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三十八章 冰峰遇妖人 劳燕各分飞

第三十八章 冰峰遇妖人 劳燕各分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易天行与唐青瑶出了地肺,发觉自己身处于群山环绕的一个深谷之中。易天行笑着道:“怎么样,地头蛇,知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
  唐青瑶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神仙么?我虽然在滇郡长大,但也不会连这种深山幽谷都知道吧?”
  易天行微微一笑,顺着山谷向前走去:“那我们只有走出去看看了。”
  唐青瑶一面跟上去,一面观察四周:“滇郡虽然是蜀州江河的源头,主要的山脉却只有两座。”
  易天行淡淡地道:“滇山和翠山。”
  唐青瑶点头道:“不错,滇山是西川四水的源头,由于西川之水是滇山山顶雪水所化,所以在滇山附近,远远便可以看见雪峰;而翠山由于地下有灵泉神水,四季都有常青之树、不谢之花,所以在翠山是不会有落叶的。”说着仰头打望,最后终于放弃:“视线被两边山崖挡住了,看不见远处。”
  易天行笑道:“这里万木凋落,不可能是翠山,所以虽然看不见雪峰,也可以确定是滇山了。”
  唐青瑶点头表示同意:“应该是吧。”
  易天行笑道:“那很好啊,听说你们唐门便坐落在滇山之东,你快到家了。”
  唐青瑶欢欣道:“嗯!”
  易天行望着唐青瑶的笑容,心脏一阵剧烈跳动,勉强笑道:“看来我们分手在即,你以后多多保重。”
  唐青瑶一呆,笑容凝固在脸上,随即柔声道:“到我们家去避避风头,好么?”
  易天行望着唐青瑶,硬起心肠,斩钉截铁地道:“不行,以我现在的处境,走到那里便会把灾难带到那里。唐门虽然势力庞大,但是始终只是江湖门派,与朝廷对抗绝对讨不了好。而且抛开朝廷不说,在蜀州得罪刘家也不是什么好事。”
  唐青瑶道:“朝廷现在已经放松了对你的缉拿,你以为自己是谁?元成邑舍得花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收拾你?别自我陶醉了!”接着不屑道“哼,至于刘家,这里是西川,还轮不到他们来这里耍威风!”
  易天行肃容道:“话不能这么说,虽然他们不能在滇郡对付你们,但是同样的你们也会被隔离于蜀东。没有白郡的优质铜铁,你们的暗器质量便会受到影响。人活在世上,虽然不是非得跟别人合作,但是一切靠自己,却绝对不及与人合作过得好。”
  唐青瑶撇嘴道:“那也得挑人呀,刘家的人嚣张跋扈,讨厌得紧。”
  易天行笑道:“你也说得挑人的,你跟他们打交道,应该想的是从他们那里可以得到什么好处,而非和他们交朋友。”
  唐青瑶嘟嘴道:“你的想法太现实了。”
  易天行黯然道:“这不是我的想法,我外公教我的。以前我也不能理解,现在我才能体会,在做生意时如果还要考虑对方是不是好人,恐怕只有破产的份;做人也一样,逢人说人话,逢鬼便得学会说鬼话。”
  唐青瑶失望道:“看来你是不会去我家了。”
  易天行心头一软,道:“我送你回家,如果你们不赶我,我便待上一些时日。”
  唐青瑶转忧为喜,拉着易天行的手:“你说的,不许赖皮。”
  易天行不停地点头:“不会。”
  唐青瑶拉着易天行,一蹦一跳地向谷外跑去。易天行笑着道:“真是的,现在才发现你还没有长大。”
  唐青瑶俏目一瞥:“废话,我才十二岁,难道不该活泼点么?你才是,十四岁而已,说话像个糟老头!”
  易天行苦笑着告饶:“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生气多了额头会生皱纹的。还有别说我像老头,我还年轻。”末了补上一句:“还没有结婚。”
  唐青瑶扑哧一笑,一脚踩在易天行脚背上:“你的玄玉娥呢?”
  易天行大呼道:“天地良心,我跟她可是清清白白的,只有纯洁的友情。”
  唐青瑶甜甜一笑,转过头去:“谁信你!”
  易天行笑嘻嘻地道:“比信就行了。”刚刚说完,一个倩影浮现心头,心中一阵后悔。
  唐青瑶浑然不觉,放开易天行的手,向前飞奔,口中娇笑道:“快点跟上。”
  易天行收敛心神,疾步追上,二人互相追逐,不一会儿便已经冲出山谷。唐青瑶来到谷外,立即跃上一棵大树,眺望远方。易天行来到树下,负手而立。
  唐青瑶跳下树来:“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像什么?”
  易天行微笑着摇头。
  唐青瑶嘻嘻笑道:“像那种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易天行露出受不了的神情:“我没有得罪你吧?这样说我!”
  唐青瑶眨了眨眼:“你以为这是挖苦你么?我是在诚心赞美你哩。”
  易天行为之气结:“谢谢,以后你多骂我,别再赞美我了。”
  唐青瑶哼道:“不识好人心,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负手而立,颇具一代宗师的气度,这种感觉,我还只在我爹和花六叔身上体会到过。”
  易天行眼睛一亮:“花子岐?”
  唐青瑶咦了一声:“你认识花六叔?”
  易天行笑道:“花家的人很少在外走动,我怎么会认识?我只是久闻卧霞山庄花六的大名而已。”
  唐青瑶笑道:“原来如此,我说嘛,花六叔朋友不多,又喜欢清静,一年也难得出门一次,你怎么会认识。现在你应该知道我没有挖苦你了吧?”
  易天行脸一红,摸着后脑讪讪笑道:“太过奖了,我怎么能跟令尊和花子岐这样的高手相提并论。”连忙转移话题“你刚才看了环境,找到路了么?”
  唐青瑶一脸轻松地道:“这里是滇山深处,我们朝东面的冰女峰走,应该可以在两天内到达冰女峰。走吧。”
  易天行拉住唐青瑶的手:“我想知道冰女峰离唐门……”
  唐青瑶打断道:“也就三天路程吧。”
  易天行失声道:“什么?!”
  易、唐二人向着冰女峰进发,一路急行,到第二日晌午时分便来到冰女峰脚下。一到冰女峰,唐青瑶便立时坐到地上,用拳头轻轻捶打着自己的双腿:“你不能慢点么?急着投胎啊?”
  易天行望着她,歉然道:“对不起,我太心急了,不过你累了怎么不告诉我?”
  唐青瑶揉搓着自己的双腿,轻声道:“还不是为了迁就你。”
  易天行赔笑道:“我去找点吃的,你休息一下。”说着转身掠入冰女峰中。
  易天行仔细搜索着野兽活动的痕迹,越走越远,不久便发现了一只黄鹿的蹄印,当下寻迹追去。不一会儿便看见猎物,立时飞身扑去,当头一掌将其击毙。易天行将猎物扛在肩上,便要回到原地。忽然身后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小子,把黄鹿给老子放下。”
  易天行听得来人出言不逊,立时无名火起,转身劈头就骂:“操你个乌龟,什么东西,吃屎长大的,说不来人话,也别满大街装狗叫呀!”
  一个面色发青、身背布袋的中年人,正站在易天行身后十余丈处,闻言脸色更加泛青,怪叫道:“小辈找死!”纵身扑向易天行,一爪抓向易天行头顶。
  易天行见来者爪泛蓝光,知道此人练有毒功,连忙将肩上黄鹿一扔,双手一错,右掌切向他的脉门,左拳直击其胸口。那中年人躲避不及,脉门、胸口同时中招,惨叫一声,直飞三丈开外方才跌落。
  易天行冷笑道:“什么玩意儿,这点三脚猫的功夫也出来耍横?”
  那中年人挣扎着站起来,狞笑道:“小娃儿,你如果立即向老子磕头认错,老子便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明年今天便是你的祭日。”
  易天行俯身去提黄鹿:“无聊,白痴,快滚!”
  那中年人怒道:“你死到临头,还敢如此放肆!你可知道,中了老子三蜈蛊的人,死得有多么凄惨?”
  易天行慢慢挺起腰,寒声道:“你说什么?”
  那中年人露出恶心的笑容:“现在知道怕了吧?嘿嘿,看在你武功不错的份上,如果你肯立誓作老子的奴仆,老子便替你止住三蜈蛊,不让它发作,否则不到半个时辰,你便回天乏术了。”
  易天行想起天毒子所讲授的蛊毒知识,心中一凉,暗悔自己太过大意,明明知道来到了作为蛊宗圣地的滇山境内,却没有打起精神、小心蛊毒。当下怒吼一声,身体腾空而起,双腿连环踢出,一腿接一腿,如影随形,仿若长河决堤,连绵不绝。那中年人将背上布袋一扔,双手不停敲打头颅,摇头晃脑地口中呼喊着古怪的声音,对易天行的攻击不躲不避。易天行双腿接连踢中目标,如中败絮,软绵绵地不着力,也不知道踢了多少脚,易天行才飘然落在那中年人面前。
  易天行望着眼前像发癫一般的中年人,心中一寒:“巫术!”
  正拿那中年人没有办法,远处传来一阵喧哗,那中年人目光中透出一丝惧意,却又不敢停止,额头上冷汗直流。
  易天行看在眼里,知道此人后有追兵,心念急转,徐徐道:“你如果肯替我解蛊,我便放你走。”
  那中年人面露喜色,嘶声道:“好!”
  地上的布袋内忽然发出一个童稚的声音:“别信他,那家伙用的三蜈蛊是他师父炼的,他根本没有办法解。”
  那中年人目露凶光,怒吼一声,却又不敢移动。易天行目睹此况,心头一凉,随即怒从心起,长啸一声,白玉剑划破虚空,将那中年人拦腰斩断,登时鲜血四溅,中年人上半截身体被扫出丈余。易天行一愣,随即回过神来,知道白玉剑有辟邪之能,但是想到现在性命堪忧,心中提不起丝毫愉悦之感,面无表情地疾步走到布袋前,解开袋口。
  布袋中骨碌碌滚出一个七、八岁的童子来。易天行俯身望去,那童子面容黝黑,身材干瘦,十分丑陋,不过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却甚是灵活,透出狡黠多智的光芒。
  易天行冷冷地望着他:“小家伙,你的家人来了,快去找他们吧。”
  黑脸童子昂首道:“你救了我,想我怎么报答你?”
  易天行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有心,只是那家伙找死,才随便救了你,不用谢了。”
  黑脸童子怒道:“混帐,我不管你什么原因!你救了我,我便得报答你!我们蛊宗的人有恩必偿,有仇必报!”
  易天行心中升起希望:“你是蛊宗的人?”指着地上的尸体:“他……”
  黑脸童子冷笑道:“他叫德轱儿,是本门叛徒符公颜的弟子,哼,不成器的东西!”
  易天行道:“你如果要报答我,便帮我解去三蜈蛊吧。”
  黑脸童子面露难色:“能不能换个条件?”
  易天行为之气结:“你不帮就算了,有这么说话的么?我命都快没有了,你叫我不要保全性命?还说要以其他方式报答我?!”
  黑脸童子尴尬道:“不是这个意思,可是……”
  “什么事?”人随声到,一个年约三十、满头珠饰的美貌少妇已然出现在黑脸童子身后,将其揽入怀中。
  黑脸童子大喜道:“娘!”然后指着易天行道:“是这人杀了德轱儿,把我救下来的。”
  美貌少妇望向易天行:“我是蛊宗七神娘娘,多谢你救了我儿子。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说着脸色一变:“你中了三蜈蛊?”
  易天行漠然道:“不错,所以你们也不必管我了。死人是不需要报答的。”
  七神娘娘眉头紧锁:“这倒是个麻烦事,这样吧,你跟我到蛊宗去一趟,我要召集蛊宗的长老商量一下,看救不救你。”
  此时人影闪动,十余个壮汉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参差不齐地喊着“夫人!”“宗主!”
  易天行心中一动,望向黑脸童子,心道:“这个小孩居然是蛊宗宗主!”
  黑脸童子像看穿了易天行的心思,对他咧嘴一笑:“没有想到吧?我尚在襁褓中时,我爹便被人害死了,我是独子,于是便顺理成章的继承了他的宗主之位。”
  易天行对七神娘娘道:“我还有个同伴。”
  七神娘娘冷淡地道:“蛊宗圣地,不是任何人都能靠近的,你去跟他打个招呼,一个人跟我们走。”
  易天行暗叹一声,将黄鹿提起,正欲动身。黑脸童子已经拦在他面前:“这黄鹿被下了蛊,不能吃了。”说着打了个手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