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三十四章 玄功初有成 飞剑斩螳螂

第三十四章 玄功初有成 飞剑斩螳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易天行打坐完毕,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可以在暗黑无光的地穴中依稀视物,真气不由自主地向外扩张,有如身体的一部分,以其特有的触觉感受着周遭的一切,心中一阵狂喜,知道自己的功力又提升至了一个新的境界,随即泛上心头的是师长们的谆谆教导,知道现在正是紧要关头,无论什么干扰都足以使自己走火入魔,大喜大悲的感情波动尤为不妥,连忙收敛心神,再次进入入定状态。
  坐在易天行身旁的唐青瑶亦在行功,不过打坐了两个时辰后,便再也静不下心来,只得在黑暗中守候易天行醒转。谁知等了许久,易天行一丝起身的迹象都没有,心中佩服之余,大感气闷,终于拿出利用在地肺中找到的树枝枯藤制造的火把,将其点燃。火把在阴暗的地穴中发出温和的黄光,配上火光照耀下,易天行安详肃穆的面容,一切显得温馨而宁静,使得唐青瑶想起幼时祖母在烛光下手把手教她唐门暗器入门手法的情景,一时感慨万千,不由自主地出了神,怔怔地呆立在那里。
  一个轻微的声音将唐青瑶从回忆中惊醒,脑中飞快地闪过信息:“是石子滚动的声音,有人!”连忙将火把熄灭,跃上上方的一块巨岩,手一探,便将两把梅花针抓在手中。
  黑暗中传来一个粗豪的声音:“孝叔,前面火光骤熄,恐怕是对方发现我们了。”
  接着响起另一个声音:“废话,还不是你不小心踢到石头,发出声响造成的!我怎么跟你这么个笨蛋一路啊,不知道令哥怎么分配的人手。”
  唐青瑶心念转动:“孝叔?刘孝?”想到这里,背上骤然惊出一身冷汗:“易天行还在入定。不行,得截住刘孝一行。”身随念动,飞身跃下,向发声处掠去。
  唐青瑶前行不远,便看见前面地洞传来一片光亮,知道刘孝等人出现在即,当下扬声道:“前面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火光一闪,一个华衣锦袍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右手高举火把,左手提一根熟铜齐眉棍的矮子出现在唐青瑶面前。
  锦袍男子发现来者不是易天行,不由一愣,露出失望的神情:“在下蜀东刘孝。”接着目光瞥向身后的矮子:“他是我侄子刘犼。不知姑娘是……”
  唐青瑶露出久仰大名的神情,道:“原来是葫项关的刘副将,您的威名真是如雷贯耳,今日有缘得见贤叔侄,实是三生有幸。小女子西川唐青瑶。”心中却暗自恃道:“刘犼这矮冬瓜肌肉虬结,脚步稳健,不过一副憨头憨脑的样子,加之目无神光,当是个只练外功的蛮牛,不足为惧。刘孝以暗器成名多年,倒是个棘手的人物,只是素闻此人沉迷声色,不知道功夫有否退步?”
  刘孝闻得唐青瑶提起他的官职,老脸一红,干笑一声,岔开话题:“原来是西川唐门的女神童,失敬失敬。不知道唐姑娘为何来此荒僻阴森的地穴?”
  唐青瑶看到刘孝的窘态,才想起他丢官一事,心中大乐,立时绽出笑容:“我奉家父之命,来地肺采药。”
  刘孝猛然一惊,失声道:“地肺?!这里是地肺么?”双目环顾四周:“听说地肺中满是阴火毒焰,怎么就跟平常地穴差不多?只是深邃广阔了许多。”
  唐青瑶见到刘孝这副样子,心中大为不齿,心中暗道:“亏你还算武林中的成名人物,居然胆小怕死成这个样子。”轻描淡写地回答:“您描述的是地肺深处的情景,只要我们不走错路,在地肺上层是没有阴火毒焰的。对了,刘副将既然连这里是哪儿都不知道,进来作什么?”
  刘孝闻得此言,胆气大壮,挺了挺胸,大声道:“我们正在追捕朝廷叛逆易天行,七天前我们的人在东郡找到了他,不过那小子很是了得,居然把我们的人杀了。我们沿途追踪他至北郡,后来听得青牛山方向传来长啸,当是易天行这小子在向我们示威。所以我们随后便追到青牛山,发现四周很是空旷,根本无处遁形,于是便发动人手,仔细搜寻,最后终于发现了地肺的入口。我们既然知道易天行这小子逃了进来,自然不肯放过,所以我们一行人俱都下来查探。谁知道这鬼地方纵横交错、广邃无边,我们只得分头搜索,结果到现在也没有找到那小子。刚才看见火光,我还以为大功告成,想不到居然是你,真是晦气。”
  唐青瑶面色一沉,道:“刘副将既然这么失望,我们就此别过。”
  刘孝心知失言,却不愿意道歉,于是装作不知道,颔首微一示意,带着刘犼便欲继续前进。
  唐青瑶面露愤色,疾步走过刘氏叔侄身边,心中却不住盘算:“刘孝骄横无礼、思虑不周,暗器手法应当不够精微细密,哼,光靠准头也可以凭暗器称雄么?现在猝然出手当有八成机会,动不动手?”
  正思量间,刘犼忽然道:“唐姑娘的火把呢?”刘孝闻言立时停步,鹰隼般的目光立时落在唐青瑶的背上。
  唐青瑶这才想起刚才跳下来的时候过于匆忙,将火把忘在了巨岩之上,不禁暗骂自己太过粗心,同时感受到刘孝有如芒刺在背的锐利目光,心中一凛,知道自己不但低估了刘孝的功力,而且还被刘犼外表的愚鲁所骗,此人心思细密,尤在刘孝之上,只是不知道他是否在内功修为上有所伪装,不由暗悔没有抓住时机,及时出手,以致落入被动之局。
  刘孝见唐青瑶未答话,心中更是生疑,催促道:“唐姑娘?”
  唐青瑶转过身来,竭力压抑着剧烈的心跳,故作平静地道:“刚刚用完了。”
  刘孝冷笑道:“胡说,如此阴暗的洞穴中,没有火把怎么行走,你如果没有备用的火炬,怎么敢继续前进?”
  唐青瑶笑道:“地肺之中不乏树木之属,我才不怕缺火把哩。”
  刘犼阴郁地道:“是么?”
  唐青瑶怒道:“你们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我为什么要骗你们?!”
  刘犼道:“誉伯和猿弟死后被易天行焚尸灭迹,当时睿叔便道一定有人帮助他,因为易天行与我们已经结下深仇,杀掉我们的人根本不用掩饰,除非……是其他人下的手,易天行不想让我们知道。”说着将手中火把向洞壁一扔,将其插入洞壁,接着双手持棍,遥指唐青瑶胸腹之间。
  唐青瑶冷笑道:“既然你们要冤枉我,我们唐家也不是怕事的。”
  刘孝想起唐门的报复手段,心中一寒,气势立即减弱,赔笑道:“我们并非认定姑娘勾结叛逆,只是希望姑娘可以一释我们心中疑惑。”
  刘犼骤然大喝道:“孝叔,此地偏僻异常,我们宁可杀错,也别放过!”
  刘孝闻言立即心动,心道:“不错,在这里杀了她,有谁知道?”想到这里便欲重新使利用气机锁定唐青瑶。
  唐青瑶那容刘孝故技重施,娇笑声中,两把梅花针疾射刘氏叔侄二人,接着一抬腿,一道碧光射向插在洞壁的火把。
  刘犼大喝一声,将手中熟铜齐眉棍一抖,舞出一个棍花,将飞射而至的梅花针尽数扫落,接着反手一击,正中即将射中火把的碧色光华,铮的一声,一柄闪着碧光的三寸小剑落在地上。刘孝却一掌劈空击出,狂猛如涛的劲力将梅花针全部击回,反向唐青瑶笼罩而下。
  唐青瑶飞身一跃,在洞壁上一蹬,仰飞出去,右手一扬,一把飞刀有如流星赶月般射向刘孝咽喉。刘孝久闻唐门暗器之名,心下不敢怠慢,双手连挥,十二柄匕首连珠飞出,其中两把一前一后迎击唐青瑶所发飞刀,另外十把则呈人字形飞出,来到唐青瑶身前,忽然合拢,有如苍鹰敛翅般夹击过来。
  唐青瑶冷笑一声:“雕虫小技!”手一翻,一道银色光轮脱手而出,绕着身体不住飞舞,将射至的十把匕首尽数击落,然后手一指,银色光轮呼啸而出,击向挥舞铜棍、急速扑上的刘犼。
  刘孝迎击飞刀的匕首正中目标,心中一喜,大笑道:“唐……”忽然见到眼前蓝光一闪,若非他精于暗器,目力极佳,几不可见,心知不妙,连忙往地上一滚,已然慢了一步,左手手背一麻,已经被一根蓝色毒针擦破表皮。刘孝想起唐门暗器的歹毒,心中一寒,连忙向左手望去,只见自己的左手手背不住渗出蓝色水珠,一道蓝气迅速沿着自己手臂的经脉向上蔓延,当下运足内力,欲图将毒气逼出,谁知蓝气丝毫不受影响地继续上窜,眨眼工夫已经升至肘部,刘孝心中大骇,将牙一咬,右手抓住左臂,用力一扯,硬生生将左臂齐肩扯断,扔在地上,接着运指如风,疾点左身十余处穴道止住狂涌而出的鲜血,然后撕下上衣,将断臂包好,垂首一看,地下的断肢已经流出蓝色血液,不禁惊怒交集,恶狠狠地望向唐青瑶。
  唐青瑶正注视着与将铜棍舞成一道棍墙、抵御不住盘旋往复的银色光轮的刘犼,见刘孝望过来,笑眯眯地道:“唐门暗器不过如此,是么?”
  刘孝凶睛暴出,站在当地,也不答话,一味地暗自提运功力,等待时机。刘犼却越战越勇,将手中铜棍舞成一幢黄光,令得银色光轮无法近身,大踏步向唐青瑶逼来。
  唐青瑶黛眉轻皱,两支银梭分射刘犼两肋,身形一展,已然飘到刘犼身前,玉指化出三道幻影点向刘犼前胸。刘犼怒吼一声,双臂一绷,身体前倾,立时浑身布满许多青色疙瘩,面容亦又如青色蟾蜍后背般恶心,望之令人毛骨悚然。两支银梭与银色光轮同时命中,如中败絮,跌落地下。
  唐青瑶惊呼道:“青蟾功!”立即变招,手指一扬,三道幻影转而点向刘犼的双目与眉心。刘犼屏息不语,一动不动,只将双眼紧闭。唐青瑶化作实质的三指尽数中的,只觉手指一阵剧痛,险些将指骨折断,连忙抽身后退。
  就在唐青瑶刚往后跃之时,刘犼猛然睁眼,浑身青色疙瘩尽消,手中熟铜齐眉棍化作一道黄色闪电,以流星经天般的急速,直插唐青瑶心房。
  唐青瑶躲避不及,将牙一咬,正待挥掌向铜棍硬接过去,忽然身体一轻,已然后移三尺,恰恰避过刘犼必杀一击,接着一个高瘦的身影映入眼帘。
  唐青瑶心中一阵狂喜:“易天行!”
  刘孝趁唐青瑶心神失守之际,右手微一翻腕,一柄匕首疾如闪电、悄没声息地射向唐青瑶咽喉,阴险毒辣之极。
  易天行不及理会唐青瑶,双腿一错,然后一记鞭腿正中刘犼的棍尖,刘犼棍势已尽,后力未生,只觉一股强大的真气透棍而至,立时被震退丈许,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易天行接着反手出剑,分毫不差地正中刘孝所发匕首的刀尖,将其击落。
  唐青瑶被这有如鬼魅般潜至的匕首惊出一身冷汗,娇斥道:“老贼找死!”说话间将腰一扭,腰间所佩玉环顿时化作一圈碧色光华,疾射出去,以变幻莫测的轨迹向刘孝激射而去,刘孝惊骇之下,身形疾闪,连换七种身法,欲图躲避,却仍然被玉环击中后脑,当场仆倒在地,脑后不停溢出黑血。
  刘犼见状,狂嘶一声,腾身而起,熟铜齐眉棍向易天行当头砸下。易天行明确无误地感受到刘犼真气运行的情况,身体向前一挤,便已经进入刘犼铜棍的死角之内,一掌击出,碰的一声,刘犼有如断线风筝一般飞出,撞到洞壁,接着反弹到地上。易天行徐徐走近,正待补上一掌,刘犼忽然虎吼一声,猛然站立,双手紧绷,双目紧闭,身体前倾,浑身又再浮现青色疙瘩。
  易天行骤然见此,吃了一惊,随即大笑道:“青蟾功!”
  唐青瑶肃容道:“小心,此人运功后刀剑难伤。”
  易天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我知道,哈。”调整了下呼吸:“青蟾功是一门很难练的外家横练功夫,练成后的确有刀枪不入之能,不过这功夫之笨,也是世间少有,布气时不但要屏气息声,而且连动也不能动,否则其功自散,所以自青蟾道人创立此功以来,六百年来根本没有传人,不是此功心法失传,也非难以练就,而是没有人肯花精力苦功去练这不实用的东西。想不到今天让我碰上了,真是奇迹。”说着像观赏怪物一般,对刘犼上下打量,不时发出啧啧之声。
  唐青瑶被易天行的举动逗得咯咯娇笑:“你打算怎么对付他?”随即想起刚才刘犼变招之速,面色转为紧张:“小心他猝然发难!他卸去此功出手反击所需要的时间很短。”
  易天行一笑:“他现在元气损耗甚剧,而且内伤颇重,根本没有还击之力了。”
  唐青瑶道:“可是他这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