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十一章 坠马聚群魔 横枪意孤行

第十一章 坠马聚群魔 横枪意孤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卯时将至,元世盛站在通幽桥旁,面凝寒霜,一言不发,望着觞江奔腾的流水。元成林等人立在他的身后,感受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凝重。这时远方传来震耳的马蹄声,元世盛转头望去,凌千里率领着大队人马蜂拥而至,距离元世盛等人尚有十余丈,凌千里便飞身跃至元世盛面前,趋前跪道:“卑职凌千里参见二皇子!”
  元世盛两手用力,托住凌千里的双臂,将他扶起,道:“凌总兵甲胄在身,不必行此大礼。”
  凌千里有手一抬,紧随其后的兵马立时止住,那么快的行军速度,居然说停就停,阵形不乱。赫连沙忍不住赞道:“好!”
  元成林与卫非相视而笑,露出不出所料的神情。元世盛点头道:“凌总兵制军有方,实在是国家之幸。”
  凌千里洪声道:“多谢二皇子夸奖。卑职奉皇上之命,率领两万轻骑赴苍鹰崖埋伏,狙击元成功,先行一步,望二皇子见谅。”
  元世盛道:“凌总兵军务要紧,待你得胜归来,我再为你设宴庆功。”
  凌千里翻身上马,道:“卑职定不辜负二皇子的厚望,此去自当竭力锄奸,死而后已。”然后回头大喝道:“渡江!”立时冲出许多扛着竹排木筏的士兵,将竹排木筏放于江中,骑兵们纷纷牵马登筏,向对岸驶去。凌千里与三名亲随登上一个木筏,亲自撑竿,木筏如箭一般射出,将其他的排筏远远抛在后面。
  元世盛若有所思地望着凌千里远去,沉吟不语。
  梅安叹道:“想不到凌千里除了精通陆战,驾舟的本领也如此了得,看来他对水军颇有心得啊!”
  杜文琪点头道:“不错,凌千里能得到大司马的重用,的确有其过人之处。”
  巫云娘笑道:“敌人急于脱身,一定离去多时了,凌千里又不可能抛下队伍自己先行,他现在在那里卖弄本领,驾舟急行,不知道在干什么?”
  吴泰偷偷看了元世盛一眼,小心翼翼地对元成林道:“镇西王,凌千里受命于皇上,根本不需要向二皇子报告,刚才他对二皇子的态度似乎不同寻常。”
  元成林微笑道:“凌千里刚才的举动一来是向世盛表示尊敬,二来向世盛展示自己的能力,大有投靠世盛之意。”
  赫连沙道:“凌千里原来直属于大司马,与太子、二皇子均无深交,现在就摆明态度似乎太过冒险。”
  卫非道:“太子勇武过人,但狂傲自大,不尊重人才,难以笼络人心。凌千里此次在公孙祥手下惨败,实非凌千里之过,公孙祥深藏不露,我们都被他瞒过,其实他的武功与易昌相差无几,凌千里不敌本也情有可原,但皇上似乎对他颇为失望,太子必定也是对他不屑一顾。凌千里肯背叛一手栽培他的元成功,归顺皇上,无非是为了仕途前程,现在皇上与太子对他均有轻视弃置之意,他投靠二皇子便成了唯一选择。何况他与二皇子虽然接触不多,但二皇子这几年声名卓著,尤在太子之上,他对二皇子示好也就正常了。”
  元世盛不置可否地听着众人的议论,目光却停留在渡江的凌千里身上,眼见凌千里的木筏靠岸,才张口道:“我们现在过江。”
  他身后众人闻言一愕,吴泰问道:“不等皇上了么?”
  元世盛脸上现出一丝冷笑:“我习惯了骑马,坐不惯轿子。走吧!”说罢身形向江边的木筏奔去,元成林等人急忙跟去。
  易天行一行来到坠马山,天色依旧漆黑一片。坠马山山势险峻,易天行等人虽有夜视之能,也不敢大意,易天行从怀中取出芙蓉城名匠赵德扬特制的千里明,正待用火折子打火,他背上的古梦涯忽然一指点出,嘶的一声,千里明立时被点燃。
  易天行道:“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冲开了我点的穴道。怎么样?心情平静一些没有?”
  古梦涯身子一挺,便自易天行的背上弹了出去,落在易天行身后四尺开外,一字一顿地道:“可…以…了。”说完伸手拿过易天行手中的千里明,当先朝坠马山深处走去。
  众人怕刺激到他,默默地跟在其后。不一会儿,古梦涯等人便来到了苍鹰崖,前面现出三条道路。易天行道:“老二,你去右边探路;四表哥,你去左边探路;其他的人在这里稍候。谁还有千里明?”
  大家面面相觑,易锋寒道:“我们又不像你,早有准备。谁会一天到晚带那玩意儿?”
  易天行叹了口气,运掌成刀,劈下了路旁一根粗如儿臂的树枝,然后将其分枝折去,再斩断为三截。古心坚道:“树枝太湿,不宜作火把。”
  易天行微微一笑,递给古梦涯道:“老三,看你的了。”
  古梦涯一言不发,将千里明插在地上,接过树枝,两手不停搓动,立时双手间冒出袅袅白烟,随着古梦涯双手越搓越急,白烟也越来越浓,不一会儿树枝便已经干透。
  易天行伸手道:“行了,交给我吧。”
  古梦涯将三根树枝并拢,拿住一端,手一抖,树枝的另一端立即窜出火苗,中指一弹,两截着火的树枝分别向易天行与易锋寒射去,自己拿着火把向左路奔去,同时说道:“古兄休息一下,我们三人联系起来快一点。”
  易天行与易锋寒接住火把,连忙赶去探路。
  易天行从中间的道路跑去,一下子冲进了一条峡谷,只见两旁悬崖峭壁,怪石嶙峋,地势十分险峻,峡谷宽仅两米,长约三里,两旁悬崖形如展翅欲飞的雄鹰,高约百丈,心中隐觉不妥。此时怀中的三才传讯牌振动起来,取出一看,原来左、右两条道路分别通向两旁悬崖之顶,但却是死路,只有原路返回,不过悬崖顶处驻扎着元成功的军营。易天行这才松了口气,连忙叫二人联系元成功的军队,自己沿原路返回。快到谷口的时候,忽然鼓声大作,易天行立即拔出白玉剑,向悬崖望去,无数箭矢向他飞来。易天行手一挥,将火把向前扔出,自己飞身急退。火把离手不到五尺,便被骤雨般的利箭所淹没,易天行飞跃至十丈之外,身体紧贴着峭壁,清楚地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之声,暗呼侥幸。这时几条人影映入易天行的眼帘,易天行手中白玉剑化作一道白虹,刺向最前面的黑影。那黑影双手一合,将白玉剑夹在手中。
  易天行一声低呼:“沐月莲!”
  那黑影也认出了他,低声斥道:“你干什么?不问青红皂白便下杀手!”
  易天行道:“我刚受到袭击,不明敌友的情况下我自然要小心一点。我出手只是试探虚实,随时可以收手,不会伤到人的。刚才怎么回事?”
  这时其他几个人影也来到易天行面前,一个人影道:“我刚向悬崖上的守军发话,便跑出来一个锦衣军官说我是奸细,下令放箭,幸好我反应够快,否则便回不来了。”
  易天行听出是易锋寒的声音,急忙问道:“老三有没有事?”
  古梦涯道:“我好得很,我还没来得及找他们,便见营中灯火忽然大亮,士兵身影晃动,与我随父亲在军营时,防止敌人夜袭相似,便立即向山下跑。倒是二哥中了箭。”
  未待易天行张口,易锋寒便插口道:“左肩中了一箭,不过未伤及筋骨,我已经敷了清灵散,问题不大。我们现在怎么办?”
  易天行道:“大司马一定不在这里,否则他们不会草木皆兵。现在他们认为我们是细作,难以沟通,我们要趁天未亮,赶快过此峡谷,否则我们便过不去了。”
  言九天道:“是否峡谷狭长,两壁高峭的地形?”
  易天行道:“不错,这里易守难攻,利于伏击,大司马也不得不从有限的兵力中分出部分驻守此处。如果我所料不虚,元成邑也知道此处的重要,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占领此处踞高点,大司马的军队虽然骁勇善战,但寡不敌众,难以保住这里,我们必须在追兵到来之前通过此谷,快走!”
  听得此语,就连古心坚这个对兵法毫无研究的人,也深知其中的厉害,其他的人更不用说。当下众人立即行动,靠着崖壁,各自施展开轻功,趁着黎明前最后的黑暗,飞快地奔过苍鹰崖。
  魏黑子一身玄甲,手握一杆乌木为柄的百炼钢枪,站在坠马山的一座山峰上,面无表情地凝望着对面元成功的营地,身形犹如石像般一动不动,心中却充满了跃跃欲试的冲动。他一收到元世勋的信鸽,便立即回信,现在只等元成功率军返都,便可以一雪前耻。他自负文武双全,此次虽然元成邑命令他牵制元成功,他却想凭借十倍的兵力,在战场上击败元成功,不料出师不利,被元成功将其部队引入山林之中,借助陷阱予以伏击,士兵伤亡惨重,死伤达到一千四百余人之多,不但削弱了他的实力,还大大降低了军队的士气和他的威信,逼得他徒自拥有优势兵力,却不得不在崇山峻岭中四处流窜,躲避追击,他一想起此事,胸中便怒火难平。
  忽然感应到身后传来几股熟悉的真气,魏黑子古井无波的脸上露出一丝罕有的笑容,欢声道:“你们怎么来了?!”然后转过身来。
  只见魏黑子身后已经悄无声息地站着七个人,其中一人身形高瘦,双目深陷,面色蜡黄,双脚似乎没有沾地,飘浮在空中,活象个很久刚饿死的怨灵;他左右各有两人,右边一人背负双手,神情高傲,一身白衣,上面画满了黑色的蝴蝶,栩栩如生;再右一人身体魁梧,身着黑色劲装,满面紫气,两个粗大的手掌青筋暴出;左边并排站着两人,一个面目阴郁,鹰鼻鹞眼,右手拿一柄蛇头短矛,矛尾连着一条软鞭,缠在他的右臂之上,鞭梢作蝎尾形状;一人一脸精悍,秃头粗颈,左手握着一把锯齿刀,刀身黝黑;魁梧汉子后面还有两个身材差不多,装束一模一样的青年,俱都金箍束发,黑袍袭地,从背后看,这两人简直毫无分别,不过二人面容差别甚大,一个眉清目秀,一个满脸横肉,连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
  中央那饿死鬼模样的人开口道:“五师弟,师傅命你投身仕途,依靠朝廷的力量壮大我们黑煞门,当然不会让你孤军作战,只是时候未到,师傅不想暴露本门的实力。现在你独自应付元成功,师傅怕你有危险,所以叫六师弟、八师弟、九师弟、十师弟、十一师弟已及十二师弟来协助你。杀了元成功后,他们也不必回山,全部都归你差遣。我把他们交给你了,没事我先走了。”
  魏黑子喜道:“多谢师傅垂爱、各位师兄弟屈驾相助。我一定不会辜负师傅的厚望,竭力振兴本门。四师兄何不助我杀了元成功再走。”
  那饿死鬼模样的人咯咯怪笑道:“你知道我武功不好,就别难为我了。对了,我来的时候,二师兄叫我告诉你,元成功太厉害,不宜与之硬拼,最好是让别人去杀他,我们保存实力为妙。好了,后会有期!”说罢,身形一晃,众人只觉眼睛一花,那人便踪影全无。
  那魁梧汉子钦佩道:“四师兄的轻功当真是冠绝天下。”
  魏黑子道:“不错,黑煞十三子之中,论轻功当以四师兄为最。不过八师弟又何必羡慕别人,有得必有失,四师兄其他方面就不怎么样了,何况说到本门外家功夫,连武功最高的大师兄也逊你一筹。”
  那白衣人忽然道:“对面有动静。”
  魏黑子立即转身向元成功军营望去。
  易天行等人奔出苍鹰崖,天色已经微明,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松懈,立刻开始分头寻找元成功的军营。不久,言九天便发现了元成功的帅旗,他连忙发出长啸招呼众人,其他人立即向他那里聚拢。啸声惊动了元成功的部队,一个年轻军官骑马从营中冲出,瞬息便至他们面前,喝道:“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在大司马军前肆扰!”
  公孙云灭抱拳道:“大丞相公孙祥之子公孙云灭、大柱国古炎之子古梦涯、大柱国夏敬之女夏玉英及友人求见大司马。”
  那军官一愣,怀疑道:“你们既然是朝中重臣的子女,为何来此险地?我是大司马次子元世雄,你们有什么事给我说吧。”
  古梦涯道:“芙蓉城发生叛乱,皇上驾崩,我们家人均已身殉国难。时间紧急,望元兄立即禀告大司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