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四十七章 五雷山庄 纨绔少年

第四十七章 五雷山庄 纨绔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雷强闻言连忙躬身应是,领着几个庄丁前去安排。
  易天行对雷异的行为微感诧异,不过此事透着蹊跷,雷家高门大户、规矩甚多,不是长老级别的人物别想离开家门自建别院,而且就算是长老的别院,也多是自个儿在外奔波时临时歇脚的地方,不会全家搬过去居住,照理说雷异的妻儿应该住在河南雷家堡之中,怎么会长期住在五雷山庄?但是别人的家事,他也不宜过问,所以只是瞥了瞥暗自抹眼泪的****,便跟着雷异走入五雷山庄。
  北小露身为女人,见到雷异这样对待妻子,心中甚是不忿,不过她自知自己无力阻止,气得满脸通红,一言不发的跟着易天行,正眼也不瞧雷异一眼。
  进入五雷山庄之后,雷强已经安排好了人手,帮助易天行、北小露提拿包裹,带领他们前往准备好的住所。
  待到一切安顿完毕,领路的庄丁便告辞离去。
  易天行劳累了十多天,总算可以休息一下,鞋子也不脱便纵身躺倒在床上,双眼紧闭,四肢舒展,伸了个懒腰。
  就在此时,走廊上面忽然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易天行不禁有些诧异,心道:“谁在自己家里走得这么风急火燎的?”
  正思量间,却见雷强推门而入,满脸惶急地朝着易天行拱手作揖:“易二公子,府中出了大事,望你看在老爷面上,出手相救。”
  易天行闻言一惊,霍地撑起身子:“什么事儿?老雷呢?”
  雷强苦笑道:“老爷进了炼雷房。”
  易天行心头一松,懒洋洋地道:“那还不去喊他出来?”雷异在家,他可没有半分越俎代庖的兴趣。
  雷强道:“老爷炼制神雷的时候,向来不许别人打扰,炼雷房的过道中密布机关,擅入者必死无疑。所以只要他一进入炼雷房,除非他自己出来,没有人能够联络上他。”
  易天行道:“说说出了什么大事?”
  雷强道:“少爷被人打伤了,现在仇家聚集在大厅中,要求老爷去见他们。”
  易天行冷冷的道:“你们为什么让敌人进入五雷山庄?”
  雷强愕然道:“他们手中有少爷,我怎么可能不加理会?”
  易天行嘴角微微上翘,手一招,凌空将放置在桌上的白玉剑摄至手中:“原来如此,我跟你去吧,带路。”
  雷强望着易天行的脸庞,心底不由自主的忐忑不安起来,不过他也是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带领易天行走向山庄大厅。
  北小露听得门外响动,从窗口探出头来查看,却见易天行背在身后的右手轻轻摇动,心中一动,便退了回去。
  易天行来到五雷山庄大厅,发现大厅四周围着三、四十名全副武装的庄丁,大厅正中央站着七八个青年男女,一个个锦衣华服、神态倨傲,顾盼之间,浑然不把雷家的庄丁放在眼里,他们脚下横躺着一个锦衣少年,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易天行目光一扫,没有看见雷异妻子的影踪,心中愈发了然,冷笑一声,不等雷强张口,身形骤然提速,冲向厅中的少年男女。
  那些狂傲少年只觉眼前一花,脚下躺着的少年便凭空消失,没了踪影,心中俱都惊骇莫名,纷纷拔出武器,背靠背围成一圈,一副胆战心惊、如临大敌的模样,再也没有一丝刚才的从容淡定。
  易天行抓回躺在地上的少年,手指一拂脉门,便把他扔向雷强:“这就是你家少爷吧?”
  雷强忙不迭点头:“是!是!”
  易天行斜眼望着他:“我把他救回来,你似乎也不如何高兴啊?”
  雷强脸色一变,正要说话,躺在他怀中的锦衣少年已经怒目圆睁,大声叫道:“这小贼心思慎密,封闭了我的穴道!大家一起上啊!”随即转向雷强吼道:“还不替我解穴!”
  大厅中的少年们都是五雷山庄附近的武林世家子弟,平日仗着家中势力,在这方圆数十里的地界内横行霸道惯了,从未经历过大风大浪,看到易天行的身手,倒有一半以上失去了斗志,听得锦衣少年的叫声也不敢出手。
  只有两名男女胆气稍壮,一个长啸一声,飞身跃起,一剑化长虹,刺向易天行,长剑刺到距离易天行咽喉一米的地方,忽然剑光爆散,化作一团寒气四溢的耀眼精光,另一个展动身形,就像是一只穿花蝴蝶,绕着易天行飞舞不定,两只白嫩小手翻飞,恍如易天行身外无端绽放了无数洁白玉兰。
  雷家庄丁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心中把那少年骂了个遍,如果参与围攻易天行,等到雷异出来,大家都要跟着倒霉受罚,但是如果不服从命令,这少年再不争气,也是五雷山庄的少主,忤逆他的心意,难保没有秋后算账的一天。
  想到这里,他们的眼光纷纷投向雷强,孰料雷强现在也是暗自叫苦,易天行自幼得遇名师,不但精通医理,而且身怀十余种当世一流的点穴功夫,经过这些年的融会贯通,自创的白玉指法虽然谈不上成熟圆通,也算是略有小成,没有他的独门手法,其他人想要解穴难于登天。锦衣少年经过他一番推血过宫,不但是没有起到解穴的作用,反而触动易天行留在少年体内的真气,经脉抽搐,疼得惨叫连连。
  易天行此刻也在暗自皱眉,向他出手的两个少男少女他倒是没有放在眼里,那个持剑少年看似剑光犀利刚猛,其实气虚脉弱,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货色,绕身游斗的那个少女招式花俏、柔而无力,就算击打在他身上也没有什么力度,更重要的自己一动不动,她却连一记试探性攻击都没有,显然是缺乏格斗经验的温室花朵。
  但是一个二十不到的酒色之徒竟然能够练就剑芒,这一事实后面隐藏的底蕴,即便是易天行,也不得不顾虑三分。
  至于那个少女应该出自淳州三大门派之一的颢天门,武功如此之差,却练就一手嫡传弟子才能修习的飞凫掌,背后没有颢天门的实权人物做靠山是不可能的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