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五十八章 有心丰羽翼 无奈各西东

第五十八章 有心丰羽翼 无奈各西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言九天一面拨挡飞矢,一面靠近纪至君:“纪老先生有何打算?”
  纪至君瞪了他一眼:“小子,老实说,你为何对老夫如此在意?”
  一声惨叫传来,言九天瞥了一眼,正见背负着严颐的程小虎一手舞动长凳,一手扶着左肩中箭的张黔慢慢向他们移动过来,左支右绌,狼狈不已,若非易锋寒与古梦涯已经赶过去与他们汇合,帮他们挡了不少流矢,张黔三人早已丧命,当下急声道:“我们先离开险地,其他的事情容后再议。”
  纪至君轻描淡写地拂落两支狼牙箭,感到自己胸口隐隐作痛,心中不禁恃道:“不错,此地不宜久留,其他事以后再说。”想到这里,凝练心神,感受门外动静,发现客栈四面都有人马聚集,惟有蔺南天五人守在正门口,人数最少,回头一看,向易锋寒等人作了个手势,指了指正门。
  古梦涯哼了一声,将腰一扭,金乌神枪枪杆立时化作一道金光飞出,他伸手一握,身体像没有重量一般,随着激射的金乌枪杆飞了出去。门外登时响起一片金铁交击之声。
  易锋寒见状将程小虎一推:“跟上!”说罢抢过张黔,将其背在身上,再不理会程小虎,将手中百锻刀挥舞成一幢银光,护住身形,紧随古梦涯冲了出去。
  纪至君身形一展,已经来到不知所措的程小虎身旁,手一托,程小虎只觉身体一轻,便如腾云驾雾般飞掠出去,入目一片精光耀眼,古梦涯运杆为棍,与手持月牙铲的蔺南天打得难分难舍;易锋寒则力抗鲁成显与蔺南飞,以一敌二,虽然未落下风,却也脱身不得。包览岳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一见程小虎与严颐飞出,立即扑上,双手一分,一劈严颐天灵,一抓程小虎咽喉。程小虎大骇之下,将手中长凳猛力掷出。包览岳冷冷一笑,毫不理会,一掌一爪依旧击出,他的右爪当先触及迎面飞来的长凳,如摧朽木,啪的一声,打得粉碎,爪势丝毫不受影响,向程小虎喉咙抓去。
  程小虎与严颐只觉一种慑人的威胁感扑面而来,仿佛已看到自己头破骨折的下场,却又毫无还手之力。骤然他们眼前一花,纪至君已经抢到他们身前,双手挥舞,划出奇幻莫测的轨迹,击向包览岳肘弯。
  纪至君双掌尚未击至,包览岳便感到手肘一酸,真气立时一滞,心中一凛,连忙抽手变招。此时一旁掠阵的蔺南山飞身一跃,一记飞腿踢向纪至君头颅。言九天暴喝一声,冲将出来,双掌一错,便将蔺南山猛然踢至的右腿夹住。蔺南山也颇了得,虽然猝不及防,被言九天锁住右腿,左腿立即不假思索地踢向言九天右腕。言九天嘿的一声,吐气发力,双手一扭一翻,便将手腕避过蔺南山左腿,拼着臂骨断裂,欲将蔺南山右腿废掉。蔺南山本领远在言九天之上,哪里舍得两败俱伤,当下身体一横,双臂大张,怪啸一声,身体像陀螺一般旋转起来,一股怪异真气从他右腿传出,沿着言九天双臂蔓延开来,所经之处,如受雷殛,经脉受滞、手臂一阵麻痹。
  言九天怒吼一声,振臂一推,蔺南山长笑一声,借力翻跃丈余,飘然落下,对着言九天冷笑不止。言九天神色凝重,缓缓抽出绕指赤剑,遥指蔺南山,暗自催运真气,蓄势待发。
  古梦涯耳闻人声鼎沸,知道蔺南天的手下顷刻即至,心下再不迟疑,怒喝一声,身体腾空一跃,金乌枪杆疾逾流星、猛如迅雷,向蔺南天当头砸去,一股炽热如火的真气弥漫于虚空,将蔺南天牢牢锁定。蔺南天见杆式凶猛,连忙向后一退,月牙铲化作一弯新月挑向古梦涯的枪杆。古梦涯长笑一声,于杆铲即将相撞的那刻,骤然收回枪杆,眼睁睁看着月牙铲从自己眼前划过。蔺南天一击落空,立知不妙,连忙纵身后跃。
  古梦涯轻声一嗤,双臂一抖,金乌枪杆立时化作无数金光以不同方位、狂风暴雨般向蔺南天猛击过去,蔺南天勉强挥铲护身,挡得狼狈之极。一阵密雨般的金铁交击之声过去,古梦涯暴喝一声,运足全力,拦腰一杆,将蔺南天击退丈余。蔺南天感到双臂发麻,两边太阳穴一阵鼓胀,胸口血气翻涌,几欲吐血,心中一怯,飘然退后,让出一条道来。
  程小虎落在地上,惊魂乍定,便见有隙可乘,连忙冲了出去,一面口中大叫:“跟我来!”
  古梦涯拼尽全力,好不容易才勉强击退蔺南天,心中亦是气血不畅、双臂酸麻,正在调息,闻言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暗啐了一口,跟在后面,一面急速奔跑,一面向怀中摸去。
  易锋寒见状知道机不可失,拼着受伤,身体一埋,便从鲁成显与蔺南飞二人的包围圈中窜了出来,蔺南飞双掌连环扫出,便欲阻止,而鲁成显则毫不犹豫,顺手一掌,反抽向易锋寒后背。易锋寒挥刀一扬,刀光如练,绕向蔺南飞双腕,蔺南飞只觉刀光耀眼、寒气慑人,便如易锋寒的刀已经砍到自己手腕一般,心中大骇,连忙抽手变招。易锋寒顾得了这面,却躲不开鲁成显的毒手,啪的一声,易锋寒感到后背一股巨力传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飞出,接着脖子后面一阵热烘烘的感觉。易锋寒身体落地,却没有受伤的感觉,骤然心中一寒,渗出一身冷汗,心中狂呼:“糟了!张黔!”想到这里,连忙转头望去,张黔苍白的脸膛顿时映入眼帘,见他回头,勉强一笑:“我没事,快走。”
  易锋寒医术虽不及易天行,却也得过名师指点,一见张黔脸色,便知伤势严重,想到是自己将其揽在身上,现在他却替自己挨了记重手,随时可能丧命,心仿佛被人狠狠捏了一把、一阵刺痛,难过得直欲发狂,当下大喝一声,反身杀回,对着鲁成显便是一阵猛攻。
  鲁成显看见易锋寒毫不防守、势如疯虎般的攻击,心中大怯,一面躲避,一面抽空去瞥蔺南飞,发现他躲得更远,心中暗骂:“没义气的狗东西!”不过却也无法可想,只得尽量拖延,以期援兵赶至。
  易锋寒猛砍数十刀,刀势骤然一缓,鲁成显不由心中大喜:“到底是个年轻后生,勇悍虽然有余,内劲却不够绵长。”他虽然作如此想法,但是自恃蔺家庄的乡勇庄丁转瞬即至、自己胜券在握,却也不想跟易锋寒纠缠,免得困兽犹斗,伤及自己,心念及此,立即一个后翻,向战团之外跃去。易锋寒见状冷笑一声,右手抱刀守一,身形一转,左手掷出一柄飞刀,寒光一闪,便已经没入鲁成显背心,鲁成显登时发出凄厉的惨叫,从空中跌落下来。
  躲在一旁的蔺南飞见易锋寒刀势变缓,以为拣到便宜,纵身扑上,呼的一声,便见一道寒气逼人的光芒从他面前飞过,登时吓出一身冷汗,身形骤止,双手一前一后,护住身体。易锋寒也不理他,背着张黔几个纵跃,追在古梦涯之后,向远方奔去。
  纪至君与言九天却暗暗叫苦,他们分别被包览岳与蔺南山盯上,稍有异动,便会招致敌人猛烈袭击,眼见突围机会来临,谁都不敢擅动。此时古梦涯已经跑出十余丈外,忽然转身高呼:“九天!”说着扬手打出一颗黑乎乎的小圆球,扔向包览岳与蔺南山之间,不过就像没有准头一般,落地处距离二人最近也有五尺。
  言九天一见那毫无准头的黑色圆球,便知古梦涯用意,不禁面露微笑,来到纪至君身边:“纪老先生……”
  轰的一声巨响,将言九天的话语打断,一股汹涌炽热的气浪夹杂着几十块铁屑四散飞射,向毫无准备的包览岳与蔺南山涌至。包览岳猝不及防,只觉热浪滚滚,已经被笼罩其中,不过他也甚是了得,双臂挥舞成环,阴柔绵长的真气电射而出,形成一道气墙,将自己护在其中;蔺南山反应极快,一见火光闪动,立即飞身疾退三丈,脱出雷火弹爆炸的范围。
  硝烟弥漫中,包览岳浑身衣衫残破、血肉模糊,张口接连吐出三口血来。言九天来不及把话说完,身体便如箭般激射出去,绕指赤剑化作一道赤色闪电,直劈刚刚抵御过雷火之劫、元气大伤的包览岳。
  包览岳怒目一翻,阴声道:“小辈也敢欺我?!”身形一转,闪过绕指赤剑,双手一合,分别击向言九天双鬓。言九天冷笑一声,双手一分,双臂挡住包览岳的手腕处,只觉两股巨力犹如长河绝堤、银练倒挂般连绵悠长地向自己涌来,当下吐气发力,将神手功夫运至极至,双手焕发出绚丽如火的光芒,与包览岳拼起内力来。
  纪至君一见雷火弹爆炸,形势大变,不待言九天说话,已知突围时机到来,当下身形一晃,掠至包览岳身旁,双掌大开大阖,犹如鹤舞鹰翔,击向包览岳头肋要害。包览岳只觉劲风拂面,身体感受到一阵极强的压迫感,心中大骇,暴喝着全力一推,便欲将言九天震开,以便闪躲纪至君的猛击。言九天一见纪至君出手,便猜到包览岳会这样做,早已经做好准备,双臂一翻一转,使出卸进之法,也不进攻,只将包览岳牢牢缠住。
  啪啪两声脆响,接着传来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纪至君一击得手,身形毫不停滞,风一般掠过,向易锋寒等人追去。言九天立即将双手一推,把包览岳的尸体远远抛出,脚下用力,箭射而出,跟在纪至君身后。
  蔺南飞一抖手,打出三枚银梭,高声叫道:“追!”自己却往后退去。
  言九天头也不回,反手一绕,绕指赤剑绽出三朵剑花,将银梭击落,身形有如星坠,飞一般离去。
  蔺南山缓过气来,怒喝一声,便欲追赶,忽闻蔺南天呼唤道:“四弟!”回首望去,只见面色苍白的蔺南天正朝他缓缓摇头,连忙来到蔺南天身旁,握住他的手,一道柔和的真气渡了过去:“大哥,好些了吗?”
  蔺南天闭上双眼,徐徐点头,轻声道:“危险,不要追了。他们杀了包览岳,向大人自会出头。而且师父和妹夫那里,我会通知,嘿嘿,得罪我们蔺家庄不会有好结果,不过我们没有必要花太多力气,更勿须冒险。”蔺南山闻言一愣,也不说话,扶着乃兄向客栈走去。
  蔺南飞见那十多名跟随包览岳来的士兵很是积极,跟在言九天后面紧追不舍;自己手下却没有动静,跑过来聚集在一起,全无追击之意,不由大骂道:“混帐东西,快追!把那几个小子的人头给我拿回来!怕什么怕?!你们比他们多了几十倍!”
  蔺家庄众喽罗见自己庄主龟缩在后,哪里有胆量和兴趣追赶,闻言俱都暗道:“说得轻松,你自己不去?”只是碍于蔺南飞淫威,不得不高声呐喊着向前奔跑,速度却不甚快,眼见着前面易锋寒等人的身影越来越小,眨眼间已经失去了踪影,于是装出一脸颓唐的样子走了回去。
  易锋寒等人全速奔驰了约一盏茶时间,易锋寒回首一望,发现身后只有十余名身着戎衣的士兵在追赶,反而功力较高的蔺氏兄弟和大队人马没有追来,那些追兵显然已经后力不继,与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但是却追赶不休,毫无停止的迹象,当下不由心中大怒,骂道:“真麻烦!老三,解决掉这些废物。”
  古梦涯闻言,骤然立定,将金乌枪杆勒回腰间,任由易、言、纪等人从身旁掠过,静静的等候着追兵的到来。过了好一会儿,那些士兵才气喘吁吁的赶到,屹立如山岳的古梦涯徐徐转身,迎上当先奔至的持刀什长,微微笑道:“你们何苦呢?”
  那什长将刀一舞,以微微颤抖的声音喝道:“大胆刁民!胆敢聚众行凶,杀害朝廷命官!现在被本官追上,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古梦涯心中立时雪亮,大笑道:“那个姓包的原来还是个官阿?哈哈!不杀我们回去无法交代吧?不过你们当逃兵还有生机,现在不自量力地勉强追击我们,与自杀何异?”接着面容一板:“什长也算官吗?白痴!”
  那什长面色微微一红,眼角往身后一瞥,见自己同伴已经追至,胆气略壮,大喝道:“放肆!”手一挥,便招呼着同党一起攻上。
  古梦涯面露鄙夷之色,将家传金乌九转功运起,登时双掌焕发出金红相间的光芒,喷涌着阵阵热浪翻滚,大踏步迎了上去,左手一伸,将一名士兵刺来的长枪握住,右臂猛然一挑,便将枪杆击为两段,不待那士兵反应,右掌一探,已经击在那士兵胸口,登时将其击毙。其余士兵见状,心中寒意大盛,手底下不禁一滞,古梦涯却得势不饶人,手臂一晃,幻化出九道臂影,制造出一片惨叫之声。那什长再没有勇气坚持,大喊一声,转身弃刀,拔腿就跑,剩余几个士兵见头领逃跑,尖声大叫,呼喝着尾随什长狂奔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