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二十一章 无端遇伏击 兄讯显危机

第二十一章 无端遇伏击 兄讯显危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清凉山通往中州的官道上面,一辆马车缓缓前行。
  拉车的是两匹劣马,双目无神,瘦骨嶙峋,马车厢房也不大,内部结构十分简约,只有两条木板作为凳子,堪堪容得下四人相向而坐,其余几乎没有任何装饰,脚下的木板轻薄,随着马车行进的节奏咯吱作响。
  这样的马车,舒适度可想而知,每前进一步,车厢都会颠簸一次,使得坐在车厢内的易天行腹诽不已:“妈的,早知道就走路了,这不花钱买罪受么?”
  说起来,这还是易天行平生第一次坐马车。他虽然自幼家境宽裕,但是小时候上学路途不远,加上父母两边的家风都严,根本不会允许自家小孩溺于安逸,所以在父母膝前坐马车是绝无可能的事情,学院还未毕业,就遇到元成邑篡位,落得逃亡千里、颠沛流离,直到最后组建赤龙联盟,毫无半分懈怠的时候,来到神州,又急匆匆赶着来清凉山,始终都没有乘坐马车的机会。
  总算清凉山事了,沐月莲大仇得报,蜀州的事情暂时也轮不到自己操心,易天行一下子松懈下来,顿时感到无所事事。
  左右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易天行干脆在清凉山顶搭了个草棚,与沐月莲比邻而居。不过他们二人切磋了几次武功之后,便有点相顾无言的味道。
  沐月莲虽然心底里在意彼此的交情,但是她生性好静,不喜欢沾惹是非,对于离群索居的兴趣高于浪迹江湖,日诵经传三五遍,夜听风雨落群英,就是她的人生追求。
  而易天行的性格却迥乎不同,他也喜欢看书,也喜欢观赏美景,甚至也能享受孤冷凄清的意境,但是他还喜欢呼朋唤友畅谈天下,还喜欢鲜衣怒马仗剑行侠。
  待在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与一知己平淡终老,这样的人生,沐月莲求之不得,易天行避之不及。
  所以几天之后,易天行选择了离开,对于他共赴中州的邀约,一如他的预料,沐月莲并没有答应。
  沐月莲破关而出的最后一刻,受到了易天行的故意压制,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闭关未尽全功。她忙着巩固自己的道基,所以不想急着出山,只是与易天行约定,以后下山会及时联系。
  把心头的牵挂强行抛下,易天行踏上了前往中州的旅程。
  来到山下,易天行偶然瞥见了一间马车行,忽然想起以前小时候看了书中关于马车的描写,曾经非常想坐,却因双亲不许而没有达成心愿,不由得感慨万分,忍不住前去尝试一番。
  谁知神州不比蜀州,等级森严,就连乘坐马车也有等级划分。
  要乘坐宽敞舒适的马车,要么得是本人或者主人拥有功名在身,要么得是官员及其家眷,至不济也得是具有虞国官方认证的乡绅富贾,易天行虽然也是读书人,却没有在神州考过科举,家里钱财不少,但是作为一个私自越境进入虞国的外国要犯,不去特意疏通关系弄虚作假的话,搞到官方的身份证明那是痴心妄想。
  所以易天行最终只能挤上这座针对普通平民的廉价马车,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这种马车都与舒适无缘,易天行甚至怀疑,这种马车坐上一整天的话,自己的骨头都会被抖散架的。
  比起马车条件的恶劣,更糟糕的是同车的人。
  坐在易天行旁边的那个穷酸书生倒也罢了,此人似乎很是嗜睡,一上车就眯着眼睛,也不管马车的颠簸,睡得心安理得。马车每抖动一次,他的脑袋都会轻轻弹起,然后撞击到车厢内壁,发出极具节奏的砰砰声音,但是这种撞击对他的睡眠竟然没有一丝影响,不多一会儿,就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
  易天行对面的三个人就有些难以忍受了。
  正对面的是一个抱着小孩的少妇,小孩年纪不过七八岁,面黄肌瘦,但是精力异常的旺盛,就像一只小猴子,不停的在车厢里面折腾,不时趁着易天行不注意的时候,扔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过来,比如瓜子壳、小石砾什么的,虽然并不伤人,但是很是令人讨厌,偏偏易天行还没法跟他计较,因为对面的少妇一路上都在不断的呵斥那小孩,并且每逢小孩朝着易天行淘气之后,她都会忙不迭的道歉。
  少妇样貌并不漂亮,土布衣衫,约束头发的银钗面上的镀银层已经有些脱落,露出点点黄锈,面容看上去三十不到,岁月已经在眼角、额头留下了明显的痕迹,显然生活过得甚是艰辛,满脸焦虑的照顾着淘气的孩子,实在让人对她生不出怒意。
  这对母子旁边,坐着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大汉,翘着二郎腿,用手指在脚趾缝里搓来搓去,一脸愉悦的表情,但是随着他的举动,一股难言的恶臭在车厢中弥漫。这汉子半眯着的眼睛,死死盯着旁边少妇的胸膛,看得她手足无措的斜斜侧过身去,企图躲避这灼人的目光。这汉子却愈发的猖狂,翘着的右脚一沉,落在少妇的后腰部位,上下移动了两下,留下几道漆黑的痕迹。
  少妇又羞又怒,却又胆小怕事,满脸涨得通红,泪水在眼中打了几个转,却不敢开口斥责。
  易天行今天的心情本就不好,看见这汉子的做派,顿时火冒三丈,瞪着对方喝道:“你干什么?!”
  那汉子懒洋洋地道:“你说我干什么?”
  易天行冷哼道:“你再骚扰这位夫人,我便对你不客气!”
  “哟!”那汉子霍地双眼圆睁,怪声怪气地道:“你是这位小娘子的什么人啊?人家都没有说话,明显正在享受呢,你来横插一杠子?你算老几啊?”
  少妇听到这句话,更加羞恼,眼泪忍不住滴落下来,但是她看见易天行文质彬彬的模样,害怕他惹怒了壮汉吃亏,反而伸手按住易天行的右手,柔声劝道:“这位公子,不要生气,车厢太小,磕磕碰碰也是避免不了的事情。”
  那汉子闻言哈哈大笑,得意的朝着易天行扬了扬下巴:“听到没有?小白脸!”一面说,一面又在少妇尾椎部位勾了勾脚趾。
  易天行不禁勃然大怒:“你他妈……”话未说完,忽然感觉右腕一紧,竟然被那少妇扣住脉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