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三十九章 慧眼识奸邪 人心赛蛊毒

第三十九章 慧眼识奸邪 人心赛蛊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玉英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又坐下,如此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才见沐月莲飘然而回,立即问道:“怎么样?”
  沐月莲沉声道:“那郗宏一定有问题,他远非传言中那么无能,恰恰相反,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我尚未靠近,便被他发现,他还装作一副随意一瞥的样子,若非我最近玄功精进,感应能力增强了许多,必定被他瞒过。”
  此时古心铮夫妇与古心坚、古心胜亦踏步而来,他们显然听到了沐月莲的话,个个面露惊讶之色。古心胜人未到,语先至:“不可能。”
  夏玉英道:“为什么?”
  古心胜大声道:“因为四姑父亦曾对郗宏起过疑心,而且试探过他,郗宏完全没有练过武功的迹象。”
  此言说得易归藏与言九天也信心动摇,目光俱都射向沐月莲。夏玉英怒道:“看什么看?易叔叔察觉不到,并不等于月莲妹子也不能察觉!”
  沐月莲微笑着制止道:“夏姐,别生气。他们怀疑我的能力也对,说到底,易叔叔的功力与见识都远在我之上。”
  易归藏道:“我没有怀疑你的能力,不过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能感受到郗宏的邪功,而我爹不行。虽然太清秘录是玄门真传,对于察探那些隐秘诡异的魔道功法别有灵效,但我家的三易白玉经亦是正宗的道家心法,应该不逊于你的太清秘录才对。”
  沐月莲皱眉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确实感觉到他的目光直射在我的身上,使我浑身如受针刺,极不舒服。”
  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你的感觉没有错,郗宏的确在看你。”
  易归藏躬身道:“爹、七舅。”
  众人这才发现易连山与古灵岩不知何时藏身在夏玉英背后的大树上,连忙纷纷见礼。古灵岩跳下树,笑道:“嘿,还是归藏最有本事。”
  易归藏道:“哪里,只是比言贤弟他们痴长几岁而已。”
  古灵岩瞪眼道:“放屁!你说其他人还可以,我这几个侄子哪个比你小?!哼,不争气的东西!”
  古心铮三兄弟被说得满脸通红,垂下头去。许灵云却道:“七叔既然嫌外子兄弟三人不争气,便在此多留些时日,指点一下他们吧。”
  古灵岩大笑道:“哎,我现在才后悔没有娶媳妇,连个帮腔的人都没有。小铮好福气,嘿嘿。”
  许灵云满脸红霞,娇嗔道:“七叔!”
  忽然众人眼前一花,易连山已然跃至他们面前:“七弟,别拿小辈开玩笑了。”说着面对沐月莲:“如果我没有看错,郗宏练的应该是南魔教中最隐秘的魔功敛华阴功,此功乃是一种专门吸阴纳阳的采补邪功,练法十分阴损,而且心法诡异之极,与其他诸家功法大不一样,修炼者目光呆滞、脚步虚浮,毫无精通武功的征兆,外观与普通人无异,如果该人存心隐匿,别人很难发觉。”
  夏玉英奇道:“既然如此,月莲妹子怎么能发觉?还有,易叔叔不是发现不了么,怎么现在又可以看出来了?”
  易连山微笑道:“如果他一辈子不显露本性,我可能便真的看不出来,可惜……”
  古灵岩接口道:“可惜练这种邪功的人,多半见不得漂亮的女人和俊俏的少年。”
  沐月莲心中会意,脸飞红霞:“这个混帐。”
  易归藏双目含煞:“爹,你觉得他功力怎么样?”
  易连山尚未开口,古灵岩已经笑道:“归藏什么时候也这么急躁的?我们要杀郗宏的话,说易不易,说难么,嘿,倒也不至于。”
  易连山道:“郗宏这种脚色,我应该还是可以应付的。不过杀了他,恐怕会惹出秦正道。以神州现在的情况,我们不宜得罪秦正道。”
  夏玉英道:“我们可以暗地里动手,不让秦正道知道。”
  言九天冷笑道:“你没有听古七公子说秦正道在京城一手遮天么?他能够这样干,手底下能人异士一定不少,我们未必能瞒混过去。而且,秦正道可能本身便是一个深藏不露、我们对他一点了解也没有的高手,一旦激怒了他,我们未必能应付他的反噬。”
  夏玉英不满道:“仅仅是猜测而已,不是传言秦正道不会武功吗?”
  言九天淡淡地道:“听说郗宏也不会武功。”
  夏玉英道:“魔教行为诡秘,即使是至亲,一般也不会贸然接引人入教。所以郗宏是魔教妖人,并不代表秦正道也是。”
  言九天道:“恰恰相反,我怀疑郗宏的武功得自秦正道,因为古七公子曾言秦正道能够安排京都五百里方圆之内的任意女子陪客,此事如果属实,他修炼采补邪功不但轻而易举,而且难以被人发现。”
  古心铮点头道:“言贤弟言之有理,现在正是多事之秋,我们行事应该格外慎重。”
  夏玉英怒道:“胆小鬼!”
  古心胜亦怒道:“冒失鬼!”
  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夏、古二人言辞激烈的争执起来,站在一旁的众人纷纷上前劝解。
  好不容易拖开夏、古两人,古心坚大声喝道:“凤三公子和吕八公子现在有难,吕九小姐亦有危险,你们还在这里为这些不相干的事情喋喋不休!”
  古心胜立时道:“不错,我们商量一下,怎么解决凤、吕两家的事。”
  夏玉英却道:“什么叫不相干?!郗宏修炼魔功,伤天害理,你却说与我们不相干?那什么事与我们相干?凤、吕两家的事难道不是因为郗宏这狗贼从中作祟么?”
  古心胜怒道:“事情总要一件一件解决,怎么可能一下子便天下太平?现在最紧迫的事情是凤三他们的安危!”
  夏玉英忽然想起似的,大声道:“你们这么偏袒郗宏,是不是刚才郗宏拉拢过你们?许了不少好处吧?”
  听了此言,古心铮也不禁动怒:“夏小姐请慎言。郗宏的确有拉拢我们之心,但我们古家虽然只是些商人,但也是世代以侠义自诩,不敢有丝毫懈怠,怎么也不会与妖邪之徒为伍!”
  古灵岩亦正色道:“我们的确有意将计就计,但绝非夏贤侄女想像中那么不堪。”
  沐月莲单臂抱住夏玉英肩膀:“夏姐没有侮辱诸位的意思,她只是直来直去的性格,还望大家不要见怪。”
  夏玉英挣脱沐月莲的手,大声道:“我虽然知道你们的想法,但是我实在无法接受你们畏首畏尾的作风!你们放心,待我离开你们,我才会对付那些你们不敢得罪的人!你们商量吧,不用理会我这个莽撞的人,有了结果通知我,我一定会去帮忙!”说完气冲冲的大步离去。
  古心铮苦笑着对沐月莲等人道:“对不起,惹夏小姐生气了。”
  沐月莲微笑道:“不用理她,她就这脾气,过一会儿便忘光了。”
  此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古梦涯与易锋寒携手而来。
  古心坚连忙迎上,关切道:“慕彰没有对你们怎么样吧?”
  古梦涯摇头道:“没有。他只是看出我们得过南毒宗的传授,引我们一见罢了。”
  古灵岩笑道:“好了,你们人来齐了,给我说说凤、吕两家怎么了?”
  古心铮简略的将情况说了一下。古灵岩笑道:“就这事,我帮你们解决。”
  易连山出言阻止道:“七弟,他们小辈的事情我们不要插手,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古灵岩皱眉道:“他们行不行啊?那什么第一缕风我不知道,计翼和毛藏我可见过,都是棘手的脚色,你就让小辈们自己解决?”
  易连山徐徐道:“玉不琢,不成器。这些孩子都已经有了一定的本领,只是缺乏锻炼,此次正好借机磨练磨练。走,别耽误他们想办法。”不由分说,拉着古灵岩就走。
  古心铮待易连山与古灵岩走远,才道:“大家有什么想法没有?”
  古梦涯道:“怎么回事?”易锋寒亦将目光射向古心铮。
  古心铮将凤、吕两家的情况对古梦涯二人一说,易锋寒立即问道:“七缕风中到底有几个人值得我们提防?”
  古心胜道:“七缕风中,第一缕风实力最强,其头目据说武功奇高,他手下的砚池双凶原本是著名的大盗,在神州横行多年,罕有敌手,不知怎的被他收服,成为他的左右手,武功非同小可。除此之外,便属第二缕风的计翼与第三缕风的毛藏最为厉害。”
  古心铮补充道:“其他四缕风的首领也各有一身本领,不过我们应该可以应付。”
  言九天皱眉道:“古二哥言下之意,是我们对付不了砚池双凶和计翼、毛藏,更不用说那个神秘的第一缕风首领。”
  许灵云道:“砚池双凶武功甚高,大凶伯诚的青砂掌毒功已经有八成火候,二凶廉云力大无穷,掌中一根鹅蛋粗的钢棍有万夫不当之勇。计翼天生豪勇,禀赋过人,七岁便跟随父亲闯荡江湖,十岁丧父,十八岁时自创烈风刀法,不但手刃仇人,还建立了烈风堂组织,有如飓风般横扫芫阳黑道,若非遇见第一缕风,恐怕芫阳黑道迟早是他囊中之物;而毛藏得有五华山密宗真传,当年虽然在与计翼的争斗中处于下风,但是若没有他,计翼早就统一芫阳黑道了,由此可知他的厉害。他们可是连公公都不敢小觑的人物,我们恐怕……”
  古心胜展眉笑道:“嫂子也不用太担心,四姑夫既然说了让我们自己应付,便不会没有一点机会,何况我还可以叫古松他们帮忙。”
  许灵云眼睛一亮,随即黯淡下来:“可是爹不是不让你指挥他们。”
  古心胜道:“爹嫌我太招摇,又怕我惹事,所以才限制我。此次情况特殊,爹应该不会管我,何况只要我开口,不管爹同不同意,古松他们都绝对不会拒绝。”
  易锋寒道:“那么事不宜迟,我们作好最坏的打算,马上安排人手。”
  古心胜面露难色:“最坏的打算?”
  易锋寒道:“怎么?”
  古心胜叹气道:“你以为最坏的打算便是对付整个七缕风么?穷家帮的人见钱眼开,只要有人出价,他们随时都可能会插手此事。还有,三星楼副楼主樊昆与计翼有八拜之交,事情闹大了,三星楼可能亦会出面。”
  古梦涯道:“我们可以先收买穷家帮。”
  易锋寒接着道:“如果不行,联络丐帮,他们与穷家帮是死对头,而且以侠义自命,应该可以请他们帮忙。”
  言九天道:“三星楼是樊家堡的直系人马,能否从樊家堡入手,防范于未然,樊昆只是三星楼副楼主,在樊家虽然有影响,但却起不了决定作用。”
  古心铮垂首沉吟道:“不错。”接着抬起头:“我立刻去找樊腾,云妹,带三千两银票去见乐铜,叫他在此事上保持中立。”
  许灵云道:“没问题。乐铜巴不得有人对付七缕风,成功了他们穷家帮在芫阳的势力自然会扩大,不成功他们也没有损失,何况还有钱收。”
  古心胜道:“我还是去找找老铁,以防万一,乐铜这家伙有奶便是娘,难保不会为了更多的钱出卖我们。”
  古心铮点头道:“有道理。对了,去的时候,顺便找找古杀,然后叫其他七个人来这里。”
  古心胜立解其意,问道:“谁?”
  古心铮仰天道:“何鹜儿这些年也坑害了不少幼童,该遭报应了吧。”
  古心胜哦了一声,转身便走。许灵云道:“我把竞雄也叫来。”
  古心铮想了想,道:“干脆把古正雄也叫上,我们此次对付的是黑道强徒,稍有不慎,便会给家里带来后患,不容有失。”
  许灵云道:“好。”说完立即动身离去。
  古梦涯望着古心铮道:“古二哥忘了我们吗?”
  古心铮道:“等人来齐了,我们再商量具体的人手分配。”
  沐月莲笑道:“我去把夏姐叫来,错过了此次行动,她会恨我的。”
  古心坚道:“慢着。”转向古心铮:“我们是否定要与整个七缕风组织为敌?也许只解决毛藏和阖三娘要好些,他们既然不是利益一致的组织,应该可以分化。”
  言九天亦道:“计翼当年风光一时,现在沦为他人爪牙,他恐怕不会甘心吧?”
  古心铮道:“你们说得有道理,不过有第一缕风在,其余六缕风便不敢妄动。对付毛藏和阖三娘的话,第一缕风一定不会坐视不理,他如果连自己的同盟都照顾不了,其他几个帮会怎么会服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