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八十三章 偶遇 援手

第八十三章 偶遇 援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易天行听到这里,不等古灵岩开口询问,便低声说道:“救人一起走!”一面说话,一面展动身形,借着草木遮蔽,鬼魅一般欺近交战之处。
  古灵岩也知道自己行动起来动静太大,也不回答,只是收敛全身的气机,凝神蓄力,聚于双手紧握的利斧上面,准备雷霆一击。
  不过古灵岩的轻功速度方面还好,轻盈方面却实在太差,即使远隔二十余丈,也被宗怜花听得异响:“什么人?”
  这宗怜花本是神州著名的江洋大盗,由于犯案太多、仇家遍地,以致于在神州没处藏身,不得已逃到渭州避难。谁知一来便遇到东东儿大肆招揽各方人才,他武功强横、手段狠辣,江湖经验又复丰富,加上声名狼藉不容于神州,正符合东东儿打造一支忠犬队伍的心意,所以宗怜花来到渭州不足三个月,便迅速得到东东儿赏识重用,提升为九州巡捕副统领,官居从三品。
  宗怜花名利之心甚重,在神州他是没有当官的机会,现在平白得此良机,登时焕发出极大的积极性,在这三个月之中,奔波千里,替东东儿追杀了不少异己,自从三天前得知易德未死的消息之后,一想到东东儿对易家的忌惮和憎恶,他对捕杀易德一事就充满了热忱,立即带着手下不眠不休的追杀而至。
  眼见现在就要大功告成,却发现旁边有所异动,宗怜花想也不想便痛下杀手,喊出问话的同时,朝着古灵岩方向把手一挥。
  三名黑衣人闪身来到宗怜花身旁,一个把手一扬,一把铁蒺藜漫天撒落,一个端着一具连弩,扣动扳机的同时横臂一扫,嗖嗖嗖连发十二支弩箭,扇形射出,一个抖手扔出一个惨绿色的小火球,落在地面上滴溜溜一转,朝着古灵岩方向滚将过去,奇异的是无论野草还是岩石,遇到这个小火球沾上立即就会被销蚀成一团黑灰,却不引起燃烧。
  宗怜花下达命令之后,头也不回的盯着战圈。他倒是个真有本事的人,自从当上九州巡捕副统领,短短时日就已经熟悉了巡捕体系的各方信息,对萧城的情况了如指掌,这里虽然曾经是渭州四大千户之一的易家的老巢,人才鼎盛,冠绝易水郡,在整个渭州都是名列前茅的地方,但也正因为如此,在东东儿在这个城市对易家势力进行了残酷的清洗,凡是与萧城有所关联的武林高手、文官武将,除了那些知情达意、提早归顺甚至为剿灭易家立下汗马功劳的人物,无论是否有证据证明属于易家一脉,基本都被打成易家余孽予以铲除,现在萧城连带王向东在内,论官职,论权力,论武功,根本没有什么谁值得他关心,既然萧城附近出现变故,那就干净利落的杜绝,就算是出现误杀,那就误杀了吧。倒是反抗中的慕公直令他甚为头疼,药王谷势力并不大,虽然同属上古传承,这个门派的战斗力别说比不上五行门、纯阳观、幽冥派、剑宗这些跺跺脚都能让人胆寒三天的门派,就连后起之秀的五岳剑派也有所不如,但是这并不说明药王谷可以随便得罪。
  在整个九州的医药界,药王谷、神农门都是最为耀眼的两颗明星,虽然百毒门、毒宗之流在药物研究方面或者可以与之比肩,无为丹宗在某些改易人根骨、提升人功力的丹方制剂上面更有心得,但是说到治病救人,普天之下,上下千年,药王谷和神农门之间或者互有优势,无非也就是这个领域你老大我老二,换个领域你老二我老大的关系,他们两个门派的医学世间并列第一,再无任何医药传承可以挑战这个说法。
  没有人不会生病,也没有人不会受伤,生病需要治病,受伤需要疗伤,生重病需要求良医,受重伤也得求国手,所以药王谷、神农门的弟子,除掉脾气特别怪异的人物,一般都诊治过不少的武林高手,贸然得罪他们很容易牵连出自己惹不起的厉害人物,而且药王谷、神农门这两个门派本身也没有什么打打杀杀的兴趣,很少介入江湖恩怨,修炼武功、毒术更多是为了进入深山大泽采药的时候可以自保。
  江湖之所以是江湖,不仅仅因为风急浪险,还因为风波不定,见谁都能满腔热血冲上去拼命的多是江湖少年,可是江湖少年江湖老,等到二、三十年后,成长为一方大豪的江湖人大多都会明白一个道理,江湖上活得久的人,未必能打,但是一定能察言观色,懂得取舍之道。
  所以他们明白,一个交游广阔却又对自己没有害处的人,哪怕吃饱了撑的,也绝对不要去招惹他!
  所以江湖上默认的潜规则中,便有了一条,不得滥杀药王谷和神农门的弟子,他们惹你,你杀了也就杀了,你无端杀掉他们,这便是坏了江湖上的规矩,虽然谈不上如有违逆、天下共伐之,但是别指望有人发疯替你揽下这个过节,反倒是你要承受那些指望跟药王谷、神农门攀附交情的江湖人士对你的追杀。
  宗怜花不怕得罪虞国官府,更不在意民间毁誉,但是他可不认为自己牛逼到了可以挑战神州武林的地步,皱了皱眉,他再次开口劝道:“慕公直,易德与你非亲非故,你治好他的伤势,已经进了医生的本分,他被朝廷通缉,乃是官府与他之间的事情,你何苦横插一脚?”
  慕公直冷哼一声,运指如风,将两名黑衣人逼退,微微喘息道:“呸!东东儿倒行逆施,残害忠良,老夫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宗怜花撇嘴道:“你一个神州人,渭州朝廷的事情也管,你不觉得自己管得也太宽了么?!”一面说话,一面心头转念:“此地偏僻,我手下都是跟随我多年的悍匪,与我一荣俱荣、一毁俱毁,就算杀了慕公直,也不虞走漏风声。”想到这里,宗怜花眼中杀意顿时浓烈起来。
  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宗怜花猝不及防,被吓得一个激灵,连忙扭头望去,只见一个魁梧大汉挥舞巨斧,朝着他们大步奔驰而来,凌厉斧光在他周身飞舞,无论铁蒺藜还是连弩,还未近他的身就被劈飞,在他面前,一条宽约三尺、深达尺余的鸿沟,其中是不是闪出一丝电光,还有点点惨绿鬼火沾在沟底,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