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六十九章 无奈入巫原 悠然获鹬蚌

第六十九章 无奈入巫原 悠然获鹬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许威双臂伸展,恍若巨鸟翔空,从天而降,落在赤石鬼的尸体旁边,看了一下早已到达、立在身旁的青石鬼,一脸讶异之色:“他杀了赤石鬼?”
  青石鬼沉声道:“而且把赤石鬼的本命石鬼也杀了。”
  许威失声道:“什么?!这不可能!石鬼刀枪不入,易天行……”
  青石鬼打断道:“闭嘴!一惊一乍的,南魔教教下没有人了吗?连你这种沉不住气的蠢货也派出来做事?”
  许威脸色一青,眼中凶芒暴露,接着强自按奈下去,举目扫视了一番:“既然如此,石鬼的尸体呢?”
  青石鬼冷冷地盯了他一眼,徐徐道:“哼,本门的本命石鬼别有玄机、重要非常,岂可留在这里?石鬼尸体已经被黑石鬼带走了。”
  许威道:“彩石山?”
  青石鬼手一甩,一股惨绿色的磷火激射在赤石鬼的尸体上,眨眼之间,便将赤石鬼烧成一堆白灰,接着手一招,将绿火收入袖中,这才缓缓地道:“不该知道的事情,你最好别问也别猜。”说罢不再理会许威,径自转身走向林外。
  许威身形一展,拦住青石鬼去路:“你去追易天行?”
  青石鬼冷笑道:“我为什么要追他?主人已经吩咐,不再插手此事。”
  许威怒道:“老赤可是你的师弟!难道你就任由他被人杀死?这事传扬出去,石鬼门还有脸在魔教立足吗?”
  青石鬼仰天大笑:“哈哈哈哈,你以为老子是谁?明道宫的人会被你那拙劣的激将法挑动?你还是省省吧,不要再白费心机。哼,赤石鬼那没有用的白痴,我凭什么替他报仇?师兄弟算什么关系,你应该比我清楚,哈哈,如果忘记了就再问问你师伯。”说着眼中露出嘲弄的笑意。
  许威脸色一变,随即恢复常态,不愤道:“仆人被杀,尊主人也不管的吗?!不会是害怕了吧?”
  青石鬼目光骤然一寒,阴沉着声音道:“你好大胆子。”话音未落,身子一倾,已经来到许威面前,双掌一探,猛然向许威前胸击下。许威完全来不及抵御,便眼睁睁看着青石鬼的手掌往自己胸口按下。此时忽然传来一声断喝:“住手!”
  声音方一入耳,青石鬼便立即收掌,抽身后退,垂首立在许威三丈之外,动作急逾闪电,仿佛从来没有欺近过许威身子一般。许威这才发现自己额头、背心已经满是冷汗,连忙拱手告罪:“弟子无知冒犯,尚望神君恕罪。”
  那个声音不再出现,林中登时一片寂静,呼吸可闻。过了片刻,青石鬼方才开口,冷冷地道:“你别以为曾经击败赤石鬼那种废物,就可以小觑我们石鬼门,如果你下次再敢在我面前出言不逊、对主人无礼,我就一掌劈了你!既然主人大量,不跟你计较,这次我就饶了你,滚!”
  许威不敢倔强,连忙转身飞奔而去。
  待许威消失在视线之外,青石鬼躬身道:“主人,为什么不让属下杀了这狂妄无知的小辈。”
  适才那声音轻笑道:“一只小蚂蚁,杀他不费吹灰之力,何必弄脏你的手,留下来演戏给我玩,不是更有价值?呵呵!”
  青石鬼道:“主人的意思是……”
  “你们几个就别插手了,让许威去折腾一下就行了。”
  青石鬼皱眉道:“折腾?主人认为许威会败?”
  “两败俱伤吧,看他们谁的命更长了,呵呵!”
  青石鬼忽然拜倒,俯首道:“主人,不若让属下跟易天行玩玩。”
  “呵呵,怎么,你也手痒了?不过我想继续看戏,不想你这么快就去结束掉。易天行若是面对黑白二鬼,尚可一战,你的话,他还是太嫩了点。而且,易天行如果能从许威手下生还,我对他另有安排。”说着悠悠一叹:“最近魔族活动频繁,你们最好收敛一点,不要显山露水,免得招惹教主和魔族的注意,我不想跟他们打交道。嘿,现在的南北魔教教主居然蠢到去跟魔族勾结,魔教真的没落了么?”
  青石鬼垂首道:“自从三百年前诸长老纷纷离教自立,南北魔教便如西山暮日、日渐衰败,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现在的两位教主也是想借助魔族的力量,重振声威。”说着声音一顿:“主人,我们魔教难道不是魔族建立的么?为什么你那么抵触魔族?”
  “哼,本教虽然跟魔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已经跟他们断绝联系多年,无论从教义,还是行事准则,都已经大不相同。魔族本就是凶狠记仇的种族,自被元霸所骗,被迫退居焱州,终日处心积虑,就是为了报仇雪恨,几千年的仇恨一旦爆发,便会是滔天巨浪、失去控制,身为赤帝族的我们迟早会受到波及。教主他们如果不是愚蠢无能到了极点,又怎么会与虎谋皮?”
  青石鬼道:“我们应该怎么办?”
  “静观其变。”说着声音一肃:“你马上去通知三鬼双煞,立即回宫。我和小姐晚些时候回来。”
  青石鬼猛一昂首,洪声道:“是!”说罢青光一闪,便已经失去了影踪。
  许威真气流转,身体像流光掠影般划破长空,沿着易天行留下的痕迹,在密林中穿梭往返。忽然四周蓬的一声,无数飞针从四面八方激射过来。
  许威长啸一声,双目金光暴射,手掌一瞬间已经变成金色,宛若黄金铸就一般,双臂伸展,划出一个圆圈,在自己身体周围形成一环明亮的金虹。碧莹莹的绣花针一触金虹,即便发出一阵炒豆般的脆响,化作满天流萤,纷纷落地。
  许威的身形一面向下落去,一面沉声吐气:“金龙抖甲!”双手霍然一分,无数鳞甲形状的金色光气立时向四外飞射而出,击打在周围的树枝树干上,一时间枝折叶落、小一点的树木全被打断、大树树干上满是碗大的深坑。
  许威屹立在漫天飞舞的树叶之中,仰天大叫道:“易天行!是男人就给我滚出来!倚仗这些小把戏伤不了我的!”
  话音未落,许威骤然觉得顶上风生,连忙抬头一望,只见易天行身形随着落叶旋转飘舞,双掌朝他天灵猛然击下。许威不躲不闪,大喝一声,双掌一收,接着向上一推,正面迎击。
  易天行的双掌眼见就要击在许威的掌上,易天行忽然将手一翻,一道赤芒从袖**出,朝许威的眉心射去。
  许威临危不乱,双掌一合,已经将赤红光芒夹住,接着双肘一耸,碰的一声,正中易天行的掌心。
  易天行后翻了一个筋斗,飘然落地,反手拔剑,直指许威。
  许威后退两步,缓缓张开双手,露出一根折断了的梅花针,冷冷地道:“你在针上喂的是血咒,你是百毒门的弟子?”
  易天行望着许威金光闪闪的双掌,微笑道:“眼力不错,居然能看出血咒的来历,不过我不是百毒门的人。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许威将断针扔在地下,淡然道:“在下碣石关总兵金手将军许威,你要记清楚了,否则到了地府不能告诉冥君杀你的人是谁,可是会去枉死城的。”
  易天行大笑道:“你既然报了这么长的名号,也不在乎多介绍一下家门吧?”
  许威瞳孔一阵收缩:“什么意思?”
  易天行收敛笑意:“别告诉我你不认识白浩然?小魔羔子!”
  许威寒声道:“赤石鬼给你说的?”
  易天行嗤道:“这也需要人说?你说的赤石鬼,就是被我宰掉的那个用自己身体养石鬼的家伙吧?他倒没有告诉我什么,不过听说只有魔教的人才会养石鬼,我没有说错吧。”
  许威一面暗自打量周围的环境,一面道:“原来如此,看不出你年纪轻轻,见闻如此广博,石鬼门已经百多年没有人在江湖上走动,你居然能够认出赤石鬼的来历。”
  易天行揶揄道:“那你的武功呢?又是几百年不现江湖了?以手绽金芒这么外门的功夫为号,大家居然没有看出你的来历,很了不起啊。”
  许威道:“天下间能够掌泛金光的功夫最起码有百来种,施展时征兆与金元手几乎完全一样的也有三种,朝中诸人经验再老到,也不可能根据传言分辩我练的武功是什么。加上金元手一派在三百年前已经灭门,就算本教中人,一般也不会想到这上面去。”
  易天行讥讽道:“哦,原来是金元手的传人。哈哈,听说金元手这个魔教旁支是被自己派中高手毁掉的,不知道是真是假?”
  许威倏地目光一敛,凝聚在易天行身上,面容狞恶地道:“小鬼,你太多嘴了!”说着暴然发难,双手握拳,聚集起两团金光击向易天行,拳至中途,骤然一分,右拳怒张成爪,抓向易天行天灵,左手呈现锥形,点向易天行丹田。
  易天行手腕一翻,白玉剑化作一轮光影,向许威左臂旋去,左手一抬,食指落处游移不定,如幻似真地点向许威右手脉门。
  许威身体一转,飞退丈余,与易天行拉开距离,嘶声道:“你没有受伤?”
  易天行心中暗笑:“果然被我唬住了。”表面上却冷笑道:“就凭那个什么赤石鬼?嘿嘿,他想伤我,回去再练个三五百年的再说。”说着嘻嘻一笑:“不过他好像没有机会了。”
  许威一时摸不清易天行的底细,一味催动真气、积蓄力量,却不敢贸然进攻,易天行已经试探出许威的武功强横,加之适才与赤石鬼交手时所受的伤并未痊愈,自然更不会抢攻,战局一下子僵持起来。
  过了大约一盏茶时间,许威终于出手,暴喝声中,双臂往胸前交叉一扫,两股金虹交尾而出,划出一个斜十字,猛然轰向易天行。
  易天行脚下一蹬,身形冲天而起,挥手打出三支梅花针,呈品字形从金虹的缝隙中穿过,射向许威要害。
  许威冷笑一声,交错胸前的双手回拢一收,两道金虹有如神龙出水般倒转过来,缠绕着三道细小红芒一卷,立即将其绞成碎屑。
  易天行见状心头一沉,身在空中,将腰一扭,身形硬生生平移丈余,左手在一根粗如儿臂的树干上一按,借力一纵,便向树林深处窜去。
  许威立即知道上当,怒吼一声,身形如箭脱弦,疾射而出,尾随易天行追去。易、许二人一逃一追,片刻间已经奔出十里开外,冲出树林。易天行这次再不迂回,径自朝汪芒镇跑去,许威在后紧追不舍,不时出掌阻挠,却皆因距离太远、威力大减,被易天行轻易化解。
  易天行冲进汪芒镇,双手不停挥舞,将街道两旁的小贩摊位打翻在地,在众人的喝骂声中,身体疾愈飞电,眨眼之间已经奔出镇外,向西遁去。许威紧随其后,冲进汪芒镇,入目一片狼藉,街道上满是骂骂咧咧的小贩在收拾摊子,顿时身形受阻、为之一滞。
  许威见状,连忙大喝道:“官府办案!都给我闪开!”
  一个神情凶恶的汉子正忙着捡刚从一个汪盈族人手中换来的金砂,心中烦躁无比,也没有听清楚,便暴怒道:“哪个王八蛋在这里鬼嚎,滚你奶奶的!”
  许威闻言,气得七窍生烟,怒吼道:“大胆!”轰的一掌,将那汉子击得凌空飞出,撞在一旁的门柱上,弹飞回来,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街道上的小贩见状,惊恐交集,同时发一声喊,纷纷四散奔逃,街道上顿时人头涌动、乱成一团,许威骂了一句:“一群白痴。”说着双目含煞,大步向前,遇见挡路的便是一掌横扫,将其击飞到一旁,一路横行,不消片刻便已经走过长街。一旦没了阻碍,许威立即奋力直追,丸跳弹走,向西纵跃而去。不过纵使许威处理得宜,在汪芒镇受阻的片刻工夫,眼中已经失去了易天行的踪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