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六十三章 洒然弃天功 急心逢阻难

第六十三章 洒然弃天功 急心逢阻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古梦涯望着朗芸香替郎正心喂药,心中忐忑不已,郎正心已经服用了三剂汤药,如果对症,应该可以醒转了,可是郎正心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朗芸香与郎任贤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古梦涯却从郎任贤几番叫嚷着去采翠叶香兰的话语中,隐隐感到他们心中的一丝埋怨。另一方面,夜已五更,黎明在即,易锋寒却还在碧月潭边等待自己去汇合,碧月潭周围奇虫怪兽,层出不穷,也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遇上危险,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焦急起来,连朗芸香喂药完毕,站起身来都不知道。
  骤然间,古梦涯耳中传来郎正心呼吸转粗的声音,不禁心头大喜,立即冲到郎正心床边,搭上其脉门。朗芸香正待转身,便见一道人影从自己身旁闪过,顿时被古梦涯的举动吓了一跳,心神一定,便待发作,随即反应过来,急声道:“古公子!是否爷爷快醒了?”
  古梦涯一面缓缓摆手,一面闭目凝神,体察朗正心体内气机的变化。朗芸香姐弟俩心中焦急万分,却丝毫帮不上忙,只得目不转睛地望着古梦涯,期盼能从他口中听得好消息。
  过了良久,古梦涯才睁开双眼,对着朗芸香姐弟展颜一笑:“放心吧,朗老丈所中奇毒已经解除,没有大碍了,只是那乌线毒掌的毒性过于猛烈霸道,而朗老丈又上了年纪,重病初愈,难免虚弱了点,尚需静养一段时日,才能完全康复。”
  朗芸香姐弟闻言喜极而泣,郎任贤上前便拜:“谢谢古哥哥!”
  古梦涯连忙扶着他,同时笑道:“不必客气,济世救人,乃我辈份内之事。”接着一抱拳:“我朋友还在等我,二位好生照顾令祖,多自珍重。后会有期,告辞!”说罢便往门外走去。
  朗芸香急忙上前拦住:“古公子且慢!”
  古梦涯被她挡在身前,没了去路,只得停步不前:“郎姑娘还有何事?”
  朗芸香道:“此刻天色未明,山路崎岖难行,公子虽然本领高强,也不急于一时,不若等天明再动身吧。”
  此时郎任贤亦跑上前来,抱住古梦涯的右腿,嚷嚷道:“古哥哥,留在这里休息一下,你已经一晚上没有睡觉了!等天亮了,我再叫你,到时候你再上山顶也不迟。”
  古梦涯转头望了望窗外,苦笑道:“天马上就亮了,你们留我干什么?而且我朋友一个人在碧月潭边,我很不放心。”
  此时床铺上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让古公子走。”
  朗芸香与郎任贤闻声而动,快步抢到郎正心床前:“爷爷!”
  古梦涯微微一笑,昂首踏步,走出了郎家,往山顶的碧月潭走去。
  易锋寒运足真气,严神以待,手持钢刀冲出石室。昏暗的石道中,卜徵靠在石壁之上,不停喘气,身上衣衫已经破烂不堪,上面满是被利刃划破的痕迹,所幸没有见血,在他对面,屹立着一前一后两个人影,后面一个呼吸沉重,似乎不会内功;前面一人身材修长,右手执剑,斜指地面,左手向后一拦,护住身后的人。
  易锋寒看得暗自心惊:“此人居然能一面与卜前辈对敌,一面分心照顾别人!”心中虽然震骇莫名,多年的教育还是激励着他上前一步,大喝道:“来者何人?!”百锻刀似守如攻,指向对面的剑客。
  那剑客轻轻一笑:“胆子不小,你吃了返照丹再来找我罢。”
  易锋寒心头一震,茫然望向卜徵。卜徵铁青着脸,嘶声道:“三师兄,来的是二师兄。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把返照丹服下?”言下满是遗憾不满之意。
  易锋寒更是摸不着头脑,呆呆地道:“岳前辈……”
  那剑客一声长叹:“进去再说。”说着手一挥,便往石室走去。易锋寒只觉一股莫大潜力向自己涌来,身体一轻,便已经退回石室。
  易锋寒眼前一花,卜徵等三人已经出现在他面前。易锋寒这才看清楚,那剑客面白无须,一袭玄色道袍,显得颇为陈旧,不过却很干净,年纪看去约莫三十,若不是卜徵说明,怎么也猜不到他竟然卜徵师兄无漏剑客岳商;站在他身后的是一个青年,衣服乃黄色粗麻织成、质料粗糙,双手老茧甚厚,似乎是个出身贫寒、久操粗活之人,脚步轻浮,应当没有练过武功,然而他的双瞳却犹如婴儿般漆黑灵动,刚刚经历恶战而面色如常,显示出过人的禀赋。
  岳商张口道:“三师弟,你终于回来了。”
  易锋寒茫然的点了点头,神不守舍地把刀插回刀鞘之中,忽然想起一事,指着那青年道:“这位仁兄是……”
  岳商道:“他是五师弟转世,今生名叫尉青山,我上个月找到了他,便带他回来。”
  易锋寒奇道:“尉兄既然重新为人,当另有因缘,岳前辈就这么带他走?尉兄的父母至亲岂不担心?”
  岳商还剑入鞘,颔首道:“话是不错,不过五师弟出生不久,便父母双亡,只得寄居在舅父家中。他那舅父势利之极,从小把他当成累赘,也未给他好日子过,我渡青山时节,给了他舅父五十两银子,那厮巴不得我把青山带走呢。”
  易锋寒心不在焉地道:“这样阿。”
  岳商望了犹自静坐的云宫一眼,悠然笑道:“自从五师弟兵解,十九年了,想不到我们五个师兄弟今日可以重新相聚一室。”
  易锋寒虽然自幼听过不少转世的故事,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今日连遇异事,头脑中不由一片混乱,不知道该否相信眼前的人,若非岳商、卜徵俱都显出惊人的功力,他早把他们当疯子、抽身理去。
  卜徵自进石室,便一言不发,现在见易锋寒沉吟不语,不禁怒道:“你在想什么?”
  易锋寒苦笑摇头:“此事实在匪夷所思,我的头都有点昏了。”说着抬头望向卜徵:“适才卜前辈为何与岳前辈交手?”
  卜徵哼了一声,将脸转过一边,避而不答。
  岳商瞥了卜徵一眼,淡淡地道:“此事等会儿再说,三师弟还是先把返照丹服用了吧。”
  易锋寒从怀中摸出白色玉瓶,沉声道:“我服下他,便可以恢复前生记忆?”
  卜徵怒道:“那当然!你要我怎么说才肯相信?!”
  岳商亦道:“不仅如此,你还可以恢复前生的道法玄功,成为绝世高手。”
  易锋寒感到心脏一阵猛烈跳动,内心中仿佛有个声音不住鼓动自己听从劝告,浑身渐渐热了起来,呼吸急促地道:“那我今生的记忆呢?”
  岳商呵呵一笑:“自然还在。不过待你恢复前生法力,你自然便会知道,世事不过一场春梦,恩怨情仇没有牵挂于心的理由,记得又如何?不若忘记。”
  易锋寒心中莫名生出一股自己都无法遏制的恐惧,摇头嘶声吼道:“我不要!”
  卜徵与岳商俱都被吓了一跳,不过随即明白过来。卜徵徐徐道:“生死只不过是一个交替轮转的游戏,世间一切都是虚妄,恩恩怨怨,终究是空,三师兄今日归来,何尝知道前世之恩仇?三师兄前世又何曾知道今世的因果?三师兄何故执着如此?”
  易锋寒喃喃道:“一切是空,一切是空。”随即面对岳商大声道:“既然世间一切都毫无意义,那你为什么不隐逸山林,反而行走江湖?”
  岳商一时语塞,半晌才道:“我在外行道的目的,一方面是不想辜负平生所学,希望凭一己之力,尽量济世救人;另一方面是为了保持本门威名不坠。”
  易锋寒冷笑道:“既然世事虚妄无聊,岳前辈又执着什么?”
  岳商叹道:“我也知道自己太过看不开,以致功行受滞,不过这亦是没有办法的事,我若能够做到放下执着,以我的资质,成就当不止于此。你可知我武功虽高,法力却是同门中最低的。唉,三师弟阿,十五年前你绝对不会这样说。你当年天性淡薄,不涉是非,本门之中,若论道力之高,你仅在大师兄之下。”
  易锋寒怒吼道:“十五年前我还没有出世呢!他是他,我是我!邓角既然如此恬淡,何故惹来杀身之祸?”
  卜徵双眉一耸:“那是洪氏双怪无理取闹!况且兵解乃修道者常遇的灾劫,利弊参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易锋寒大笑道:“所以说,人在家中坐,祸福自上门。人不惹事,不等于事不惹人!既然我已经兵解,就该认命,前生的事,忘就忘了吧!”说着话题一转:“你们无为丹宗共有多少粒返照丹?”
  卜徵为之气结:“你以为返照丹是什么?药材、天时、火候缺一不可,三师兄好不容易才炼得一粒!”
  易锋寒沉吟片刻,忽然展颜一笑,望向尉青山:“尉兄年纪不小了,纵然天生异禀,现在才从头修炼,恐怕亦较常人更为艰辛。”说着将手中白色玉瓶扔向尉青山。
  尉青山不及细想,玉瓶已然来到面前,连忙伸手抓住。易锋寒不待他说话,抢先对岳商与卜徵道:“二位前辈,这粒返照丹就留给尉兄吧,如果你们所言不虚,他是我师弟,我帮他一把,亦是应该的。至于我前生的道经和玉清丹,我希望可以带走,如果你们介意,我会把它们留下来。”
  岳商手一扬,云宫背后的石壁上登时现出一个淡淡的人影,装扮古拙、手抚长剑、气质超脱、飘然若仙。岳商道:“你向师父叩三个响头,我代师父收你为记名弟子,你就把你的道经和丹药拿走吧,那本来就是你的东西,不过你要记住,本宗收徒传艺甚为严谨,没有掌门允许,不得将本门绝学泄露给别人,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说完语音一顿,轻声道:“经书千万不要遗失了。”
  易锋寒也不答话,翻身便跪,对着石壁上的人影磕了三响头,起身道:“多谢二师兄成全。”说罢向岳、卜、尉三人一拱手:“在下就此告辞了,异日若有寸进,当重返此地,送还道经。”
  卜徵眼角微润,上前握住易锋寒的手,一语不发,只是用力,将易锋寒的骨骼握得咯咯作响。易锋寒强忍疼痛,一言不发,心中对这老道人充满了感激之意,倘若卜徵与岳商所言属实,他对自己或者说自己前生的感情实在是难得。
  过了半晌,卜徵才醒觉自己用力过猛,急忙松手,看了易锋寒右手之上的五道紫红指印一眼,脸上一红,重新握上易锋寒的右手。易锋寒只觉一股若有若无的真气循着自己的经脉缓缓流动,比自己行功慢了不止十倍,而且路径与自己练功时真气运行的路径颇有不同,心头不禁一动,凝神静气、潜心感受,体会着二者细微的差别。卜徵的真气在易锋寒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即便收回不见,易锋寒正一心体悟着无为丹宗的内功奥秘,忽然失去源头,不禁心头空荡荡的,甚是难受,哎的一声。易锋寒心神一定,立即看了看自己的右掌,发现上面的指痕已经消失不见,仿佛从来就没有过一般。
  卜徵一脸怅然地道:“小兄弟慢走。”
  易锋寒闻得此言,知道此老已经放弃了自己是邓角的想法,而面对自己已经是易锋寒的事实,心中也颇替他黯然,低声道:“好!”说罢转身便走。
  望着易锋寒即将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卜徵双目猛然绽放出奇异的光芒,暴喝一声,身形化作一道旋风卷了过去。易锋寒不及反应,便觉身体一紧,眼前顿时一黑、什么也看不见,只闻得四外风声呼啸,尖锐刺耳。易锋寒深信卜徵没有恶意,故而虽惊不乱,任凭卜徵施为,过了片刻,风声骤止,易锋寒眼前重放光明,赫然已然来到碧月潭边。
  易锋寒见状,连忙道谢。卜徵仰望苍穹,感慨道:“难道真是命里注定?”
  易锋寒不解道:“前辈什么意思?”
  卜徵也不回答,从天上收回目光,注视到易锋寒身上:“你可知道你回复前生功行有多厉害?”
  易锋寒悠然笑道:“我虽然不知道我前生的本事,不过看前辈的功力,作师兄的也差不了哪里去。”
  卜徵目不转睛地望着他,面容平静如水:“你不喜欢力量?”
  易锋寒淡淡地道:“喜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