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三十一章 平地起骤雨 狭路逢风刀

第三十一章 平地起骤雨 狭路逢风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易天行打坐疗伤,竟然没完没了的持续了两日夜,唐青瑶心中焦急,却也无法可想,只得一面省着吃干粮充饥,一面替他护法。
  第三日正午时分,唐青瑶吃着干粮,一个人在那里轻声骂道:“混蛋易天行!早不坐关、晚不坐关,偏偏在这个时候坐关。干粮快没有了,我又不敢远离你去寻找食物,想饿死我么?而且刘家的人不知道会不会跟来,真是的,急死我了。”
  忽然一旁的地道中传来一阵大笑:“小妞儿,以后别在背后说人,一说人,人就到,很灵的!哈哈哈!”骤然间狂笑变成惨呼,接着一阵风声响起,一蓬泥土从地道中喷出,落在地上,散落出许多梅花针来。接着一个怒目圆睁、身材矮胖的黄衣老者怀抱着一个双腿浮肿、浑身发黑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唐青瑶双手下垂,暗自将梅花针握在手中,沉声道:“什么人?”
  黄衣老者怒道:“老夫蜀东刘春雨。小娃儿,快把解药拿来!”
  唐青瑶漫不经心地道:“什么解药?”
  刘春雨大怒:“难道不是你在地上埋的毒针?!”
  唐青瑶笑道:“当然不是。”
  刘春雨将中年人放到地上,寒声道:“你休想抵赖,你如果不给解药,便休怪老夫手下无情!”
  唐青瑶瞥了地上的中年人一眼,轻笑道:“他中了九叶蚀心菊的毒,现在已经毒气攻心,就是服下解药恐怕也没有什么用了。至于埋毒针一事,本来就不是我干的,不过你要硬栽到我头上,我也不介意。”
  刘春雨心中一凛:“九叶蚀心菊?你是阴康族的人?”
  唐青瑶笑道:“虽然阴康族的人以擅用此毒闻名,但是这也算不上他们的独门毒药。你可不要冤枉他们。”
  刘春雨从怀中拿出一副满布尖刺的精钢手套戴在手上:“你到底是什么人?与易天行这叛逆什么关系?”
  唐青瑶依旧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我乃西川唐青瑶,与易天行那家伙不是很熟。”
  刘春雨道:“西川唐门与我们刘家素来无冤无仇,姑娘既然与那叛逆并非同道,何不将解药交出,免伤你我两家和气。”
  唐青瑶嘟着嘴道:“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毒针不是我埋的,你故意冤枉我才伤你我两家和气哩。”
  刘春雨道:“不管是谁埋的毒针,西川唐门使毒之术冠于蜀州,请姑娘救救鄙友。”
  唐青瑶摇头道:“他内力不够深厚,毒气已经侵入心脉,没有救了。”
  刘春雨暴怒道:“既然不是你干的,便一定是易天行那小贼干的!”说着目光如炬地盯向坐在石上打坐的易天行:“待老夫杀了此贼为同门报仇。”双手一错,便欲冲向易天行。
  唐青瑶双手梅花针出手,化作两蓬密雨射向刘春雨。
  刘春雨冷笑道:“早知道你这丫头与易天行是一伙的。”双手划出一道圆弧,劲气弥漫,将漫天飞舞的梅花针聚拢成一团铁球,在双手之间不停旋转,不能前进,随即双手一张,梅花针球立即散落地下。接着,刘春雨双手扑张,冲向唐青瑶。
  唐青瑶头一点,顶上金钗疾如飞电,射向刘春雨眉心大穴。刘春雨左手往额前一横,将射至的金钗挡落,右臂一伸,直击唐青瑶前胸。唐青瑶飞身后退,右手一挥,无数金星从袖中飞出,向刘春雨全身罩下。刘春雨收回铁手,双臂疾舞,在自己身体周围形成一道护身屏障,唐青瑶所发金星在刘春雨四周盘旋碰撞,就是无法攻入他的双臂范围之内,不过唐青瑶所发金星甚是奇异,虽然被刘春雨双手气劲所迫,无法近身,却在空中回旋往复,毫无落下的迹象。
  刘春雨虽然可保一时无恙,见到身旁飞舞着得隙便钻、驱之不退的金星,心中却也不禁暗生寒意,心恃道:“唐门暗器名动天下,看这小女娃儿的身手,果然不负盛名。看来不可久战,否则必为其所乘。”心念转处,暴喝一声,双臂划出一道圆弧,将身旁金星震出丈外,猛然双掌平推,击向唐青瑶前胸。
  唐青瑶娇喝一声,身体向后一弓,双手一伸,十指不停弹出,连点刘春雨双臂数十处大穴。刘春雨双臂一分,犹如野马分鬃,横扫唐青瑶双臂。唐青瑶将身一侧,右手屈指弹在刘春雨左手精钢手套的尖刺上,向后斜飞出去。此时漫天飞舞的金星又自聚拢,朝刘春雨电射而至。刘春雨无奈暗叹,只得收招护身。
  唐青瑶见状笑道:“前辈只有这点能耐么?”
  刘春雨闻言怒目圆睁,大喝道:“无知小辈,今日有你无我!”言罢身随臂转,化作一道迅猛绝伦的旋风向唐青瑶卷至,身外射至的金星尚未飞近,即被震开。
  唐青瑶连撒两把梅花针,但未及近身,便被刘春雨所化旋风荡开,四散飞射。唐青瑶见状大惊,连忙抽身飞退,四处游斗。刘春雨如影随形地攻向唐青瑶,声势猛烈,甚于奔雷,将唐青瑶逼得仓皇躲避、疲于奔命。刘春雨倏地腾空一跃,身体依旧不停旋转,如同一根急速旋转的巨钻冲向唐青瑶。唐青瑶躲避不及,将银牙一咬,双手往内一合,夹击刘春雨头颅,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式。刘春雨身体一挺,骤然加速,在唐青瑶击到他之前,便欺近唐青瑶三尺之内。
  刘春雨心中胜券在握,忍不住狂笑道:“受死吧!丫头!”骤然眼前一花,已然失去了唐青瑶的踪影,心中一惊,身形一收,落在地上,却见一个白衣少年扶着唐青瑶,正望着他冷笑。
  刘春雨正待说话,不想护身气旋一止,身外金星又自飞到,朝他当头罩下,不禁郁愤难当,双手迎向金星,暴喝道:“易天行!是好汉的便与我堂堂正正一决高下!别依仗这些旁门左道的妖法!”
  唐青瑶嗤道:“没有见识的老贼,我的附骨金蝇乃是前古异虫,并非什么妖法。”
  刘春雨听得心头一凛,失声道:“附骨金蝇!”
  易天行徐徐笑道:“你也用不着那么害怕,附骨金蝇虽然厉害非常,但是见你现在还可以苟延残喘的样子,便应该知道这些附骨金蝇只是些幼蝇,而且驯养不得法,威力尚弱,否则哪容你在这里大呼小叫,故作惊诧状。”
  唐青瑶嘟嘴道:“什么叫驯养不得法?你给我说清楚!”
  刘春雨亦气得浑身发抖:“小辈无礼!”但是身处附骨金蝇群拥之中,想到附骨金蝇的歹毒,胆气大弱,全力护住自己,再不敢贸然出击。
  易天行不理手忙脚乱的刘春雨,侧头对唐青瑶道:“你虽然得到了这些附骨金蝇,但是却不知道怎样喂养。附骨金蝇乃是十分凶猛的毒虫,虽然长得像苍蝇,但与苍蝇并没有什么关系,喜欢攻击生物而非以腐尸为食。你以死物相饵,不但抑制了他凶猛的天性,令它们攻击能力不能得以提高,还制约了他的成长,不得血食的附骨金蝇是无法长大的。”
  唐青瑶吃惊道:“你怎么知道我拿死尸喂它们?”
  易天行将肩一耸:“不用问也知道,附骨金蝇喂养很容易,长得又很快,你的附骨金蝇威力那么小,一定是这个原因。”
  唐青瑶瞪了易天行一眼:“算你行,哼,也不用作出这样一副小人得势的样子吧。”
  易天行微笑道:“随你怎么说。”说着转头望向刘春雨:“喂,你杀不死附骨金蝇的话,就赶快滚蛋,否则你这样不停的催运真气,迟早力竭身亡。”
  刘春雨喝道:“老夫要走,也得带你人头回去!”身体腾空一跃,化作一根急速旋转的巨钻直击易天行头顶。
  易天行冷笑道:“你来来去去就只有这两招么?你一再使用旋风冲这种耗费内力的苯功夫,就算我不动手杀你,你也会因真气耗尽而遭附骨金蝇毒吻。”说话间稍微后退一步,堪堪避过刘春雨的猛击。
  刘春雨也不答话,身一落地,立即化作一道旋风卷向易天行。易天行长笑一声,身体仿佛失去重心一般,顺势在刘春雨所化的旋风中扶摇而上,衣衫随风、飘然若仙。刘春雨望着临空飞舞于头顶的易天行,生出无力下手的颓唐感觉,心中暗呼不妙,身形展动,身体所化旋风移向来路。
  易天行看出刘春雨的意图,大笑道:“想逃?!不嫌晚了么?!”凭借气机感应,借着刘春雨所发气旋之力,飘到刘春雨上方,背上白玉剑骤然出鞘,化作一道经天白虹,疾刺旋风中心。
  刘春雨大喝一声,身外气旋骤止,双手一错,迎向白玉剑。易天行傲然冷笑,手中白玉剑一旋,立即将刘春雨双手连手套带血肉绞成一滩烂泥。刘春雨惨叫一声,飞身后退,朝来路遁去。易天行悠然落地,脚下用力,身体犹如离弦利箭,射向刘春雨。刘春雨见易天行扑到,身体向下一沉,随即反身后提,划出一道弯月般的轨迹,疾踢易天行下颚。易天行骤然止步,悠然自得地看着刘春雨的右腿在自己眼前三寸处扫过,然后挥剑上挑,溅起满天血雨。
  唐青瑶招手收回漫天飞舞的附骨金蝇,望着笑嘻嘻走过来的易天行,欢声道:“你好厉害!伤势全好了?”
  易天行一脸满足的样子:“废话,我伤势如果没有痊愈,怎么敢跟这武功强横的老头动手?嗯,不错,不错,受了场重伤,功力不退反进,值得庆贺。对了,这老头跟地上的那个死人到底什么来头?”
  唐青瑶一面使用天星珠收回所发的暗器,一面说道:“那老头是刘春雨,地上那家伙就不知道了,应该也是刘家派来对付你的十八个高手之一吧。他才冤枉,不明不白地踩到你埋的毒针,就这样死了。”
  易天行哦了一声:“与刘春雨一起的,多半是刘沐雨吧。”随即笑道:“不管他原来是谁,现在只是具死尸,已经对我们没有影响了。不过既然他们能找到这里,难保没有留下联络同党的记号,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吧。”
  唐青瑶推了易天行一把,道:“带路。”
  易天行与唐青瑶顺着无相大师作的标记,继续前进,走了约半日光景,唐青瑶停下来,道:“喂,易天行,我肚子饿了,先歇息一会儿,吃了晚饭再走吧。”
  易天行点了点头,便去拿干粮,一打开包裹,身体便僵硬起来:“怎么只有这点干粮了?”
  唐青瑶没有好气地道:“你打坐了两天两夜,我又找不到其他的食物,你认为应该剩下多少干粮?”
  易天行这才知道自己打坐了两天,吃惊道:“两天两夜?怪不得我醒来觉得自己精力异常充沛,嘿,原来我最多只能静坐一日夜,看来我的功力果然精进了不少。”
  唐青瑶冷哼道:“你的功力精进到可以辟谷了么?”
  易天行笑道:“别急,我想想办法。无相大师曾经说过,地肺是个巨大的生物宝库,奇虫异兽数不胜数,只要处处留心,便不会在地肺饿死。”
  唐青瑶道:“那你快点想办法,我可没有办法在这除了石头就是泥土的地方找食物。”
  易天行将剩余的干粮递给唐青瑶,转身离去:“你先吃吧,我去找食物,在这里等我,不要走开。”
  唐青瑶望着易天行的身形隐没在黑暗之中,只觉四外一片寂静,浓浓的惧意不受制约地汹涌而至,心中生起一阵既孤独又恐怖的感觉,只得蹲下身子,用力咀嚼着干粮,试图驱散这来自心灵深处的孤寂感觉。待她吃完干粮,易天行依然没有回来,唐青瑶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她明明知道易天行离去的时间并不长,感觉中却像自己独自在黑暗中等待了许久一般,烦躁的情绪充满了内心。唐青瑶察觉到自己烦乱的心,暗自一凛,连忙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令浮躁不安的心情宁静下来。当她心境平和之后,仿佛间听得一些细微的声响,心中不禁一动,连忙凝神聚气,侧耳聆听。
  声音越来越清晰地传入唐青瑶的耳中,使得她心头一跳,脑海中闪出一个念头:“有人来了!”心念转处,唐青瑶悄没声息地爬上高处的一块岩石,静静地望着前方,等待着不速之客的到来。
  脚步声渐渐逼近,两个身材样貌俱都相若、背负单刀的蓝衫武士并肩走来,这二人走路的节奏惊人的和谐,同起同落,光听脚步声便似一个人在走路一般,唐青瑶见状暗自恃道:“此二人配合默契,必定擅长合击之术。”
  二人来到唐青瑶所踞岩石三丈远处,同时停步,右面的蓝衫武士抱拳道:“是哪位朋友在此,请现身一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