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八十一章 毒漫长街 震慑萧城

第八十一章 毒漫长街 震慑萧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在萧城骑兵们连人带马莫名吐血倒地的混乱中,好不容易从指动楼废墟里挣扎着爬起来的王向东,也感觉到胸口的血液涌动如泉,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一个劲儿的沿着喉管向外喷射。
  王向东的心里一片冰凉,他最为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不甘心就此死去的他,手忙脚乱的从怀中摸出几颗药丸,塞进嘴里大口咀嚼着,眼中却情不自禁的露出畏惧和惶恐,在这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但是不知不觉间,穷奢极侈的富贵生活已经将他十余年铁血生涯中的悍勇不屈磨灭殆尽,剩下的全是对生命的眷恋。
  易天行听得异动,转头瞥了一眼,看到王向东的窘态,也看到了他脸上的恐惧,冷冷一笑:“随便找点解毒药就想化解隐血的毒性,你还真是天真啊!”
  易天行的声音很冷漠,不带一丝感情,落在王向东的耳朵里,更是已经化作极端的冷酷。
  王向东的一面吐血,一面无力的跌坐在地。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恐惧,他的面容扭曲变形得仿若面瘫患者,指着易天行,口中嚯嚯连声,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心中无声的嘶吼着:“完了!没救了!我要死了……”
  作为一种行之有效的防身或者说害人的手段,毒药广泛应用于江湖、军旅、庙堂的各个领域,几乎每一个门派都有毒药配方,从古至今,江湖上也不知道流传着多少凶名远播的剧毒传说,隐血在其中绝对是令人记忆深刻、难以忘记的一种。
  每一种剧毒的出名,都伴随着大量生命的血祭或者著名高手的惨死,隐血也不例外。在战国时期,各路诸侯混战不休,为了筹措军费,相当部分的军队都曾经客串过土匪,当年的上越国大将齐豹只是其中之一,只是他运气不好,劫掠屠戮的一个商队竟然是某百毒门弟子的家族,更不幸的是,这件事被那个百毒门弟子查了出来。那个百毒门弟子本领并不出色,甚至在研制出隐血这样的著名毒药之后,仍然没能在历史长河中留下性命,所以以他的武功,要想报仇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不过他是百毒门弟子,本就不需要用拳头解决问题,在一次上越国与邻国突罗的大战中,双方八千将士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同时吐血身亡,其中自然包括了齐豹,血案震惊天下,吸引了很多毒道高手、杏林名家前往查探,最后发现那个百毒门弟子在两国交战的区域撒了一种毒粉,这种毒粉色泽浅灰,混杂在地上,与灰尘无异,就算存心查看,也不容易辨识,更为阴损难测的是,这种毒粉的毒性需要激发,在没有激发之前,它是没有任何气味的。
  不过这种毒药也不是全无缺陷,这种毒粉的毒性必须依赖特殊的手法激发,才能释放出来,释放出来之后,毒粉会弥漫空中,随着呼吸进入人体,致人死命,但是毒性散播的速度不算迅猛,如果及时屏住呼吸、脱离毒粉笼罩的范围,便能避免中毒身死之祸,更糟糕的是这种毒粉的毒性带有强烈的血腥气味,令人一闻就觉得不对劲,很容易被人察觉和躲开。这也就是那个百毒门弟子为什么不惜拉上毫无关系的突罗国军队陪葬,也要在战场上使用的原因,只有大规模的流血,才能掩盖这种毒粉毒性散发时的异味。
  根据这种毒粉的特性,最终被命名为隐血,并名传天下。王向东虽然不是毒道中人,这么耳熟能详的典故还是知道的,因此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无可奈何的苦涩,放弃了一切努力,静静的任由双眼逐渐丧失焦距。
  易天行完全没有再理会王向东,只是悠悠然走向激战中的古灵岩和猥琐老者。
  由于古灵岩的存在,易天行激发隐毒的时候蓄意避开了他们所在的那块区域,虽然有少量毒粉飘荡过来,以古灵岩和那老者的功力足以抵御自己不受毒害。
  不过那老者在看到不远处的骑兵大片大片的诡异倒地,又见易天行朝着他走来,心中震骇实在无以言表,怯意甫一生出,体内真气便不由自主的随之滞了一滞,环绕在他身外的血色屏障转速慢了一拍。
  古灵岩何等眼力,见此良机立即大喝一声,运足全身力量,横扫而出:“断岳斩!”
  斧势汹汹、劲风呼啸,猛虎下山一般扫到老者肋下。
  老者大惊失色,双手一合,血水屏障随着他的手势朝着他身前聚拢,形成一根血柱,挡住古灵岩的斧头。
  哗啦一声,古灵岩是利斧如风,硬生生从老者的血柱中穿过,继续劈向老者。
  老者怪叫一声,身形猛然向后飞掠,同时神情一厉,双手一扬,血柱轰然垮塌,化作无边血浪,包裹着数十道其形如刀、凝如利刃的急劲血流,射向古灵岩。
  那数十道血流的颜色虽然比外面的血水更加浓烈,但是色泽相近,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分辨,等到古灵岩察觉出血水中暗藏的杀机,已经来不及躲避,只得怒吼一声,挥动利斧,在身前形成一轮银光,护住身体。
  啪啪连声,仿佛雨打青石,古灵岩被老者拼命一击逼得后退三步,拉开了距离。
  老者身子一落地,便转身飞奔而去,他此番出山全为富贵,现在王向东已死,他自然不会死战不休。
  不过他心生退意,易天行却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想法。
  轻轻向前一踏,易天行便拦住了老者去路。
  老者嘶声大叫道:“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只不过各为其主,现在我既已认输败逃,你又何必苦苦相逼?!”他也知道逃生时机转瞬即逝,等到古灵岩从后方赶到,他更加没有生路,所以口中叫嚷不停,脚下也在加速,毫不犹豫的冲向易天行。
  易天行面露讥讽之色:“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喊我不来了,你小子没长大是吧?不过就算你长不大,我也不是你的玩伴,既然想要杀我,赢了我的脑袋任你拿去,输了便把性命留下,天公地道,我可没有占你便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