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二十五章 玉人初相会 钗环遣魂归

第二十五章 玉人初相会 钗环遣魂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次日清晨,古心铮一早便已经为诸人备就了驼马,这是一种专门用来运输的马匹,腿脚粗短有力,虽然不适合冲锋陷阵,但是耐重任劳,擅长走山路,在蜀道这种狭窄的地形上行走代步,实在是不二之选。除了彭大风之子彭博,昨夜从羌鸩羽那里听了乃父未尽的遗言后,已知其中含义,一起身便告别众人,径自离去,其余诸人一同动身,前往益州芫阳城古府。
  古心铮一行行进顺利,不出一旬,便已经离开蜀道,进入神州境内,到达肃州双秀城。古心胜早在双秀城安排了客栈,让诸人休息。
  夏玉英甫一坐下,便伸了个懒腰:“唉,累死我了!”
  古心铮笑道:“不好意思,蜀道过于狭窄,只能骑马,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见谅。不过现在到了神州,一切都好办了,我们先坐轿子到郸城,然后乘船,顺流而下,不出五日便到鄙府了。”
  易锋寒道:“古二哥,就她话多,不必管她。你有没有老大的消息?已经快四天了,还没有他的消息?”
  古心铮眉头一皱:“暂时没有小表弟的消息,他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倒是以刘节为首的高手团,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他们也没有找到小表弟。”
  古梦涯道:“是哪些人?”
  古心铮道:“刘节、刘睿、刘悌、刘孝、刘誉、刘犼、刘猞、刘骐、刘猿、刘獒、刘狂风、刘和风、刘厉雷、刘鸣雷、刘沐雨、刘春雨、刘壬露、刘晨露。”
  羌鸩羽脸色一变:“刘宗气疯了么?!居然派出这么多高手!”
  古心胜心中一动:“羌大叔是蜀州名宿,对这些人应该有点了解吧?”
  羌鸩羽道:“刘节、刘睿、刘悌、刘孝、刘誉等五人均是蜀州有名的高手,特别是刘节和刘睿,此二人是刘令的左右手。刘宗继任刘家族主以来,几乎没有出过面,族中大小事务均由刘令代理,有人说,刘令才是刘家的真正掌权者,此次刘家同时派出他们两人,看来相当重视此事。”
  夏玉英插嘴道:“刘悌和刘孝不是在当官么?怎么有时间到处跑?”
  古心铮微笑道:“还不是因为你们。他们二人贪财失职,让你们轻易逃出葫项关,元成邑若非看在刘家的面子上,早将他们斩首了,现在他们二人已经被罢为庶民。我看刘家派他们捉拿小表弟,也是想给他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寿千旬忽然插嘴道:“刘壬露我听说过,此人原名常晔,当年以十五式五岳散手名震蜀东,后来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逼投靠刘家,成为刘家露字辈副统领,武功着实不弱。其他几个刘家外围弟子的身手如果跟他差不多,易公子便危险了。”
  杨放鹰道:“我听刘悌说过他们外围弟子的编制,风雷雨露四字辈各有一个统领、四个副统领,都是蜀东武林顶尖的人物。这次刘家派出捉拿易公子的八个外围弟子都是副统领,其中最可怕的绝非刘壬露,因为刘家风字辈成立最早,网罗的高手也最多,能够担任风字辈副统领的,应该比其他三字辈的副统领厉害。”
  古梦涯焦急道:“不知道老大怎么样了?这些天来他都没有联系过我们,急死人了!”
  沐月莲忽然问道:“三才传讯牌必须用毛笔写么?”
  古梦涯一愣:“应该是,林前辈教我们用法时便叫我们用毛笔写,所以我没有试过其他的方法。”
  易锋寒皱眉道:“你是说老大的毛笔坏了?”
  沐月莲颔首道:“可能是遗落水中了,天行他跌落水中,又身负重伤,丢失东西很正常。”
  夏玉英道:“他难道不离开水的么?随便哪里找不到毛笔的?”
  沐月莲轻叹道:“现在刘家的高手紧追不舍,他未必敢贸然在人前露面。而且,还有更坏的可能。”
  古心铮胸有成竹地道:“不会有这种可能,滍水两岸的船家和住户应当都接到了刘家的悬赏令,只要小表弟的尸体一出现,必然会有人去刘家报信领赏,我们不可能得不到消息。没有消息,其实是最好的消息,我们的人找不到小表弟,刘家的人也休想。”
  易锋寒道:“也有道理。”接着提高声音,勉强欢声道:“老大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大家稍放宽心,我保证他十天之内必与我们联系。”
  古心胜起身举杯,神采飞扬地大声道:“不错!小表弟一定不会有事。来,我们祝小表弟安然脱险,宰掉刘家那些废物!”
  易天行睁开双眼,一片耀目的光芒令他双眼刺痛不已,几乎流下泪来,连忙有闭上眼睛,还没有来得及再睁眼,浑身骨骼像散了架一般传来阵阵疼痛,耳边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你醒了!”听语气,仿佛很是高兴。
  易天行盱着眼睛,慢慢睁开,好不容易才适应阳光,心知自己昏迷了不少时日,勉强转头望去,一阵剧痛传遍全身,令他差点叫出声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洋溢着满心喜悦的俏丽小脸。
  “你是谁?”
  那个女孩笑眯眯地道:“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
  易天行心中大奇,望着那女孩仔细看了看,确信自己从未见过她,不知怎么说好。
  那个女孩看见他的窘样,扑哧一笑,白了他一眼:“没有见过女人么?”
  易天行看见她得意的样子,颇不服气,笑嘻嘻地道:“你也算女人?女孩子吧。你说你知道我是谁,那你说说看,我是谁?”
  那个女孩将手中的碗放在地上,蹲到易天行面前,板着脸道:“易天行,琅环十英之一,朝廷通缉的要犯,蜀东刘家欲得而诛之的小贼。”说着脸上又露出笑意:“玄玉娥的未婚夫。”
  “什么!”易天行一下子撑了起来,然后惨叫着倒下,浑身像被无数支尖针扎刺一般,痛彻心肺,但仍然呻吟着说道:“胡说八道!”
  那个女孩吓了一跳,连忙给易天行搭脉,随即甩开他的手,不理易天行的呻吟,笑道:“看不出你白白净净的,身体比牛还壮,这样乱来居然一点事也没有。”
  易天行怒道:“什么叫没有事?你试试!”
  那个女孩不愠不火地道:“我干什么要试?受伤的是你又不是我。其实玄玉娥挺漂亮的,当你老婆你又不吃亏,用得着这么激动么?”
  易天行眼睛一闭,不再理她。那个女孩怒道:“喂,姓易的,你什么态度,你知不知道……”
  易天行双目骤然一睁,打断那个女孩的话语,笑道:“唐姑娘,我知道,你冒着莫大的危险救了我,不说别的,我昏迷这几天,你照顾之德我便无以为报,总之,姑娘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异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那个女孩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易天行:“你怎么知道我姓唐?”
  易天行笑眯眯地望着她:“我不只知道你姓唐,还知道你的名字。玄玉娥的未婚夫?嘿,我长这么大,只从一个人那里听过类似的话,她便是玄玉娥的母亲华菲雨。虽然她经常拿招我作女婿开玩笑,但是这种话,她是不会到处乱说的。玉娥妹妹很少出门,与人少有接触,这三年来更是在深山修道,不与人交往,她的朋友我大多都认识,只有她当年随父母拜会西川唐门时结交的朋友,我没有见过。而且,我现在口中犹有唐门疗伤良药回魂丹的药味,所以你一定是唐青瑶唐大小姐。”
  那个女孩冷哼道:“谁和玄玉娥是朋友,她是我的对手,总有一天,我会让她败在我的手上。哼,难怪华姨说你奸猾狡诈,果然如此。对了,回魂丹是我唐门秘药,你从哪里得到的药方?!”
  易天行苦笑道:“我并不知道回魂丹的方子,我只知道她的主药是紫箭、黄菱子和九转金莲,我尝出来的其实是它们这三种药的味道。”
  唐青瑶冷冷地看着他:“你既然尝出了三种主药的味道,辅药是什么?”
  易天行道:“尝不出来。”
  唐青瑶瞪了他一眼:“你最好不知道,如果我知道你把本门的秘方泄露出去,无论你逃到哪里,我都会杀了你。”
  易天行心头火起:“你怕我泄露你们的秘方,最好现在便杀了我,嘿,总共十三味辅药,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么?这十三味药是赤参、玄武藤……”
  唐青瑶脸色大变,赶紧捂住易天行的嘴:“不许吹牛!”
  易天行感到软玉袭唇、香风入鼻,望着唐青瑶惊惶的脸,心中不禁一软,点了点头。唐青瑶这才缩回手去。易天行微笑道:“不好意思,我这吹牛的毛病又犯了,其实我只辨别出了六味药材。”
  唐青瑶脸色恢复如常:“你记住,不许吹这种牛,会死人的。你刚刚醒转,精力有限,别说太多话、想太多事,睡一觉吧。”说罢,将两只纤手搭在易天行的肩膀,按摩起来。
  易天行感到一阵舒麻,浑身仿佛一轻,笑道:“知道了,你……”一句话尚未说完,竟自昏然睡去。
  当易天行再次睁开双眼,已是夜半时分,天上明月如钩,照进门来,四周景物显得格外清幽宁静。易天行略微活动了一下脖子,感到身体比上次醒来时好了不少,已不那么容易疼痛,只是行动仍然不方便,心中大喜,立即游目四周,观察情况。首先入目的是唐青瑶,她面朝着易天行,斜躺在地上,睡得正香。上次醒来的时候,易天行周身疼痛难熬,顾不得理会唐青瑶的容貌,现在仔细端详,只见她青丝如墨,盘在头上,一支金钗插在上面,甚是抢眼,樱唇瑶鼻,眉目如画,虽然满脸风尘之色,也掩不住她那绝世之姿,易天行不由得看出了神。良久,唐青瑶翻了个身,易天行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心中暗怪:“妈的,最近怎么回事,很容易为女孩心神失守,以前我不是这样的,嘿,幸好在晚上,否则这脸就丢大了。”心念到处,易天行望向四周,发觉白玉剑与自己的包裹就在身旁,而自己和唐青瑶存身于一座破庙之中,此庙显然废弃已久,到处蛛网交错、积尘盈寸,自己躺在香案之上,背后柔软如垫,显是塞了枯草之类的东西,望着硬卧与地上的唐青瑶,心中一阵温暖。此时,唐青瑶忽然惊醒,一跃而起,见到易天行已醒,面上露出一丝喜色,但随即被愁容盖住,跑到易天行身旁,用手作了个禁声的手势。易天行心知不妙,更由自己察觉不到敌人逼近一事知道自己功力大减,难以应敌,于是点了点头,抓起身边的白玉剑与包裹,任凭唐青瑶抱着自己藏到神像后面。
  易、唐二人刚刚藏好,一个身形高瘦、腰配长剑的青年便缓缓踱进门来。那青年甫一进门,便停止不前,利如鹰隼的双目游走四方,最后停在铺了层枯草的香案上,径直走了过去。易、唐二人听得脚步声渐渐逼近,俱都将心悬起,大气也不敢出一口。那青年向香案上的枯草一摸,感受到上面余温尚存,怒喝一声,疾奔出去,脚步声渐渐远去。易天行心头一松,正待说话,却被唐青瑶止住。
  唐青瑶在易天行手上写道:“可能有诈,我先出去。”未及易天行反应,唐青瑶已经从神像后跃出,躺在香案之上。
  庙外一声朗笑传来:“荒郊野外,姑娘孤身留宿,是何道理?”
  唐青瑶翻身坐起,一张俏脸冷若寒霜:“阁下是什么人?”
  适才奔出门去的青年又自走了进来:“在下蜀东刘猿。”
  唐青瑶动容道:“可是近年来名震蜀东的啸月剑客?”
  刘猿道:“正是在下。不知姑娘是……”
  唐青瑶道:“西川唐青瑶。”
  刘猿吃了一惊:“原来是唐姑娘,不知道唐姑娘怎会夜宿此地?”
  唐青瑶怒道:“不说还好,说起来就是气,我的包袱被一个小贼给偷了,没有盘缠,只有找个不用花钱的地方暂住一宿,明天再去找附近的朋友借钱。”
  刘猿狐疑道:“什么人敢如此大胆,敢偷唐姑娘的东西?此人居然能逃得过唐门的暗器,身手很了得么?”
  唐青瑶脸色一红:“当时我正在这附近的潭水中……”说着跺了跺脚:“嗯,我不说了。”
  刘猿听出唐青瑶言外之意,望着唐青瑶刚开始发育的身体,暗自咽了口口水,露出一脸邪笑:“原来如此,不知道唐姑娘可曾看清楚贼人的面貌?如果被在下碰上,我也好替唐姑娘惩治惩治这个奸徒。”
  唐青瑶的脸犹泛桃花,羞涩道:“我没有看到他的样子,只看见他背着一柄奇怪的宝剑,那剑通体纯白、温润如玉,不知道是什么质地的,很是特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