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五十三章 处心育奇毒 蛆吻噬残魂

第五十三章 处心育奇毒 蛆吻噬残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易天行望着眼前满满一桌的丰盛菜肴,怎么也提不起食欲。除了蜈蚣、蝎子、毒蛇、蜘蛛,便是些希奇古怪的毒虫,虽然并不算太难吃,但是一日三餐都是这些,就实在倒胃口得紧。
  澹台明珠看出易天行的心思,叹气道:“主人,忍忍吧,为了炼金蚕蛊,所有蛊宗门人都在忙着种植毒花毒草、捕捉毒虫毒蛇,根本没有时间去弄其它食物。”
  易天行放下筷子:“我知道,若非这些毒物毒性太差,只是取其毒汁去浇灌和饲养那几种特别的毒物,我们连残渣都吃不到。妈的,那只金蚕蛊母到底是什么怪物,什么有毒的东西都吃,就是不长。”
  澹台明珠低声道:“小声点,别被蛊王听到。”
  易天行哈哈一笑:“你居然也相信金蚕能偷听对自己不利的说话,进而报复的鬼话?哈哈,笑死我了。”
  澹台明珠闻言一愣,愕然道:“难道不是真的?”
  易天行笑道:“万事万物,皆要遵循天道。虽然蛊术乃毒、巫二术相合而成,极尽诡秘之能事,但是亦有规律可寻,并非毫无道理。金蚕固然毒冠天下,但是说到底,只是一种毒虫,并非通灵之物,当然,炼成后的金蚕蛊与炼蛊者心意相通,又当别论。似你所信的这种迷信,不过是巫族中愚昧无聊的传言,根本不值一提。”说到这里面容一肃:“我希望你能将蛊术发扬光大,若你不能摆正心态,看透蛊术的本质,而拘泥于虚妄无稽的传说,便白白浪费我一翻心血了。”
  澹台明珠急声道:“奴婢怎么敢有此妄想?发扬蛊术应该是主人的事。”
  易天行瞥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沉吟片刻,道:“你猜耶律红花什么时候能炼成金蚕蛊?”
  澹台明珠摇头道:“我不知道。”
  易天行悠悠地道:“恐怕不会晚于立春。”
  澹台明珠身躯一颤,失声道:“那岂非只有一月不到的时间!”
  易天行笑道:“那么吃惊干什么?迟早的事情,不过耶律红花的确有一手,深谋远虑,早就将准备做好,否则光最后阶段所需要的九种蛇虫、九种花草、九种矿物,共二十七种奇毒之物,其他炼蛊者就是穷尽一生,也未必收集得齐全。”
  澹台明珠点头道:“不错,听大……蒙长老说,他在五十年前便开始搜集这二十七种毒物,只是他发现后便秘密栽培驯养,少有人知,而且将这些毒物分成几个地方,以防止被人破坏。不过这些东西也真罕有,以耶律前辈的见识与势力,花了三十多年才搜集到大半,最后两种还是蒙长老在这十五年中替他找到的。”
  易天行道:“嗯,蒙长老对耶律红花真是没有话说。对了,蒙长老的伤快好了。”说着望向澹台明珠,满脸都是疑惑之色:“你似乎从没有去探望过他?”
  澹台明珠垂首道:“奴婢不想见他。”
  易天行道:“上次问及你的身世时,你似乎想说什么,却被耶律红花打断了,是否跟你不想见蒙长老有关?”
  澹台明珠双目迷蒙,点了点头,然后哽咽道:“主人似乎对蒙长老甚有好感,奴婢不想再提及此事。”
  易天行微微一笑道:“我只是觉得蒙长老对师忠心,甚是难得,而且对我屡加照顾,虽然他本意是为了耶律红花,但我依然受益非浅,所以对他比较客气。不过要说我与他有多好的感情,却不见得,你有什么话,便明白告诉我,好吗?”
  澹台明珠深吸了口气,竭力使自己的语气平和下来:“奴婢本来有个姐姐,她大奴婢七岁,当年奴婢母亲生下奴婢、无力抚养,便着姐姐将奴婢带到荒野遗弃。她扔下奴婢后,于心不忍,便藏在一旁,希望能遇见好心人将奴婢带走抚养。后来奴婢真的被蒙长老看到,并且带走,他其实发现了奴婢姐姐,不过看她年纪幼小,便没有理会。蒙长老相貌独特,奴婢姐姐虽然在黑暗中见过一面,亦牢记在心。后来更凭此特征找到抚养奴婢的村妇,欲图与奴婢相认,结果……呜呜。”说到这里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易天行心中一紧一酸、很不舒服,皱眉道:“蒙长老杀了你姐姐?”
  澹台明珠哭泣着点头道:“是。”
  易天行隐隐感到不对劲,却说不出哪里不对,接着问道:“你亲眼看见的?”
  澹台明珠摇了摇头:“是抚养奴婢的村妇告诉奴婢的。”
  易天行心中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继续问道:“她为什么告诉你?她生于滇郡,应该知道蛊宗的厉害,一个寻常村妇,怎么敢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女孩、冒得罪蛊宗长老的危险,告诉你实情?”
  澹台明珠闻言一呆,茫然不知所措地望着易天行:“奴婢不知道。”想了一会儿才道:“可能是她在抚养奴婢的日子里,对奴婢产生了感情,害怕奴婢也遭蒙长老毒手,所以提醒奴婢小心。”
  易天行道:“那村妇叫什么名字?”
  澹台明珠讷讷道:“奴婢离开她时,只有五岁,后来几乎没有出洞的机会,偶尔出来一趟,也有要事在身,根本无暇去探望她,所以……所以……”
  易天行冷笑道:“所以你连她的姓名都不记得了,但是你却记得你姐姐是蒙长老所杀!哼,一旦涉及生死,你亲生父母亦会将你抛弃,一个为了钱财而抚育你的村妇却如此情深?此事定有内情。当年你虽年幼,那女人岂能不知道你只有五岁,若你露出知道蒙长老杀你姐姐的事,岂有活路?”
  澹台明珠愕然道:“可是奴婢没有什么可利用的,她为什么这么做?”
  易天行拿起筷子,夹了条炸蜈蚣放进嘴中,一面咀嚼,一面含糊不清地嘟哝道:“此事暂且放下,等我们离开蛊宗,再去查查那女人的底细。快吃,吃完了替我出去一趟,带个口信给唐姑娘。”
  ***
  耶律红花站在蒙术床前,望着他朽木一般的身躯,默然不语。邱晨坐在蒙术的床沿,给他喂下汤药,起身道:“师父,大师兄似乎好些了,现在不需要我替他按摩胸口,汤药便可以入腹了。”
  耶律红花徐徐点头:“易天行这小子医术着实了得,乌颉禄那一掌不但击断了蒙术六根肋骨,而且还震伤了他的五脏六腑。虽然你找到蒙术比较及时,但是如果没有易天行接骨施药,蒙术早就死了。照蒙术现在的情况,再调养半月,便可以复原了。”
  邱晨瞟了耶律红花一眼,欲言又止。耶律红花看在眼里,冷冷地道:“你有什么话就说,不要在那里鬼鬼祟祟的!”
  邱晨身体一哆嗦,战战兢兢地道:“弟子想说,易公子对我们并无歹意,师父能否法外施恩、放他条生路。”
  耶律红花嘿嘿一阵冷笑,寒声道:“炼金蚕蛊天地共忌、神鬼不容,老夫冥思多年,才想出借物代形之法,利用资质绝佳的炉鼎炼蛊,将劫难转嫁于炉鼎,老夫仅仅从旁协助,便可避开魔难,待金蚕蛊炼成,老夫立即杀掉炉鼎,取其心血重新祭炼金蚕蛊,将其纳为己有。嘿,放过易天行,那老夫岂非白白替他人做嫁衣!”怒目瞪着邱晨:“以后别让老夫听到这种蠢话!好好照顾蒙术。”说罢丢下满脸惶恐的邱晨,拂袖而去。
  耶律红花一路急行,来到蛊宗东面,那里是蛊宗范围内最宽广平坦的区域,本是蛊宗子弟耕作的农田,现在则种满了各式各样的剧毒植物。耶律红花来到一丛色泽艳丽、枝叶蓬松、开着心形红花的植物面前,面露喜色。
  一个身材高瘦、头勒金箍、长发披肩的汉子悄没声息地出现在耶律红花身后,恭敬地道:“恭喜师父。”
  耶律红花头也不回,竭力压抑着心中的狂喜,以平淡的语气道:“符公颜,干得好。其他的毒物培育得怎么样了?”
  符公颜躬身道:“除了这株美人心,烈阳果、断魂伞、紫榴子均已经结实;蚀仙草、五毒菇亦已经长成;连最难培育的千叶魔昙也于昨夜开花,被弟子摘下,以待后用;现在七歧叶、玄冰针还差点火候,但是长至成熟不过是时间问题。”
  耶律红花晤了一声:“跟老夫到列尔隆那边去看看。”
  符公颜答了声是,紧跟着耶律红花向北面的洞窟走去。随着地势渐趋陡斜,阵阵恶臭随风而至,而且越来越浓。耶律红花望了一眼前面的小山坡,骤然扬声大喝:“列尔隆!”
  随着一声暴喝,一个矮胖身材的中年汉子从山坡上现出身来,像一阵风似的飞快奔至,扬起满天尘土。他来到耶律红花和符公颜面前,躬身道:“师父,八师兄。”
  耶律红花微一颔首:“你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
  列尔隆道:“除了飞天目还差点火候,其他的诸如金纹银蚺、龙甲虫、白刺子、王蛛、吞月寒蟾、鬼面妖蜈和蜂蝎都已经成形;不过由于蜂蝎和鬼面妖蜈都是放养的,数量既多、性又凶恶,弟子尚未能够将其收服。至于噬魂蛆是七师兄在饲养,他在洞口设下禁法,不让任何人入内,弟子不知道他的进度。”
  耶律红花怒瞪了列尔隆一眼,骂道:“没用的废物,老夫不是已经教给你怎么收服鬼面妖蜈和蜂蝎了吗?”
  列尔隆满脸通红,愧然垂首:“弟子无能,请师父责罚。”
  耶律红花哼了一声,也不理他,撇下两个徒弟,径自前行,快步翻过那座小山坡,走到一面巨大的黑色幡幢下面,抬头望了望,纵身一跃,跳上一块高达十丈的岩石。对着对面满是蜂窝状小孔的石壁,尖声长啸,孔**登时响起一阵雷鸣般的嗡嗡声,接着涌出一群紫身碧钳、形如蝎子、肋生蜻蜓般薄翼的怪虫,向耶律红花扑了过来。
  随后跟至的符公颜甫一到达,便看见这种景象,不禁骇然道:“师父小心!”身形一闪,已经抢到耶律红花面前,右手一挥,掌心已然凝聚起一团赤烟,便欲出手。
  耶律红花大喝道:“住手!”一拉符公颜,双双退至那面黑幡之下,眼睁睁地看着铺天盖日的蜂蝎如乌云压顶般笼罩下来。符公颜看得暗自心惊,却碍于耶律红花的命令,不敢出手,一脸焦急地望着耶律红花,只觉心脏猛烈跳动、直欲脱体而出。耶律红花瞥了徒弟一眼,冷笑一声,将手一指,黑幡上立时泛起一片乌光,随即冒起一道黑气,向蜂蝎席卷而去。那些蜂蝎似乎很怕那道黑气,一见其出现,便发出吱吱的叫声,四散飞逃,谁知那道黑气像有灵性般,爆散开来,化作漫天黑丝,将那些蜂蝎一一缚住,拉扯着回到黑幡中去,不消片刻,蜂蝎便全部被黑幡收去、不留一丝痕迹,天空又回复清朗。
  此时列尔隆方才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道:“师父真厉害。”
  耶律红花淡然道:“你自己多反省一下,如果是蒙术或者符公颜,有老夫传授的法诀,配合这面影形摄魂幡,收服鬼面妖蜈和蜂蝎易如反掌。”
  列尔隆脸色一红:“大师兄和八师兄资质过人、功力超卓,向来便是本门翘楚,我就是拍马也追不上他们。”
  符公颜闻言脸色一沉:“九师弟,虽然资质很重要,你亦应该知道勤能补拙,有空多下点工夫在修行上,别那么沉迷酒色。”
  列尔隆连忙申辩道:“我最近一心帮师父炼蛊,可没有干其他的事情!”
  符公颜冷冷地道:“功夫需在平常下,临时抱佛脚是没有用的。”
  耶律红花断然喝道:“够了!别吵了!”指着那面影形摄魂幡道:“符公颜,去把鬼面妖蜈收了!”
  符公颜闻言一愣:“师父,我不知道使用影形摄魂幡的法诀。”
  耶律红花挥了挥手,不耐烦地道:“就是收魂纳形咒,你学过的,速去速回。”
  符公颜应声而动,拔出影形摄魂幡,扛在肩上,沿着石壁攀缘而上,眨眼间便消失在耶律红花与列尔隆视线之外。
  耶律红花昂着头,就似自言自语般说道:“跟老夫到共霆那里去一趟。”一面说,一面已经动身。列尔隆自然不会认为耶律红花在自说自话,连忙跑步跟上。
  耶律红花领着列尔隆,翻过石壁,沿着陡峭的山路,朝接近山顶处一个深邃的山洞急行而去。耶律红花二人刚走至半山,忽然白影一闪,一个人从山洞中窜了出来,身子一矮,便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外。耶律红花面色一沉,瞪着列尔隆:“你说共霆在洞口设有禁法,连你都无法进入?”
  列尔隆吓得一哆嗦,慌忙应道:“是,是。”
  耶律红花盯着洞口,声音中充满了阴森的味道:“易天行真的那么本事?短短数月便可以在法术上超过老夫的弟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