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六十六章 精心脱束缚 大意中奸谋

第六十六章 精心脱束缚 大意中奸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易天行就地一滚,向后挥出一剑,正中拿持刀总兵的短剑。铮的一声,身形骤分,易天行毫不犹豫的向官兵左翼跑去。此次官兵围剿的目标主要是孟常端,所以主力集中在中阵,两翼兵力比较薄弱,特别是左翼的官兵,被凶猛彪悍的殷填海一阵冲击,已经呈现出乱相,易天行早已做好从左路突破、继续西进巫族控制区的准备,先前只不过想助孟常端脱难,以报傅垒救命之恩,此刻见孟常端业已突围,自己所处情况却危急万分,自然不敢怠慢,立即冲向官兵左阵。
  梅安与胡麓滚倒在地,胡麓目光一瞥,立时做出判断,稍一用力,便将梅安推向一个骑兵。梅安身在空中,略一调息,徐徐落至那骑兵身旁,沉声道:“把马给我!”说着将右臂一伸,把那骑兵推下马去,左手在马首上一按,轻轻落在马背上。那骑兵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身子便已腾云驾雾般飞起,心中正在惊骇,已然安然落地,就像被人扶着放落在地一般,他本是梅安手下,平日训练有素,虽然事出突然,惊魂略定,就已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说话,转身便随着同僚向孟常端逃跑的方向追去。
  梅安端坐马上,双目直欲喷火,怒瞪了易天行一眼,大喝道:“胡麓!杨葆!母于猛獠!燕子服!把易天行给我拿下!”说罢弯弓一箭,射向易天行。
  易天行挥剑一挡,身形顿时为之一滞,就这片刻工夫,一个手舞双锤、肤色惨绿、状若恶鬼的大汉已经骑着一只怪兽奔至,大喝道:“逆贼授死吧!”双锤夹杂着呼呼风声向易天行当头砸下。胡麓拾起铁棍,也不另寻战马,健步如飞,跑向易天行。适才那持刀总兵御马飞奔,身体一俯,便将斩马刀捡起,刀剑并举,也不减速,就着奔马的势头,绕了个半弧形的圈子,从易天行侧面疾冲过去。一个凤目玉面、白马银盔、手持长枪的将领则悄然出现在易天行身后,形成合围之势。
  梅安见状,慰然一笑,转身跃马扬鞭,径自率军向孟常端追去。
  易天行身形一展,疾退一丈,闪过双锤,正欲抽身逃跑,那持刀总兵已然趋近易天行,一刀一剑,交错如风轮,斩向易天行胸口、颈项要害。易天行躲避不及,剑光一绽,撒出一片繁星,雨打芭蕉般点在那持刀总兵的刀剑之上,虽然身体被震得飞退丈许,却安然避过一劫。不过易天行耳闻梅安的指令,心头大震,燕子服乃是梅安麾下第一大将,智勇双全、声名卓著,掌中长枪有神鬼不测之机,一手如意珠的暗器功夫名震巴郡;那复姓母于的当是那绿肤怪人,母于乃是蛮族支脉绿蛮族的姓氏,该族高大多力,出生不久便以其族秘传的一种奇特药汁浸泡七日夜,令其肌肤硬化,可避刀兵,但是那药水亦使他们一族的肤色呈现出诡异的绿色,很易辨认,只是绿蛮族素来在蛮郡深处活动、不服王化,此人不知怎么会投身白象王朝;另外两人刚才已经交过手,如若单打独斗自己倒是不怕,联手合击便必败无疑,现在再加上武功仅仅略逊梅安一筹的燕子服和那个刀枪不入的蛮人,实在处境堪忧。
  胡麓远远地叫道:“老杨,掉转马头,继续冲击!母于总兵,缠住那小子,别让他跑了!燕老弟,用如意珠招呼他!”
  杨葆与胡麓素来交好,合作颇为默契,闻言立即转身回扑,刀剑挥舞,冲向易天行。燕子服摸出一粒如意珠,却不出手,紧盯着战团中的易天行,微笑不语。母于猛獠更是毫不买帐,杨葆一出手,他便将座下那只形如野猪、头生三目、通体赤红的怪兽一拍,来到燕子服旁边,静静观战。
  易天行虽然不明其理,心下却大感欣慰,两人合击总要比四人联手轻松得多,不过他亦不敢陷入缠斗之中,不待杨葆冲至,便转身飞奔,展开身法,向胡麓跑去。胡麓道了声好,铁棍横扫,将易天行去路封死。易天行微微一笑,避开胡麓,身子骤然斜窜过去,奔至芙蓉剑王与常悠的战团附近。
  此时芙蓉剑王与常悠激战正酣,发现易天行靠近过来,常悠首先一惊,他功力本就芙蓉剑王稍逊一筹,如若遭遇高手夹攻,实有败亡之虞,当下低声呼喝,胯下墨云化作乌光一闪,便已经遁出十丈开外。
  易天行呵呵一笑,将身形一晃,便闪到一旁,任由紧随而至的杨葆冲向芙蓉剑王。杨葆收势不及,当下把心一横,刀剑交错挥舞,形成绞索之状,击向芙蓉剑王。芙蓉剑王长眉一耸,将左掌一张,对着杨葆,冷冷地道:“不自量力。”话音未落,掌心已然闪过一道耀眼光芒,直劈杨葆前胸。
  杨葆大喝一声,刀剑一合,猛然前击,全力迎向那道真气凝结而成的剑芒。嘶的一声,仿佛苍穹被利刃划开一般,刀折剑断,杨葆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便连人带马,被剖成两半,鲜血四散喷洒,甚是可怖。接着一片寂静,所有目睹此况的人都为之一愣。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胡麓,他心伤挚友之死,狂嘶一声,抛下易天行不理,径自冲向芙蓉剑王,铁棍如惊涛骇浪般朝芙蓉剑王当头砸去。
  燕子服见状大惊,一面大呼道:“胡兄速退!”一面御马疾冲,手中如意珠化作一道白光,流星赶月般激射芙蓉剑王左目。母于猛獠亦不敢怠慢,一拍座下怪兽,冲了出来,右手一扬,手中铁锤划出一道弧光,直击芙蓉剑王天灵。
  此时常悠已看清场中状况,知道适才自己过于小心,以致救援不及,脸上不禁一红,潜运真气,暴喝一声,九曜枪夹着一蓬星辰般银光,向芙蓉剑王席卷而至。
  芙蓉剑王见到九曜枪的威势,脸色一变,长啸一声,身形如鹤冲天,双袖一扬,两道无形剑气电射而出,一道直迎九曜枪;另外一道甫一出袖,便分化为三,一道将如意珠击成粉末;一道将胡麓铁棍削断,余势不竭,激起一片血花;一道正中呼啸而至的铁锤,轰鸣声中,铁锤裂为两半,分坠落地。不过迎击九曜枪的剑气便没有那么威风,九曜枪带出的银星略一受阻,便光芒大盛,凌空激荡起一阵火花,接着一声爆鸣,繁星从下而上,翻卷上去,如网般罩向芙蓉剑王。
  芙蓉剑王身在半空,双手划圈,猛力向下一按,顿时风云变色,脚下方圆十丈之内砂飞石走,连已经冲至的母于猛獠亦勒不住座下怪兽,后退不迭。那些银星被芙蓉剑王全力一击,立时爆散,有如篝火上空飞舞的火星一般,扶摇而上,依旧向芙蓉剑王身体飞去。芙蓉剑王面上波澜不惊,双臂一展,身体如乳燕归巢般斜掠下去,疾愈闪电般突破银星的包围,闷哼声中,飘然落地。
  常悠脸色苍白、一手抚胸,强自压抑着透支真力引起的血气翻腾,沙哑着声音道:“他受伤了,快上!”
  母于猛獠当先冲上,锤交右手,当头砸下。此时燕子服亦已赶至,长枪如蛟龙蹈海般刺向芙蓉剑王,枪尖迷离,莫知所的。芙蓉剑王感到后背火辣辣的一阵疼痛,内息紊乱起来,不敢再作纠缠,脚下微一用力,便往官兵右翼飘去,抓住浑身浴血的呼延焘,大喝一声:“走!”说罢身形展动,速如电闪,朝孟常端突围的方向跑去。母于猛獠与燕子服双骑追击,却眼睁睁看着芙蓉剑王带着呼延焘,速度疾愈奔马,与他们的距离越拉越远,最后消失在视线之外。
  天香神姥闻得芙蓉剑王之言,亦不敢恋战,长啸一声,粉红色剑气骤然暴涨,化作一片迷朦飘逸的粉雾,袭向吴泰。吴泰双手持弓,手腕翻转,在胸前舞出一轮金光,将眼前剑气荡开,不过刹那工夫,早已经失去了天香神姥的踪迹,气得他怒目圆睁、几欲喷火,纵马来到常悠面前:“妈的,我们追!”
  常悠面色已经恢复如常,星眸如电,投向北方:“放心,他们跑不了。你带着剩下的兵马跟着来,我先去了。”说着低喝一声,墨云四蹄扬动,黑影一闪,便消失了踪影,只在众人眼中留下一缕残痕。
  吴泰自知跟不上墨云的神速,只得招呼兵马,尾随而去。忽然一个总兵出现在他面前:“柱国!”
  吴泰见来者是自己的心腹爱将、西郡碣石关总兵许威,心知有异,连忙道:“什么事?”
  许威拱手道:“胡麓胸腹已被芙蓉剑王剖开,伤势很重,不过并未伤及内脏,现在抢救还可保留他一条性命。”
  吴泰略一思索,立即叫人救治胡麓,接着问许威:“此次擒杀了多少逆贼?”
  许威愧然道:“除了在天马关擒获的犬娑隆,其他逆贼均已突围,向北逃逸;只有易天行没有朝北走,反而掉头往南逃窜。”
  吴泰皱了皱眉头:“前朝余孽都突围了?”
  许威躬身道:“是。”
  吴泰双目寒光大盛:“此次我们三郡调动兵马甚众,况且以暗击明,居然连一个人都留不下?梅安追击最早,常悠有座驾神行,他们很有可能追上逆党,如果我们不想个办法,擒杀几个逆党,回郡之后怎么向皇上交代?!”
  许威道:“柱国不要着急,梅柱国虽然追得早,但是他把得力的帮手全部留下来对付易天行这小子,势单力薄,恐怕占不到便宜。常柱国心高气傲,喜欢独自挑战高手,一定会穷追武功最高的芙蓉剑王,嘿嘿,说句不好听的话,常柱国的武功似乎不及芙蓉剑王,适才不过仗着九曜枪之力才得以将其击伤,要取芙蓉剑王的首级,不太可能。反观我们,虽然落在后面,但是逆贼亦有掉队之人,功劳未必少得了我们的。”
  吴泰露出微笑:“你已经找好目标了?”
  许威道:“殷填海受伤颇重,若非天香神姥走的时候帮他开路,现在定已伏诛。不过就算如此,我们要追上他们也并不难。”
  吴泰大笑道:“好!就拿殷填海这蠢牛开刀,留几个人照顾胡麓,其他人跟我走,追击前朝余孽!”
  许威急声道:“柱国不分兵追赶易天行?!”
  吴泰冷哼道:“易天行虽然是朝廷钦犯,只不过适逢其会,一个少年,无足轻重;前朝余孽不除,才是皇上心头之患。而且素闻易天行甚是奸猾,捉他不易,我不想为他分散兵力,误了大事。”
  许威目吐金光,沉声道:“柱国,属下请命,独力追击易天行!”
  吴泰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你为何对易天行这么感兴趣?”
  许威如蚊鸣般轻声说道:“柱国为什么要救胡麓,属下便为什么要击杀易天行。”
  吴泰一愣,随即释然,一扬手:“去吧!”
  许威得令,对着吴泰微一拱手,便立即快马加鞭,向南奔驰而去。
  夜色深沉,重州尚义镇外十余里处的山丘上,易锋寒与古梦崖满面风尘的出现在山丘顶上。
  古梦崖望着山下闪烁如星的灯火,喜道:“这里就是尚义镇了,终于快到了。”
  易锋寒点头道:“不错,照朗老丈介绍,此镇乃是墨、儒二城交界之处,从这里再往西北走上个五十来里,便是墨城,我们的目的地。我们先进镇歇息一宿,养好精神。明日动身入墨,把老师的遗愿了结了。”
  古梦崖望着易锋寒,叹气道:“不知不觉,跟老大分开有半年了,想不到我们兄弟两个仍然不免分离。”
  易锋寒悠然道:“人生本就聚散无常,没有离别的惆怅,哪里有重逢的欣喜?凡事想开点,自然就会少很多烦恼。哈,你不想想老大被皇族施恩后的嘴脸,一定可以笑死人,呵呵!”
  古梦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个是否就叫天意弄人?有人终日想见一见皇族中人而不可得;老大最讨厌皇族中人,偏偏避也避不开。”
  易锋寒捧着肚子道:“更惨的是碰上个施恩望报的落难太子,好处没有,麻烦倒不少,呵呵!”
  古梦崖面容忽然一肃:“今天老大没有跟我们联系,不知道会否出事?他这人,该激动的时候比谁都冷静;该冷静的时候却常常忘乎所以,我真怕他跟芙蓉王朝的人起冲突。”
  易锋寒摇头道:“这我倒不担心,怎么说人家救过他的命,他再不喜欢,起码得礼貌还是会保持的。至于没有联系我们,嘿,他最近一个劲儿的说自己功力如何如何的突飞猛进,别是闭关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