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九十六章 两难 比枪

第九十六章 两难 比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双枪汉子双臂一合,两根双头花枪交错而出,宛如两条花斑巨蟒,缠住鲜于冲的长枪,然后手腕一转,大喝一声:“撒手!”
  鲜于冲只觉双臂传来一阵巨大的绞力,手中长枪仿若插入龙卷风之中,随着强猛的劲力险些旋转起来,连忙气沉丹田,怒目叫道:“破!”一面吐气发力,一面运足全身力气,紧握枪杆,狠狠扎向前方。
  轰!虚空中一声爆响,拦路双枪被鲜于冲一击振开,长枪如虹,直刺双枪汉子胸膛。
  双枪汉子眼中露出一丝惊惶,大叫一声,左手一拨,借力向右飞掠。
  鲜于冲手一抖,啪的一声,枪杆扫在双枪汉子的左手花枪上面。
  双枪汉子前力已尽、后力未生,被这一杆子抽过来,根本无力抵挡,连花枪带手臂被鲜于冲一枪压着撞击在自己胸口上,当场鲜血狂喷,身体飞了出去。
  鲜于冲一战得胜,脸上却无半分得意之色,谨慎的抖了一朵枪花,护住前身,徐徐退到易天行身边。
  “哥!”劲装女子飞身拦住双枪汉子,临空将其扶住,飘然落地,恶狠狠的望着鲜于冲:“小子,你胆子不小,敢伤我哥!”
  鲜于冲哼了一声:“刀剑无眼,怕死别动武。”
  劲装女子声音哽了一下,接着更加暴怒,将双枪汉子扶在一旁,脚步一踏,便要上前。
  双枪汉子抓住她的手臂:“二妹,我们杨家的人,要输得起。”
  劲装女子怒道:“他打伤了你,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再说了,你如果争气一点,学会爹的神枪诀,怎么会被个无名小卒给打了?”
  双枪汉子被他妹妹说得郁闷无比,神枪杨强天生异禀,不仅神力惊人,握着八十多斤的霸王枪跟捻着一根绣花针没区别,而且对于枪道悟性极佳,集百家之所长,自创神枪诀,打遍湘州无敌手,可惜他这枪法要求太高,膝下儿女都没有他那么高悟性和力量,一身武学未免后继无人。
  尤其他那长子杨山,对于神枪诀根本不得门而入,杨强十成本领他连一cd学不到,只好另辟蹊径,练得一手双枪,倒是他的次女杨真真悟性不差,深得神枪运用的精髓,可惜身为女子,天生力气不足,神枪诀始终无法继承下来。
  不过这句话乃是杨家父子的逆鳞,杨山听了不高兴,杨强也有些不快,闻言沉着脸喝道:“退下,还不嫌丢人么?”
  杨真真一言出口,才知道犯了父亲大忌,浑身气势顿时焉了下来,低声应了一声,不再开口。
  杨强转身望着鲜于冲,凌厉的目光仿佛两道闪电,刺得鲜于冲双眼一咪:“年轻人,枪法不错,军队出来的?”鲜于冲出身贫寒,幼时没有什么名师指点,全靠一身神力,在乡间与人械斗,摸爬滚打熬出来的功夫,后来虽然被潘瑜看中,带到潘府习武,但是潘家也不是什么武林名门,学来学去大抵是军旅中的枪棒弓马之术,好在古梦崖与潘瑜一见如故,又有心借助潘瑜的势力,所以花了不少心血壮大潘瑜的班底,不光将寿千旬安置在潘瑜军中担任幕僚,更将家传枪法传授给了鲜于冲、郝霸,鲜于冲这才能够在武道上面得以精进,但是行家一眼便能看出他的枪法与江湖路数格格不入,充满了沙场血战的气息。
  鲜于冲知道瞒不过,耿直的一点头:“不错。”
  杨强心下叹息,鲜于冲学习军中枪法能够走到这一步,勤奋、天赋缺一不可,更重要的是,适才那一枪硬行突进破开双枪的手法,显示出他超乎常人的臂力,这样的人才,正是修习他神枪诀的最佳人选,可惜,他不是自己儿子,甚至不能成为自己的徒弟:“看你的身手,在军中应该有职衔吧?”
  鲜于冲瞥了易天行一眼,见他微微点头,便拱手道:“在下芫阳副将鲜于冲。”
  杨强露出果不其然的神情:“好,原本老夫不该以大欺小,不过你既然来自芫阳,想必是因为那件事情,老夫便不能不管了。”
  鲜于冲笑道:“接大侠为了这件事,可是把兄弟伙全部都叫上了。”
  杨强冷笑道:“潘瑜仗着官府的势力,强取豪夺,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如果不拧成一股绳,还不得被欺负到哭啊?”
  易天行悠悠的道:“土匪不算民吧?”
  六道冰冷的目光扫过来,杨强开口道:“这位公子是哪位?”
  易天行淡淡地道:“易天行。”
  杨山捂着胸口,拍桌而起:“原来是你?说起来你也是江湖中人,居然甘心做狗,真是丢尽了我们江湖人的脸面!”
  易天行斜斜瞥了杨山一眼:“第一,朱雀花并非接庄主之物,既然双方同时看见,自然各凭手段,谈不上强取豪夺,第二,潘兄夺取朱雀花,是为了我一个兄弟,他这么够义气,我这做大哥的总不能置身事外。”
  杨山冷笑道:“若是接大伯败在潘瑜手上,朱雀花拿去我们没有二话,他靠着三千劲弩欺压我们江湖人算什么手段?”
  鲜于冲嘿的一声:“当时接庄主带着百来号弟兄,如果换作潘公子一人在场,接庄主会单打独斗?”
  杨山怒道:“怎么不会?你以为我们湘州豪杰跟你们这些朝廷鹰犬一样不知羞耻?”
  鲜于冲道:“我们是军人,两军交锋,哪儿有单挑定输赢的道理?”
  杨山骂道:“早说你们不要脸了!以多欺少的孬种!”
  鲜于冲道:“作为手下败将,这么说不好吧?”
  杨山气得脸色通红:“你……”
  杨强挥手止住杨山的话头,盯着鲜于冲:“多说无益,看在你们孤身两人敢来湘州送死的份上,老夫也不欺负你们,你们一起上吧。”
  易天行眉头微皱,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凤歌山庄的底细都没有弄清楚,便已经与接钟鼎的义弟短兵相接,南湘三义在湘州多如牛毛的土匪中,绝对是顶尖的存在。
  老大凤歌山庄庄主接钟鼎,承袭祖上家业,任侠好义,在湘州黑白两道都有稳固的基础,作为本土豪绅,他可以明目张胆的打着民团的旗号训练兵马,麾下号称有三千好汉,较真细算的话,一千五六的精装武士也是有的,这样的班底,放在正规军不算什么,作为土匪可就非同小可,加上湘州习气,老百姓对外地来的官员天生厌恶,对本乡本土的土匪却抱有极大的同情,所以接钟鼎在湘州南部权势滔天,实际权力远比坐拥几万官兵的官员来得实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