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六十六章 玄阴克纯阳 毒针透宝衣

第六十六章 玄阴克纯阳 毒针透宝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叶宏捂着胸口,真气从掌心涌入体内,企图压制住浑身翻腾如沸水的血气,眼中露出又惊又怒的神情。
  他实在想不通易天行和古梦崖怎么会知道己方的布置:“难道有内奸给他们通风报信?”
  他那心中念头刚刚转动,便感到头顶一阵压抑,易天行凌空跃起,飞到他的上方,一腿狠狠劈下。
  风声呼啸,来势汹汹,叶宏顾不得多想,怒吼一声,双手一抖,两柄长约尺半、一金一银的短棒就滑落他的掌心,接着双棒交叉一举,封住易天行的腿路。
  易天行不等招式使老,忽然收回右腿,身体猛然一沉,像一颗秤砣般坠落下地,侧身一腿直踢,动作转换之间,犹如行云流水,毫无阻滞。
  叶宏嘿的一声,吐气发力,身子含胸收腹,双臂朝着胸前一并。
  轰!叶宏虽然用双棒挡住了易天行的踢腿,但是一股巨大力量透过他的双棒侵入双臂,两条胳膊顿时被震荡得又酸又麻,险些拿不动金银双棒,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气血再次躁动起来,一面向后飞出,一面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易天行撇嘴冷笑道:“你这种废物,也敢偷袭老子!”脚步一跨,看似幅度不大,但是瞬间就追上叶宏的身形,右掌竖立如剑,狠狠劈下。
  叶宏身在半空,难以用力,加上双臂酸麻难忍,根本无法顺畅的挥动手中短棒,眼见死在旦夕,顿时吓得亡魂丧胆,尖声叫道:“三哥!”
  他的声音刚刚扬起,三丈开外的一棵光明木后面便升腾出一股寒气,将盛夏的酷热都冲淡了三分,一道凌厉杀机将易天行牢牢锁定。
  易天行浑若无觉,继续一掌劈下,同时扬声笑道:“总算来了个像样子的!还不滚出来?!”
  光明木后面,薛小楼心中惊怒交加,他一向自负剑术高明,目无余子,所以没有参与到叶宏等人的偷袭中去,只是远远埋伏着,以为接应。想不到这一托大,竟然将叶宏置于九死一生的险境,当先暴喝一声,周身真气全力迸发,无数剑气向前喷射,将拦在他和易天行之间的光明木绞为碎屑,势头不竭,箭一般射向易天行,接着左手捏了一个剑诀,右手挽了一朵剑花,遥指易天行。
  剑气漫天,易天行却丝毫没有避让之意,但是被薛小楼宝剑一指,他却感受到一股透体生凉的寒意,不由自主的心生忌惮,手下一缓。
  叶宏虽然武功比不上易天行,却也并非庸手,立即抓住机会,咬破舌尖,强自振奋精神,呀的一声怪叫,将全身真气灌入双臂,横持双棒护住胸口。
  天地间一声闷雷响过,叶宏双臂衣衫尽碎,化作满天蝴蝶飞舞,身躯如同陨石飞降,轰的一声直接撞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坑中的叶宏看上去极其凄惨,生死不知,两柄短棒弯成两个月牙,就连金属短棒那光滑如镜的表面也被横切出一道鲜明的裂纹,短棒弯曲的圆弧顶部嵌入胸口半寸,血污一片,也不知道撞断了多少根肋骨,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口中鲜血已经无力喷吐,而是顺着嘴角泉涌一般流淌下来,双眼呆滞的望着天空,已经没有了平日亮如电光的神采。
  易天行击倒叶宏后,双手挥舞,长袖翻飞,一道道汹涌激荡的气流纵横交错,在自己身前布下天罗地网,薛小楼的剑气刺入其中,顿时被绞成一团乱絮,挣扎了两下,就彻底消灭不见。
  似乎没有感应到叶宏的状况,薛小楼神色自若,自顾自的盯着易天行。
  易天行心中警惕愈发浓烈,作为一名修炼有成的剑客,他自然知道这不是因为薛小楼天性凉薄,而是他已经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挟怒而出,却能瞬间将剑心调整到绝对冷静的境地,这种心法虽然不为正宗剑道所推崇,但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剑客毫无疑问都具有极其彪悍的战斗力。
  不过易天行自幼好斗,见状并不惊惧,反而生出跃跃欲试的心情,反手握住背后的白玉剑柄,身形微屈,迎着薛小楼笑道:“来!”
  薛小楼仿佛上好发条的机关被易天行一句话激发,长啸一声,贯彻云霄,连人带剑化作一道白虹,射向易天行。
  易天行扭身侧步,白玉剑出鞘一挥,也是一道简单到极致的白色剑光刺出,正中薛小楼的剑尖。
  铮!悠长鸣声中,易天行一步不退,身体稳如山岳,白玉剑坚如磐石,将薛小楼死死挡在一剑之外,而薛小楼剑势受阻,身体却继续前飞,手中宝剑承受不住前后两面的巨力,弯曲成一个半圆弧形,两柄宝剑之间绽放出璀璨的火花。
  薛小楼的宝剑越来越弯,身体去势终于支撑不住,颓然落地。
  脚步甫一沾地,易天行便大喝一声,手腕猛力一抖,真气透于剑尖,轰的一声,爆炸开来,汹涌的气流将薛小楼震得飞退三丈,手中宝剑不住颤抖,一道道裂纹相继出现。
  薛小楼看着相随自己十余年的白麟剑,心中如在滴血,瞪着眼睛望向毫发无伤的白玉剑,嘶声吼道:“易天行,你不过依仗宝剑锋利,算什么英雄好汉?”
  易天行撇嘴道:“果然修炼忘心剑道的人脑子都有病!难道我拿一柄比你手中破剑更烂的剑跟你动手才算是英雄?”口中说话,手上却毫无容情,冲到薛小楼身前便是一轮快剑。
  薛小楼只觉眼前剑光耀眼,连忙挥剑格挡,但是他宝剑受损严重,未得修复就乒乒乓乓一阵硬拼,剑上裂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开去,不消三个呼吸,就如银瓶崩裂,散作一地银光。
  薛小楼又是心疼,又是惶恐,他一身本领尽在剑法之上,失去宝剑就像是老虎失去了爪牙,威风不再,只能展开身法,一面躲避一面后退。
  易天行虽然不明白薛小楼等人围攻自己的缘由,不过他一向是对敌辣手的主儿,只要有人对自己不利,才不管原因为何,一定穷追猛打、绝不留情,见到薛小楼窘况,愈发得势不饶人,剑光运转,一剑接一剑的刺向薛小楼,逼得他上串下跳,好不狼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