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三十一章 不同的选择

第三十一章 不同的选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迎着易天行冷漠的目光,柳随风心头不禁暗自打鼓,悄悄挪动一步,拦在龙寂大师和林雪儿身前。
  易天行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哈哈笑道:“你这家伙武功低微,胆子倒是不小。”
  柳随风也算是江湖上成名多年的人物,以前做了不少轰动江湖的事迹,以往不管遇到谁,都得翘个大拇指赞他一声年少有为,现在被一个年纪远较他小的少年当面贬低,却提不起反驳的心思,一时间羞愧万分,闹了个面红耳赤。
  林雪儿却看不过去,脱口而出:“柳少侠侠肝义胆,岂是你这种为虎作伥的人可以评价的?!”
  易天行转向林雪儿,目光转厉:“你们是不是活腻了?还是以为我不敢杀你们?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居然一路追杀老子追杀到腾炎沼泽这种凶地来,嘿!我没有立即动手,你们反倒是越来越放肆了。”他说到最后一个字,声音猛的提高,怒吼一声,霍然转身,身形箭一般冲出,双手连挥,幻化出无数掌影,迎上从后偷袭的花车四女。
  乒乒乓乓一阵金铁交击的声音过去,五道人影骤然分开,易天行立定当地,冷笑不止,花车四女却分别跌落在四个方向,吐出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前胸,身体软绵绵的倒在地上,乐器也都脱手飞出,显然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持琴女子不甘心的大叫一声,右臂猛的向前一探,牵动气血,顿时鲜血狂喷,但是也成功的将瑶琴抓回手中,然后俏眼含煞,瞪着易天行,将琴尾对着他,手指狠狠一拍琴底,噗噗连声,五道寒光电射而出。
  箫、阮二女见状也发声怒吼,强自提运真气,拿回自己的乐器。
  持箫女子对着洞箫猛力一吹,一支短箭发出呜呜怪啸,射向易天行背心。阵阵尖利音波荡漾,宛如群魔狂啸,使得柳随风、林雪儿等人生出掩耳狂奔的冲动,瘫倒在一旁的百欲宫侍女们就更加不堪,纷纷发出凄厉惨叫,耳朵中渗出丝丝血迹。
  持阮女子表现最为刚烈,抓住乐器之后,反手一掌击打在自己胸口,吐出一口鲜血之后,精神一振,恶狠狠的纵身扑向易天行,把手中大阮当成巨斧般使用,夹着呼呼风声朝易天行当头劈下。
  易天行深吸一口气,吐气发力:“嘿!”双腿微弯,扎了个马步,左臂在胸前横扫而过,将最先射到的五支尖锥拨飞,然后翻指一夹,将短箭夹在两指之间,同时右臂高高抬起,一拳轰在雷霆般劈下的大阮之上。
  持阮女子的大阮虽然是精铁所制,但是为了要保证乐器发声,必须腹中空虚,外面铁皮虽厚,也经不住易天行的巨力。
  蓬的一声,大阮的共鸣箱被巨大的撞击力压成一块铁饼,持阮女子娇躯一震,浑身传出骨折筋断的声音,身体还未落地,便已香消玉殒。
  易天行瞥了一眼手中短箭,笑嘻嘻的揣到怀中:“原来是镂空箭头,通过气流发出怪声,这东西对我虽然没有用,留下来卖钱还是不错的。”
  持箫女子眼中露出绝望的事情,扭头怒视着持筝女子:“你为什么不出手?”
  持筝少女甜甜一笑:“我这就出手。”说着忽然玉臂轻扬,一道乌光正中持箫女子的咽喉。
  持箫女子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便翻身倒地不起。
  持琴女子见状又惊又怒:“小怜!你干什么?”
  小怜咯咯笑道:“四公子死了,六欲秘魔花车毁了,你们以为回到宫中,宋老魔会放过我们?别怪妹妹心狠,是你们脑子太不灵光,到了这个时候还要与易二公子作对。”说罢抬起手臂,对着持琴女子轻声说道:“姐姐慢走。”手指一弹,又是一道乌光飞出。
  持琴女子适才奋不顾身的拼命一击,触动内腑,伤上加伤,再也没有能力运用真气,只能眼睁睁看着暗器射来,没入自己眉心。
  小怜击毙自己两名同伴后,对着易天行抛了个媚眼,腻声腻气地道:“易二公子,奴家愿意归顺于你,还望公子高抬贵手,饶过奴家性命。”
  易天行还以微笑:“你如此心狠手辣,我怎么敢留下你呢?”
  小怜笑容不改,眼睛中露出柔弱无助的神情:“易二公子精通蛊术,自然有手段叫奴家不生二心。”
  易天行心头一凛:“你怎么知道的?”
  小怜柔声道:“别人不知道,百欲宫怎么可能不知道。”
  易天行愣了一愣,嘿了一声:“无名晚辈,居然要劳烦宋长老关心,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啊。”
  小怜道:“公子能得到田、玄、厉三位长老的看重,自然也值得宋老魔关心。”
  易天行可不想被魔教中人关注,尤其是魔教长老那个级别的人物,根本就没有一个是自己能够抗衡的强大存在,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他也没有办法,所以略微皱了皱眉头,他便把这件事抛在一旁,对着小怜冷笑道:“听说宋毐秘法通天,能够让女人对他死心塌地、百死无悔,想不到你见势不妙就立即反水,一口一个宋老魔。”
  小怜捂嘴轻笑道:“宋老魔御下凶残暴戾、刻薄寡恩,怎么可能要人心甘情愿替他卖命?”
  易天行淡淡地道:“空穴来风,事必有因。”
  小怜眼波流转,望呆立一旁的官若云、北小露瞥了一眼:“若是外面的这些女人,倒是可以的。嘻嘻,神州理教之风盛行,对女人要求苛刻,即使是被人**,也没有人会站出来替她们说话,反而会责怪她们不以死明志,这样一来,无异于把那些走投无路的女人往宋老魔怀里推,有宋老魔的庇护,总不敢有人跑去喊她们自杀,而失去了宋老魔的庇护,她们的命运只有更加悲惨。当然,也有宁死不从的女人,不过这种人始终是少数,很多人事不关己夸夸其谈倒是视死如归,事到临头终归还是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即使这种女人,宋老魔也能用其家人要挟的手段控制大半,实在油盐不进,宋老魔还不是只能杀掉了事。不过呢,宋老魔虏掠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谁活着谁死了,有谁全部知道?世人只看见俯首听耳的人,自然意味宋老魔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其实说穿了一文不值,你也办得到的。至于奴家么,本就是宋老魔收养的孤女,至于是买来偷来还是抢来的,奴家也不清楚,但是奴家自幼在百欲宫长大,什么阵仗没有见识过?活着比什么都强,凭什么要在宋老魔一棵树上吊死?”说着荡气回肠的轻轻嗯了一声,两眼水汪汪的望着易天行:“何况易二公子年轻俊朗,怎么也比宋老魔那个白头翁要好一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