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五十八章 元霸雕像 燕州特使

第五十八章 元霸雕像 燕州特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中州城中央,并非皇宫,而是一座高达二十丈的巨大雕像——元霸的雕像。
  元霸雕像衣襟随风,长发飘拂,目光炯炯,不怒而威,双手向前按着一柄巨剑,巍然屹立,看上去直如生人,仿佛千秋万载不死不灭的永恒帝君,镇守着自己的国度。
  元霸脚下踏着一轮莲台,环绕着一圈古篆:“神锋立地定中原,壮志冲霄服八荒”,手中巨剑立地,剑尖抵着地面,以剑尖为中心,大地崩裂,两道深不见底的巨大裂缝交错成一个黑色十字,四端延伸各有十余丈,以这十余丈为界,便是元霸雕像的禁区,不允许任何人踏足,虽然看不到任何防护措施和卫兵,也没有任何警示,但是三千年来,九州之上的人们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大地禁圈,擅入者死,出于对元霸的尊重,这个所谓大地禁圈绝少有人侵入,就算有人触犯禁律而死,也很少有人愿意记载下来,所以踏入禁圈到底会发生什么危险,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都是一个迷。
  易天行估计商家是知道大地禁圈谜底的,不过他没有兴趣干于己无益、无故涉险的蠢事,所以也就不愿意花冤枉钱去了解,只是徐徐绕着元霸雕像走了一圈,将莲台上的古篆看完,回到雕像正面,昂首望着元霸的眼睛。
  这座由雕塑大师皮朔易主持,动用神州工匠八百,耗时三十六年方才完成的宏伟巨作,采用整块号称拥有不动明王护持、亘古不灭的九华不动岩雕琢而成,三千年过去依然微尘不染,连飘逸的衣角都没有一丝破损。
  中州元霸雕像十分出名,不止一本游记、笔记中有过详细记载,所以易天行早有所闻,站在雕像面前,反而没有抵达中州城门时的震撼感,但是凝神对视之下,元霸雕像这样的死物竟然仿佛活转过来,目光中透露出无上威严,使得易天行心中不由自主的产生崇拜之情。
  易天行心头一凛,崇拜这种情绪不应该产自自己心中,他也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雕塑艺术可以高超到撼动自己心神,想来当年制作雕像的时候,必定有人在其中使了手脚,在雕像不为人知的地方,当有释放慑心类型法术的符文和魔法充能装置。
  潜运真气,在体内运行一个小周天,易天行的心境顿时稳如磐石,暗自冷笑一声,元霸雕像本已是世间奇迹,既要体现元霸剑定天下的气概,又要体现元霸的雍容泰然,按剑而立这个姿势是必须的,九华不动岩是一种杂色斑斓的天然石材,很难限制颜色的分布,要让一座总体姿势确定的人形雕像应该露出肌肤的地方是肉色,应该是整体的地方纯然一色,应该有区别的地方诸色分明,这样的石材恐怕全天下也只有这么一块,简直就是天生为了元霸雕像而诞生的奇石,加上皮朔易等人的鬼斧神工,这座雕像在整个雕塑史上也是不可逾越的杰作,可是偏偏有人画蛇添足,在上面设置这种欺骗愚夫愚妇的勾当,徒惹人笑。
  一念及此,易天行对于元霸雕像的兴趣大减,目光低垂,落在十字裂缝上面。
  古书记载的元霸身材高大,但是距离雕像显示的二十余丈显然差距不小,同理,霸剑也不可能有十余丈长短,但是这十字裂缝是真实存在的,当年元霸走到这里,一剑插下,便在大地之上形成了这个永不磨灭的伤痕。
  以易天行的目力,从黑漆漆的裂缝注视下去,也只能看到三丈左右的景象,再往下就不知道还有多深。
  易天行竭力稳定着自己的呼吸,感觉自己的气血在经脉中激荡翻腾,一剑之威,一至于此,即使借助了霸剑这把天兵之力,这是何等的修为境界?
  这一刻,易天行心潮澎湃,豪情满腔,终于感到不虚此行,踏入中州之后的阴郁心情一扫而空,心中只剩下孤身行我路的斗志与坚持。
  得罪权倾朝野的秦正道又如何?陷于千古不破的中州又如何?上古修士难道不是直面天地之威锐意前行的么?世间种种规则,不过是束缚自己道心的桎梏,世间种种艰难,不过是磨练自己道心的魔障,世间种种难以扭转的强势,不过是正视自己道心的考验,瞻前顾后、畏首畏尾,终非自己本心本意,守得底线,固住道心,天下无处不可去,天下无处不可留,真要无路可走,那边一剑劈去,杀出一条康庄大道。
  易天行长吁一声,脸上展现笑容,悠悠然低声自语道:“今日立朝中州,地为九州之中心,人为九州之共主,苍天可鉴,立剑为证,凡有懵懂不明者,当替天布道,凡有刁恶不从者,当替天行罚。”
  这是传说中元霸将立剑之处定为九州中央时说的一句话,毫无理由的蛮横,毫无理据的霸道,当时几乎没有一个人会真心相信这句话,因为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中州从地理而言就是九州大地的正中心,但是元霸说是,它就是,不是也是,不是不行!
  自从这句话广播天下之后,接踵而来的便是一阵阵腥风血雨,凡是不认同这句话的国家、部落、种族,全部都沦落在元霸的铁蹄之下,要么俯首臣服,要么灰飞烟灭。
  于是多年以后,无论是载入史籍的文字、流传千古的诗章,还是天下人的心目中,都牢牢铭记着中州是九州中心这一共识。
  易天行心境转换之后,恢复了以前壮怀激烈、睥睨天下的心胸气度,感怀先人功业,情不自禁的念叨出来。
  谁知他念得小声,仍然落在旁人耳中,随即一声冷笑传来:“赤帝族人果然都是一些只会耍嘴皮子的废物。”
  易天行斜眼一瞥,只见自己右边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三名身体裹着厚重毛皮的魁梧青年,正中一人方脸无须,面如淡金,眉眼间英气逼人,头上戴着一顶翻边圆顶皮帽,毛色朱红如流火,身上皮衣金毛披拂,无风自动,涌起一波波金浪,右手手腕戴着一串青色珠链,大如拇指,质如玉石,淡青色表面中隐隐藏有一抹墨绿色斑痕,形如凤羽,两外两个青年站位略后,站在他左边的青年脸颊狭长,形如狼面,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凶光毕露,身上的狼皮大衣隐泛金光,显然并非凡物,但是色泽黯淡,一看就是陈年旧货,而且上面沾染了许多紫黑色的污迹,即使洗得一尘不染,看上去仍然十分污秽,腰间佩着一把燕州最为常见的金狼弯刀,就连刀鞘表面的花纹都已经磨损得看不见原貌,站在他右边的青年目如鹰隼,锐气四溢,背负双手,神情甚是倨傲,身上装束怪异,是将各种不同的野兽皮毛裁剪成一片片鹰羽一样的形状,然后缝纫成衣,看上去就像是长满了各色羽毛的怪物,针对易天行的冷笑便是他发出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