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五十九章 漫天飞柳絮 幕夜烁繁星

第五十九章 漫天飞柳絮 幕夜烁繁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易天行与澹台明珠在唐门待了半月,便向唐门诸人辞行南下,朝巫郡进发。唐门诸人将易天行二人送至门口便纷纷回府,唐青瑶却依依不舍地继续送行。易天行一路默然无语,不紧不慢地走在大道上,青草的芬芳夹着泥土的气息扑面而至,身后又传来阵阵幽香,令他心情宁和愉悦,生出希望一直这样走下去、永远不要停息的感觉。唐青瑶俏首低埋,心中满是愁肠别绪,用玉葱般的手指将两根辫子绕了又放、放了又绕,也不说话,紧紧跟随在易天行身后。澹台明珠则背着包袱,远远的落在后面。三人就这样走了十余里,易天行终于狠下心肠,停下脚步,开口道:“青瑶,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送别徒生感触,于事无补,回去吧。”
  唐青瑶幽幽地瞥了易天行一眼,道:“你就不能留在我们家么?”
  易天行微微一笑:“你有你的世界,我也有我的路途。唐门虽然雄霸西川,对抗朝廷仍然力有不恃,而且,我也不想连累你们。青瑶,人生本就聚散无常,你不要太执着了。放心吧,我离开蜀州前,一定会来见你一面。”
  唐青瑶娇躯一震,双目透出疑惑的神情:“你要离开蜀州?”
  易天行点头道:“会,但不是现在。我要先在巫、蛮两郡寻找可靠的盟友,播下元世盛败亡的种子,然后我才能安心离开蜀州。”
  唐青瑶不解道:“你如果能找到盟友,还离开蜀州干什么?”
  易天行徐徐道:“短时期内没有人能抗衡元世盛,所以我就算有了盟友,留下来也没有多大作用,反而容易招其所忌。我若离开蜀州,元世盛便不会集中精力在剿灭巫、蛮诸族上面,嘿嘿,在他眼中,那些不过是群蛮荒野人而已。不过当他志得意满,欲图大展身手的时候,我会回来的。”说着话音一顿:“当你听到刘家倾覆的消息,最好劝告凌霄叔带领门人避入荒野,千万不要与元世盛硬拼。”
  唐青瑶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你认为元世盛能剿灭蜀东刘家?这是不可能的!刘家在蜀东屡世经营,势力根深蒂固,非比寻常,朝廷亦要通过他们才能控制蜀东三郡;而且瑶郡与蜀道入口相接,刘家的军队可以直接攻击剑门,你应该知道蜀道十二门虽然坚险,但是防御体系是有所侧重的,从蜀州进攻要容易突破得多,届时他们连通神、蜀二州,见势不妙,很可能与虞国勾结甚至投靠,到时候引狼入室,蜀州危矣。”
  易天行淡淡地道:“元世盛此人心思细密,他如果要铲除刘家,定然有必胜的把握和周全的谋划,一旦发动必挟雷霆之势,刘家能苟延残喘就已经不错了,哪里还有两线出击的能力;至于虞国,早已经不是卢勇在日的模样,自己顾好自己再说吧。不过现在说这些你未必会信,能与不能,届时自知,现在多说无益。”忽然一眯左眼:“你现在最要紧的便是勤习武技,下次见面的时候别被我抛得远远的。”
  唐青瑶作了个鬼脸:“呸,不要脸,你别被我打得满地找牙才是真的!”
  易天行悠然一笑,转身离去,高举手臂在空中摆了摆:“送行千里,终需一别,不若就此别过,来日再见。”易天行与唐青瑶停下说话的当儿,澹台明珠已经跟了上来,悄然站在易天行身后,现在见到易天行动身,也即大步前行、尾随而去。
  唐青瑶知道易天行不想自己再送,只得在其身后扬声问道:“你什么时候离开蜀州?”
  易天行的声音逐渐远去:“不知道,快则两年,多则五年,反正我得在元世盛铲平刘府之前离开蜀州。”
  唐青瑶跑前几步,大声道:“你可不要忘记今天的诺言啊!记得来看我!”
  易天行停下身形,却没有转身,柔和的声音遥遥传至唐青瑶的耳中:“我不会忘记的。在唐门的这些日子我过得很开心,我会怀念你们的。”骤然声音一提:“我送给你的金蚕蛊,你千万不要忘记喂食,它们未成形的时候很容易饿死的!”
  一阵疾风吹拂,绿柳扬丝,飘起满天飞絮,唐青瑶望着远处缩成小黑点的易天行,怔怔地流下两行清泪。
  易天行与澹台明珠一路急行,丝毫没有考虑行程,以致错过了住宿之所,来到滇郡南面的一片荒野地带,只得就地扎营。易天行搓动双掌,然后向地面一推,一道煦暖的真气登时透体而出,片刻间已经烘干一片草地。
  易天行见状,徐徐收回双掌,接着示意让澹台明珠躺在干草堆上,自己坐在旁边:“睡吧。”
  澹台明珠连忙道:“主人你睡这里,奴婢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了。”
  易天行微微一笑:“睡吧,别客气,我是太懒,否则可以再烘干一堆草的。”一面说话,一面躺在草地上:“我妈说男人应该让着女孩子,否则长大了讨不到媳妇的,呵呵。”
  澹台明珠俏脸微微一红:“主人……”
  易天行仰望星空,淡淡地打断澹台明珠的话语:“澹台姑娘,你要记住,我不是你主人,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澹台明珠急声道:“奴婢有什么做错的地方吗?主人为什么……”
  易天行挥手止住澹台明珠:“别急!听我说!”炯炯的目光透射着锐利的光芒:“我没有拒绝耶律红花,是因为我希望你可以摆脱他的控制。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没有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你,一方面是没有合适的机会;另一方面是因为我需要帮手,无论你是否我的朋友,我都需要你的帮助。”
  澹台明珠感觉到心中空荡荡的一阵失落,怅然道:“主人。”
  易天行悠悠地道:“我家世代游侠,自从百圣末期,与元霸抗争至今,已经三千余载,我们家从来没有人任仕或者拥有奴仆。对我们来说,这世上的人本就是平等的,我们不向任何人屈膝,亦不会要求任何人向我们低头。这世界上,我会有亲人,会有朋友,会有敌人,会有不相干的人,就是不会有主人或者仆人。嘿,我外公乃是珠宝巨贾,我母亲的陪嫁也并不寒酸,可是至今我们家没有雇佣过一个仆役,我敢让老爹知道我收女婢,不被他拆骨抽筋才怪!”说话间转头望向澹台明珠:“我很感谢这些日子来你对我的帮助,但是我真的是把你当作朋友,希望你别认为我只是在利用你。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也能把我当朋友;如果不行,我也希望你不会把我当仇人。明日我们便分道扬镳吧,我要对自己的选择做一个交代;你也该去找寻你自己的未来。记住,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朋友也好,敌人也罢,再不相干也无所谓,你都不会是我的婢女,而是一个可以自由主宰自己人生的人。”
  澹台明珠迎上易天行的双眼,喃喃地道:“我还是不明白。按照我们栗野族的风俗,做一名忠心的仆人,是最大的荣耀;被主人抛弃,是莫大的耻辱。但是你说的话又好象很有道理。”
  易天行嗤道:“我说的当然有道理。你们族人有病,这种蠢话不用想也是那些掌握权力的人编出来骗人的,一代一代的宣传强化,便成了所谓风俗。嘿,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具有自己的思想,权威的训诫与风俗习惯,都只是一种外部影响,对其赞同或者反对,要靠自己去辨别。你自幼跟随耶律红花,所受的教导无非是成为他的爪牙,而非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你原来根本没有机会掌握自己的命运,可是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你还犹豫什么?你要学会用自己的心、而不是耳朵去体验这世界。”
  澹台明珠沉思片刻,叹气道:“也许你说的对,不过我还是要好好想想。”
  易天行哑然失笑:“呵呵,随便。你能自己分析我说的对不对,便已经接受了我的观点。”
  澹台明珠奇道:“你不怕我反对你吗?”
  易天行避而不答,惬意地伸展开四肢,平视着满天繁星:“你学我般躺下,看看夜空。”
  澹台明珠闻言,应了一声,躺了下来,仰望天空。是夜云淡风清、星河璀璨、明灭生辉,澹台明珠看着灿烂的夜空,心神一阵宁静,不由赞叹道:“好漂亮!”
  易天行嘴角微微一翘:“你以前没有看过星空吗?蜀州虽多云雾,少有如此景象,你的反应也不至于这么大吧?”
  澹台明珠摇头道:“我以前多数时间都在山洞中度过,没有见过星空。”说着露出甜甜的笑容:“想不到星空这么美丽!你看,南边那八颗红色的星星好亮!”
  易天行闭上眼睛:“火德八星本就是夜空中最明亮的星辰。”说罢便不再言语,静静地享受着温柔的夜风。
  澹台明珠目不转睛地望着星空,整个心神沉浸在由兴奋与平静这两种格格不入的情绪交织的奇怪氛围之中,久久不能自拔。不知不觉间,天空中央渐渐升起一颗紫红大星,光泽暗淡,在繁星照耀下极不显眼,若非澹台明珠眼力甚好,几乎看不出来。澹台明珠连忙招呼易天行:“喂,易公子,你看!”
  易天行并不睁开眼睛,只是淡淡地道:“赤曜星升上中天了吧。”
  澹台明珠一愣,接着道:“是啊,有颗不太明亮的紫红星辰出现在天空正中,你怎么知道?”
  易天行猛然睁目,撑起身子:“这只是很普通的天文而已。天文学术由赤帝创立至今,已经相当完善了,我只不过看了些这方面的书,知道一点。”
  澹台明珠羡慕道:“易公子你比我还小,却懂得这么多知识。”
  易天行笑道:“我若非有好的父母、好的老师、好的朋友,也不可能懂这么多。环境不同,获得知识的机会也不一样,你若生活在我这样的家庭,懂的比我只多不少。”
  澹台明珠道:“可是我听说赤帝族人的父母很宠溺子女,有钱有势的人家更是多出败类。”
  易天行哈哈一笑:“赤帝族现在在其他民族心目中已经成为腐化堕落的代名词了吧?!”接着正色道:“溺爱子女,乃是人之常情。赤帝族人数之众,甲于九州,加上神州虞国行牧民之术多年,民智多昧,许多父母并不懂得教育子女,一味任凭护犊天性,才会造成现在的状况。但是说到文明之鼎盛,九州之内,仍然以赤帝族的文化为首。我们蜀州百家齐鸣,最重要的根基仍然建立在赤帝族文明之上;只不过虞国施行思想禁锢多年,倒叫赤帝一族被其他民族给看轻了。”
  澹台明珠望着赤曜星渐渐变亮,提高声音道:“易公子,你快看,赤曜星变亮了!”
  易天行微笑道:“我看着哩,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看星空吗?”
  澹台明珠摇头道:“不知道。”
  易天行悠然道:“因为当天空布满星辰的时候,它是最迷人的。”澹台明珠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易天行继续道:“在远古星族传说中……”
  澹台明珠奇道:“星族?”
  易天行淡淡地道:“那是个很古老的民族,传说中崇拜星辰并且最早观星的民族,不过星族的观星术停留在天人交感的蒙昧状态,几近巫卜,没有形成学术体系。据说当年赤帝便从星族那里得到星辰方面的知识,并且将其发展成天文学术、倚之制历,成为现代文明的始祖。不过赤帝师从星族之说仅见于野史,未经公认,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虽然神州史官早已经背离了赤帝设立记史之举的真正用意,多以曲笔讳言为务,所载不尽不实;但是赤帝族野史更加混乱,牵强附会甚至任意虚构者,不一而足,所以也不见得是实事。当然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星族的存在,极有可能是真的。”说着微笑道:“起码我认为是真的。只是在赤帝族崛起后,星族便渐渐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寂灭无闻,没有留下太多记载,也没有太多人关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