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一醉经年 > 第25章 最新更新

第25章 最新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何故浑浑噩噩地睡了一天,到了晚上,烧退了,人突然变得特别饿,他叫了两声小松,却没有回应,他只得强撑着身体下了床,没想到双腿发软,差点摔倒。

    直到快走到门口了,小松才擦着口水跑了进来:“哥,我刚睡着了,你要什么?你是不是饿了?”

    何故叹了口气,轻声说:“饿了,还想上厕所。”

    “我扶你。”小松把何故扶到厕所,“我去厨房给你热吃的啊。”

    何故上完厕所,看着镜中苍白憔悴的男人,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怒气。他一向都是个自控力很好的人,对时间、对名利、对情绪、对得失,他都能将自己放置于一个游刃有余的位置,可独独碰到宋居寒,他花费十倍的自制力,也不过能勉强让自己少犯贱。

    宋居寒简直就是他的孽债,他把自己掏空了都还不清。

    何故洗了把脸,又慢慢挪回了床上,等小松给他送饭,刚爬上床,就听外面传来了开门声,小松叫了声“寒哥”。

    何故的神经立刻如拉紧的琴弦一般绷了起来。他不想承认,可昨晚的宋居寒让他害怕。

    认识这么多年,俩人不是没吵过,但没有一次动过手,宋居寒气急了就砸东西,他知道宋居寒在忍着,因为他见过宋居寒和别人动手,下手太重,可昨晚那个醉熏熏的男人,那和脸蛋截然相反的狂--野,让他第一次知道宋居寒可以有多可怕。

    他躺下盖上被子,想装睡,宋居寒却已经进来了,手里端着热好的粥,放到了床边。

    宋居寒坐在椅子上,看着何故紧闭的眼睛,和眼睑处疲倦地黑眼圈,轻轻咬了咬唇,摸了摸何故的头发:“睁开眼睛吧,我知道你没睡。”

    何故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宋居寒,黑亮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情绪。

    “我让小松回家了,他热了粥,你起来吃一点。”

    何故没说话,他想看看宋居寒是不是真的能如此淡定自若。

    宋居寒在那样直白的目光下,只觉得头皮发麻,他烦躁地扒了扒头发:“昨晚我喝多了……但是、但是是你先骗我的。”

    何故心里涌上一股怒意,他坐了起来,端起粥吃了一口,然后说:“我骗了你,你打算怎么样,把我弄死吗?”

    宋居寒瞪直了眼睛:“你……你就为了冯峥?”

    “跟冯峥没关系。”其实就算宋居寒不说,他也打算彻底疏远冯峥,他又不是瞎,冯峥昨晚那明显的挑拨离间,已经超过了朋友的界限。但他的决定是他的决定,如果他向宋居寒妥协,就退让了他最后一点底线,六年来,他已经一退再退,终于把自己逼到了一个狭窄的角落,狭窄到整个世界都只剩下那么一个人。他但凡还剩下一丁点自救的意念,就不能让宋居寒霸占他整个世界,否则分开的那一天,他的世界就塌了。

    就为这一点坚持,他也不能退。

    宋居寒握紧了拳头:“何故,有时候我真想把你的脑袋扒开,看看里面到底塞了些什么!”

    何故双眼空洞地看着前方,机械地吃着粥。宋居寒就在身边,可他却没什么感觉,那股怒意刚到嗓子眼儿就又退了下去,他甚至提不起愤怒的力气,除了累,还是累。

    宋居寒见何故不说话,胸膛剧烈起伏了几下,最后,他压下不快,慢慢伸出手,顺了顺何故的头发:“别再见冯峥了,好吗。”语气已是满满地商量。

    “好。”何故平淡地说。

    宋居寒大概没料到何故会这么干脆地答应,怔愣过后,顿时有些高兴:“你、你早听话不就好了,干嘛非要惹我,你知道我脾气不好……”宋居寒越说声音越小。

    何故放下碗,疲倦地说:“我累了。”说完就要躺下。

    “等一下。”宋居寒突然掏出一个文件袋,“这个送你的,本来是想你生日的时候送你,但是手续出了问题,耽搁了。”

    “放那儿吧。”何故看也没看。

    宋居寒皱起眉:“你都不问问是什么吗?”

    何故钻进被窝,闭上了眼睛。

    宋居寒深吸一口气:“我给你买的基金,够你赚一辈子的了。”

    何故毫无反应。

    宋居寒气得把文件袋扔在了床头柜上:“何故,你他妈真比我爸还难讨好。”

    何故闻言,睁开了眼睛:“你如果要道歉,直接说‘对不起’就行了。”

    宋居寒怔了怔,抿了抿嘴唇,小声说:“……对不起。”

    “我想睡觉了。”

    宋居寒心里有些发慌,何故从来没对他这么漠视过,他推了推何故:“你如果生气,你就打我吧,我保证不还手。”

    何故静静地看着他:“有意义吗?”

    “你以为谁都能打我的啊。我让你打脸好吧,不过脸只能打一拳。”

    “我是说你做这些,有意义吗。”是因为愧疚吗?宋居寒也会愧疚,倒也真是难得。

    “什么叫没意义!”宋居寒咬牙道,“我都道歉了,冯峥的事我也不跟你计较了,你还要怎么样?”

    何故慢慢地换了一口气,哑声说:“我想睡觉。”

    宋居寒简直是恶狠狠地脱掉了外套:“好,你想睡觉,我陪你。”

    何故还来不及阻止,宋居寒已经踢掉鞋爬上了床,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

    何故跟触电了一样想躲,却被宋居寒从背后一把搂进了怀里:“……宋居寒!”

    宋居寒用额头抵着何故的背,轻声说:“你身体好热。”

    何故有种被兽口舔过的战栗,他脸色难看极了,却无法挣脱宋居寒的双臂。

    “别动。”宋居寒闭上了眼睛,深深嗅了嗅何故皮肤中散发出来的热度,“何故,我昨晚不正常,你就当我发酒疯好不好啊?我不想伤你的,你别怕我好不好。”

    何故身体僵硬,大脑充血一般晕眩。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开口,我会对你好的。”宋居寒亲了亲何故的脖子,“你能不能就……忘了昨晚?”

    说这几句软话,简直是耗尽了宋居寒吃----奶的力气,他感觉脸也在发烫。

    何故有些茫然。这是宋居寒第一次对他低头,这样的宋居寒,真是格外的陌生,跟昨晚那个疯子一样的陌生。

    如果换做以前,他一定会有所触动,可现在他却只剩下深深地无奈。他只能闭着眼睛,恨不能闭上耳朵,希望能把宋居寒就在他身边的那种压迫从五感上抹去。

    他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希望宋居寒从自己身边消失。

    有时候他觉得,他也许是在期待一个分手,因为他提不起勇气对抗他六年的坚持,所以他想要宋居寒给他一个干脆利落的解脱。

    可宋居寒只是收紧了胳膊。

    何故身体底子好,烧很快就退了,只是精神一直萎靡不振。

    老总以为何故是累的,良心发现地给他临时调派了两个人手,何故真是求之不得。

    在那顿酒局之后的第三天,何故接到了冯峥的电话。

    冯峥听出了何故声音里的冷淡,歉意地说:“何故,不好意思,我那天有些冲动。”

    何故寡淡地说:“你不仅是冲动,你越界了。”

    “我是看着宋居寒那样对你生气,他把你当什么了,他尊重过你吗!”冯峥越说越有些激动。

    “冯峥。”何故心里涌上伤感,“我不想成为你和宋居寒较劲儿的砝码,看来时间过去了,我们也回不去了,因为太多东西都变了。”

    “何故,我真的很抱歉,但我真的是为你好,你再这么下去会毁了自己的。”

    “冯峥,你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让我留点念想吧。”何故鼻头一酸,赶在自己的声音变调之前,挂断了电话,并利落地把冯峥的电话拉进了黑名单。

    就这样吧,那个有着灿烂的笑容,还有点少爷的小脾气的冯峥,早已经不存在了,而他宁愿那个人活在自己的青春年少的记忆里。

    其实冯峥没做错什么,是他走得太远、太深,回不了头了。

    自那天之后,宋居寒隔三差五就会出现在他家里,嘴里说着筹备演唱会忙疯了,但半夜两点也可能突然摸上床,死死抱着他睡觉。

    何故同样是忙得两脚恨不能黏在工地上,回家就是洗澡睡觉,根本没时间去思考宋居寒的事,或者说,他逃避去思考。于是宋居寒破天荒的两个星期内出现在他家六次,两人却没说上几句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