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三十五章 属意绝龙岭 壮志天下平

第三十五章 属意绝龙岭 壮志天下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古心铮一时语塞,古心胜指着夏玉英道:“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逛窑子也叫风流?!下流差不多!”
  夏玉英一脸不解道:“是么?我常听人说去妓院风流快活呀。”
  古心铮终于回过神来:“其实凤鸣远也经常去妓院,不过他很少留宿,一般都是和艺妓清谈,或者是与她们研究曲子。”
  古心胜大声道:“什么叫很少?!凤三从来不在妓院留宿!”
  古心铮冷冷地道:“要留宿也是你,对吧?”
  古心胜脸一红,干咳道:“哥,我不打岔了,你继续说。”
  古心铮接着道:“凤家的长辈虽然觉得凤鸣远不务正业,但是多想他少年心性,年纪大点便会收心,便很少管他。吕玉书就不一样了,他专事武学,不修经籍,而且心慕游侠,整日结交江湖中人,族中诸老对他深为不满。特别是他父亲,对他期望甚殷,自幼便将他被送往京城学习儒学,谁知道十载归来,他对儒学一知半解,却学得一手甩袖子打人的本领,当时便气晕过去。吕家的人现在一提起他,便一副家门不幸的样子。”
  古梦涯笑道:“甩袖子打人?流云飞袖?”
  古心铮点头道:“云门的武功潇洒飘逸,甚得贵胄欢心,在京都非常盛行,不过大多是闹着玩的居多,像流云飞袖练到吕玉书这样的便不多了。”
  易锋寒道:“可是这位流云公子除了武功,似乎……嘿。”
  古心胜道:“易老弟不用觉得难以启齿。玉书跟我一样,拿起书本就头痛,所以除了武功之外,的确乏善可陈。不过那小子的江湖阅历非常丰富,也算有点武技之外的长处吧,比我要好点。”
  古心铮哼道:“你也知道自己除了打架,一无是处么?”
  古心胜吐了吐舌头,嬉皮笑脸地道:“没有关系,反正我们家有你撑着,就让我当寄生虫好了。唉,当老二就是好啊!”
  古梦涯却不解道:“怎会这样的?吕玉书应该不算江湖人才是。”
  古心胜叹气道:“吕家虽是芫阳望族,但是素以诗书传家,本来就不算富裕,加上子弟众多,玉书又不得宠爱,囊中难免羞涩。而玉书四处交游,花费甚大,所以他经常要靠替人走镖之类的工作挣钱,阅历自然比较广博。”
  夏玉英道:“那凤鸣远也是如此了?”
  古心胜哑然失笑道:“你知不知道凤三谱的曲子在市面上什么价格?他虽然不是很富有,但也却是个不缺钱花的主。”
  言九天忽然道:“古二哥,芫阳主要有些什么势力?”
  古心铮道:“官府方面益王卢真自然是城中最有权势的人,除非造反,谁都不可能违抗他的意愿;然后便轮到掌握芫阳守军兵权的潘瑜;还有就是芫阳太守郗宏,他是秦正道的小舅子,虽然没有什么能力,可是有秦正道给他撑腰,在芫阳官场上也算是个实权人物。城中的帮会组织陆地上现在只剩下丐帮、穷家帮与七缕风;水路上则是长河帮益州分舵的天下。樊家堡的人在城北码头附近建有一座三星楼,与长河帮益州分舵的堂口隔街相望,虽然很少与江湖中人来往,但是没有人敢小觑他们。商蠹经营的九州书肆在城中心,是商家在芫阳的主要产业,虽然商家只关心生意,但是惹到他们可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游龙镖局是益州最大的镖局,总镖头游长卿是正宗的游家枪传人,手中铁枪纵横江湖,走镖四十年从未失手,而且他还是潘瑜的师父之一;另一个总镖头龙在田乃是恒渊龙家的高手,据说武功尚在游长卿之上,只是很少露面;他们镖局的镖师中也颇有能手。隐居在芫阳西郊的甄天南、奚有贤两个武林名宿在江湖上也甚有威信。另外,芫阳尚有白凤门、红巾刀、神拳武馆和神手门等四个小门派。而我们古家在江湖和商界也都薄有虚名。”
  夏玉英笑道:“神手门?嘿,怎么跟九天的外号那么相近?”
  古梦涯却道:“怎么不提滕老先生的丹青门?”
  易锋寒亦问道:“七缕风是什么东西?名字怎么那么怪?”
  古心铮微笑道:“别急,慢慢来。”接着先回答夏玉英:“神手门其实是个小偷团伙,跟言兄弟的绝技可扯不上什么关系。”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继续道:“滕乐山是徐州人,他所创立的丹青门基业亦在徐州,他留在这里纯粹是与凤老三相处甚欢,不舍离去。七缕风其实是七个黑道帮会的联盟,最有实力的是第一缕风,其他六缕风都是被他强迫入伙的,第一缕风初立之时,芫阳最起码有三十个帮会组织,结果不出三年,除了丐帮与穷家帮势力太大,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之外,其余诸帮会不是臣服于它,便是烟消云散。”
  言九天摸了摸下巴:“白凤门、红巾刀、神拳武馆的背景呢?”
  古心胜道:“白凤门只是江湖上一些卖解女子集结而成的门派,以轻功为主,但是就算轻功,也没有什么可以自豪的地方。红巾刀是当年红巾匪乱时期,红巾贼训练士兵所用的刀法,三流刀法,而且一代不如一代。神拳武馆馆主司徒骧练的是燃灯古寺的外传拳法,武功稀松平常,不过打十来个寻常壮汉倒是没有问题,取了个神拳的名号混饭吃,手下有百来个徒弟。”
  沐月莲道:“我听说穷家帮是神州第一大帮,只是素行不端,而神州第二大帮丐帮实力虽然稍弱,行事却很光明,不知道是否属实?”
  古心铮点头道:“不错,其实丐帮的创立本就是冲着穷家帮来的。当年穷家帮扩张势力,逼迫所有的乞丐入帮,教唆纵容帮众坑蒙拐骗,弄到神州人看到乞丐便群起残害的地步。而当时正值战国乱世,饥寒交迫、孤苦无依者众多,这些人不但受到官府盘剥、帮会要挟,还被整个神州唾弃,根本没有活路。当时的中州大侠朱擎天实在看不过去,却又深感自己势单力薄,无力救助这些穷苦善良之人,后来终于在兄弟朱摩天、妻子解素素的支持下,尽散家财,创立了丐帮,专门庇护那些不肯加入穷家帮的乞丐。他这种做法,大招穷家帮之忌,于是两帮冲突不断。穷家帮认为自己成为乞丐,本就是天下欠他们的,无论他们做什么,只要能满足自己,便是正理;而朱擎天却坚持人可无钱不可无志,做人无论尊卑贵贱,都应该顶天立地、无愧于心,坚决反对损害无辜以逞私欲。双方争斗多年,论实力穷家帮占据绝对上风,若非朱擎天功力奇高,乃当时神州公认的十大高手之一,丐帮早就夭折了。朱擎天这种做法,后来终于得到许多正派中人的支持,一大批高手加入丐帮,使得丐帮势力大增,很快便能与穷家帮分庭抗礼。两个帮派便这样持续至今,可能是因为互相敌对吧,几千年了,他们两帮的作风一点变化也没有。”
  夏玉英神往道:“像朱擎天那样,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英雄!可惜,他不是当今人物。”
  古心胜调侃道:“是当今人物又怎样?嫁给他?”
  夏玉英扭头不去看他,冷哼道:“我便去入丐帮帮他。这样的英雄,我无论如何,一定要结交的!”
  古心胜道:“嘿……”
  古心铮打断道:“又来了!”
  古心胜吐了吐舌头,不再言语。古梦涯却轻笑道:“怎么神州最大的两个帮会都是由乞丐组成的?神州的乞丐真可怕!”
  古心铮淡然道:“没有办法,这与整个神州的现状有关。卢乾即位以来,天怒人怨、民不聊生,乞丐实在太多了。比如襄、葛、云、阳四州大旱,今年这四个地方穷家帮的势力便扩张得异常迅速。”
  易锋寒笑道:“古二哥漏了丐帮。”
  古心铮道:“丐帮收纳帮众比较严格,戒律又多,单就帮众数目和扩张速度来说,一直没有办法与穷家帮抗衡。不过,乞丐多了,日子一久,还是会为丐帮提供新鲜血液。”
  言九天点头道:“是这样啊,那么……”
  一直不说话的古心坚忽然插嘴道:“你们打算以绝龙岭为基地,勾结潘瑜,架空卢真,然后联络丐帮、游龙镖局或者其他的帮会,控制芫阳乃至益州。然后待机而动,推翻卢乾的统治。大家应该都认为这样不但替凤三公子报了仇,对神州百姓也是一件好事,对么?”见众人都不说话,静等着自己继续说,于是沉声道:“我一直在想,我们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我们这样,是否在推动着神州向动乱的局势发展?卢乾不是个好皇帝,但是为了推翻他,而让神州百姓饱受战乱之苦,到底值不值得?天兵的主人,难道注定是使得九州沦为乱世的元凶?”
  众人细细咀嚼着古心坚的问题,一路无语,回到古府,各自回房。待晚饭过后,易归藏招呼下午同行诸人来到自己居所。
  一坐定,夏玉英便首先开口道:“易大哥,找我们什么事?”
  易归藏淡淡地道:“下午四表哥的疑问,我想了很久,想再和大家谈谈。”
  古心坚肃容道:“大表弟,请讲。”
  易归藏道:“现在神州的情况,大家不但有了许多耳闻,而且也亲眼目睹了不少。现在虞国政权已经腐朽不堪,皇帝不恤民力、奢靡放纵、好大喜功、穷兵黩武;臣下心怀叵测、朋比结党、各存私心。神州乱相已萌,非人力可以阻止。与其待坐等祸乱发生,不如未雨绸缪。只要我们不要忘了我们今日为什么要建立自己的势力,不要忘了无论我们采取的手段如何,目的只有一个,让神州百姓能够远离暴政苛捐,能够不受贪婪暴戾的君主与官僚土豪欺压,能够在和平的国度中生活。也许终我们一生,这也只是个梦想,但是,不能因为希望渺茫,我们就放任残酷的现实肆无忌惮地制造着人间的不平。这是我们作为一个侠士最起码的要求。”
  古心胜心有所感地接着发言:“我不知道你们的想法,我是以侠士自诩的。在我懂事的那刻,在我没有摸过书本之前,我便已经懂得用剑。和平,是靠武力维系的。我们不能因为厌恶战争和动乱,就拒绝使用武力。没有强大的势力,就意味着任人鱼肉,更谈不上管天下不平之事。我们平日里,也算做了些惩强除恶的事情,可是如果我们不是比那些人更强,我们还能坐在这里说话吗?不被枭首示众也早在大牢里蹲着了!”
  沐月莲淡淡地道:“如果掌握强权的人肆意妄为,而我们却没有足够的力量,便只有像现在般任由他们胡来。”说着幽幽一叹:“天色已晚,卢乾想必已经驾临吕府了吧。”
  夏玉英只觉胸中热血沸腾,拍案而起,大声道:“不错,也许我们是在为即将来临的乱世煽风点火。但是,如果是现在这样的太平,不要也罢!”
  言九天站起身来,斩钉截铁地道:“我父母早亡,义父对我恩重如山,他老人家和义弟的仇,我一定要报!无论用什么手段,作出多大牺牲,我一定要拥有自己的军队,一支可以打回蜀州的军队。”
  易锋寒黯然道:“九天……”
  古心坚摸了摸后脑勺:“嘿,是我多虑了,害得大家费心思量这种无聊的事。”
  易归藏道:“四表哥别这样说,正因为你的疑问,引导我们去思索和寻找一条正确的道路。如果没有你的提醒,我们恐怕真的会在强权的追求中迷失自己。”
  易锋寒笑道:“终于找到我们奋斗的目标了,怎么样?大家讨论一下具体措施?”
  言九天道:“谋定而后动,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调查一下芫阳各股势力,找出可以合作的伙伴,确定敌人。绝龙寨方面,我们亦应该去当地了解一下,一方面可以探听寨中情况,另一方面也可以了解山寨与当地山民的关系,以便寻找机会。”
  古心铮皱眉道:“怎么分配人手?”
  古心胜道:“其他人我调不动,八邪却可以帮忙,他们都是老江湖,各有一套打探情报的手段。”
  夏玉英道:“怎样行动,我得去和羌三叔他们商量一下。他们久经战阵,应该有好提议。”
  古梦涯道:“不错,我有同感,我也想征求一下寿叔他们的意见。”
  易锋寒道:“进入如此,大家先回去,想办法的想办法,找人商议的找人商议。明日再作计较,反正在卢乾老狗离开之前,我们不宜有所行动。”
  沐月莲微笑道:“我对打仗一窍不通,你们多操心了,决定了通知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