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四十三章 不得室中秘 漏网南山罗

第四十三章 不得室中秘 漏网南山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易天行背着耶律红花缓缓前进:“前辈早就知道乌颉禄在上面?”
  耶律红花怡然自得地道:“猜的,这么多年的师兄弟,我怎么会不知道他的个性。哼,有野心却没有胆子,什么事都躲在别人后面,一心只想捡便宜,遇事犹豫寡断,待人多疑,除了他那两个宝贝儿子,他谁都不信。”
  易天行心中一动,笑道:“原来是那两个白发老头的爹。”忽然想起一事:“他多大了,你居然还是他师兄?”
  耶律红花笑道:“他也就九十出头,老夫亦仅仅刚过百岁。”
  易天行奇道:“听说炼蛊的人死得比常人早,你们居然能活到这么大年龄?”
  耶律红花啐道:“那些低级的炼蛊者,动不动用自己的精血去炼一些废物,一不小心便被人破法,当然容易丧命。更差的是那些炼最低级的蛊物都用本命蛊的,杀个普通人都要同归于尽,自然死得更快,除非他一辈子不用,不过这样的话,炼蛊来干什么?自杀么?上吊快一点。而上乘的炼蛊者,与寻常修道者一样,炼气修心,加上终日游历山川,采撷天地至宝,与之合而为一,生命自然比寻常人要长。”
  易天行想起近日所见那些古怪恶心的毒虫:“天地至宝?”不禁打了个冷战。
  耶律红花感受到易天行身体的颤动,笑道:“别哆嗦,接触久了,你便知道这些神物是天地间最可爱的生灵。”
  易天行冷笑道:“也就是我,还能忍着不吐。”
  耶律红花赞同道:“说得也是,除了我们生于荒野的蛮、巫诸族,赤帝族人第一次接触蛊虫,无不吐得一塌糊涂,你真的很特别,看来你是上天赐与老夫的最后希望。”
  易天行不明所以,但依稀觉得耶律红花依旧有收徒之念,冷冷地道:“你还相信什么狗屁天意?上次炼金蚕蛊不是已经给了你教训了么?根本没有什么上天的旨意。我之所以反应没有那么大,是因为我从小就对珍禽异兽特别感兴趣,虽然蛊虫怪异恶心了点,但其奇特之处亦非常吸引我,抵消了不少厌恶感而已。别在那里胡思乱想,我不是你命中注定的徒弟!”
  耶律红花拉长声音道:“是么?”
  易天行转头向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问道:“前面有岔路,我们该怎么走?”
  耶律红花哈哈大笑:“时间也该差不多了,不用理会岔路,一直前进,去替他们二人收尸。”
  易天行心中升起一股寒意:“你故意引他们进来?”
  耶律红花轻描淡写地道:“不错,否则老夫怎么会贸然打开密室?嘿,密室里面机关重重,奥秘甚多,老夫在内御敌,如鱼得水,但是老夫却放弃如此良机,待在外面,便是看准了他们会自相残杀。现在他们两败俱伤,加上老夫的布置,足以了结这些叛徒。可惜让乌颉禄这胆小鬼逃脱了。”
  易天行闻言,脚下暗自加速,不一会儿便听见前面嘶嘶作响,耶律红花脸色一变,拍了易天行一下,易天行立时停步,低声道:“怎么回事?”
  耶律红花阴郁地道:“多年不见,凌、瘴二人修为都已经非当年可比,老夫低估了他们。”
  易天行道:“他们尚未分出胜负!”
  耶律红花道:“这老夫倒不担心,他们现在尚在交手,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最怕他们发现老夫潜进,发觉有异,会联手对付我们。”
  易天行道:“前辈不是说这里有机关么?不若我们找个地方藏身,待他们精疲力竭再作计较。”
  耶律红花点头道:“也好,我们往……”
  一个粗豪的声音传来:“师父一路辛苦,就在此地歇息一下,不用再走了。”说话间,满身鲜血的瘴烈与凌山赫然现出身来。
  耶律红花面色一变:“你们……”
  凌山阴森森地道:“耶律师兄好深的心机,居然想借刀杀人。”身形一跃,直挺挺地向耶律红花与易天行扑来。
  易天行脚步一错,剑走偏锋,迎击凌山,剑芒游移不定,也不知道刺向何处,凌山怪叫一声,身体骤然一滞,一仰头,吐出一只状若僵死尸蛆的怪虫,冲天而去,随即飞坠,有如死物,然而该虫尚未落至易天行眼前,骤然一动,便幻化成三只,疾如闪电向易天行与耶律红花袭至。
  耶律红花骇然道:“小心,是凌老鬼的三尸化命蛊!”
  易天行想也不想,一面挥剑护身,一面飞身急退,欲图寻机遁走。瘴烈狞笑一声,一拳轰向易天行身后,一股强劲有如实质的真气顿时将易天行退路封死。
  易天行冷笑一声,反手一剑,剑气破空而出,立时将瘴烈的真气壁划破,正欲冲出重围,耶律红花已然叫道:“不可后退!”
  易天行听出耶律红花言中惊惶之意,虽不知何意,但一想到蛊术的诡异,也不敢不听,当下猛然收势,白玉剑一展,分刺疾射而至的三条怪虫。谁知那三条怪虫一反刚才僵死的模样,变得灵活无比,剑光未至,便已经改变方向,绕开易天行的宝剑,直扑其心脑要害。易天行连忙换招,将白玉剑舞成一幢白光,笼罩在自己和耶律红花周围,同时道:“耶律前辈,怎么办?”
  耶律红花叹道:“后路已经被姓瘴的畜生封死了,老夫现在功力大减,已经不堪一战,如果你会解蛊大法就好了,哎!”
  易天行肃容道:“瘴烈用蛊封锁了我们退路?”
  耶律红花沉声道:“不错,无形蛊虽然不是本门最厉害的蛊术,却绝对说得上最阴损。此蛊无臭无色,施于无形,散于天地,就算是本门老手,一般也无法发觉。”
  瘴烈凶芒毕露:“可还是瞒不了你这老鬼!”
  耶律红花哼道:“再隐秘的蛊术,亦有迹可寻,你如果读过蛊神经,自然明白其中道理。”
  瘴烈眼中凶芒一敛,道:“没问题,待师父身归道山,弟子再慢慢研究,不会辜负师父期望。”说着诡异一笑,拿出一柄小刀,将自己左臂划开一道血槽,右手屈指一弹,一道细如游丝的血线立时飞出,在空中一转,渐渐化作一粒血珠。
  易天行见瘴烈鲜血离体,脸色顿时黯淡下去,心中一凛,知道此必是一种以自身精元施展的恶毒妖法,一但发作,定然猛烈难当,念一及此,再不管有什么无形蛊弥漫在后,立即抽身后跃,箭射而去。瘴烈精血所化血珠略一凝固,即便爆炸,万千火星漫天飞舞,将方圆十丈化作一片火海,凌山所吐的三尸化命蛊躲避不及,登时炸得粉碎。
  凌山狂喷一口鲜血,怒目圆睁,指着瘴烈:“你……”
  瘴烈一言不发,身形一晃,来到凌山面前,连环三掌,结结实实地击在他胸口,然后悠然后退转身,看也不看胸口凹陷、七窍流血的凌山一眼,飞身追赶易天行与耶律红花二人。
  易天行一面狂奔,一面道:“耶律前辈,那是什么妖法?”
  耶律红花沉声道:“血蛊珠。此蛊不但十分难炼,而且很容易伤及自身精元、当场毙命,连老夫都不能收发自如,想不到瘴烈的蛊术精进至此。我们快走!”
  易天行听得耳后怒吼越来越近,正欲催动真气,加快速度,忽然心头一痛,眼前一黑,踉踉跄跄地斜行几步,撞在壁上。
  耶律红花叹气道:“罢了。”
  易天行恢复清醒:“无形蛊?”
  耶律红花点头道:“不错,你中蛊了。不过你也算奇怪,居然没有毙命当场,以致令老夫判断失误。”
  瘴烈冲到耶律红花与易天行面前,大喝道:“快将蛊神经交出来!”
  耶律红花冷笑道:“要杀便杀,蛊神经你就别想了!”
  瘴烈面色一厉,却不发作,目光扫向易天行:“这小子中了无形蛊,居然能不死?”说着手捏法诀,一指易天行。
  易天行胸口一阵剧痛,左手抚胸,面容痛苦地缓缓滑倒,将耶律红花抛落在地。
  瘴烈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怎么可能!”
  耶律红花冷笑道:“你虽然天资超卓,但是没有蛊神经,你始终不能尽得蛊术之秘,嘿嘿。”
  瘴烈略一犹豫,和声道:“师父,只要你交出蛊神经,徒弟保证不会伤害你,还会赡养你终老。”
  耶律红花道:“真的?”
  瘴烈大喜道:“千真万确,弟子如若食言,甘受万蛊噬魂之苦!”
  耶律红花道:“老夫还有个要求。”说着望向痛苦不堪的易天行。
  瘴烈笑道:“师父什么时候转性了?居然会对别人发善心?”见耶律红花怒瞪着自己,接着道:“好,我答应你不杀他,不过他武功太高,我要废掉他四肢,以免留下异日之患。”
  耶律红花无可奈何地道:“好吧,希望你记得你的誓言。蛊神经就在刚才你与凌老鬼动手的密室中。”
  瘴烈狐疑道:“我们俩都找过了。”
  耶律红花嗤道:“就凭你们,也想找到机关?你去将蓝色书柜最上面左起第三本书取下,放在红色书案上,便可以打开另一个密室。”
  瘴烈哈哈大笑:“多谢师父。”抬手便是两把飞刀,疾射耶律红花与易天行心脏。耶律红花勉力一挡,但终究慢了一步,被飞刀射中前胸;而易天行已经昏迷过去,飞刀飞至,毫无阻隔,直没其柄。
  瘴烈望着倒在血泊之中的耶律红花与易天行,仰天大笑,昂首向密室走去。
  待瘴烈走远,耶律红花猛然睁眼,爬到易天行身边,一掌拍向易天行天灵。
  正午时分,古心铮等人焦急地等守候在夏玉英的床前。忽然门一下子被推开,古心胜领着古松与吕玉书冲了进来,匆匆往床上一瞥:“夏小姐还没有醒?”
  古心铮皱眉道:“没有规矩,连敲门都不会么?”接着说道:“古药、古媚都替夏小姐检查过了,束手无策,这样下去,等羌大叔他们回来,我不知道怎么向他们交代。”
  古心胜得知精通医理的古药与擅长迷药的古媚都没有办法,心中一沉:“那还不赶快请四姑父他们来看看。”
  易归藏道:“我们回来之时,便没有见到爹和娘,连二舅、七舅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古心胜道:“那外公呢?”
  古心铮道:“他在门外挂了个牌子,上面写着‘闭关’二字。”
  古心胜丧气道:“怎么这样,爹他们怎么会不见了?”
  易锋寒插嘴道:“古二叔他们经验丰富、武功又高,可能临时有急事处理,光凭他们没有只言片语留给我们,便应知道没有危险,我们不用担心。我倒想问问,凤三公子那里解决了吗?”
  古心胜摆手道:“别提了,那死心眼的笨蛋,不相信吕九小姐失踪,硬说吕九小姐已死,我们是在骗他。我们花了不少功夫才打消他寻死的念头,不过他现在认定狗皇帝害死他未婚妻,打算闭关修练一种厉害的武功去找卢乾报仇。”
  古心铮道:“什么武功?”
  古心胜耸肩道:“不知道,他的武功来历本来就很神秘,我曾经问过他的师承,他说得自家传,嘿,他家八辈子都没有一个练武的,不知道怎么来的家传。他现在将自己关在专为他练功而建的石屋内,将门反锁,理也不理我们。我们没有办法,又担心这里的事情,所以才离开凤府回来的。”
  古心铮道:“凤府的人对他态度如何?还有,我们将凤府闹得天翻地覆,还在那里杀了人,他们怎么处理?”
  古心胜道:“哥放心,凤家只要凤三不娶吕玉婵,还是把他当自己亲人的。我走的时候,他父母已经命下人给他送食物去了。至于我们,他们最多心里不满,嘴上可不敢怎么样。双剑四虎的尸体我们已经带走,现场血迹亦已经处理,而且是他们勾结黑道强徒在先,他们虽然迂腐,也应该知道告官对他们没有好处。”
  古心铮道:“那就好。”说着望向吕玉书:“吕贤弟家中怎么样?”
  吕玉书冷笑道:“能怎么样?现在他们花钱雇的帮手已经被铲除,除了自怨家门不幸,出了我这么个败类,他们能怎么样?不过我也不会让他们再烦心,哼。”
  古心胜点头道:“你既然不想回去,便在我们府中住下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