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二十四章 鸾落因折翼 萍聚岂无心

第二十四章 鸾落因折翼 萍聚岂无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玉英道:“那你怎么知道要订多少房间?”
  古心胜哑然失笑道:“我没有订房间,只是将凌云阁整个包下了而已。凌云阁是天门最大的客栈,别说就你们十几个人,就是百来个人也住得下。”
  夏玉英咋舌道:“那你还不赶快去退房!现在申时刚过,应该可以退掉的。”
  古心胜微笑道:“夏小姐真幽默,各位请随我来。”转身引路而去。
  傍晚时分,天边尚余一抹残霞,凌云阁内已是灯火通明。古心胜在凌云阁顶楼设宴,招待古心坚等人。众人在古松、古柏的招呼下,一一就座。
  古心胜待众人坐下,笑道:“真不好意思,还有两个人没有到,各位先用用点心。”
  易锋寒等人连说客气。古心坚奇道:“除了老商,还有谁?”
  古心胜尚未张口,楼梯口便传来一阵脚步声,那姓商的中年人大踏步地走上楼来,坐到古心胜身旁,伸出手来:“银票。”
  古心胜笑骂道:“你这财迷,除了钱不会说别的了么?”
  那姓商的中年人木然道:“不会。”
  古心胜没有好气地递过一叠银票:“好,给你,这是三千两的银票,点清楚。”
  那姓商的中年人刚一伸手,还未接到,楼下忽然窜出一道人影,将银票抢过。易锋寒等人纷纷跃起,将来人团团围住。
  古心坚和古心胜连忙制止:“别误会,是自己人。”
  来人收敛身形,现出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青年,眉宇间与古心胜有三分相似,但神态威严,身材亦比古心胜魁梧。
  古心坚赶紧介绍道:“这位是古心胜的兄长古心铮,在我们这辈排行第二。二哥,什么时候学会开玩笑了?来,我给你介绍几位朋友。”
  古心铮与易锋寒等人见过礼,微笑道:“我虽然没有见过各位,但早已听说过了你们的英雄事迹,好生佩服,等会一定要好好敬各位几杯。”
  夏玉英道:“你不会也在说客套话吧?”
  古心铮茫然不知所云,呆道:“什么?”
  古心坚笑着将下午的事说了一遍,古心铮大笑道:“这位小妹妹真有意思,不过我可是真的知道你们,不像我弟弟信口胡诌。”
  古心胜脸色一红:“我哥年事较长,早已经独当一面,想必派人调查过蜀州的情况吧。”
  古心铮冷哼道:“那是自然,难道你要我像你一样,正事不做,成日只知道吃喝玩乐,让别人看笑话。你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收收心,来帮帮爹。”
  古心胜嬉皮笑脸地道:“我们家的生意有你接手就行了,何苦还要我操心呢?反正我有钱花就满足了,其他的事你解决。”
  那姓商的中年人忽然插嘴道:“你们能否待会儿叙旧,先把我的钱给了。”
  古心胜笑道:“难道你怕我们古家赖帐?”
  那姓商的中年人漠然道:“钱不到手,我就不安心,拿来。”
  古心胜推了古心铮一把:“哥。”
  古心铮摆手道:“先不忙。”
  那姓商的中年人怒道:“古二公子,你精明能干我知道,但是你应该知道,我们家的钱是不能赖的!”
  古心铮微笑道:“善贾兄请坐,在下尚有几个问题请教。”
  商善贾沉声抗议道:“古二公子。”
  古心铮道:“善贾兄,你是你们家族对外的联系人,这里有没有外人,说不定有人便你以后的客户,说说名字不用那么大反应吧。”
  商善贾冷冷地道:“说说你想问什么?”
  古心铮道:“我小表弟的情况怎么样?元成邑业已即位,今后打算怎样对付他?”
  商善贾淡淡地道:“我们家的消息是拿来做生意的,不便随意透露。”
  古心胜剑眉一耸,正待说话,古心铮抢先道:“善贾兄,话不能这么说,你们这次将四弟带出蜀州,我们是很感激的,但是为了防备这种突发情况,我们古家每年都给了你们不少钱的。虽然你们出手一次,要加收三千两银子,是我们约好的,但你们收得这么狠,免费告诉我们一点消息也不过分吧。”
  商善贾道:“古二公子,你知不知道我们此次为了带古四公子出蜀州,花了多少钱?我们不但要买通各关守卫,还要收买当地有名望的人给我们作保人,三千两银子连本都不够!还有,我们只保证带你们古家的人离蜀,古四公子却强要我们带着这么多人一起走,花的钱成倍增加,我还没有找你呢。”
  古心坚笑道:“我可没有叫你们带他们一起走。”
  商善贾大怒:“你明明说过他们不走,你便不走!我不带他们一起走,如果你死在蜀州,岂非让我们失信于天下!”
  古心坚道:“那好象不关我的事,我不能舍弃朋友,独自逃生。”
  商善贾脸涨得通红:“岂有此理!”
  古心铮悠然道:“善贾兄,你带我们朋友一起脱险,这份人情我记下了。不过我小表弟怎么也算半个古家的人,现在他可没有安然离蜀。”
  商善贾道:“易天行这小子自己不肯走,我有什么办法!”
  古心坚道:“他不是不肯走,他是不想大家都走不了,所以才选择留在蜀州。”
  商善贾望着古心坚,沉默半晌,叹气道:“哎,算我倒霉,告诉你们吧。易天行前日从白郡玉簪峰落入滍水,便不见踪影,今天下午他曾在滍水中游浮出水面,但随即又不知所踪,看来他已经顺着滍水漂至东郡地界。元成邑登基后,他所亲信的高手多有职责在身,各柱国将军相继返回驻地,四位大柱国也不能擅自离职,所以搜捕力量削弱了不少,除了四处张贴缉拿告示,参加搜捕的高手已经不多了。不过蜀东刘家对捉拿易天行异乎寻常的热心,缉拿甚紧,但是他们始终只能在蜀东称雄,一离开蜀东三郡,便实力大减,除了以刘节为首的高手团,其他人已经不足为患。”
  古心铮皱眉道:“小表弟在白郡落水,怎么能漂至东郡?我虽然不熟悉蜀州,但是白郡在东郡之东我还是知道的。”
  古心坚解释道:“二哥有所不知,滍水是一条很奇怪的河流,它是蜀州第一江西江的主要支流,西江流至东郡漳城,分为二川,一为沃水,止于瑶郡涨海;另一条便是滍水,流至白郡滍泽。大江东去,本是常理,滍水的流向偏偏是由东至西,所以亦有西江与滍水汇合成沃水的说法。”
  古心铮道:“原来如此,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对了,善贾兄能否帮在下留意在下小表弟的行踪,钱方面不成问题。”说着递上抢自古心胜的银票。
  商善贾接过银票,道:“老规矩,一条消息五十两银子,要买就来找我。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带其他人来。”说罢不理古心胜的挽留,翻身从窗户跃出凌云阁。
  夏玉英跑到窗口,急声道:“喂,回来,我要再问你几个问题!我给你钱!”
  窗外长街传来一阵笑声,渐渐远去。古心铮道:“夏小姐有什么问题?说不定在下可以帮忙。商家的人虽然什么生意都做,但是贩卖消息,他们却要挑人的。”
  古心胜朗笑道:“大家先坐下,有什么事酒桌上慢慢谈。”
  众人各自坐下,古心胜便叫小二端上酒菜。
  古心铮见诸人都已坐定,笑问道:“夏小姐请讲?”
  夏玉英道:“我想问问蜀州其他亲友的消息,以及追杀易天行的刘家高手是些什么人。还有,我有几个朋友先行一步,已至神州,不知道怎么找他们。”
  古心铮道:“追杀小表弟的刘家高手,我会着人调查。至于蜀州的情况么,我倒有些情报。九月天旬一,元成邑举行了登基大典,宣布二皇子元世杰私营党羽,弑杀父兄,意图篡位,幸得三皇叔元成邑觉察,剿灭叛党,顺应民心,即位为帝。”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条,递给夏玉英:“这是被元成邑公布的叛党名单,各位和小表弟都在通缉之列,名字下面用红笔勾了的是已经殉国的义士,夏小姐你自己看看,你的亲友是否在内?”
  夏玉英接过一看,转身扑到羌鸩羽怀中,嘶声道:“廖大伯和廖健康、廖建德二位哥哥已经死了,呜……呜……”
  易锋寒等来自蜀州的人闻言心中亦不免酸楚,但都强忍悲痛,纷纷出言安慰夏玉英。
  古心铮则不知所措地轻声唤道:“夏小姐,夏小姐。”
  羌鸩羽起身道:“古二公子不用介意,二小姐因为闻知噩耗,情难自制,才会这样,她自己哭一会儿就好了。对了,公子还有什么情报?”
  古心铮苦笑道:“还有就是白象王朝的人事变更,恐怕大家现在没有心情听了吧?”
  古心坚摆手道:“这些与我们关系不大,待大家心情平静以后再说吧。”
  古心胜道:“刚才夏小姐似乎想找几位先至神州的朋友,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羌鸩羽道:“那是我们几个的家眷,共十三人,带头的是个年轻人,化名华遁。我们约好了在天门相见,却不知为何不见他们踪影。”
  古心胜与古心铮对视了一眼,道:“他们是否是三个青年、六个妇人、三个老人和一个幼女。”
  羌鸩羽喜道:“正是,你们见过他们!”
  古心胜歉然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是你们的家眷,他们本来住在城西,我见他们行踪诡秘,那三个青年武功不凡,便去试探了一番,谁知他们便连夜搬走了。我想他们既然不想人打扰,又看出他们没有恶意,便下令不再调查他们。既然现在知道他们是尊眷,我立刻派人去请。”声音骤然提高:“古松,你走一趟!驾辆马车,去找前几天我们调查的那拨人,告诉他们夏小姐想见他们,把他们接到这里来。”
  羌鸩羽道:“麻烦公子了。”
  古心胜微微一笑,道:“羌大叔太客气了,四哥和小表弟的朋友,便是我古七的朋友。客套话不必说了,否则便是看不起我。嘿,耽搁了这么久,菜都凉了。来人,将这些菜换了!”
  待酒菜重新上过,古心胜大笑道:“各位一路辛苦了,我代表家父敬各位一杯。明日我们一起起程去我家,家父在府中恭候多时了。”
  众人连忙举杯同饮。古心坚接过话茬:“姑母最疼小表弟了,她怎么没有来?”
  古心胜迟疑道:“姑母他们似乎知道小表弟不会来,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易锋寒道:“阿姨的态度可能与玄老师有关。”
  古心胜皱眉道:“也许吧,他们都挺信玄叔的话。”
  言九天笑道:“七公子似乎不以为然?”
  古心胜道:“算命之说,就是玄叔也道不可尽信,我又怎么会当真。”
  此时夏玉英心情已经稍微平复,插嘴道:“可是玄老师说的话已经一一应验了,没有不准的。”
  古心胜道:“玄叔的确有料事先机之能,不过我不相信算命。”
  夏玉英道:“你是说这些事情的发生,只是证明玄老师推测得准,而非有命已注定?”
  古心胜傲然道:“不错,命由人定莫问天。”
  古心铮笑道:“我这弟弟就喜欢钻牛角尖,不用理他。对了,听说蜀道十二门共有十一大劫,除了自从虞国与白象王朝均分蜀道,位于霄、天二门之间、毁于虞国侵蜀时期的十二门连环滚刀炮无人修复,已经名存实亡了以外,其余十劫,我们只看过神州境内的五劫,你们一路行来,应当见识过了蜀州境内的另五劫,给我说说,都是些什么样子的?”
  此时古柏急匆匆地上楼来,到古心胜耳边一阵低语。古心胜笑道:“哥,待会儿再聊,有贵客到了。”
  古心铮道:“可是羌大叔等人的家眷到了?”
  古心胜起身道:“正是。”
  羌鸩羽等人大喜,立即站起身,一面连声道谢,一面跟着古心胜下楼迎接久别的家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