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十八章 沙扬涨海岸 马遁童山原

第十八章 沙扬涨海岸 马遁童山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古心坚与易锋寒顺着沃水,一路急行,来到了蜀州第二大湖——涨海。二人忘情地扑入芦苇丛中,旅途的疲乏终于在他们感觉安全的时刻向他们汹涌而来,令其难以抵挡。
  古心坚坐在地上,望着趴在面前的易锋寒,一面喘着粗气,一面道:“怎么样?还支持得住么?”
  易锋寒头也不抬,埋首于臂弯,长叹道:“自从出了那鬼林子,我们便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调养,以致我的元气未能恢复。这几天又疲于奔命,饥困交加,实在是有些吃不消了。”
  古心坚强笑道:“你也真够坚强的,我真怕你撑不下去。不过我们连日奔波劳累,现在不要太放松,否则意志会崩溃的。你不如趁现在打坐调息,恢复元气和体力。”
  易锋寒勉强爬起来,道:“说得是,但是这几日没有时间休息,随时处在紧张的逃亡之中,反而精神奕奕,现在一停下来,不但身体像不是自己的一般,不听使唤,纷繁杂乱的思绪不可抑制地涌上心头。我现在脑中满是老大他们出事的幻想,根本静不下心,勉强运功恐怕弊多利少。”
  古心坚道:“你不用太担心,他们都有一身好本领,我们能冲出来,他们应该也没有多少问题。”
  易锋寒还是眉头深锁:“但我在半昏迷的时候,仿佛听见有人惨叫。”
  古心坚安慰道:“那是因为羌伯伯破了妖人的法术,那些毒物胡乱攻击,死的是那些妖道。”
  易锋寒叹道:“可是我还是不放心。”
  古心坚道:“五日之期快到了,明天我们赶到会合地点,就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出意外了。”
  易锋寒正待答话,忽然生出大漠飞沙的感觉。古心坚像受惊的野兔一般,弹身而起,头也不回,反手一斧劈出。一声金铁相击的脆响,古心坚像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易锋寒腰一挺,身体已然站直,两腿一蹬,身体有如游鱼,滑出三丈开外,双手接住古心坚,随即扔了出去,接连后退了四步方才站稳。古心坚被易锋寒一推,横飞丈余,翻了个筋斗落在地上。
  一个皮肤隐泛金光、一脸质朴的汉子,手握一把普普通通的厚背砍山刀,出现在古心坚和易锋寒二人面前。
  古心坚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赫连沙!”
  赫连沙微笑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多少岁了?”
  古心坚答道:“在下古心坚,虚度二十春秋。他叫易锋寒,年方十四。”
  赫连沙吃惊道:“十四!嘿,这么年轻便如此了得。再过十年,我一定不是你们对手。”
  易锋寒冷冷地道:“需要十年么?”
  赫连沙大笑道:“好!有志气!不若你们立誓归顺皇上,有我替你们求情,皇上定会既往不咎。这样你就有机会试试打败我需要多长的时间。”
  易锋寒嗤道:“向杀父仇人屈膝,岂是我们易家儿郎干得出来的!你省省口水吧。”
  赫连沙道:“令尊是……”
  易锋寒大声道:“易昌!”
  赫连沙默然片刻,叹道:“令尊是条好汉。”转头对着古心坚:“你也不错,如果现在投降,我保你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古心坚怒道:“混帐!我们古家只有站着死的豪杰,没有跪着生的懦夫!”
  赫连沙望着二人,唏嘘道:“可惜,可惜。年少才俊,何苦自寻死路。”
  易锋寒知道他出手在即,拔出碧玉宝刀,一面暗自运气,一面喝道:“来!”
  赫连沙冷哼一声,手中厚背砍山刀化作一道乌光,挟雷霆万钧之势向古、易二人卷至。易锋寒飞身而起,身随刀走,刀招飘忽,寻隙便钻,令人难以捉摸。古心坚挥舞短斧,使出家传的五丁神斧,与赫连沙硬拼。
  五丁神斧刚猛暴烈,遇强不退,遇弱则进,完全是进攻的招式,对付功力比自己低的人,威力甚大,但对付功力远在自己之上的赫连沙,立时相形见拙,若非赫连沙要分神防备着易锋寒,早已经将古心坚斩杀。古心坚的每一斧都劈在赫连沙的刀上,感到每次刀斧接触,自己的力量都被反弹了回来,双臂渐渐酸麻起来,心中暗暗叫苦。骤然赫连沙一声大喝,连环三刀尽皆击在古心坚的斧背之上,古心坚只觉胸口仿佛被铁锤连击三下,双臂一阵麻痹,再也支持不住,短斧坠落在地,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而且喉咙一阵发甜,感到热血不断上涌,连忙竭力抑制血气。
  赫连沙乘胜追击,喝道:“大漠神刀!”有如黄沙万里的刀意再现,以不可阻挡的汹涌刀势扑向古心坚。古心坚连脚都抬不起来,双目一闭,任由赫连沙的厚背砍山刀当头劈下。
  眼见古心坚便要被劈为两半,易锋寒骤然落下,双手持刀,怒喝声中,一刀劈向赫连沙的厚背砍山刀。两刀相击,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厚背砍山刀化作片片铁屑四散飞出,赫连沙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后跃开去,双掌挥舞,将飞向他的刀片拨开。易锋寒牙关紧闭,嘴角涌出两丝鲜血,双腿深陷土中尺许,望着腾身后退的赫连沙,双目渐渐模糊起来,身体向后仰去,在他失去知觉之前,仿佛见到一个瘦削的黑影疾扑向赫连沙。
  易天行望着从琪花洞跑出来的沐月莲,急声道:“怎么样?”
  沐月莲摇头道:“我们是最先到的,里面没有人。”
  易天行皱眉道:“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在明天赶到琪花洞?”
  沐月莲道:“夏姐和赤雷六天王等人最先突围,他们人多势重,加上赤雷六天王精明能干,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易锋寒、古梦涯两人,损耗不轻,虽然有古、言二人照顾,不知道有没有危险。还有就是寿、火二位叔叔负责断后,不知道能否脱身。”
  易天行道:“我的看法却相反,老二、老三虽然透支内力,以致虚脱,但以他们的底子,不出一个时辰便可以醒来,即使没有时间调养,仍然能够保有七成功力,加之我四表哥和九天为人谨慎稳重,逃命绰绰有余。寿、火二位叔叔功力极高,加上久经沙场,就是遇上追兵,要脱身也非难事。夏玉英他们一行表面上实力最强,但功力参差不齐,人又多,逃亡的时候很容易被元成邑的走狗追上,那就麻烦了。我倒是应该谢谢你,没有你我恐怕死定了。”
  沐月莲嫣然一笑:“少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实力,我只是认为与你一起容易脱身,才跟你一道的。你看,我们不是顺顺利利、无惊无险的安然到达琪花洞了么,而且还是第一批到的。”
  易天行故意拉长声音道:“是——么。”
  沐月莲扑哧一笑,横了他一眼。易天行感到心脏一阵乱跳,连忙避过沐月莲的眼波,寻找话题:“琪花洞怎么样?内里是否满是美玉精英、琼花琪草?”
  沐月莲笑道:“是啊。里面到处是美玉——被挖走后留下的坑。”
  易天行大笑道:“原来是个废弃的玉矿。”
  沐月莲没有好气地道:“废话,如果没有废弃,里面岂非到处是矿工和刘家的人。”
  易天行道:“想来当年这里定是个产量丰富的玉矿,否则不会到现在还有这么多人记得这个地处荒野、一无是处的废洞。”
  沐月莲忽然若有所思,道:“不过我有点担心给我们指路的那户人家,他们能否守口如瓶,是个问题。”
  易天行道:“我已经给了他们银两,叫他们别说见过我们,应该不会出事的。”
  忽然一个阴森的语音响起:“可惜他们既然贪图你们的钱,冒险给你们指路。便会为了更多的钱,出卖你们的行踪。人为财死,这就叫做‘贪’。”
  易天行和沐月莲寻声望去,只见吴升从草丛中站起来,阴笑着走向他们。
  易天行道:“你杀了他们?”
  吴升狞笑道:“当然。我替你们解决了出卖你们的小人,你是不是很感激我。顺便告诉你们,在葫项关外替你们驾车的那几个车夫,我也帮你们杀了。哎,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连几个没有武功的车夫都杀不了,扔在路边多碍事啊。”
  沐月莲只觉得怒火直冲脑门,斥责道:“你们太过分了!他们只是一些普通百姓,这件事情与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为什么杀他们?!”
  吴升悠然道:“他们帮助你们逃跑,增加我们的麻烦,就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易天行一言不发,忽然冲上去一阵快攻,双手连环击出,快如闪电,令得吴升一时间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沐月莲见状,身形一飘,来到吴升背后,双手一分,一掌击向吴升头颅,一掌击向吴升背心。吴升本来以为只有两个小孩子,自己对付他们应该不费吹灰之力,所以一心贪功,隐瞒着其他人独自寻至此处,现在发现这两人年纪虽小,武功却已经有相当的火候,心中一凛,立即打起精神,暴喝一声,施展出灵蛛掌,双手舞动,便像长了八支手臂一般,将易、沐二人的攻势全部封住,然后进行反攻。沐月莲后退一步,双掌回环,将自己守得滴水不漏。易天行见自己的掌式被吴升压制,冷哼一声,拔出白玉剑,挽出三朵剑花,刺向吴升。吴升阴笑一声,化出四支手臂迎上,三臂格挡剑花,一掌击向易天行小腹。易天行微微一笑,不躲不避继续刺下。吴升暗叫不好,虽然不知道错在哪里,连忙换招退避。易天行三剑刺空,依样画葫芦又是三朵剑花刺出。吴升抽身退下后,没有见到易天行有什么厉害的后着,知道上当,现在看见易天行原封原样的还是那一招,狞笑道:“你只会这招么?”不再理会沐月莲,身形一晃,已然闪到易天行面前,八臂齐挥,其中六臂将易天行的剑招封死,其余两道臂影击向易天行胸腹。眼看吴升的毒手便要击中易天行,易天行一声长笑,身体忽然一折,剑往上一削,犹如古拙清瘦的寒梅,主干虬曲,疏枝横斜。吴升的双臂堪堪划着易天行的衣角,而易天行的白玉剑真真切切地斩在吴升的手臂之上。吴升也算反应灵敏,剑一及身,立即用右手一绞,将左手缩回。一声惨呼,吴升的右臂被绞成数截烂***天飞舞。吴升左手运指如飞,一连点了右臂十余个穴道,止住鲜血,身体向后急跃。吴升尚未落地,沐月莲已然后发先至,在他落下的地方等候,纤指疾点吴升后心大穴。吴升心知不妙,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深吸一口气,肚皮一下子鼓了起来,喉咙咕的一声,左掌全力击下,一股发着腥臭的巨力当头向沐月莲罩下。易天行见状大惊,白玉剑脱手化作一道白虹,直刺吴升背心。
  吴升毒掌落下,击在地上,轰的一声,击出五尺半径的一个巨坑。沐月莲站在坑边,若无其事地望着被白玉剑贯穿的吴升。
  吴升左掌据地,跪在那里,挣扎着道:“救我。”
  沐月莲冷哼道:“不知道无辜惨死在你手中的冤魂在临死前有没有求你放过他们。”
  吴升狞笑道:“你虽然没有被我的蛤蟆气击中,但已经吸入了蛤蟆气的掌风,没有我的解药,十二个时辰内你必死无疑。你救我便是救自己。”
  易天行道:“那你先拿……”
  沐月莲不待易天行说完,一掌击在吴升的天灵之上,吴升当场毙命。易天行目瞪口呆地望着沐月莲:“没有必要那么冲动吧,你真的中毒了。”
  沐月莲平静地道:“他身上如果有解药,我们可以搜他的身;他身上如果没有解药,他活着也帮不了我。何况有你这个使毒大宗师天毒子的高徒在此,区区小毒,不值一提。”
  易天行无可奈何过去搜吴升的尸体,道:“你可真能赖我。先说明,人是你杀的,到时候我治不了你,你就自认倒霉吧。”
  群山围绕下的一个平原上,古梦涯和言九天潜伏在高达一米的野草丛中,大气都不敢出地望着前面不远处十余名手持利刃的彪形大汉。远处一声长啸传来,大地似乎随之而震动,接着一阵沉重急促的脚步声像鼓槌一般敲打在二人心头。古梦涯和言九天对望了一眼,俱都掩饰不住心中的骇意。不一会儿,一个身长八尺、穿着厚重青铜铠甲、手提一柄黑石巨钺的中年汉子进入他们的眼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