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二十五章 击杀三妖 蛊控双魔

第二十五章 击杀三妖 蛊控双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电光石火之间,易归藏一声长啸,宛如春雷滚滚,震得附近断碎的残垣破瓦颤动不已,周身白玉真气急速流转,浑身都散发出白莹莹的精光,眼中碧芒大盛,右手牢牢抓住白玉琴,高高举起,琴头向下,狠狠朝着地面砸去。
  轰!一声沉闷的轰鸣,仿佛是地心深处发生的剧烈爆炸传播上来,令人心头一震,随即地面轰然爆裂,以易归藏和身后那小女孩为中心,升腾起一圈厚重的尘土屏障。
  两蓬黑白寒光射在黄土屏障上面,噗噗有声,但是却无法穿越过去,纷纷陷没在泥土之中。
  易归藏怒目圆睁,暴喝道:“滚出来!”右腿一曲,半跪在白玉琴旁边,左手拉住琴弦,如挽强弓,接着松手一放。
  铮!声音裂石穿云,直透人心。
  易归藏身后发出两声惨叫,地面碰碰爆开两个窟窿,两道人影冲天而起,一面向后飞跃,一面狂喷鲜血。
  与此同时,沙陀衮和阴烛的攻势也受到了影响,不由自主的缓了一缓,只有那只双头恶犬口涎飞溅,如同一道黑色闪电扑向易天行。
  易天行脚步刚刚站稳,双头恶犬的獠牙就已经近在咫尺,漫天的唾沫星子夹着一股恶臭扑面而来,零星撒落在易天行身上。
  这只双头恶犬具有地狱三头犬的血脉,口涎具有强烈的腐蚀性剧毒,易天行修炼的百毒神功号称百毒不侵,被这口涎沾上,并无大碍,但是他身上的衣服却无法抵御恶狗唾液的侵蚀,冒出一缕缕轻烟,腐蚀出无数小孔。
  易天行心中又是恶心又是愤怒,将天龙流星槊插在地上,手出如电,双臂一错,夹住双头恶犬的一枚獠牙,扭身一转,臂随身动,奋力一绞,将双头恶犬巨大的身躯牵动起来,远远抛出。
  双头恶犬牙齿上面传来一阵剧痛,身子一轻,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飞了出去,重重坠在地上,砸得尘土飞扬,翻身起来之后,呲牙咧嘴的望着易天行,低声呜咽,眼睛里面满是畏惧,竟然不敢继续攻击易天行。
  易天行趁着自己转身的机会,面对阴烛,寒声说道:“废物找死!”右手食指、中指并拢,朝着阴烛的掌心点去。
  阴烛想要变招闪避,但是心念一动,这才骇然发现,易天行看似缓慢的一指,竟然快逾闪电,使得自己避无可避,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掌心撞在对方的指尖上。
  “老大救我!”阴烛发出惶恐的叫声,同时提起十成功力,吐气发力:“嘿!”一蓬腥气扑鼻的红雾从他掌心涌出,迎向易天行的手指。
  易天行冷哼一声,手指一伸,穿过浓烈的红色毒雾,正中阴烛的劳宫穴,然后轻轻一侧身,避过了沙陀衮的铁链。
  阴烛只觉掌心一痛,随即浑身一冷,体内真气变得紊乱不堪,在自己周身经脉中穿梭游走,宛如无数根小针在穿刺透扎,浑身每一块肌肉都疼得在抽搐,整个身体因为失去头脑的控制而僵硬如木石,仰面倒在地上,面容扭曲,状似极为痛苦,但是嘴巴张开,却发不出一个声音。
  他这里一死,那些金眼钳虫就立即脱去了约束,化作一朵红云径自飞走。
  “阴老三!”沙陀衮发出悲呼:“易天行,你去死吧!”双目赤红如血,状如疯狂的合身扑上,完全放弃防守,手中铁链化作漫天链影,朝着易天行抽下。
  易天行后退一步,顺手抽出天龙流星槊,双眼发亮:“来得好!”腰身一扭,手中长槊呼的一声横扫出去,也是丝毫不管对方攻击,悍然击出猛烈的攻势。
  沙陀衮虽然悲愤交加,却也没有失去理智,他亲眼看见易天行硬挨自己全力一链,却未受到严重创伤,又见过易天行一槊砸垮庙墙的威势,自然不敢也不愿意一链换一槊,只得怒吼一声,抽身后退。
  易天行见状长笑一声,双臂运转,把手中天龙流星槊施展开来,化作一条九彩神龙,游弋翻腾,冲着沙陀衮扑击不已。
  沙陀衮本来夹着结义兄弟当场惨死的义愤,气势汹汹,发挥出一往无前的刚烈气势,谁知被易天行强行打压,逼得他不得不退避,顿时气短神消,再无刚才的神勇,被易天行一阵猛攻,打得东躲西藏,毫无还手之力。
  一旁犹自牙疼不已的双头恶犬眼见主人形势危急,顾不得心中忌惮,狂吠连声,风一般扑了上来,这一次它也学了乖,不再扑上猛攻,而是鬼祟的绕着易天行转悠,只要绕到易天行视线不及的背后,就大呼小叫的冲上去,但是留有不少余力,一旦易天行转身过来或者转头一瞥,它便立即止住攻击,继续绕圈子,看得易天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不过这只双头恶狗牙尖爪利,易天行可也不敢让它咬中抓着,分神应付之下,槊势便减弱了几分,沙陀衮那面的压力变小,终于缓过一口气来,虽然仍然处于下风,但是十招之中却也能反击上个一两招,不像刚才一般狼狈。
  另一方面,从地底冲出的两个人已经与易归藏战在一起。
  那两个人相貌有七八分相似,都是中等身材、方面浓眉、鼻大口大、眼如弯月,各自拿着一柄方便铲,在易归藏身外游走不定,正是凶名远播的柳氏双魔。
  易归藏含怒一击,惊天动地,等到易天行化险为夷,身边小女孩也安然无恙,他便重新恢复到清静淡然的模样,脚步轻移,一具白玉琴在他手中,翻来转去、竖砸横拦、前推后缩,就像运用绣花针一样的灵巧,无论柳氏双魔如何变动招数、如何展动身法,他总是能够将白玉琴毫无偏差的点在柳氏双魔的方便铲上面,将他们打得踉跄后退。
  柳氏双魔心中郁闷之极,他们二人数十年苦练的内功,竟然比不上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易归藏每一击打在他们的铲上,他们就像被千钧重锤猛砸一记一样,不仅双臂酸麻,就连心脏都随之振荡,短短十余个回合,双臂就已经麻痹得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沉重得几乎举不起来。
  黑衣魔柳伯能见势不妙,朝着白衣魔柳仲达使了个眼色,二人毫不犹豫的同时向后飞退,手中黑色铁蒺藜、白色亮银镖宛如雨点般撒向易归藏,然后转身朝着庙外狂奔而去。
  易归藏淡淡地道:“既然来了,就留下吧。”手指挽住琴弦,轻轻一勾,铮的一声,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暗器就像被一幢坚不可摧的无形气幕挡住一般,尽数弹飞出去。
  接着易归藏眼中露出一丝缅怀的神情,左手捧琴,右手手指拂动,如弹琵琶,弹出一个个单音,有如实质一般向柳氏双魔攻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