很冷静地说自己想去欧洲散散心,手机暂时不用了,有事情发邮件联系。他留的是他以前用来登陆同志论坛专门注册的邮箱,没有人知道,他也嘱咐他们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做完这一切,他打车去了机场,在柜台买了一张最近时间飞往欧洲的机票,是到阿姆斯特丹的。

    很巧,当时南创的中高层去尼斯开年会,他虽然最后没去,但早在几个月前人事部组织的时候,就已经为他办好了申根签证,没想到还派上了用场。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何故看着逐渐远离的地面,心脏传来麻木地疼痛。

    他做了最坚定的诀别,他曾经以为到了这一刻,他会崩溃,但他没有,因为早在七年前,他已经为这一天铺垫了无数、演练了无数,他无法形容他有多痛,但他很清醒,比过往任何时候都清醒。

    他看清了宋居寒,看清了自己,看清了他们之间的所有,也看清了未来。

    当宋居寒问他是否“介意”的时候,他没有撒谎,他是真的不介意,因为他已经不在乎了,宋居寒的人生,从此和他没有关系了。

    喜欢一个人,默默放在心里的时候最纯美,何必拿出来把它变得面目可憎。

    他就好像喝了一场酒,深醉七年,无法自拔,如今,他的酒终于醒了,大彻大悟地醒了。

    所以他决定去看一看从没看过的世界,趁着自己还有这样的冲动,赶紧出发,免得反悔。

    他希望用世界之大,来映衬自己画地为牢的狭隘,并坚定地走出来。

    到了法兰克福,何故落地的一刹那就开始后悔。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各色的人种,说着他听得懂或听不懂的语言,他有点想打个飞的回家。

    他深吸一口气,去买了个电话卡,订了个附近的酒店,然后让出租车送他过去了。

    到了酒店,他总算感觉舒服了些。

    他洗去一身旅途劳顿,沉沉地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刚好天也亮了,他让酒店把餐食送到房间,坐在桌前,一边吃一边看窗外的风景,脑子里在想着接下来的计划。

    最后,他还是不能免俗地打开电脑,开始搜索游记。

    荷兰和法国接壤,过去倒也很快,但他想等素素来的时候再和她去法国汇合,他想在这两个月,把欧洲看一遍。

    在网上看了半天,他联系上了一家提供定制旅游的中国旅行社,他打了电话过去,工作人员问他几个人拼团,他干脆地说:“一个。”

    对方愣了愣:“先生,您是要一个人游欧洲吗?”

    “你们不是还有司机吗?”

    “呃,有司机和导游,但是如果只有您一个人,费用会非常高哦。”

    “多高。”

    “具体要根据您的行程来定,如果是我们推荐的常规路线的话,差不多要五、六万哦。”

    何故犹豫了一下,确实有些贵,但他实在不想和太多陌生人在一起:“我只要司机,不要导游,能便宜些吗?”

    “可以的,我们的司机都可以当半个导游使呢。”

    “好,我把我想要走的行程发给你。”

    何故对着欧洲旅游图,工程师的毛病犯了,仔细地规划了一条相对最合理省时的旅游路线图,传给了旅行社。

    旅行社和他商议好行程,他交了定金,等着司机明天来接他出发。

    何故舒展了一下腰身,忍不住露出一个淡淡地笑容。

    直到现在,他还感觉一切像在做梦,他怎么就独自一人来到了地球的另一边,离家那么那么远。

    就为了躲避宋居寒吗?

    没错,他确实不想再见宋居寒,他害怕自己的情绪会失控,会做出无可挽回的事,就像他昨晚上看着宋居寒对他温柔微笑的脸,想的却是勒紧他的脖子。

    他早晚要回去,他要求自己回去的时候,可以坦然无畏地面对宋居寒。

    第二天,有人敲响了客房的门。

    何故早已经收拾整齐在等司机,闻声他走过去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个颇帅气的年轻人,他穿着简单的t恤和破洞牛仔裤,有着小麦色的皮肤和阳光般的笑容:“嗨,我是jurrien chou,中文名字叫周贺一,你就是何先生吧。”

    何故笑着和他握了握手:“我是何故。”

    “你好你好,我就是你的司机兼导游,接下来一个月就要互相照顾了。”周贺一殷勤地拿起何故的行李,“何先生,请吧。”

    “请。”

    周贺一是个很开朗健谈的年轻人,动不动就会笑,他告诉何故,自己的爷爷奶奶是最早一批偷---渡来荷兰的华人,他在这里出生长大,只回过几次中国。

    何故非常喜欢他身上那种热情、单纯的气质,路上有这么个人陪着,应该不会闷。

    周贺一给他介绍荷兰的风土人情,介绍他们将要去的城市的大概情况,时不时还跟着音乐嚎上两句,然后自己乐半天。

    他们先在阿姆斯特丹市里玩儿了一天,晚上下榻旅行社推荐的运河旁边的风情酒店。

    吃过晚饭,周贺一带他去逛红灯区。

    何故性格比较保守,但不古板,他看着那些灯红酒绿,尽管不太好接受,但也不发表什么意见,周贺一带他看什么,他就看什么,荷兰对于性文化、尤其是同性文化的开放程度,简直让他大开眼界。

    逛累了,他们就坐在一家小酒馆,边喝啤酒边看足球。

    周贺一是标准的球迷,说起足球头头是道,眼里都闪烁着兴奋地光芒。最近正在踢欧洲杯的预选赛,他给何故介绍每个国家的优略势,并自豪地说今年荷兰是夺冠的大热门。

    何故含笑听着,心生浓浓地羡慕。

    一个单纯的、善良的、热情的、快乐的青年,跟他在一起,仿佛也能感染那轻松的气息。

    晚上,他们回了酒店。

    周贺一把他送到酒店门口,笑着说:“何先生,你上去休息吧,明天我几点来接你?”

    何故意外道:“你不住这儿吗?”

    “我哪儿住得起啊,一天两天也就算了,我要跟你一个月呢,公司不可能给我订这么好的酒店的。”周贺一眨了眨眼睛,“我们司机有睡觉的小旅馆,你不用管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