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三十三章 阴焰噬双风 密室聚群侠

第三十三章 阴焰噬双风 密室聚群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四周一片黑暗,一点声音响也没有,耳中只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刘氏兄弟倚背而立,为自己贸然追下而暗自后悔。刘狂风道:“哥,我们上去?”
  刘和风平静地道:“出刀。”说罢刀出如电,斩向虚空。
  刘狂风与其兄默契颇深,闻言左臂一抡,龙纹钢刀划出一道弧光,夹杂着风雷破空之声,正中刘和风劈至的钢刀。两刀相击,发出震耳轰鸣,激起点点火花,刹那光芒中,刘氏兄弟已然看清枭子惑三人的位置,长啸声中,合身扑上。
  枭子惑冷笑一声,大喝道:“邪火大阵!”声音未落,黑暗中便鬼火四起,深邃的洞穴骤然间化作阿鼻地狱般光景。无数绿荧荧的阴火从四面八方向刘氏兄弟暴射而至。
  刘狂风连声大喝,与刘和风挥刀成壁,将身体四周防御得水滴不漏,阴火虽然被二人钢刀所阻,却并不熄灭,纷纷粘在刀上,发出兹兹之声,霎时便将钢刀化作两柄火刃。刘狂风知道阴火正在腐蚀自己随身多年的宝刀,心痛已极,额头青筋暴出,一掌击向刘和风,刘和风不约而同地出掌相迎。碰的一声,两掌相合,二人脸色一白,旋即恢复常态,手中钢刀立时光芒大盛,发出耀眼精光,宛如一青一紫两条神龙,微一抖擞,便将刀上阴火震得四散飞射。此时上方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啸声,四外阴火骤然而止,一切又复归寂静,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
  借着刀上光芒,刘氏兄弟这才发现身处一个方圆约三十丈的洞穴之中,洞壁四周站着十余个黑衣人,在黑暗中更加难以察觉;洞壁之上有三个人工开凿的洞窟,各有一人盘膝在内;枭子惑三人在自己身前五丈左右,严阵以待。刘和风沉声道:“这姓易的娃儿乃是朝廷钦犯,你们邪火阴宗虽然向来隐居地穴,不与朝廷往来,不过也犯不着为个不相干的少年得罪朝廷。”
  洞壁上居中的洞窟内,一个干瘪瘦小的黑衣老者冷森森地道:“我们邪火阴宗向来不问是非,倒也犯不着包庇谁,不过我们邪火阴宗也不是好欺负的。你们追杀我三师弟,算怎么回事?”
  刘和风听出老者言中之意,心中大喜:“我们并无意对付枭兄,追来纯粹是为了缉拿要犯,只要枭兄肯将他身后两个少年男女交出,在下兄弟立即向枭兄道歉。”
  枭子惑也觉察到黑衣老者的心意,连忙扬声道:“大师兄,这姓易的娃儿乃是何师兄的弟子!何师兄已经被他们害死了!”
  黑衣老者眼中寒芒骤盛,盯着刘和风道:“此话当真?”
  刘狂风怒道:“喂!别冤枉我们!我们没有杀过什么姓何的人!”
  枭子惑亦怒道:“混账!想不到北岭双刀居然是无耻抵赖之徒!”
  刘狂风大怒:“哥,别跟他们说那么多!免得他们以为我们怕他们!”
  刘和风拱手道:“我们确实没有杀过邪火阴宗的人,枭兄是否受了别人的欺骗?据我所知,易天行的武功得自家传,并非邪火阴宗门下。”说罢眼光瞟向易天行。
  易天行肃然道:“我的确不是邪火阴宗门下,不过我曾经得承无相大师武功,终身不敢有忘大师教诲之德。你敢说无相大师未死于尔等之手?!”
  刘和风皱眉道:“无相大师俗家姓何么?”
  洞壁之上传来两声暴喝,两个黑衣人已然飞身纵下,落在刘氏兄弟身前丈许远处。其中一个身材瘦削,十指修长的汉子眼中闪烁着熊熊怒火:“也就是说无相大师死在你们手中?!”
  刘和风心中暗叹,知道再也难以善了,徐徐道:“无相大师死在幻蜃三妖手中,不过同为朝廷办事,你们要算在我们身上也行。”
  那瘦削汉子怒喝道:“哼,可以不算在你们身上么?!”身形旋转,十指连弹,指力破空而至,击向刘氏兄弟周身大穴。与他并列而立、长相粗犷的彪形大汉亦挥舞着一根不知名巨兽的臂骨,向刘氏兄弟猛扑过去。
  刘和风大喝道:“杀!”与刘狂风双刀合壁,迎向那两个邪火阴宗的高手。
  洞壁上的黑衣老者见状冷哼道:“结阵迎敌!”洞壁四周站着的十余个黑衣人立即展动身形,一面发着阴火,一面各持兵器向刘氏兄弟聚集过来。
  枭子惑拍了拍易天行的肩膀:“你虽然是何师兄的弟子,但你却非邪火阴宗门下。”
  易天行恭敬地道:“晚辈知道,贵派处置敌人,向不容外人插手。”
  枭子惑微笑着点了点头:“那就好。”说罢身形化作一只灰鹰,疾扑刘和风。
  刘和风面色有如静渊无波,大喝一声:“来得好!”与刘狂风互以对方为中心,不住游走,双刀不时互相撞击,随着撞击次数的增加,二人刀上光芒越来越盛,最后直似要离刀而出。围攻刘氏兄弟的邪火阴宗门人逐渐感到身外压力越来越大,功力较弱的渐渐受到影响,身法慢了下来。
  刘狂风见状冷笑道:“躺下!”身形一矮,左臂挥刀横扫,刘和风迅速旋动手腕,手中龙纹钢刀化作点点繁星,向邪火阴宗诸人当头罩下。邪火阴宗门人中功力稍弱的纷纷中刀,只有五人毫发未伤的度过此劫,其余诸人不是被刘狂风斩断双腿,便是被刘和风快刀所伤。
  瘦削汉子立即喝道:“葛烽、简隆,带领师弟们退下!”另外两个没有受伤的邪火阴宗高手立即应声而退,招呼着受伤较轻的同门将重伤者带出战团。
  刘狂风双目血红、面目狰狞地咆哮道:“一个也别想走!”与刘和风刀光翻转,有如一个巨大的光轮旋涡卷向受伤不起的三个邪火阴宗门人,立时绞得血肉横飞。
  彪形大汉怒吼道:“快退!”手中巨骨猛然横扫,使得刘氏兄弟的刀光稍稍一滞,然后全力猛攻,口中狂呼不已,招式大开大阖,全然不顾自身。
  刘狂风冷笑道:“蠢牛!”身形稍缓,让刘和风迎上那大汉。刘和风挥刀斩向那大汉手中巨骨,待得兵刃相击,立即使出阴柔刀劲,将巨骨缠住,既使其施展不开,同时又将其劲力卸去。大汉心知不妙,却毫无怯意思,大喝声中,身体旋转成一道旋风,刘和风运用阴柔内力,凭借手中钢刀牢牢粘在大汉手中的巨骨上,任凭其身形旋转,犹如附骨之蛆一般,毫无脱离的迹象。刘狂风却后退一步,将刀抱于怀中,凝神静气,等待机会给那大汉致命一击。
  瘦削汉子与枭子惑俱都看出不妙,纷纷抢上。瘦削汉子一指击向正抱元守一的刘狂风。枭子惑却一面大喝:“戚师弟快扔掉紫獬骨!”一面舞出漫天掌影击向刘和风。
  刘狂风眼中精光一闪,怀中钢刀疾愈闪电斩向瘦削汉子右臂。瘦削汉子冷冷一笑,飞扑而至的身体骤然一缓,右手一缩,待刘狂风刀光闪过,左手猛然一指,正中刘狂风右肩。刘狂风闷哼一声,身形立时摇摇欲坠。瘦削汉子乘胜追击,顺手一挑,划向刘狂风咽喉要害。不想刘狂风长啸一声,刀光再起,比起刚才出手快了近一倍,瘦削汉子左臂未及其身,便已经与自己身体分家,撒出漫天血雨。
  刘和风见状悲呼道:“弟弟!”骤然收刀,掠向刘狂风。戚姓大汉得此良机,立即挥骨追击。枭子惑却跃至瘦削汉子身旁,提着他的背心向后飞退。
  刘和风见戚姓大汉追至,眼中寒芒大盛,洞壁上的黑衣老者见状大惊,急声道:“戚师弟!快……”退字尚未出口,刘和风已然飘然出刀,刀光飘逸如云、其疾如电,从戚姓大汉的双臂间一闪而逝,便见戚姓大汉有如瞬间倾覆的大厦般颓然倒下。
  黑衣老者怒喝道:“混蛋!”口一张,一团绿莹莹的火团脱口而出,激射刘和风面门。刘和风正扶着往地下倒去的刘狂风,关切地问道:“伤到哪里了?”见阴火飞到,头也不回便是一刀,谁知此火与方才邪火阴宗门人所发阴火大不相同,甫一接触,便轰的一声,化作熊熊绿焰,将刘和风笼罩在内,一闪即没。刘和风惨叫着扔刀于地,在地上不住翻滚哀号。刘狂风目睹此景,将舌尖一咬,勉强提起精神,还刀归鞘,夹起乃兄便往洞穴出口攀援而去。
  唐青瑶见邪火阴宗诸人俱都在照顾伤者,无暇顾及刘氏兄弟,而壁上的黑衣老者自吐出阴火后便不再动作,心中大急,手一扬,三支袖箭分上、中、下三路射向刘狂风后背。刘狂风听得背后风声,知道不妙,用力一推洞壁,左手抽刀疾劈,将中路的袖箭斩落,上、下两路袖箭却怎么也来不及闪避,在空中身体一张,将刘和风拥入怀中,任由毒箭射入自己体内。毒箭入体,刘狂风哼都未哼便告了帐。刘氏兄弟飞坠落地,滚落两边,刘和风落地时有刘狂风垫底,加之内功深厚,并未受多大的伤,只是身体之内的经脉骨骼均被阴火煎熬,不住收缩,任他铁打铜浇的汉子,也支持不住,倒在地上不住翻滚哀鸣,几次想抓住刘狂风的手,俱都不能如愿。
  邪火阴宗诸人看也不看地上的刘氏兄弟一眼,只是冷冷地盯着唐青瑶。
  瘦削汉子打破沉默,寒声道:“好一个迎门三暗器。姑娘可是欺我邪火阴宗无人。”
  易天行刚才没有来得及阻止唐青瑶出手,现在只得来打圆场:“这位师兄,唐姑娘年纪小,阅历少,不知道中了百劫阴指和邪火阴丹的人必死无疑,害怕贼人逃脱,一时情急才会出手,绝没有看不起贵门的意思。”
  瘦削汉子转而冷冷地盯着易天行,一字一顿地道:“别叫我师兄,自从师傅叛离本门,我便与他恩断义绝,没有任何关系。”
  易天行喜道:“原来是阴余生大哥,无相大师经常说起你,他常说他的学生很多,得过他真传的亦有不少,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只有一个,那便是你。”
  阴余生眼中闪烁着晶莹的光芒,声音依旧寒如坚冰:“是么?那他为什么留下我,自己去当和尚?”
  易天行奇道:“不是你不愿意跟大师走么?”
  阴余生怒道:“莫名其妙的,他干什么要背叛本门!他如果不是年过四十还要自废武功,重新修炼,以他的本领,怎么会死在幻蜃三妖这种人手上?!”
  易天行神色黯然:“人各有志,无相大师想皈依禅宗,身为弟子的你却不想离开贵派,大师并没有试图改变你的决定,而是选择尊重你的决定,你又何必为大师脱离贵派一事耿耿于怀呢?大师离开贵派是得到贵派掌门许可的,而且走之前也将得自贵派的武功交还,并不欠你们什么,怎么能说他是叛派之人呢?”
  壁上的黑衣老者忽然沉声道:“枭师弟。”枭子惑闻言会意,立时扑向易天行,挥掌劈下。
  易天行一愣,立即反手还击,一指挑向枭子惑脉门,一面惊诧道:“枭前辈?!”
  枭子惑眉头一皱,喝道:“用何师兄交你的武功!”
  易天行终于明白其意,后退一步,食指点向枭子惑掌心,指尖一点肉眼难辨的白光一闪而逝。枭子惑双手一合,夹住易天行的食指,随即放手后退:“阎师兄,虽然招式尚有百劫阴指的痕迹,但内功心法乃是禅宗一脉,不是本门心法。”
  黑衣老者面色一沉:“虽然没有泄露本门心法,但是……”
  易天行忍不住大声道:“阎前辈,你平心而论,你们的武功招式有何出众之处?邪火阴宗的武功厉害之处本就是依仗心法诡异歹毒,只要心法不外泄,便不会导致武功精粹外传。无相金光指乃是无相大师所创,如果尚有百劫阴指的痕迹也是在所难免,试问谁能将三十年朝夕苦练的武功忘得一干二净的?!”
  枭子惑脸色大变,连忙道:“阎师兄……”
  黑衣老者挥手止住枭子惑,第一次绽露出笑容:“这小子的脾气像不像何师弟?”
  枭子惑面色一松,紧张的神色一扫而光,亦笑着答道:“像。我一直不明白就何师兄这样的脾气,居然也可以当和尚,还能成为什么大师?哈。”
  易天行感受到枭子惑等人与无相大师间深厚的情谊,心头一热,连忙施礼道歉:“晚辈无知,多有冒犯,还望阎前辈海涵。”
  黑衣老者收敛笑容,淡淡地道:“今日便看在你是何师弟弟子的份上,不追究与你同行的小姑娘妄自出手之罪,你们走吧。”
  唐青瑶闻言大为不忿,柳眉一蹙,便欲发作。易天行连忙握了握她的小手,道:“还不多谢阎前辈。”
  唐青瑶瞪了易天行一眼,终于还是向黑衣老者施礼告罪。
  易天行这才向邪火阴宗诸人道谢告辞,邪火阴宗诸人对他甚为友善,除了黑衣老者闭目无语,阴余生一副漠然的表情,枭子惑与其他诸人对易天行都显得十分热情,不过却没有人挽留他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