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十二章 黑煞摧铁卫 赤雷震禁军

第十二章 黑煞摧铁卫 赤雷震禁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元成功望着苍鹰崖上飘扬的元字帅旗,露出欣慰的笑容,大喝道:“元成邑谋反作乱,罪大恶极!他行军如此缓慢,可见天意要我等诛叛讨逆,重振朝纲。众将士听令,急行通过苍鹰崖,与崖上的兄弟们会合,直捣芙蓉城!”
  元成功身后的战神铁卫齐声呼应,一时间士气高昂,跟随着元成功,策马急驰,涌进苍鹰崖下的峡谷之中。待到元成功等人赶至峡谷中央,突然一声长啸,苍鹰崖上鼓声大作,无数飞矢有如漫天飞蝗般射下,中间夹杂着巨石滚木,接着前方浓烟滚滚,应当是有人以易燃之物预先堵住谷道,现在乘机点燃,以断绝来路。
  元成功临危不乱,转身大喝道:“盾牌手掩护,前后两军对换,退出谷去。”手中轮回枪舞成一片乌云,将三丈方圆守得滴水不进,枪风所及,箭矢石木均被弹向两边崖壁。
  战神铁卫也都是久经沙场、训练有素的精兵,元成功的命令一出,便立刻转变队形,向谷外退去。忽然队伍后退速度受阻,前面惨叫声、吆喝声与刀剑撞击声掺和在一起传到元成功的耳中。元成功心知有异,怒喝一声,身体仿佛变成黑铁一般,发出金属般的光泽,一团玄色气流在其身外盘旋萦绕,接着腾身而起,望向队伍前方。只见魏黑子率领军队挡住了战神铁卫的退路,魏黑子手握钢枪,站在峡谷中央,钢枪飞舞,如同灵蛇吐焰,后退的战神铁卫毫无还手之力,纷纷中枪倒地。魏黑子后面跟着的士兵,根本插不上手。
  元成功轻轻落下,站在爱马风雷骓身上,两眼射出骇人的恨意杀机,高声怒叫道:“今日有敌无我,元世豪、公孙云灭,随我来!”说罢,再次腾身而起,身侧玄色气流越来越浓,踩着漫天飞舞的利箭,飞身向队伍前方扑去,轮回枪发出奇异的光芒,带着玄气乌光,化作一道黑色长虹,击向魏黑子。只听轰的一声,魏黑子麾下冲入峡谷的士兵被元成功所发出的枪气贯穿,立毙当场,峡谷内被元成功的枪气划出一道长约一里、深达五寸的痕迹。
  魏黑子反应迅捷,加之深悉元成功的厉害,一见元成功冲来,便立即踩着手下士卒的头顶,飞身跃向谷外,刚到谷口,元成功的枪气已至,忽然横空飞出一条软鞭,缠住他的右脚,将他平扯出去,才堪堪躲过此劫。魏黑子在地上打了个滚,这才翻身立定,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心脏一阵乱跳,颤声道:“多谢九师弟。”
  白龙子收回软鞭,依旧缠在臂上,神色凝重地道:“元成功这家伙好厉害,看来我们低估了他。”
  魏黑子惊魂乍定,立即冷静下来,下令道:“列阵迎敌!”
  魏黑子的军队尚未布好阵形,元成功已经率领幸存的战神铁卫冲出峡谷。任凭战神铁卫如何骁勇善战,活着出谷的也不过百人。元成功回首望着陪他出生入死多年的将士,心中一酸,怒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魏黑子强自镇定道:“在下黑煞门魏黑子。”然后指着身后的同门介绍道:“穿白衣的是我六师弟寒蝶子,紫面大汉是我八师弟铁衡子,手持蝎尾蛇矛是我九师弟白龙子,拿锯齿黑煞刀的是我十师弟萧风子,金箍束发的分别是我十一师弟狄箕子、十二师弟宣仲子。我们夹击大司马,乃是奉皇上之命,不得不尔,大司马勿怪。”
  元成功冷哼道:“黑煞门久已不现人间,想不到二哥为了皇位,不择手段,连你们这种隐居多年的魔教妖人也勾结上了。”
  白龙子阴笑道:“大司马所练的轮回魔经好象也谈不上是什么正派的武学,凭什么指责我们是妖人?”
  元成功怒道:“呸!黑煞门作恶多端,你居然将我与你们这种妖人相提并论!”
  魏黑子瞥了一眼自己的军队,见他们已经阵列整齐,大喝道:“废话少说,本门韬光养晦这么多年,便是为了今日能重振雄风。乖乖交出首级,我们也好向皇上有个交代。”
  元成功怒笑道:“好,我就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可以取我项上人头!冲啊!”说罢率领战神铁卫冲向魏黑子。
  魏黑子手一挥,身后的士兵如过江之鲫般鱼涌而上。战神铁卫虽然人少,但个个勇武骠悍,魏黑子的军队一下子便被冲乱了阵行,虽然人数上占优势,仍然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节节败退,尤其是元成功与元世豪、公孙云灭三人,简直是虎入羊群,手下绝无半合之将。
  寒蝶子见状,傲然道:“我们上!”说着旋身飞出,手臂舒展,姿势优美,有如翩翩蝴蝶,所着白衣上面的黑色蝴蝶随即四散飞出,战神铁卫猝不及防,惨叫声中纷纷倒地。狄箕子与宣仲子以对方为中心旋转着冲向战神铁卫,二人配合默契,招式连绵,浑然天成,四掌翻飞,中者立毙。铁衡子大踏步走进战场,对袭来的兵器不闪不避,刀剑及身,浑如不觉,挥舞着色如黑铁的双手,将所有与之身体接触的东西,无论是人还是兵刃,全部折断。白龙子与萧风子一矛一刀,其疾如风般冲向战神铁卫,目标们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已经各自中招。魏黑子却不冲上前去,只是将手中钢枪高高举起,双目紧盯着元世豪,一动不动。元世豪与公孙云灭见状不妙,连忙冲上前去支援。白龙子阴笑一声,蝎尾蛇矛化作点点繁星,罩向公孙云灭,公孙云灭武功稍逊白龙子一筹,加之临敌经验不足,顿时被白龙子缠住,无法脱身。公孙云灭眼见身边的战神铁卫一一阵亡,心中焦急如焚,偏偏白龙子走的阴狠快准的路子,只要对手一分神便趁隙而入,穷追猛打,令得公孙云灭屡逢险着,自顾不暇,他只得抛开杂念,施展开七修萧法,将自己守得严密周详,白龙子一时间也没法伤他。元世豪才冲出两步便被萧风子拦住,萧风子的左臂锁魂刀法又快又猛,招式刁钻怪异,令人防不胜防,特别是可以用锯齿黑煞刀刀背的锯齿锁拿兵器,元世豪的长枪完全施展不开,反而碍手碍脚。
  元成功见状睚眦俱裂,猛喝一声,轮回枪脱手飞出,射向狄箕子与宣仲子形成的圆阵,同时飞身跃起,从铁衡子头顶腾空下击,铁衡子大喝一声,双手向上呈十字形连环劈出,元成功右手一旋,喝道:“断!”铁衡子双臂应声而折,元成功随即连身体都旋转起来,双掌不停击出,掌掌都正中铁衡子,也不知道击出多少掌后,元成功如同魔神降世般落在地上,铁衡子这才惨呼出声,眼耳口鼻同时喷出血来,身上忽然出现许多凹陷,骨架像散了一般,身体化作一滩肉泥。狄箕子与宣仲子两掌互击,身体向外飞射,堪堪躲过轮回枪。轮回枪尚未落地,元成功已经扑上将其接住,一枪刺向宣仲子。宣仲子眼见这一枪简单平实,毫无花俏,速度也不快,可偏偏生出无力抵挡躲避的感觉,心中大惊,连忙朝狄箕子手一扬,狄箕子手一扯,二人掌力互生吸力,硬生生将宣仲子平移三尺,避开了元成功这一枪。元成功道了一声好武功,轮回枪再次刺向宣仲子。此时宣仲子与狄箕子又结成圆阵,见状宣仲子旋转着迎向元成功,狄箕子却身形化作一道弧光,绕到元成功身后,双掌平击元成功。元成功不躲不避,轮回枪突然加速刺出,宣仲子一声惨哼,胸口被刺了一个大洞,串在轮回枪上,元成功运功一抖,将宣仲子的身体震成碎片飞散。狄箕子运足十成功力的双掌击在元成功的背上,还未来得及高兴,一股强大的真气已经顺着两手的经脉攻向心房,立时被弹出丈外,尚未落地,便已毙命。
  铁衡子三人的惨状看得白龙子等人心中一寒,惟独魏黑子聚精会神地盯着元世豪,对此毫无反应。元成功再次落下,只觉背心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胸口血气上涌,暗自恃道:“小辈便如此了得,黑煞双妖不知道厉害到何种程度?嘿,双幻混元击果然名不虚传,连我也不能全身而退。”
  寒蝶子一声长啸,声彻长空,身形冲天而起,身体悬在半空,真气流转,体外黑气渐浓,逐渐在身后形成两片黑色蝶翼,身上白衣随风飘拂,刚才飞出的黑色蝴蝶又回到衣服之上,一股充塞天地的强大煞气向元成功罩下。元成功运气三转,刚消除胸背的不适,便感受到了来自上方的压力,连忙运功抵御,将轮回枪缓缓举起,横握在前,枪尖略微朝上,遥指悬在空中的寒蝶子。
  那边元世豪打得火起,趁萧风子锁住长枪之机,放开双手,运起家传白象神功,身体骨骼一阵脆响,呼的一掌击向萧风子,萧风子用刀一带,忽然生出空无一物的感觉,心知不妙,连忙后跃,但已晚了一步,眼见元世豪的右掌便要打在他的胸口,萧风子身体忽然一侧,竟然在凭空变换身形,以右肩硬挨了元世豪一掌,一阵劈劈啪啪的骨折声中,萧风子像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萧风子刚一落地,便一个懒驴打滚站了起来,右臂下垂,显然受伤不轻,但萧风子为人勇悍,想也不想便立即合身扑上,双目射出浓浓杀机,舞动锯齿黑煞刀向萧风子攻去。这时魏黑子暴喝一声,手中钢枪化作一道黑色匹练,身随枪走,以锐不可挡的气势刺向元世豪。元世豪躲避不及,心知不免,怒喝一声,双掌运足十二成的白象神功,全力击向萧风子。蓬的一声,地面被元世豪击出一个大坑,砂石弥漫中,魏黑子疾如激电、猛如奔雷的钢枪已经刺穿了元世豪的咽喉。萧风子于千钧一发之际横向滚出丈余,才勉强躲过元世豪临死前势如狂涛的一击。萧风子站起身来,自恃出道以来,从未受过如此屈辱,居然接连被迫打滚两次,不由恼羞成怒,冲上去一刀斩下元世豪的头颅,接着乱刀将元世豪无首的尸身砍成碎片。
  元成功狂呼一声:“太子!”
  寒蝶子正全神贯注地与元成功相抗,忽然发现元成功心神乍乱,心中大喜,双臂往胸前一合,背后形如蝶翼的黑气以铺天盖地的气势击下。元成功暗自怒笑一声,正待迎面痛击,将寒蝶子击杀,忽然觉得身体右侧有三道细如游丝的气劲射至,自己的护身真气居然抵御不了,心头大惊,连忙将身一侧,反手一枪刺向当头罩下的黑气,枪气划开虚空,发出尖锐的声响,击中寒蝶子的蝶形黑气,将其划为两半,枪气直击寒蝶子,寒蝶子凌空一翻,轻盈地避过枪气,身体向地面飘落。随着三声几不可闻的轻响,元成功身旁的地面现出三个比针尖还小的细孔,元成功心中一懔,知道来了实力与自己相差无几的高手,心中生出在劫难逃的感觉。寒蝶子落下地来,接连后退三步才立定,右手捂胸,露出痛苦的神情,望着空中被破的蝶形黑气化为缕缕黑烟随风消散,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元成功正待乘胜追击,结果寒蝶子的性命,忽然感应到背后有异,匆忙中回首一瞥,看见元世盛以及元成林、卫非、吴泰、梅安、常悠、杜文琪、巫云娘、赫连沙、凌千里、元氏七煞、张彦等人已然立在谷口。远方传来的马蹄声明确无误地告诉他大队兵马正向此处赶来,任他武功盖世、胆略过人,也不禁心头一凉,当下大喝道:“住手!”
  公孙云灭与仅存的十余名战神铁卫立即停止攻击,纷纷跳出战团,来到元成功身侧。魏黑子等人慑于元成功的威势,也都住手,后退几步,四散开形成包围圈,将元成功等人围在中央,惟有白龙子与公孙云灭酣战多时,马上就要得手,公孙云灭却抽身而去,心中大不甘心,如影随形般向公孙云灭欺去,蝎尾蛇矛如同毒蛇般刺向公孙云灭后心。眼看蝎尾蛇矛便要刺穿公孙云灭的心脏,忽然当的一声脆响,白龙子右手虎口一麻,蝎尾蛇矛脱手坠地,他立定身形,怒目望向元成林:“老匹夫,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元成林冷冷地盯着他:“我堂弟叫你住手,你聋了么。”
  白龙子被他盯得浑身发毛,不敢再说,悻悻地捡起蝎尾蛇矛退到魏黑子身边。元成功怒目盯了凌千里一眼,凌千里肝胆俱裂,两腿不由自主地打起颤来,所幸元成功没有理他,径自对元成林道:“堂哥,为什么?”元成林默然不答,只是抬首望天,双目中泪光闪烁。元成功又道:“堂哥,别人反叛我绝不意外,但怎么连你也要对付大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