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四十八章 临难泄秘方 无奈顺相心

第四十八章 临难泄秘方 无奈顺相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澹台明珠躬着身子,悄悄潜到正在打坐的易天行身边。易天行长嘘一口气,结束坐功,睁眼道:“你把信交给唐青瑶了?”
  澹台明珠一面将碧血丹枫叶和一个包裹递给易天行,一面点了点头。
  易天行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有一支毛笔、一支信号箭,还有一些小包,不禁哑然失笑:“她居然还记得。对了,她看完信有什么反应?”
  澹台明珠道:“唐姑娘要我告诉你,安心学艺,需要她帮忙,便将这支信号箭扔向空中。她和门中几个高手会在蛊宗外等你,一旦有事,便可以随时接应。”
  易天行皱眉道:“你把他们带到蛊宗来了?”
  澹台明珠摇头道:“没有,只把他们带到神谷谷口。”
  易天行大声道:“我不是叫你别带她来吗?”
  澹台明珠低下头,轻声道:“唐姑娘坚持有来,我拦不住她,而且……”
  易天行叹气道:“算了,我知道你也是关心我,担心我出事。”眼光望向那些小包:“我要的东西找齐了?”
  澹台明珠神色一黯:“找不到龙血珠。此物虽然罕见,但是并无什么用处,很少有人收藏,而现在并非结果的季节,我实在没有办法。”
  易天行喃喃道:“找不到阿。”闭目凝思起来。
  澹台明珠见到易天行那个样子,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忍不住:“主人!”
  易天行从沉思中惊醒,身体一颤,显然吓了一跳,愕然道:“什么事?”
  澹台明珠道:“对不起,打扰你思考了。但是我想知道你要龙血珠干什么?”
  易天行道:“最近我练功时气海穴隐隐生疼,耳内时有雷鸣,我害怕练岔了气,所以打算服用点缓解走火的药物。龙血珠本身虽然没有药用,但是可以中和阎王草、百目虫和乌环蛇涎的毒性,将这三种剧毒之物化作治疗走火的归元散。”
  澹台明珠一脸焦急:“那怎么办?”
  易天行微笑道:“算了,也不是很严重,当是我急于精进、练功过勤,才会出现如此的征兆,只要我减少练功的次数,应该可以稳住此患。等明年春天龙血珠结果时我再炼药吧。”说着打开一个小包,拿出一片心形树叶,放入口中。
  澹台明珠惊道:“裂心树?你干什么?”
  易天行额头上冷汗涔涔,勉强笑道:“裂心树毒性虽烈,却可以将走火的症状缓解。你放心,我知道控制分量,不会有事的。”
  澹台明珠断然道:“我去找师父,他可能有龙血珠。”
  易天行连忙拉住她:“千万不要,如果他知道我有事,保不定会落井下石。半月之期将至,不要徒生风波。”
  澹台明珠道:“可是……”
  易天行道:“可是什么?到门口帮我护法,我要运功炼化裂心树的毒性。”
  邱晨在澹台明珠来到门口之前,悄然离去,回到耶律红花身前,跪下道:“师父。”
  耶律红花目射寒光,沉声道:“那贱人出去干什么?”
  邱晨连忙将适才所听的内容告诉耶律红花。耶律红花听完后脸色阴晴不定,半晌后忽然道:“给老夫拿片裂心树叶来。”
  邱晨飞一般跑了个来回,将一片裂心树叶交与耶律红花。耶律红花将树叶塞入口中,一阵咀嚼后吞下。
  邱晨骇然道:“师父,提防有诈!”
  耶律红花阴沉着脸,狞笑道:“易天行这小子都能吞的毒物,老夫会不行?哼,就算有问题,老夫也能将剧毒逼出体外。”说着便觉心脏骤然一阵绞痛,险些叫出声来,瞪着邱晨越看越烦,不禁暴喝道:“滚出去!”
  邱晨连忙施礼退下,站到耶律红花居室门口。过了约一柱香时间,听得里面耶律红花呼唤,急忙快步抢进,来到耶律红花面前。
  耶律红花一脸喜色:“果然有效果,哈哈。”
  邱晨从未见耶律红花如此高兴,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好在耶律红花心情甚佳,完全没有理会他,径自说道:“把老夫收藏的龙血珠、阎王草、百目虫和乌环蛇涎统统拿来,顺便将药鼎抬来。”
  邱晨身体一震:“师父真的相信易师弟的话?”
  耶律红花大笑道:“这小鬼虽然机灵,但也料不到自己的一举一动皆逃不过老夫的耳目。何况老夫以经试过裂心树的功用,的确可以缓解走火之症。老夫自从被瘴烈逼得跳崖,便伤了双腿的经脉,加之老夫心切报仇,以致走火坐僵,经过这么多年的调理,老夫筋骨血脉已经恢复,可是走火乃是修道大难,本门向来没有解决的办法,所以老夫依然站不起来。现在天赐良机,让易天行告诉老夫治疗之法,老夫一定要把握机会。”
  邱晨劝道:“师父,弟子总觉得易师弟所说的归元散配方有问题,裂心树虽毒,但是对付内家高手,便稍嫌力弱,但是阎王草、百目虫和乌环蛇涎可不一样,任何一种都非……都非……”
  耶律红花狞笑道:“都非老夫可以化解!”
  邱晨连忙跪倒:“弟子不敢。”
  耶律红花冷笑道:“你说的虽然有道理,不过老夫自有分寸。快去取药!”
  邱晨不敢再说,飞奔而去,不一会儿便一手拿着一个瓶子、三个木盒;一手将一个三足铜鼎扛在肩上,跑了回来。
  耶律红花沉声道:“在老夫炼药期间,任何人不得踏入此室半步,否则杀无赦!你在门外守候,不得擅自离开。”
  邱晨躬身道:“师父,唐门的人……”
  耶律红花嗤道:“不自量力的东西,不用理他们。没有人带路,要过神谷、神溪,难于登天,何况洞外那些蛊宗弟子也不会坐视不理。你只需要听老夫的命令,其他的不用担心,出去!”
  清晨,古心铮以一敌二,与古心坚、古心胜切磋武技,完全占据上风。
  古心胜感受到不同往日的压力,大叫道:“停手!停手!”
  古心铮大喝一声,双掌一错,连环扫出,将两个弟弟逼退丈许,方才收势。
  古心胜本想待兄长停手时偷袭,现在发觉没有希望,颓然道:“哥,今天吃了什么,越战越勇。”接着嬉皮笑脸道:“被嫂子骂了,拿我们两人来发泄?”
  古心铮骂道:“臭小子!”说着便欲出手。古心坚拉住他,笑道:“二哥已经可以完全驾驭体内的蛟丹了吧。”
  古心铮经过这些时日的磨合,的确深切感受到蛟丹已经与自己的真气融为一体,当下含笑点头:“不错。”
  古心胜拍手道:“好啊,以后有麻烦可以找你帮忙你!”
  古心铮怒瞪了乃弟一眼:“没出息的东西,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别想我替你出头。”
  古心胜吐了吐舌头,正欲说话,一眼望见古松健步走来,招呼道:“松叔。”
  古松走上前来,低声道:“郗太守来了,老爷叫二位少爷立刻去客厅。”
  古心胜啐了一口,骂道:“妈的狗官,大清早的,跑来干什么?”
  古心铮呵斥道:“闭嘴!”说着转头面向古心坚。
  古心坚笑道:“不用管我,我自己再练一会儿。你们快去吧。”
  古心铮与古心胜一踏进客厅,便见乃父与郗宏相谈甚欢的样子,连忙上前施礼。
  郗宏笑道:“多日不见,两位世侄更加英伟不凡,真羡慕古兄啊。”
  古灵峰叹气道:“郗太守过奖了,两个不肖子,整日令我不得安宁。”
  郗宏道:“古兄太谦虚了,谁不知道两位贤侄一手瓦解七缕风,不但为芫阳除一大害,嘿,也为你们芫阳古家增色不少阿。”
  古灵峰脸色一变,怒道:“你们又背着我在外惹事?!”
  古心铮与古心胜未及答话,郗宏已然道:“年轻人有魄力是好事,古兄何必生气?”
  古灵峰道:“我们古家虽然习武,不过图个身体健康,并非要与人争强斗胜。何况七缕风尽皆江湖亡命,我们是正当商人,得罪了他们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们这两个不长进的畜生,还不给我跪下!”
  古心铮应声而跪,古心胜却犹犹豫豫的踱到古灵峰身前,作势欲跪。古灵峰怒火上冲:“慢吞吞的干什么?!平时不见你怎么迟钝!”
  郗宏起身道:“古兄息怒,其实二位贤侄处事果断,年少有为,正是古府之喜。实话对你说吧,我姐夫得知此事,对二位贤侄赞赏有加,想叫他们去京城发展。”
  古灵峰吃吃地道:“郗太守是说,秦丞相……”
  郗宏挥手道:“知道就行了。”
  古灵峰脸色忽喜忽忧,道:“能得贵人垂青,自然是小犬的福气,可是在下只有这两个儿子,如果都走了,在下的家业怎么办?”
  郗宏大笑道:“古兄放心,姐夫只是想让你们古家派人到京城去开设分号,至于去京城的人选,有个能做主的就行了,用不了你两个儿子的。”
  古灵峰道:“能去京城发展自然好,不过京城乃是天子脚下,权贵甚多,朝中没有人照应,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别想在京城立足。”
  郗宏道:“姐夫既然叫你们去,就一定会帮你们调解官面上的事务。放心吧,姐夫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古灵峰道:“那么秦丞相那份……”
  郗宏伸出右手晃了晃,见古灵峰脸色大变,不禁冷笑道:“古兄嫌多么?其实京城富贵众多,如果能在京城立住脚,便有数不尽的银子流到你们的口袋,怎么算,你们也占大便宜了。嘿,姐夫现在需要有人替他经营产业,你们不干,有的人抢着干。”
  古灵峰连忙赔笑道:“那是自然。”
  郗宏起身道:“姐夫已经选好了铺面,下个月便要开张,你们早作决定。”说着甩出一张拜贴:“到了京城,凭此去见我姐夫,他自然有交代。”
  古灵峰也站起来:“我明日就派人就派人进京,绝对不会误了二位大人的大事。”
  郗宏微笑道:“古兄果然是个明白人。我先走了,你们还要商量进京的事宜,就不要送了。”说罢转身就走。
  古灵峰连道:“岂敢。”带着两个儿子送他出门。
  刚出古府,郗宏忽然想起什么一样,转头道:“京城龙蛇混杂,官府那边有我姐夫,市井之间,亦有风险,古兄最好多作准备。”说完拱手告辞。
  回到客厅,古灵峰急忙召集府中诸人,又派人去将易连山一家请来。
  听完古灵峰的叙述,古灵岩道:“二哥怎么看?”
  古灵峰道:“其实我不是不想把生意发展到京城。只是京城太过复杂,朝廷上权力的更替随时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生意;权贵云集,难免得罪惹不起的人;而且京城是世间最大的名利场,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在那里一战成名,这些人很可能把打破固有的势力当作他们起家的第一步。”
  易连山补充道:“还有,神州最著名的高手,大部分都在京城;全国性的帮会势力,几乎都把总坛设在京城。在那里得罪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有很强大的后台。”
  古心胜插嘴道:“最著名不代表最厉害。”
  古灵岩笑道:“话虽如此,不过盛名之下,能够保持声名不坠的,必定有其过人之处,切不可轻视。京城的确是个危险的地方。”
  古灵峰道:“可是京城也是个赚钱的好地方。富贵人家多了,败家子也多,加上当今皇上是个穷奢极侈的主儿,上行下效,京城奢靡之风盛行,只要货物对他们的心意,要他们掏钱并不难。现在既然有机会,我们应该试试。虽然还是有很多麻烦,但是有秦正道撑腰,最头痛的官府方面便解决了。”
  古心铮道:“可是我不明白,秦正道为什么会忽然找上我们?”
  古灵岩道:“那家伙想尽可能多的聚敛钱财,找人垄断京城的贸易是个好办法。”
  古心胜皱眉道:“凭我们的实力恐怕办不到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