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四十四章 蛊宗习异术 芫阳失敌踪

第四十四章 蛊宗习异术 芫阳失敌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易天行缓缓睁开双眼,耶律红花的面容立时映入眼帘,四处一望,发现瘴烈已经不在当地,不由奇怪地道:“瘴烈呢?”
  耶律红花得意地道:“那畜生要跟老夫斗,还嫩了点。他被老夫施术瞒过,以为我们二人死了,所以已经放心离开。”
  易天行道:“我方才痛晕了过去,毫无反抗之力,瘴烈怎么会连杀死我没有都分不清?”
  耶律红花大笑:“诸般蛊物中,有一种幻蛊最不受炼蛊术士重视,因为它不能致人于死地,不过它却能令人产生幻觉,使人作出错误的判断。”
  易天行恍然道:“前辈用幻蛊使瘴烈自以为杀死了我们。”
  耶律红花点头道:“对,不过也亏他太自信,不把老夫放在眼里,现在他的功力虽然在老夫之上,但是随随便便一把飞刀便想要老夫的命?他以为自己是谁?”
  易天行望向自己身侧的飞刀:“那他……”
  耶律红花已知其意,当下抢过话头:“老夫帮你击落的。你刚才见老夫一副精力衰竭的样子,便小瞧老夫么?那是老夫为了骗那畜生,装出来的,其实老夫尚留有余力。”
  易天行笑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耶律红花大为得意:“嘿,瘴烈那畜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却不知道好戏还在后头。”
  易天行道:“前辈早就料到有此一着?”
  耶律红花阴笑道:“老实说,老夫没有想到怎么麻烦。不过幸好老夫久困此地,不得脱身。嘿,人无聊起来,便会胡思乱想,老夫这十余年来除了练功,终日无所事事,就常常幻想如何引诱仇人入套,然后又想他们会用什么办法摆脱老夫的算计,再设法弥补前一个计划的漏洞。他们现在的想法,无不在老夫掌握之中,嘿嘿。”
  易天行听出耶律红花话语中深彻的恨意,心中一寒:“这老头比起他师弟和徒弟来,恐怕阴险狠毒犹有过之。”
  耶律红花浑然不觉地继续道:“老夫那傻徒弟找老夫的方法,一定会发现一本蛊神经的。”
  易天行猜测道:“但是那本蛊神经是假的,而且上面下有蛊物?”
  耶律红花摇头道:“那几个叛徒个个都其奸似鬼、精擅蛊术,假的经书根本骗不了他们,而下蛊更难伤到他们。”
  易天行皱眉道:“难道真的给……唔,我知道了,那本蛊神经半真半假,修炼后会令人走火入魔。”
  耶律红花微笑道:“你的办法不错,不过奏效太慢,老夫等不了那个时候。而且这样的经书仍然容易在修炼时被他们发觉有异,届时岂非功败垂成。”
  易天行道:“那前辈你是怎么干的?”
  耶律红花露出一个你也有猜不到的时候的神情:“老夫抄了一本蛊神经,不过只有前面十页和后面十页是真的,中间部分一阵乱编。”
  易天行恍然大悟:“瘴烈匆忙之间,一定无暇遍阅全经,最多浏览几页,再细心点的也就会检察下结尾部分,定会认为那是真迹。”随即皱眉道:“但是凌山已死,瘴烈有的是时间仔细阅读,到时候……”
  耶律红花大笑道:“老夫只是要那畜生欣喜若狂,放松警觉。现在凌山已死,他又以为我们也遭毒手,本来就无甚忌惮,再加上梦寐以求的经书到手,嘿,老夫不信他还能保持冷静。”
  易天行心中一动:“拿起那本经书会触发机关?”
  耶律红花阴沉一笑:“最保险的机关就是人。”
  易天行吃惊道:“前辈不是众叛亲离了么?蒙长老进来了?”
  耶律红花摇头道:“蒙术炼的神木蛊气味太浓,根本瞒不了人。”说着精神一振:“你可知道老夫被瘴烈暗算前,只有十三个徒弟?”
  易天行立即反应过来:“前辈隐居此地后,又收了两个弟子!他们在经书那里埋伏,等待瘴烈得书忘形的那一刻。不过前辈不能出洞,怎么收的弟子?”
  耶律红花道:“这件事情多亏了蒙术。老夫这两个弟子,都是他帮老夫物色,然后甘冒奇险送进洞来的。这两个弟子资质虽然比不上瘴烈,但与蒙术不相上下,经过老夫这么多年教导,猝然发难,再发动室内机关,瘴烈必定在劫难逃。”
  易天行运气一转,发现已经胸口不再疼痛,道:“前辈稍候,我去帮忙!”说着便欲回行。
  耶律红花手往地上一按,已经飞身跃起,轻轻落在易天行背上,沉声道:“带老夫一起去,今日不是他死,便是我亡!”
  易天行一路飞奔,跑到密室门口,听得内里风声四起、喝声不绝,回头望向耶律红花:“瘴烈那厮还活着,你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响。”
  耶律红花冷笑道:“老夫早说过,所有的结果都在老夫掌握之中。哼,现在虽然不甚顺利,但是老夫尚有应付之策。我们进去!”
  易天行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冲进密室,在烟雾弥漫、满空异彩华光中,左手一挥,三支银针毫厘不差地分射瘴烈双目与眉心。耶律红花怪啸一声,手一扬,一张漆黑如墨、腥臭难当的丝网向瘴烈身外一罩,只听吱吱声不绝,瘴烈身旁飞舞的绿色飞星立即光芒尽敛,化作一群通体惨绿、顶生双角、形如甲虫的怪虫,在网中挣扎不休。
  瘴烈见状,怒吼一声,恶狠狠地向耶律红花扑至。忽然发现眼前银光闪动,连忙用手一挡,只觉一阵锥心刺痛,易天行的银针已经深嵌入他左臂要穴,左臂登时废掉,无法运转。瘴烈大喝一声,连忙后退,本来与之交手的一男一女两人,得此良机,立即追击而上,各持一把弯刀,左右夹击,将瘴烈后路封死。瘴烈右手划了一个大圈,一道红色烟雾随手而起,瞬间弥散开来,将他笼罩在内。那两个少年男女的弯刀斩在烟幕之上,如中柔絮,轻飘飘的使不上劲,被瘴烈安然遁出丈外。
  耶律红花狞笑一声,将手一指,丝网内立时爆闪出无数火花,落在那些绿色甲虫身上,燃烧不止,不消片刻,那些甲虫便在一片吱吱惨叫声中化为飞灰。
  正在后退瘴烈惨叫一声,鲜血狂喷而出,将身前三尺方圆的地面尽数染红,在烟雾缭绕中,指着耶律红花怒道:“老鬼,你……”
  耶律红花阴笑道:“老夫居然还活着?嘿嘿,小子,没有想到吧。而且老夫持有六淫搜神网,却一直秘而不用,便是要等待你使用本命蛊之时,给你一个惊喜!嘿嘿。”
  瘴烈无暇多想耶律红花与易天行怎样逃出生天,怒道:“好,现在我解决你们亦是一样!”说着仰天大笑:“老鬼,任你其奸似鬼,终究还是错了一步。老子早料到你有此一着,从十年前开始便放弃我原来性命相系的双角游萤蛊,重炼本命蛊,嘿,幸好有此准备,否则还不被你这老鬼害死。”
  耶律红花笑容一僵,随即冷笑道:“就算这样,破了你的双角游萤蛊,仍然令你元气大伤,你难道认为自己还有胜算?”
  瘴烈眼中凶芒闪烁,厉声道:“我有红霞瘴护体,已立于不败之地,你能奈我何?而且,我虽然元气受损,但是没有伤及本命蛊,仍有一战之力。哼,老鬼,让你见识见识我真正的实力!”说罢用力往后脑一拍,登时飞出一只六翼八爪、蛛身人面、通体五彩斑斓、后面拖着一条蜻蜓般尾巴的怪虫。
  耶律红花骇然道:“蜓尾飞蛛!邱晨、明珠,快用化血箭!”
  那两个少年男女应声而动,各自奔向密室墙角,发动机关,只听一声机簧响动,密室忽然露出许多密如蜂巢的小孔,从中喷射出许多赤色小箭,向瘴烈与他的蜓尾飞蛛激射而去。那蜓尾飞蛛灵慧无比,在空中一阵翻转,将赤色小箭一一避过,径直向耶律红花扑至。而瘴烈却面含讥嘲,动也不动,任凭赤色小箭射在他的护身红霞瘴上,那些赤色小箭一接触红霞瘴,便纷纷力竭跌落,无法伤他。
  耶律红花怒吼一声,六淫搜神网再次出手,罩向蜓尾飞蛛。
  瘴烈讥笑道:“老鬼,你没有其他办法了么?嘿,这种东西打我个措手不及还可以,现在想伤我本命蛊,难比登天。”说着右手往身上所绘白色蝗虫一抄,反手撒出一把白色飞蝗,迎向六淫搜神网。六淫搜神网一接触白色飞蝗,立即收缩,将其笼罩在内。蜓尾飞蛛却乘机疾冲而过,扑面而来。
  易天行双目含煞,一剑刺向蜓尾飞蛛腹部。瘴烈不知厉害,仗着蜓尾飞蛛不畏惧寻常刀剑,将手一指,蜓尾飞蛛立即转向,射向易天行眉心。易天行将手一转,剑光犹如银河泄地般撒向蜓尾飞蛛,蜓尾飞蛛颇具灵性,感受到白玉剑的厉害,像蜻蜓一般骤然后退,易天行剑光登时落空。
  瘴烈不知就里,怒喝着催促蜓尾飞蛛继续进攻,蜓尾飞蛛不免犹豫不决,在空中盘旋往复。瘴烈面容扭曲,暴喝一声,咬破中指,一弹,一点火星射在蜓尾飞蛛身上,蜓尾飞蛛身体一震,怪叫一声,向易天行扑至。易天行身体忽然一折,剑光横斜,犹如山中寒梅随风摇曳,剑尖游移不定,待蜓尾飞蛛飞近,白玉剑骤然化作一道凌厉的光芒,正中蜓尾飞蛛,将其劈为两半。
  瘴烈惨叫一声,右手抚胸,缓缓滑倒,口中渗出的血丝,渐渐化作洪流,不可抑制地汹涌而出。耶律红花刚刚炼化白色飞蝗,见状大喜,一拍易天行肩膀,身体腾空而起,跃到瘴烈上方,一探手,便抓住瘴烈身外的红霞瘴,将其硬生生提起,控制在手中,接着左臂舒展,身体犹如白鹤凌空般飘然后退,跃回易天行背上。
  耶律红花那两名弟子见瘴烈失去护身法宝,连忙欺身上前,两把弯刀一左一右插入瘴烈肋下,原本状若死人的瘴烈遭此重创,猛然睁目,暴喝一声,也不知道那来的劲,霍然站起,也不顾面前的两人,指着易天行,口中念念有词。易天行骤然觉得胸口又一阵锥心疼痛,再也站立不住,翻身跌倒,在倒下那一刻,猛然将白玉剑扔向瘴烈前胸。
  待易天行再次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张充满了关切的俏脸。易天行认出是耶律红花的女徒弟,一面道谢,一面说道:“明珠姑娘,尊师在哪里?”
  那叫明珠的女子欢喜道:“你醒了!师父与邱师兄在炼法,我马上通知他们!”说着急匆匆地跑了。
  易天行四处打量,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密室,门口像其他房间般隐秘,如果不见明珠出入,根本就像一间没有门的房间,而自己的白玉剑与包袱靠在床头,接着伸手往怀中探去,诸物俱在,心中稍安。不一会儿,便见邱晨背着耶律红花,与明珠一起走了进来。
  耶律红花坐在易天行床前,道:“怎么样?没有事了吧?”
  易天行苦笑道:“这话好像应该由我来问吧?说到蛊这玩意儿,你可是宗师级的人物,我对此一窍不通。”
  耶律红花叹道:“本来话是不错,但是老夫实在想不通你何以如此?如果你没有中蛊,便不应该有反应;如果你中了蛊,又不应该活得了。瘴烈临死前,用本门最恶毒的咒法催动你体内的无形蛊,就算是老夫,如果中了此蛊,又被这样激发,也必死无疑,可是你居然能挺过来,实在是个奇迹。”
  易天行道:“我进洞前,蒙长老给了我一粒犀龙内丹,是否……”
  耶律红花断然否定:“犀龙内丹只能辟毒驱虫,蒙术给你此物,只是不想你被那些生活在蛊神洞中的毒虫伤害,对于修炼成功的蛊物,此丹毫无作用。”
  易天行接着揣测:“白玉剑能辟邪,不知道……”
  耶律红花打断道:“白玉剑能够破邪驱法,的确是件异宝,不过并无防身之效。”
  易天行迟疑道:“嗯,我还有一样东西,我只知道它能收敛心性和辟免邪气入侵,不知能否防止蛊毒。”
  耶律红花哦了一声:“是何宝物?”
  易天行道:“碧血丹枫叶。”
  耶律红花闻言,目光闪烁不定,易天行不由暗自生疑,一面潜运真气,一面紧盯着耶律红花。
  良久,耶律红花才道:“原来你有这样的神物,真是福泽深厚,你能够逃脱此劫,应该是碧血丹枫叶之功。碧血丹枫叶是天下间少有的防蛊奇珍,不过它只能防患于一时,始终无法解蛊。”
  易天行故作轻松地道:“我能保住命就知足了。听说蛊物在主人死后,便会失去作用,对吗?”
  耶律红花道:“有些蛊是这样的,炼蛊者一死,它们也会死去。”说着一笑:“无形蛊便属于此类。”接着沉声道:“不过你最好别高兴得太早,三蜈蛊却非这样,就算你杀了七神女,它仍然会起作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