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四十三章 崇义战败 元晦功深

第四十三章 崇义战败 元晦功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郭崇义大喝一声,剑芒爆散,奋力向前刺出。
  琴剑之间爆发出震耳轰鸣,一圈气浪汹涌扩散,激得易、郭二人衣衫鼓荡、发鬓飞扬,但是白玉琴就像是一块橡皮泥,牢牢粘在铁剑之上,没有丝毫变动。
  郭崇义剑眉一挑:“嘿!”右手猛然一缩,连琴带人拉近易归藏的距离,左掌狠狠劈出,一股铁锈鲜血混杂的气味弥漫空中,一只黑红相间的掌纹迎风长大,朝着易归藏压迫过去。
  易归藏淡然一笑,单手持着白玉琴,左掌一翻,整只手掌变得晶莹如玉,外表笼罩着蒙蒙白光,平平推出,正中黑红掌纹中心。
  蓬!黑红掌纹被易归藏一掌击溃,但是易归藏也身体一震,不由自主的侧了侧身体。
  郭崇义眼中闪过一丝决绝:“再来!”任由右手宝剑被易归藏牵制,左掌翻飞,一道道掌力宛如大海狂潮,连绵不绝的涌向易归藏。
  易归藏见状冷哼一声,双脚一前一后踏了个弓步,身子一矮,浑身真气流转,双眼碧光隐隐,肌肤浮现出白玉般凝重质朴的色泽,毫不示弱的挥掌还击。
  易、郭二人以硬碰硬,打得砰砰有声,掌力交击出的残余劲气四散激射,将他们两人的衣衫震得七零八落。
  接连拼了五十余记掌力,郭崇义终于压制不住喉头汹涌激荡的甜意,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手上动作一缓。
  易归藏的内力仅仅比郭崇义略高一筹,五脏六腑也都受到不小的震荡,在肚子里面翻江倒海般搅动,难受之极,正在咬牙苦撑,见状眼睛一亮,长啸一声,掌法骤然变化,闪电般连出三掌,一掌斜挑,截在郭崇义脉门之上,打得他半身酸麻,提不起半分力气,接着两掌连环,拍在郭崇义左右胸口。
  郭崇义闷哼一声,口中鲜血狂喷,但是他硬是凭着胸中一口刚烈之气,牢牢抓住右手的铁剑不放,并未如易归藏所料撒手飞出。
  郭崇义这样做,没有任何好处,无端加重了自己的伤势,大违武家常理,易归藏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如此不智,愣了一愣,手下略微犹豫,没有及时补上一掌,登时被郭崇义抓住机会,缓过气来。
  郭崇义眼中露出复杂莫名的神情,刚才易归藏那两掌虽然出手不轻,但是明显手下留情,没有痛下杀手,否则以易归藏的雄浑内力,一掌正中目标,就算铁石也会化为齑粉。别说郭崇义的护体罡气只有小成,就算他练就一身绝顶的内外护体气功,把身体打熬得铜头铁臂、刀枪不入,护体真气也凝练得有如实质,心脉要害也决计经受不住易归藏的全力一击。
  不过郭崇义心志坚定,刚刚生出犹疑的念头,便被自己压制下去,手腕一翻,怒吼道:“破!”
  轰!运用在铁剑上面的真气猛然凝练聚集,接着瞬间爆散开来,迸发出巨大的冲击力,易归藏防备不及,被一股刚直勇猛的真气沿着白玉琴侵入经脉,疼得闷哼一声,向后弹开三尺。
  郭崇义张口一股血箭吐出:“呸!”展动身形,猎豹一般疾速扑上,以剑为刀,狠狠劈向易归藏。
  易归藏到底功力比郭崇义深厚,纵然一时失利、落在下风,双**错一站,便稳住身形,面沉如水,盯着郭崇义的身体,右臂一探,白玉琴化作一道白光,拦住当头铁剑。
  这一次易归藏没有使用柔劲,琴剑交击,金玉齐鸣,易、郭二人同时身体一震,向后退出三步。
  易归藏不等郭崇义站稳,便双脚蹬地,抢先一步冲将过去,双手抡琴,就像是挥舞着巨斧铁板,展开攻势,挑砸扫顶,状如疯虎,连绵不绝,郭崇义习惯了易归藏以守为攻的战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得一面挥剑格挡,一面踉跄后退。
  铁剑门的武功勇猛刚烈,招招有进无退,从无退缩防守的技巧,同样的身手,往往都能凭借悍勇无畏的气势克敌制胜,但是一旦被对手抢占先机,在气势上压制住自己,便很难扭转局面,郭崇义浸淫铁剑门武功二十余年,不但深明此理,而且早已养成迎难而上、奋勇争进的性格。
  眼见自己被易归藏狂风暴雨般的攻势所压制,几番想要反击都被硬生生打断,郭崇义心下一横,不管不顾,大喝一声,双手持剑,划出一道弧光,猛然劈向易归藏的左肩,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易归藏双眼精芒爆射:“冥顽不灵!”双手一翻,将白玉琴扛在肩头,接着身体朝前一纵,连人带琴迎着剑光向郭崇义压了下去。
  郭崇义的铁剑刺中白玉琴,就像是刺中了亘古永存的不灭山壁,对面纹丝不动,右臂却被反震力震得麻痹无力,不由自主的被白玉琴压得向后退缩。
  郭崇义望着白玉琴宛如一面会移动的墙壁,朝着自己压将下来,大叫一声,左掌右剑,同时向前一推:“去!”
  砰砰两声,郭崇义右手的铁剑禁不住琴剑之间的巨大力量,断为两段,与此同时,左掌传来一阵剧痛,咯吱一声,关节脱臼。
  电光石火之间,易归藏松开左手,右臂一扬,将白玉琴收回,狠狠一脚踹在郭崇义膻中穴上面。
  郭崇义哇的一口鲜血喷出,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飞落出去。
  易天行远远望着战局,心中暗自感慨:“这郭崇义也是倒霉,他那一手铁剑十六式已经得了铁剑门真传,刚猛绝伦,不可力敌,如果换做别人,多半只能避其锋芒,慢慢消耗他的内力,没有一个时辰决计分不出胜负,偏偏大哥的内功雄厚尤胜于他,以硬碰硬、以刚制刚,使得他的长处无法发挥,不到一盏茶时间就落得如此惨败。”
  易天行正思量间,易归藏已经施展轻功,走到郭崇义面前:“郭兄,胜负已分,你走吧。”
  郭崇义躺在地上,捂住胸口,胸腔就像风箱一样剧烈的收缩着,刚一张口,就喷出一口鲜血,目光坚毅地盯着易归藏,一字一句地道:“我技不如人,无话可说,你杀了我吧。”
  易归藏摇头道:“我无意杀你,你走吧。”
  郭崇义闻言仰天大笑,牵扯到伤口,忍不住又再吐出几口鲜血。
  易归藏眉头一皱,沉声道:“有什么好笑的?”
  郭崇义以肘支地,挣扎着撑起半个身子,笑声不绝:“就算你放过你的性命,我也绝对不会改变主意,任由魔女为祸人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