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一醉经年 > 第10章

第1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俩人在香山的别墅待了两天。

    期间宋居寒的父亲宋河打了电话过来训人,而那时何故正被宋居寒压在开放式阳台上为所欲为。

    宋居寒懒洋洋地和他父亲扯皮。屋里放着轻音乐,但四周非常安静,只要弄出一点动静就会露馅,何故实在没办法,只能咬着躺椅上的抱枕,才强忍着不发出声音。宋居寒似乎还觉得有趣。

    平日里总是一本正经的男人,唯独这时候才会展露出截然不同的一面,那样子只属于他宋居寒。

    宋河顿了顿:“你干嘛呢?”

    宋居寒看着被他欺负的何故,心情极好,笑呵呵地说:“听歌啊。”

    “我说的话你听进去没有?不要什么都满不在乎,那些记者只要抓住一丁点东西,就能翻出花来。”

    “知道啦老爸,我觉得比起你我还挺乖的呀。”宋居寒微眯的眼眸中透出一丝讽刺,“上个月你和那个小模特的照片,都传到我手里了。”

    “闭嘴,轮不到你管我。”

    宋居寒轻笑一声,眼里的温度骤降……

    大概是为了表彰何故的“工伤”,这两天里宋居寒对何故颇为温柔,除了何故哭着求饶都不肯停之外,完全是个无可挑剔的好情人。

    宋居寒想对一个人好,简直能把人溺死在深情与甜蜜里,光是一个带着盈盈笑意的眼神,一句贴着耳朵逸出的情话,就如同裹着万吨蜜糖的炮弹,直击人心底。何故曾经体会过一点,那是六年前,宋居寒跟冯峥抢他的时候,以至于他误会了,误以为他们在谈恋爱。

    多年过去了,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捉--jian”时,宋居寒被他逗得笑不可仰的样子,好像他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还好现在他长大了,宋居寒对他好,他享受着,对他不好,他忍受着,再不会生出多余的想法。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了,司机把他们接回了市里。何故在路上接了个电话,公司有点急事,便让司机先送他去公司。

    南创集团作为一个在世界范围内拥有上万员工的超级大国企,公司总部的写字楼矗立在最繁茂的cbd商业区,这时候虽然不是上下班时间,广场上往来的人仍然不少。

    司机把车停在写字楼大门前,宋居寒正歪在何故身上假寐,他慢慢睁开眼睛,慵懒地说:“到了?”

    “到我公司了。”

    宋居寒撇了撇嘴,抱住他的腰撒娇道:“不要上班嘛,陪我多好。”

    何故揉了揉他的头发:“还是要上班的。”

    “挣不了几个钱,还那么累……”宋居寒冷哼一声,“你看看新闻上,成天有过劳死的,你再这么下去,早晚身体要完蛋。”

    “我每周都运动的,身体还不错。”

    宋居寒不太爽的样子。

    何故轻轻捏着他的下巴,凑到他唇畔亲了一口:“我走了。”

    “嗯。”

    何故也有点舍不得,他甚至希望生活在一个只有他和宋居寒的世界,但那是不可能的。

    他一下车,就觉得后面那辆卡宴的牌号有点眼熟,果然,顾青裴也从车上走了下来,身形晃了晃,冲他点头一笑:“何工?真巧啊,你脸怎么了?”他指着何故眉毛上的创可贴。

    “顾总。”何故走了过去,一股酒味儿扑鼻而来,“擦破点儿皮,小伤。你喝酒了?”

    顾青裴脸色泛红、眼神微醺,看上去心情极好,一把揽住了他的肩膀,笑道:“中午有应酬,朋友带了两瓶好酒。”他“啧啧”了两声,看来是在回味那酒。

    何故笑道:“看来顾总是喝美了,能走吗?”

    “没事儿。”顾青裴说着没事儿,脚下却有点虚浮。

    顾青裴的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顾总,你等我停车,我扶你。”

    何故道:“不用了,我扶他吧。”

    “走内部电梯,别让员工看着了。”顾青裴显然没醉,只是有点晕乎。

    俩人刚走进门,背后就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何故。”

    何故扭头一看,宋居寒居然还没走,而且下车了!虽然他脸上罩着黑超,可那无可挑剔的身材和立体的五官,一眼就能看出他相貌不凡。

    顾青裴也转过了脸去,半眯起了眼睛,打量着宋居寒,他觉得这人好像有点眼熟……

    “怎么了?”何故给他使眼色,让他赶紧回车里,虽然这时间人不多,可万一有眼尖的认出来怎么办。

    宋居寒不客气地指着顾青裴:“他谁?”

    “我上司。”何故压低声音说:“你赶紧走吧。”

    顾青裴笑呵呵地说:“何工,你朋友?”

    “嗯……”何故尴尬无比。谁都不是傻子,何况顾青裴狐狸一样聪明,宋居寒那莫名敌视的态度哪里像是普通朋友。

    宋居寒听到“上司”两个字,上下打量了顾青裴一番,不太想相信。

    何故和他不一样,他小时候只喜欢女人,后来图新鲜试了男的,觉得还不错,也就生冷不忌了,可何故是个纯弯的,他以前怎么不知道,何故有一个长得这么帅还彼此这么熟的上司?

    他厌恶任何靠近何故的人,他是何故唯一一个男人,所以本能地觉得何故属于他一个人,就像他说的那样,何故必须一直保持着“干净”,一个干净的、忠诚的、成熟的、不麻烦的、能让人平静的枕边人,虽然何故不善言辞,也带不出去,但何故的好他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顾青裴喝了点酒,一向稳重的性格此时却有几分跳脱,他松开何故,尽量挺直身板走了过来,朝宋居寒伸出手:“你好,敝姓顾,请问怎么称呼?”

    宋居寒既没伸手,也没说话,他当然不想让人知道他宋居寒在这里。

    气氛一时降到了冰点,何故感觉头上要冒烟了,他拉过顾青裴,惶恐道:“顾总,不好意思,咱们先回公司我再跟你解释。”

    顾青裴收回了手,唇角勾着一抹笑容:“哦,你好像是那个明星吧,是……专门拍广告的?”

    宋居寒墨镜下的眼睛犀利无比,薄唇微微抿了起来。

    何故感觉宋居寒要发怒了,他现在里外不是人,真想消失在当场。

    顾青裴怎么可能任宋居寒给他难堪而不反击,带着三分醉态笑呵呵地说:“我特别喜欢你的广告,又唱又跳的,可喜庆了。”

    宋居寒冷笑一声:“我不是拍广告的,倒是你大中午喝得醉醺醺的,职业有些可疑。”

    “居寒,别说了!”何故急道:“你先回去吧,好吗,这里是公司,来来往往都是人。”

    顾青裴双手插兜,好整以暇地看着宋居寒。

    宋居寒还想发难,却发觉周围已经有人注意到他们了。他修长的手指将墨镜微微下移,露出一双迸射着寒芒的犀利眼眸,恶狠狠地剜了顾青裴一眼后,转身上了车。

    宋居寒走后,何故重重吁出一口气,然后看着顾青裴的脸,一句话都不敢说。

    顾青裴斜了何故一眼,挑眉道:“没想到你认识宋居寒啊。”

    “高中校友。”

    顾青裴长长的“哦”了一声,唇边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你们看着可不像普通的高中同学啊。”

    何故的脸色极难看,他硬着头皮道:“顾总,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代他像你道歉。”

    顾青裴拍拍他的肩膀:“没关系,不是你的错。”

    何故心里又生气又尴尬,简直不知道宋居寒刚才发什么神经,顾青裴一直对他不错,他对顾青裴也尊敬有加,这一下子把人得罪了,简直是无妄之灾。

    这么一闹,顾青裴的酒也醒了不少,俩人并肩走进办公室,顾青裴虽然表现如常,但何故心跳快得像打鼓,依旧惶恐着。

    何故一路把顾青裴送到办公室,虽然顾青裴再上两个星期的班就要走了,可到底还是他上司。

    进了办公室,何故给顾青裴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

    顾青裴坐倒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松了松领带和扣子,露出一小节凹凸的锁骨,他喝了口茶,不知想着什么,怔了片刻后,突然笑了。

    何故不明就里地看着他。

    顾青裴仿佛乐不可支:“何故,真看不出来啊你小子。难怪呢,你这么好的条件,进公司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给你介绍对象,你都给推了,原来是这样。”

    何故没说话,算是默认了。他知道他外表看上去不像同性恋,他既不时髦也不女气,虽然这两样并不是gay的标签,但大部分不了解这个群体的人,普遍用这两个标准来辨别。

    顾青裴笑道:“你别紧张,这是你的私事,我只是对今天发生的事感到挺惊讶的。”

    何故苦笑一声:“顾总,真的对不起……”

    “行了行了,别道歉了,都说了不是你的错。不过那宋居寒脾气可够大的,说你们俩没有关系,我可不信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