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六十章 移步金谷 野菜开席

第六十章 移步金谷 野菜开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古心胜的亲信们与易天行见过面之后,并未多过寒暄,稍微交待了几句场面话,便各自散去。
  易天行等到诸人影迹全无,方才徐徐问道:“来都来了,为什么不一起吃顿饭?”就算是点头之交,初次见面,匆匆而别,也是大违常理,更何况古心胜特意召来心腹给自己认识,自然是想要让双方增进情谊,不应该连顿饭都不吃就散场走人,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人另有要事,不得不去的要事。
  古心胜笑道:“来日方长,今天晚上有事,大家没空。”
  易天行眉头一皱:“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自家兄弟,别把我当外人。”
  古心胜悠然走到窗边,双手按住窗沿,眺望着远方的宏伟宫殿,低声说道:“你远来是客,我这个做表哥的不能大摆筵席给你接风,已经是丢脸至极的事情,难道还好意思要你替我跑腿?”
  易天行道:“跑腿那么简单就行?”
  古心胜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长吁一声:“自然不会这么简单。”说罢转过身来,双臂伸展,靠着窗户苦笑道:“这京城挺有意思的,整个黑白两道都在达官贵人手中握着,不管你是行侠仗义的武士,还是横行不法的黑帮,背后没有权贵撑腰,随时死无葬身之地。换句话说,能够活在京城的江湖人士,没有一个是单枪匹马闯荡江湖的主儿,他们,或者说我们,每一个人都代表着朝廷中某一位大人甚至某一个派系。这些大官动动嘴,我们就必须动刀子,不动都不行。嘿,你七表哥是不是很没出息?想起这事儿,我就觉得对不住古家列祖列宗!几千年来,我们古家什么时候给人当过狗腿子?!”
  易天行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施施然站起身来,走到古心胜身旁,将目光投向皇城,淡淡地道:“不丢人。将欲取之,必先与之,七表哥你既然志向远大,又何必拘泥这区区小节。”
  古心胜愣了一愣,霍地转过身来,沉声道:“你不会以为我想进去住吧?我可没有那么大的志向。”
  易天行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想不想都无所谓,那个位置不好坐,而且坐着也不怎么舒服,不坐也罢。”
  古心胜切了一声:“我看卢乾坐得挺舒服的,一点正经事儿不干,整日里除了赏玩奇珍、游山玩水、大兴土木、广纳后宫,就是听听下面的官僚拍马屁,过得不知道多么逍遥自在。”
  易天行冷笑道:“所以他坐不久。要不是他一身狗屎运,祖上三代积德,给他攒下偌大的家底,哪儿经得起他这么折腾!不过也快了,这国家千疮百孔、风雨飘摇,亡国只在旦夕,就看谁点燃第一把火。”
  古心胜道:“那倒是,卢乾这家伙胡作非为,要不是大虞百年积蓄、国库充裕,估计早就撑不住了。”
  易天行哼了一声:“这小子弄得国家经济一片惨淡,全仗历代的国库盈余用来填补各种窟窿,迟早坐吃山空,弄得民不聊生,只是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古心胜道:“快了,卢乾奢靡无度,国库消耗日盛,就算国内风调雨顺、边疆刀兵不起,内外均无另增的用度,也会在两年内花费一空。届时别说处理政事,就是要满足卢乾一人之需,也需要加重税收才能保证。重税之下,百姓必然不堪其苦,再加上层层官吏乘机渔利、别有用心者推波助澜,很快便会逼得老百姓走投无路。”说罢瞥了易天行一眼,没有继续说透。
  易天行没有问古心胜从哪儿来的消息,这种事他既然说得斩钉截铁,消息应该确凿无疑,也没有对卢乾可以挪用国库财资供给自己挥霍表示惊讶,虽然这是易天行一向深恶痛绝的行为,不过以卢乾的倒行逆施,易天行并不指望他有什么为君者的底线。
  沉吟半晌,易天行方才开口:“两年时间转瞬即逝,你有什么打算?”
  古心胜呵呵笑道:“你不开口,我也会叫你帮我。不过我们兄弟刚刚见面,先别说这些扫兴的话题了,好不好?”
  易天行闭着嘴巴,只是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直瞪瞪的看着古心胜。
  古心胜无奈的一挺身,站直腰板:“跟我来。”说完带着易天行走出朝天阁,沿着楼梯向下,一直走到九州楼第六层,进入一间名为“金谷园”的厢房。
  “金谷园”与“朝天阁”的布置大相径庭。
  “朝天阁”雍容典雅,所用器物毫无烟火气息,乍一看与普通人家的物件并无二致,但是仔细鉴别,便会知道桌上的茶杯乃是千年前就已绝产的明窑珍品,挂着的万里锦绣图乃是画圣吴大师的真迹,桌椅用料倒是不如何珍贵,只不过均是前朝宫中御用之物,主位的椅子后面甚至有晋元宗的亲笔题诗和印章……
  反观“金谷园”,则丝毫不加含蓄的透露着奢侈豪华的味道,所用之物,唯贵唯奢,三十六只南海火珊瑚,围绕着房间一圈,每一只都高达七尺、枝丫繁茂,更难得的是高度一致,看上去宛如三十六蓬火焰,照得房内红彤彤一片;房屋正中是一张足供二十人就餐的旋转圆桌,通体采用轻云木雕成,这种荆州特产的树木生具特性,不仅表面自然生成云纹,极具观赏价值,而且木质集轻盈、坚实为一体,向为荆州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贵族所喜好,用作餐桌,只是图它轻便利于转动,不过轻云木生长缓慢,百岁之木,也不过尺余方圆,而且树龄越大,树径增长越慢,所以多用来制作手杖,如果是制作家具,多是采用拼制,像这个圆桌整张桌面径约四米,恐怕得是五千年以上的古木才有可能,整个荆州估计都无法找出第二棵这样的轻云木;二十把椅子看起来也是轻云木所制,但是入手生温,坐在上面暖洋洋的如浴晨阳,竟是用整块色泽接近木质的温玉雕琢而成,再由工匠巧手,模仿出轻云木的天然纹路出来;桌上的杯盘碗碟皆是羊脂美玉制成,杯碗浑然一色,找不出半点杂质,盘碟金丝镶边,如若藤蔓,翠玉作叶,翡玉为花,点缀其上,就像是天然生成的碧叶红花。
  易天行甫一进门,就讶然叫道:“这房间也太俗气了,招待暴发户用的?”
  古心胜道:“打开门做生意,自然不可能只招呼一种类型。虽然能进九州楼消费的,非富即贵,不过富贵中人也不是个个都品位如一,我这里每层楼都有不同的风格,任由他们选择,当然,顶层是特例,能够去那里吃饭的,都是朝中的一品大员,就算是头猪,他也得装一头高雅脱俗的猪,他们没得选,不懂欣赏也得忍着。总体而言,九州楼越到下面的楼层,装修越是低俗。没法子,装逼也是门学问,你不能指望有钱人都有品位。”说着声音一低:“不怕告诉你,其实我也没有,九楼以上的装修全是城中几个所谓名士帮我拿的主意,下面几层我倒是提了不少想法,说起来,我特别喜欢这个金谷园的风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