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十七章 险林逢恶兽 雄关起风波

第十七章 险林逢恶兽 雄关起风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总兵府内,刘悌悠闲地坐在自己的靠椅上,眯着眼望着站在一侧的刘孝,说道:“孝弟,找我什么事?”
  刘孝笑道:“恭喜悌哥。”
  刘悌淡然道:“嘿,小子居然跟我来这套,你要不要我也恭喜恭喜你呀?”
  刘孝嬉皮笑脸地道:“那倒不用。悌哥,能否让小弟见识见识?”
  刘悌道:“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只不过是一串南海鲛珠。”说罢,将一串晶莹剔透、大如鸽卵的珍珠放在几上。
  刘孝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芒:“看来姐夫这批货价格不菲,否则毛家也不会下这么重的本钱。”
  刘悌瞪了他一眼,道:“我要告诉你多少次,不许在我面前叫那厮作姐夫。你不要以为他跟你套近乎有什么好心,哼!”
  刘孝连忙歉然道:“对不起,悌哥。”
  刘悌瞥着他道:“你的呢?”
  刘孝露出得意的面容,拿出一颗核桃大的明珠,口中不住谦虚:“大小还可以,就是少了点。”
  刘悌讥嘲道:“东海蚌珠有这么大,也算不错了。”
  刘孝听出刘悌语气中的不屑:“悌哥,这珠子不好。”
  刘悌冷笑道:“好,当然好。不过我看不惯你没见过世面的那份俗气。你看到你的珠子比我的大,便以为我的鲛珠要成串才比你的蚌珠珍贵么?嘿,没见识。让我教教你,……”忽然脸色一变:“什么事?”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声音传来:“总兵大人,城西探子焚烟示警,在十里外发现敌人。”
  刘悌弹身而起,右手抓起倚在椅后的一对铁戟,左手将那串南海鲛珠拿上,便往外走。刘孝连忙将珍珠收回怀中,紧随而去。
  刘悌率领着刘孝、角泽及十余名亲随风驰电掣般策马出城。
  望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城门之外,杨放鹰满脸忧郁地对彭大风道:“彭兄,看来此地不宜久留。”
  彭大风点头道:“不错,看刘悌这股子着急劲,多半是朝中来了人或是发现了其他反抗元成邑的义士。如果是前者,我们的身份便有被揭穿之虞;如果是后者,等刘悌回城,恐怕会加强防备,不会让人随意离去。要走现在便走。”说罢转身向葫项关东门走去。
  杨放鹰跟上道:“彭兄,若是刘悌去搜捕反抗元成邑的义士,我们岂可袖手旁观。”
  彭大风叹道:“我们自己已经是泥菩萨过江,那里管得了那么多。夏总兵对老夫恩重如山,老夫所做一切,全以二小姐安危为虑,无意旁生枝节。”
  杨放鹰心中暗叹,知道彭大风所言不虚,自己目前实在没有能力对别人施以援手,心中充满了有志难伸的忿郁之气,向城东急行。
  ***
  易天行等人在浓雾笼罩下,运足目力向发声处望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夏玉英怒喝道:“何方妖孽,在此作祟!”
  那声音再次响起:“放肆!”接着白雾之中鬼声啾啾,无数团其形如网、色如乌漆的怪东西显现出来,漂浮在空中,飞到众人丈外远近,便不再近前,不住冒出黑色气泡。
  夏玉英看得毛骨悚然,颤声道:“什么妖怪?”
  易天行不屑道:“阁下是何方高人?请现身一见,何必藏头露尾,放鬼网这种破烂来吓唬人。”
  “咦!”那声音诧异道:“想不到你这小孩居然也知道鬼网?那你就应该知道它们的厉害,赶快卸下武器投降,随我去见家师,否则我就叫鬼网攻击了。”
  夏玉英闻言,低声问易天行:“那鬼网是什么东西?”
  易天行冷笑道:“一种低级魔兽,”看见夏玉英脸上变色,继续道:“不过能力很低,只能附着在人身体上吸血,不会魔法,又没有什么灵性,充其量算个超级水蛭,而且很容易杀死,唯一令人头疼的是它是一种群居生物,数量极多,不过我们要杀出一条路冲出去,易如反掌。”
  羌鸩羽神色凝重地对易天行道:“易贤侄不可轻敌,老夫曾听夏总兵提过这林中妖人的来历,不是泛泛之辈,后面可能还有更厉害的妖法。”
  易天行笑道:“羌伯伯放心,我只是贬低一下那家伙,鼓舞一下士气,顺便减轻你们小姐心中的恐惧。我怎么敢妄自尊大。对了,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羌伯伯,你怎么一直称夏大柱国为总兵?”
  羌鸩羽未及答话,夏玉英抢着道:“你才恐惧了。廖大伯、彭二叔、羌三叔和翟四叔他们追随我爹多年,在我爹担任芙蓉城总兵的时候,便附于麾下,所以他们四人一直习惯称我爹为总兵。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有闲工夫研究这些不关紧要的事情!你到底能不能解决这些怪物?”
  易天行大笑声中,双掌连环击出:“不要让它们粘上身体,大家一起冲出去!”一面说着,一面纵马向林外飞驰。四周的鬼网被其掌风击中,纷纷坠落,有如一滩烂泥跌落在地。
  夏玉英见状,胆气大壮,长槊挥舞,紧随其后。其余众人或用兵刃、或用掌风,互相呼应着向林外策马奔驰。沿着易天行等人的路线,林中密密麻麻的满是鬼网的尸体,但是鬼网虽然不堪众人一击,数量却极多,一路厮杀,漂浮于空中的鬼网竟然丝毫不见减少,前赴后继地朝众人扑去。
  过了约一柱香时间,易锋寒忽然大喝道:“大家停下来!”众人闻言纷纷拉住奔马,聚拢到一起,背靠背结成圆阵。
  古梦涯急道:“二哥,什么事?”
  易锋寒道:“你们不觉得奇怪么?我们跑了这么久,还没有冲出这片树林。”
  夏玉英道:“我们可能走了冤枉路,不过只要我们沿着一个方向走,相信马上便可以出去了。”
  沐月莲道:“不对,我们似乎在绕圈子,现在又回到了原地。我认得这里是刚才易天行做试验的地方。”
  言九天道:“不错,我们迷路了。”
  夏玉英怒喝道:“易天行,你怎么带路的?!”
  易天行骂道:“关我什么事?我怎么知道这白雾不是妖术,是阵法。羌伯伯,你刚才说听过这林中妖人的来历,能否告诉我们。”
  羌鸩羽道:“夏总兵年轻时曾在瑶郡首府玉京担任副将一职,听过鬼撞墙的传说。据说百年前,瑶郡出现了一个叫天圣教的邪教,教主三宝道人自称大罗金仙转世,四处显露妖法,蛊惑乡民,开始只是敛财,刘家虽然不喜欢,但也不想无缘无故与这种妖人结梁子,便听之任之。谁知道此人一面疯狂扩张信徒,一面与朝中官员勾结,想将刘家取而代之。刘家感觉到他的威胁,决定先发制人。8496年,双方终于爆发了一场范围广布瑶郡、历时三年的大战,是役天圣教战败,三宝道人及其四大弟子被歼灭于鬼撞墙。但是三宝道人临死前立下了极恶毒的誓咒,声言自己将复生,向刘家报复,踏入鬼撞墙妨碍他修行的人会身遭惨死。自那以后,鬼撞墙便时常传出有人遇鬼的传言,但没有人丧命,而且也非每个人都碰上过,所以虽然多数本地人对此林怀有恐惧之心,却时常有人不信邪,冒险经过。想不到我们居然会受到袭击,不知道是否是三宝道人复生了。”
  言九天道:“恐怕不会,否则我们便没有这么轻松了。我们应该是恰巧遇上蛰伏此处多年的天圣邪教余孽祭炼妖术的关键时刻,那些妖人为防止我们破坏他们的修炼,所以发动妖阵护法。”
  易锋寒道:“嘿,真倒霉,被元成邑的走狗追踪就够讨厌的了,现在居然还遇上这种不知所谓的妖人。”
  易天行道:“羌伯伯可曾听说三宝道人会些什么本领?”
  羌鸩羽道:“据传三宝道人擅养毒虫异兽,精通法术,武功亦是不弱,所以自号三宝。具体怎么样,过了这么多年,恐怕没有人清楚了。”
  沐月莲忽然若有所悟道:“我曾在太清秘录中见过这种妖阵的记载。”
  夏玉英大喜道:“月莲妹子怎么不早说?你既然知道阵法,那破解之法呢?”
  沐月莲赫然道:“对不起,我的功力尚未达至学习太清秘录上法术的地步,所以……”
  易天行打断她的话:“别理夏玉英,还是先想想怎么破阵吧。”
  沐月莲从怀中拿出一本绢册,翻阅起来。
  这时白雾中又传来声音:“小女孩,速速将手中道书献上,你资质不错,说不定可以凭献宝之功,归列于师尊门下。”
  沐月莲头也不抬,嗤道:“就你们那点不入流的雕虫小技,居然敢自鸣得意,谁稀罕拜你们这种妖人为师。”
  白雾中青光一闪,一个鹰鼻鹞眼、年约四旬,左手拿一敕令的的中年道人现出身来,大喝道:“大胆,本真人好言相劝,你居然不识抬举。你们以为能对付鬼网,本真人就奈何不了你们了么?”说罢从腰件皮囊内拿出三块敕令,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地面开始震动起来,远方传来万马奔腾般的蹄声;同时空中鬼声更加凄厉,飘来许多上有红色吸盘的鬼网,众人这才发现刚才袭击自己的鬼网亦长有吸盘,只是与身体浑然一色,不易察觉。
  易天行道:“大家小心,这些红星鬼网含有尸毒,而且速度比一般鬼网快。”
  这时沐月莲欢声道:“找到了,迷雾阵,左道小术,以邪咒逼出地底阴秽之气形成浓雾,辅以幻术,使人分不清楚实景虚境,迷失方向,困不得出。可以太阳真火破之。”
  夏玉英叹道:“我们又不懂法术,到什么地方去找什么太阳真火?难道我们命绝于此?”
  易天行与易锋寒相视而笑,易天行道:“靠,早说嘛。”
  易锋寒拍了拍古梦涯的肩膀,道:“老三,看你的了。”
  古梦涯潜运真气,沉声道:“来吧。”
  碰的一声,易天行与易锋寒不约而同地猛力击打在古梦涯灵台穴上。古梦涯双目赤红,狂吼一声,左手一指点在自己右臂之上,再向外一扬,一道火光随指而出,化作一条火龙飞舞而去。火龙冲入浓雾之中,雾气犹如雪落沸水,瞬间消融,四周景物一下子清晰起来,露出十余名面色惊惶的道人。
  羌鸩羽对准那中年道人手中的敕令,一扬手,四道碧绿光华激射而出。噼噼啪啪一阵脆响,那道人手中四块敕令被击得粉碎。围在易天行等人周围的鬼网与红星鬼网立即像失去控制一般,四处飘移,向最近的人展开攻击。众道人见状,发出惊恐的尖叫,开始四散奔逃。
  夏玉英看着那些道人被自己养的恶兽追赶,心中大畅,转过头来正待称赞古梦涯一番,却见古梦涯与易锋寒靠着旁边的树木,跌坐在地,易天行虽然骑在马上,但面色苍白,一副随时要跌下的样子,心下大惊:“你们怎么了?”
  这时蹄声越来越近,地面的震动也愈加剧烈。易天行勉强答道:“快走,还有两群更厉害的东西往这边来了。”
  柏九皋插嘴道:“羌三伯已经击碎了妖道的法器,不用担心。”
  柏青怒斥道:“蠢货,现在那些恶兽丧失了管制,见人就扑,对我们更有威胁。你长这么大了,思虑还不及一个孩童!”
  柏九皋红着脸不敢再说。
  古心坚扶住易天行,道:“可是你与锋寒、梦涯这个样子,怎么走?”
  易天行吃力地道:“刚才为了施展…老三力不能及的…火龙诀,他们二人…真元消耗…过巨,只有麻烦四表哥…和九天兄将…他们背上突围。我…我还可以支撑,大家…快走。迟则…不及。”
  古心坚牙一咬,将易锋寒拉上马背,目光射向言九天。言九天苦笑一声,将古梦涯拉到自己身后,撕烂衣襟将其缚在背上。易天行腿一夹,胯下骏马飞奔起来,向林外冲去。古心坚惟恐他有失,紧随而去。其余诸人也都随即跟上。
  没有跑多远,地上忽然拱起许多小土丘,易天行等人的坐骑纷纷人立而起,长嘶不已。言九天一拍腰间,绕指赤剑化作一道赤练击向面前的土丘,一声凄厉的尖叫响起,一只形如琵琶、大如蒲扇、通体暗绿的蝎子被串在绕指赤剑之上,身体已然洞穿,犹自张牙舞爪,狰狞已极。
  易天行道:“大家…小心!”沐月莲伸手往他肩上一搭,易天行感到一股阴柔绵长的真气流入自己的经脉,浑身如浸清泉,说不出的舒服,精神大振,继续道:“是穿地蝎,甲壳很硬,非寻常兵器可以刺穿,擅长穿地钻山,从地下忽然暴起伤人,奇毒无比。大家快散开,不要聚集在一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