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二十二章 蜀道近咫尺 挚友会别离

第二十二章 蜀道近咫尺 挚友会别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清晨时分,唐青锋带着言九天和古梦涯两人来到了距离琪花洞三里外的一个土丘,虽然还看不见琪花洞,但唐青锋一副老马识途的样子:“小兄弟,再翻两座小丘便到琪花洞了,咱们后会有期。”
  古梦涯道:“唐兄不与我们一起去?”
  唐青锋一脸的遗憾,长叹道:“可惜啊!光看你们二人,便知道你们一伙全是英雄好汉,我也很想结识他们。不过我有家门之累,不能过去。万一朝廷找到了这里,我可没有办法杀光一支军队,到时候整个唐门都会被我连累。就此别过,异日有缘再见。”
  言九天和古梦涯只得与唐青锋依依作别,向琪花洞走去。忽然远方一阵尘土飞扬,古梦涯脸色一变:“不会被唐兄说中吧?”
  言九天神色凝重:“我们别轻举妄动,看看情况再说。”
  言九天和古梦涯二人一面伏下身子,朝着琪花洞匍匐前进;一面留意着扬尘飞舞的方向。不一会儿,一队人马出现在他们眼中,当头一人正是羌鸩羽,手中赫然拿着天雷槊,后面跟着杨放鹰等人,夏玉英与柏九皋合乘一骑奔驰在马队中央。言、古二人见此情景,大喜过望,连忙站起身来,向马队飞奔而去。羌鸩羽等人也随即发现了他们,向他们奔来。
  两拨人在琪花山下会合,古梦涯欢声道:“夏世妹,杨叔叔,你们没有事吧?”
  杨放鹰微笑道:“多谢公子关心,属下没事。不过夏小姐中了毒。”
  古梦涯闻言急道:“夏世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夏玉英抬起苍白的脸,轻声道:“别听杨叔叔的,我没有事,只是有点虚弱。”
  古梦涯听得心中一酸,夏玉英素来声如雷鸣,现在居然比蚊子的声音大不了多少,定是中毒不轻的缘故,当下说道:“别再说话,我们赶快去琪花洞,好好休息一下。”
  古梦涯等人刚要动身,便见易天行健步如飞,迎上前来,对着古梦涯道:“好小子,我就知道你死不了。这么晚才到,老二和你的两个叔叔很担心你哩。”说话间目光一瞥,见到夏玉英一脸病容,接着道:“咦,你受伤了!”
  古梦涯答道:“夏世妹中了毒,你赶快给她看看。”
  易天行一言不发,抢前一步,搭上夏玉英的脉门:“唔,中的是瑶郡特产的蚀心草,这种毒草毒性不烈,但阴损异常,极难根治。好在已经有人及时替夏玉英解毒,否则后果堪忧。现在她只是因为没有好好调养,所以身体虚弱而已,没有什么大碍了。真是的,吓我一跳。”
  羌鸩羽道:“易公子药理精湛,老夫佩服。”
  易天行闻言知道是他替夏玉英解的毒,笑着说道:“哪里哪里,羌伯伯才厉害。我自问没有能力在怎么短的时间内将蚀心草的毒性驱除干净。”
  羌鸩羽苦笑道:“我也不行,我根本没有办法,只好将先师留给我的乌风丹给二小姐服用了。”
  易天行道:“原来羌伯伯出身乌岭派,我久闻贵派乌风丹的大名,可惜未能得缘一见,真是遗憾。听说此丹能解百毒,不知道是真是假?”
  羌鸩羽道:“乌风丹的确是解毒灵药,但这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包解百毒的药物,乌风丹也不会例外。”
  易天行哦了一声,道:“大家跟我进洞休息一下,然后再商量离蜀之计。”
  众人跟着易天行进入琪花洞。火仲行首先扑过来,搂着古梦涯,一句话也不说,任由眼泪汹涌而出。沐月莲、古心坚和寿千旬望着依照约定按时赶到的同伴,也是满面欣喜,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古梦涯拍了拍火仲行的肩膀,缓缓脱离他的怀抱:“火叔,我很好,没有受伤,累你担心了。”
  易天行扶着夏玉英坐到一块大石上,向刚到诸人问道:“大家一路辛苦了,坐下来休息一下吧。随便等等其他人。”
  “老二在哪里?”
  “彭兄与弓兄呢?”
  古梦涯与寿千旬同时问道。
  易天行对古梦涯道:“老二在林中帮我造东西,你不用担心他。”接着道:“羌伯伯,我记得还有几位大哥跟你们一起走的,他们呢?”
  羌鸩羽黯然道:“不用等他们了。彭二哥、弓四弟和我那几个侄儿都来不了了。”
  众人闻言,俱都会意,洞中立时陷入一片死寂。
  良久,古梦涯打破寂静:“我去看看易锋寒。”
  易天行道:“唔,老二在洞口右边的林子里面,你去的时候小心地上的机关。”
  古梦涯嗯了一声,转身出洞而去。
  寿千旬望着古梦涯的背影消失在洞口,长叹一声,带着伤感的语调说道:“逝者已矣,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怎么通过蜀道吧。”
  易天行神色凝重地道:“这点大家不必担心,只要我们到了剑门,自然有人接应我们。倒是从此处到剑门的这段路程,凶险莫测。我昨日曾翻过琪花山东面的那座山丘,去查探敌人的情况,形势很不乐观。刘家的高手群集在在剑门关外,我还没有潜下山便差点被他们发现。”
  羌鸩羽道:“易公子居然早有离蜀的安排?”
  易天行道:“不是我,是我外祖父。我曾经听我娘提过,无论有什么危难,只要到了剑门,便有人能够帮助古家的人离蜀,不过此秘密传子不传女,连她都不知道详情,更不用说我这个外孙,所以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说到这里,微微一笑:“不过我知道我四表哥一定了解实情,四表哥,你来说吧。”
  言九天向古心坚投以疑惑的目光:“令祖为何这样做?因为玄老师的预言?”
  古心坚微笑道:“那倒不是,我祖父为人刚烈,从来不信命理之说,所以并未将玄叔叔的话当成一回事。其实我家一直有此安排,目的倒也并非是防备元成邑,而是为了防患于未然。蜀州商人一向没有政治地位,我家为了防备来自官府的迫害,早就留有后路。我们不但在天下六州各自置有产业,而且雇佣有这样一批人,我们每年交给他们一笔巨款,他们虽然平时不与我们家往来,但在我们被某个朝廷迫害之时,他们会帮助我们脱离该国,逃到其势力范围之外去。嘿,我们家这一措施已经准备了近四百年,一向备而不用,想不到我们今日必须用到这最后一着。”
  羌鸩羽奇道:“居然有这种事?那是些什么人?”
  古心坚赫然道:“对不起,我们与他们有约定,不能告诉别人他们的身份。”
  寿千旬徐徐道:“元成邑弑兄夺位,现在当没有公告天下,他们怎么知道你的处境?你与他们见过面么?令祖父业已逝世,他们会否卖你的帐?”
  古心坚满怀信心地说道:“天下没有什么事能瞒过他们的耳目,元成邑发动叛乱九天了,他们一定已经得到消息,而且作好了让我们离蜀的安排。我虽然没有与他们打过照面,但他们一定有人认得我,到了剑门,我自然有办法联系上他们。至于信誉,他们家八千多年的金字招牌,绝对信得过。”
  寿千旬面上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八千多年?”
  古心坚似乎自知失言,讪讪一笑。
  羌鸩羽皱眉道:“寿老弟似乎已经知道他们是谁了?到底是什么组织居然存在了八千多年而不瓦解覆灭?”
  寿千旬道:“如果我所料不差,应该是一个古老的家族。不过他们既然不想让人知道他们从事这样的买卖,我也不好挑明。反正现在我相信只要我们到得了剑门,便能顺利逃出蜀州。”
  羌鸩羽道:“既然寿老弟如此说,我们便讨论讨论如何到剑门吧。我们现在距离剑门不过五里路程,只要翻过琪花山东面的那座山丘,便到剑门了。不过照易公子探的消息,刘家的人已经把剑门封锁了,我们根本无法进入剑门关内。”
  易天行道:“不错,我们根本不可能不被刘家的人发现。他们比我们熟悉地形,我们不可能走秘道躲开他们;易容更行不通的,就算他们看不出破绽,以刘家的蛮横,宁可抓错,也绝不会放过我们。”
  言九天狐疑道:“天行你的意思是与他们硬拼?”
  易天行笑道:“敌众我寡,怎么能硬拼?”
  夏玉英在石上休息了一阵,精力恢复了一点,闻言忍不住斥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扭扭捏捏的,讨厌!”
  易天行笑道:“你居然还可以骂人,看来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了,恭喜恭喜。”说罢不理气得满脸通红的夏玉英,接着道:“躲不开,就主动找上他们。打不过,就逃。”
  寿千旬心中一动:“易公子是说找人引开刘家的人?”
  易天行微笑道:“正是。”
  夏玉英道:“胡说八道,现在我们去招惹刘家的人跟送死有什么分别?引开他们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他们人多势重,根本不需要全部出动就能消灭我们,而且以他们的势力,要击杀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花不了多少时间。引诱他们追击,跟本起不了牵制的作用。”
  易天行笑容不变:“我已经在琪花山上布置了机关,只要制造假象,让他们产生我们全部潜伏于此的错觉,便会大量涌向这里。刘家势力虽大,终归不是训练有素的军人,人少的时候还可以配合得协调有序,大批人员调动必然会导致极大的混乱,届时我们的人便可以趁机进入剑门。”
  夏玉英冷笑道:“说得容易。谁留下来诱敌?”
  易天行悠然道:“我。”
  此时洞外传来一声急呼:“不行。”
  易天行笑道:“为什么?”
  易锋寒与古梦涯同时出现在洞口。古梦涯急行几步,来到易天行身边:“因为你这样做是在送死!”
  易天行将双手负在身后,傲然道:“那也未必。”
  古梦涯大声道:“飞鸾只是一种简单的飞行器,与其说可以飞,不如说可以滑行。这里是丘陵地势,使用高度根本不够。你想借它之助逃生是行不通的,而且我和老二以前没有制造过飞鸾,对其性能的了解仅仅限于书本,不知道它有无缺陷,贸然使用,弊多于利。”
  易锋寒亦道:“不错,飞鸾这东西就算制造成功了,亦是不值信赖的玩意。更何况我只是照书制造,实物没有经过验证,不知道是否已经制成功,很有可能在细微处尚不符合要求。最麻烦的是现在没有时间进行实验,否则把握要大些。”
  易天行道:“多谢关心。不过你们不要认为我是仗恃着飞鸾,才敢留下来。我另有离开此地的方法,而飞鸾也是以防万一之用,我本来就没有想用它。”
  古梦涯急声道:“就算你能从这里脱身,你怎么离开蜀州?”
  易天行看了易锋寒一眼,易锋寒连忙道:“我一见老三便叫他帮我制造飞鸾,造好了有赶着来交给你,还没有时间给他说你的想法。”
  古梦涯对易锋寒问道:“老大怎么想的?”
  不待易锋寒张口,易天行便说道:“我想深入蛮、巫,为元世盛埋下覆灭的种子。”
  寿千旬皱眉道:“易公子你为何会说元世盛?元世勋才是元成邑的长子,而且他深得元成邑的信任,继位登基是迟早的事。”
  易天行道:“寿叔,你是不认识元世盛,我敢断言,异日称帝的必定是他,而非元世勋。嘿,元成邑最好是早点死,免得死在自己儿子手里。”
  古梦涯等人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沐月莲却忽然问道:“蛮、巫两郡多是未开化的野人,他们值得信赖么?”
  易天行道:“月莲,你可知道蛮、巫两郡意味着什么?”
  沐月莲嫣然一笑:“你考我么?蛮、巫两郡虽然只是蜀州十三郡中的两郡,但地界却占据了蜀州的七成面积,种族之多,不可详计,而且多不开化,朝廷历来就对这些异族番人没有办法,其势力也仅限于郡府周围的少数地区,所以这两郡可以说是不受朝廷管辖的边荒。”
  易天行道:“不错,蛮、巫两郡乃是异族横行、龙蛇混杂之地。蜀州本来偏居九州西南,蛮荒未辟,直至孟渊联合巫、蛮诸族中较开化的种族,以蜀郡为中心,倚仗北郡和南郡肥沃的土地,努力开拓,将较易开发的蜀东、蜀北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甚至将贫瘠多山的巴郡亦纳入自己的版图,建立了芙蓉王朝,然后吸纳九州各派学说,推行教化,才形成了蜀州文明。但时至今日,蜀州的正统朝廷仍然不能真正的统一蜀州,占据蜀州绝大部分土地的蛮、巫两郡基本上仍是蛮荒之地,朝廷所设置的郡府,与其说在管理该郡的百姓,不如说是防备该郡的生番闹事。”说着话音一顿:“蛮、巫诸族有的的确很野蛮,但有的却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只是罕为人知,能接受他们文化的人就更少。所以与蛮、巫诸族沟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