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六十八章 有顾虑英雄气短 无牵挂天下横行

第六十八章 有顾虑英雄气短 无牵挂天下横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虞国承平日久,加上卢勇当年铁血治国,对外征戮四方,对内清剿异己,除去一些半出世的门派或者极其强大的独行侠,神州江湖势力在皇权面前要么俯首听命,要么便会遭受灭顶之灾,卢勇在位十年不到,神州便找不到任何敢于反抗皇权的江湖势力,即使那些强大到不屑理会世俗权力的古老传承和高手,也只能在卢勇的强大意志下面保持足够的低调。
  到了卢乾当政,江湖绝对听从于朝廷的情况方才略有好转,随着虞国国力日渐衰敝,别说对外用兵屡战屡败,已经无法扬威域外,就算是对于国内地方上、江湖上的控制力度也大大削弱,很多人开始重新经营自己的地下王国、勾结地方官员雄踞一隅、对于朝廷的指令阳奉阴违,甚至建立山寨不服王化,但是虞国朝廷余威尚在,宫廷带刀侍卫这种官职说大不大,却是可以直接与皇帝说话的职位,行走江湖,明面上谁也不敢得罪,说到底,跟整个国家机器对抗的代价太大,大到活在人世间的人,谁也不能无视朝廷的存在。
  因此,横行已惯的陈莽等人并不认为易天行、古梦崖有什么选择,在他们看来,秦正道的确是他们惹不起的人,不过并不等于秦正道的狗他们也不能惹,只要古心胜能够活下来替秦正道继续挣钱,沦为废人的易天行、古梦崖并不值得秦正道替他们出头,所以他们一言不合,便不再多说,直截了当的杀向易、古二人,打算先把他们废掉再说。
  可惜他们运气不好,对于他们的身份,古梦崖的确有所顾虑,易天行却并非想象中那么好相与。
  这也与古、易二人出身和生长的环境有关,古梦崖父亲是白象王朝重臣,家中训诫都是忠君爱国、奉公守法那一套,遭逢剧乱逃到神州后,大部分时间都在与古心胜一起打拼,一方面与古心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偌大家业摆在中州,面对官员难免夹手夹脚,另一方面,中州这种千古帝都,运行的规则就是权势,个人的能力在这样的环境微不足道,古梦崖这些年见多了自负强力、桀骜不顺的英雄豪杰被国家机器碾得体无完肤、尸骨无存,面对代表虞国朝廷的带刀侍卫,早已泄了“豁出一身剐,敢把皇上拉下马”的锐气。尤其是看到束手就擒的古心胜,他心中更加没有斗志,他自然知道古心胜性格刚烈,从不向人低头,现在居然如此忍气吞声,其中原因和想法不言而喻,他也不想让古心胜为难。
  易天行却不一样,他家祖祖辈辈都是游侠,也就是母亲家里家境好一些,这才能够拥有一个安定成长的童年,否则的话,多半只能像父祖一样,在江湖漂泊中长大。所以从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他就从来不觉得皇权有什么好尊重的,也不觉得国家机器有什么了不起的。既然自己的祖祖辈辈都不买朝廷的账,那么自己理所当然的不用买朝廷的账。至于得罪朝廷的后果,对于别人很严重,对于易天行却缺乏威慑力度。要抄家么?别人有家有业是常态,他们家无家无业才是常态。要牵连父母么?好像他老爹就是通缉犯,谁连累谁还不知道呢?易家的儿女,天生就得有自己保住自己命的觉悟。
  所以古梦崖面对吴建的银蛛丝,脚尖一蹬地,后跃一丈,反手一掌,一股热浪涌出,将银蛛丝挡开,同时洪声叫道:“有话好说!”
  而易天行却毫不犹豫的展开了反攻,霍的转过身来,迎着陈莽的铁拳,狞笑道:“肏你奶奶的给老子滚!”反手把宝剑归鞘,双臂一振,嗖嗖声中,两排银针冲天而起,射向作势欲扑的谷帆,逼得他展翅高飞,然后深吸一口气,左脚扎根地面,右脚在身前划了一个半圆,腰一扭:“喝!”拳随声出,霹雳一声已经轰在陈莽的拳头上面。
  两拳相交,发出沉闷而巨大的声音,既像是两头蛮牛血肉撞击产生的闷响,又隐隐透露着金铁之声。
  陈莽和易天行感受到拳头上面传来的剧痛,心中俱都一凛。
  易天行血气方刚,拳头的痛楚反而激发了他的悍勇之性,嘿的一声,双脚踏出玄奥莫名的步伐,身体滴溜溜一转,卸去冲击自己右臂骨骼经脉的巨大力量,浑身一抖,二百零六块骨骼之间发出密集如战鼓、清脆如炒豆的声音,身子一侧,右臂长鞭一般抽向陈莽。
  陈莽天生神力,更兼练得一身炉火纯青的外家功夫,平日自负铁拳无双,在宫中除了大内八大高手,就连申无极这些侍卫队长,也找不出可以硬接他全力一击的人物,想不到易天行居然能够与他打个不分胜负,想到易天行还有其他手段,心中不禁有些忐忑,不过他的功夫走得是刚猛无畏的路子,心中怯意刚刚萌生,便被他强自压制下去,大喝一声,气沉丹田,使出个千斤坠的身法,双脚牢牢抓住地面,一步不退,脚下砰砰两声,陷入地面尺许。但是他的力量虽然不比易天行弱,运用方法却不如易天行,身体硬生生承受了易天行所有的拳力,被震得周身骨骼欲裂、苦不堪言,还未来得及喘气,易天行的鞭拳又自临头,不得已怒吼一声,双拳交错,封住易天行的拳头。
  这种以硬碰硬的局面,胜负除了本身实力,气势也是很大的一个因素,陈莽转攻为守,看似不落下风,实则已经将自己立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只见易天行一拳打在陈莽交错的双腕之间,长笑一声,身形转动,左右双拳连环抽打过去,宛如擂鼓打铁,一击快似一击,一击猛似一击,连绵不绝,密如骤雨。
  陈莽一着错,满盘皆输,耳边满是易天行的拳风呼啸,眼中满是易天行的拳影如山,疲于招架,根本抽不出时间还击,心中郁闷得直欲吐血,双臂衣袖在易天行的击打下早已化为飞屑,露出两只色如精铁、坚逾金刚的臂膀,勉力格挡着易天行的猛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