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州飘红叶 > 第十章 奇变生肘腋 世事本无常

第十章 奇变生肘腋 世事本无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近黎明,天色依旧一片漆黑,古炎一行便动身向坠马山走去。上路不久,易天行便忍不住问古炎道:“古大柱国,为何我们不折向东行?这样离蜀要快一些。”
  古炎笑道:“不错,现在东行即可抄小路前往桂郡,再往东北走,便可以到达瑶郡,再通过蜀道十二门抵达神州。不过无论是战是逃,我们还要先知会一个人。”
  易天行、易锋寒、古梦涯、言九天和沐月莲五人不约而同地说道:“大司马!”
  古炎道:“正是,日前大司马奉命前往京城南郊剿匪,太子亦与之同行,现在看来,这一定是元成邑的奸计,只有将大司马引离京师,他才敢谋反,我们得将京城巨变告诉大司马。我们一路行来,并未见到军队,再往南四十余里便是京城与酒泉县的交界,该处有座坠马山,乃是京城南郊地形最复杂、地势最险峻的所在,想来大司马定被羁绊在那里。”
  易天行皱了皱眉头,不满道:“剿匪这种小事,何劳大司马亲自出马?”
  古炎道:“太子不是也去了么,建国之战,太子年纪太小,未能立下军功,现在……”
  易锋寒嘿嘿一笑,揶揄道:“现在杀几个土匪也是好的,总算打过仗了。但又害怕败在土匪手中,丢不起这人,跟着战无不胜的蜀州战神,那就万无一失了。”
  古炎叹道:“太子也不能算无能,只是他宅心仁厚,难免给人优柔寡断的印象,难以服众,皇上也是用心良苦啊。”
  公孙云灭道:“我们与大司马会合后,便一起杀进京城,铲除叛贼元成邑及其党羽。”
  易天行道:“哪有那么容易。元成邑处心积虑、筹划多年,怎么会这么轻易让人杀回去?现在京城兵马已经完全落入元成邑的掌握之中,大司马出兵剿匪,所率士兵绝不会太多,多半只带了他的五百战神铁卫,以区区五百之数,与京城十万大军抗衡,岂有胜理?而且大司马未能一举剿灭匪徒,匪徒的实力就不容小觑,恐怕大司马的部下伤亡难免,已经不足五百之数。”
  公孙云灭道:“以大司马在军中的威望,依仗先皇的恩泽,振臂一呼,必然可以令京师的军队倒戈,还怕收拾不了元成邑?”
  易天行道:“士兵只知道奉命行事,现在虎符在元成邑手中,凭什么叫他们倒戈?”
  公孙云灭道:“我不相信他们分不清楚是非黑白,先皇对他们不薄,难道他们就眼睁睁看着元成邑谋朝篡位而无动于衷吗?”
  易天行嗤道:“他们只是普通士兵,先皇对他们是不错,但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恩惠能让他们抛弃身家性命来整顿朝纲,为先皇报仇?”
  公孙云灭正待开口,古炎插言道:“你们俩先别争了,待我们见过大司马,再作计较。”
  易天行与公孙云灭便不再说话,众人仿佛受了二人情绪的影响,一路无言。
  古炎一行往南急行,不久便已可望见坠马山,这时白浩然忽然止住大家,指着右边的树林对古炎道:“古大柱国,我俩去林小聚,我有要事相告。”
  易天行、古梦涯和沐月莲闻言心中有些不快,但白浩然毕竟教过他们,不好提出异议;易锋寒、公孙云灭虽然没师从白浩然,但他俩家教甚严,向来不敢对长辈表示不满,对此事自然没有话说;古心坚除了易天行,对其他人不熟,所以对白浩然此举也不怎么反感,无意开口。言九天却径自道:“白老师有何事不可以对我们讲?难道是信不过我们?”
  夏玉英一向心直口快,也按奈不住,大声道:“我们一路同舟共济,有何不可告人之事,要单独对古叔叔说!”
  白浩然涨红了脸,怒道:“放肆!长辈说话,那有你们这些小辈插嘴的份,太没规矩了!老夫与古大柱国有要紧的事商议,你们这些乳臭未干的小孩知道什么?好好待在这里!”
  古炎虽然对白浩然此举不以为然,但见他羞恼的样子,也不好驳他的面子,便出面打圆场:“白兄何必跟孩子们一般见识,正事要紧,您先去,我马上来。”
  白浩然气呼呼地道:“好,我在林中空地等你。”说罢头也不回走向树林深处。
  待他走远,古炎才安慰气愤不已的易天行等人:“好了,别气了,白兄虽然有些迂腐,但他是长辈,你们也该让着他点。”
  易天行冷笑道:“我不看在他是长辈,又教过我儒学的份上,定会给他好瞧。”
  易锋寒道:“白老师的儒学,在蜀州还排得上号,其他方面么,不提也罢。干什么作得神神秘秘的,就像见不得人一样。”
  公孙云灭、言九天二人齐声道:“有同感。”
  古梦涯却道:“奇怪,白老师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夏玉英嘟哝道:“白老头古里古怪的,不知道搞什么鬼?此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古叔叔,别理他!”
  沐月莲心中虽感不快,但她所练玄门正宗气功,在修身养性方面颇有功效,此刻已经将先前的郁结消除,闻得夏玉英的话,微微一笑,道:“夏姐不要胡闹,古大柱国别理我们,去听听白老师说什么吧。”
  古炎道:“那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去就来。”说罢向右边树林走去。
  古梦涯望着他的背影,扬声道:“爹,您的枪!”
  古炎哈哈一笑:“用不着,我马上就回来!”
  古炎刚进入树林,易天行便对沐月莲道:“我们一行人之中,数你轻功最高,麻烦你去听一听白浩然再搞什么鬼。”
  沐月莲道:“白浩然此举是有点古怪,但他可能只是认为我们是小孩子,不放心而已,我们还不至于需要监视他吧?”
  易天行道:“我也说不出为什么,但总觉得白浩然这几天有些不对劲,他虽然是当世大儒,为人却并不算迂腐,并且颇有豪气,否则我也不会选择他作我老师。他现在这个样子,我心中总觉有些不妥,但又不清楚不妥在什么地方。”
  古梦涯道:“不错,白老师向来明白事理,非一般死读书的腐儒可比,而且他见识广博,不是信口雌黄的人,但自从在我家门外碰见他开始,他便接二连三的判断失误,不但建议从东门直接离蜀,还怀疑易天行归顺了元成邑,以他对老大的了解,应不至此;在安葬墨老师时,他又建议做上标记,待日后重新安葬,在意见被否定后,还喋喋不休,此事若是其他儒生所为,倒也合情合理,但我觉得他一向崇尚儒理,而反对礼学,性格又很豁达,不应该在此事上纠缠不清。这几天的白浩然与我们在琅环仙府见到的白浩然简直判若两人,我也隐感不安。”
  言九天道:“你们不说,我倒不觉得。现在回想起来,我们逃亡了两日,白浩然一直走在我们队伍的最后面,本来他是长辈,又向有令名,可以理解为照顾我们,负责殿后,现在我觉得这恐怕与追兵一直像知道我们路线一般,毫不受我们惑敌手段的影响,一路紧追在我们后面有关。”
  众人听得脸色一变,公孙云灭惊道:“不会吧,白老师怎么也是蜀州有名的忠耿之士,应该不至于如此下作,与元成邑同流合污。”
  易锋寒道:“我们马上便可以与大司马会合,白浩然如是元成邑一党,定然不愿意让古大柱国与大司马二人见面,以免对抗他们的力量壮大,说到底现在他们最忌讳的人不过古大柱国与大司马两人而已,我们年纪尚幼,还没放在他们眼里。”
  古梦涯父子连心,急道:“不管此事是真是假,我们去看一看再说,如果误会了白浩然,我给他磕头赔罪都可以!”说罢飞身纵入林中,易天行等人连忙跟去。
  古梦涯掠进林中,尚未见到乃父与白浩然,忽然听得树林深处传来一声怒吼,声音低沉,显然受了重伤,心中大急,连忙循声奔去,忽然眼前一亮,现出一片空地来,只见古炎嘴角渗出鲜血,右手抚在胸腹之间,怒视着站在三尺开外的白浩然。
  古梦涯看得睚眦俱裂,手一扬,一支枪头有如飞镖射出,身体腾空向白浩然扑去,腰一扭,金乌神枪柄依然弹起,握在手中,在半空中接起枪头,向白浩然刺去。忽然听得一声清叱,一道人影冲出,竟然后发先至,双掌连环,击向白浩然,赫然是沐月莲赶到了。白浩然冷笑一声,双手舞动,幻化出数十道掌迎,将沐月莲的攻势一一化解,身体也不见动作,古梦涯的长枪竟然刺空。白浩然忽然身体打了一个转,一腿踢向古梦涯,古梦涯前力已竭,后劲未生,躲避不及,只得将枪柄一横,硬接了白浩然一腿,碰的一声,古梦涯被踢得凌空飞出。这时易天行已然赶至,见状飞身而起,在空中用左掌一推古梦涯,右手一翻,将白玉剑拔在手中,舞出三朵剑花,直刺白浩然眉心及双目,白浩然身体一仰,犹如泥鳅般滑出丈许,跳出沐月莲和易天行的攻击范围。
  只听嗖嗖之声不绝,易锋寒等人相继赶到,俱都立于古炎身旁,言九天用右掌抵住古炎背心,正待运功帮助古炎疗伤,古炎双臂一振,已将言九天弹开。
  言九天惊呼:“古大柱国?!”
  古炎双目射出慑人的精芒,道:“言贤侄不必费心了,我心脉已断,回天无术了。”
  古梦涯刚站稳脚步,闻言泪如泉涌,悲声道:“爹!”
  古炎微笑道:“傻孩子,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为父戎马一生,本就没想过可以老病于床榻,只是想不到我没丧命于在沙场之上,却死在内奸之手。”
  古梦涯此时已然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古炎对着白浩然,平静地说:“不知道白兄为何自弃清誉,甘于附贼?”
  白浩然笑道:“不愧是蜀州白象王朝四位大柱国之一,自诩能轻生死的人我见多了,真正能像古大柱国这样面临死亡而面不改色的,老夫还是第一次见到。我本就不该有什么好名声,老夫活了六十有四,倒有五十八载在沽名吊誉,现在终于可以不用再装下去了,哈哈!”
  古炎皱眉道:“难道白兄真的是为了保命而归顺元成邑?”
  白浩然嗤道:“元成邑算什么东西?也配我归顺。古大柱国想不到我也看过天兵谱吧?‘天兵现,九州乱’不仅仅是少皓子的预言,百圣时代末期我们魔族最伟大的祭司魔衍子也留下过相同的话。三千年来,我们魔族一直在等这一天的到来,只有九州大乱,我们才可以趁机复仇,将背信弃义的赤帝族人斩尽杀绝。”
  古炎恍然道:“原来白兄是魔族中人,不过元成邑拥有天兵吗?”
  白浩然冷笑道:“我才不管他有没有天兵在手,天兵纷纷现世已经有好几年了,只不过并没有闹得人人皆知而已,老夫却早从族人处得知了此一消息,也就是说天下乱象已萌,老夫要作的不过是推波助澜。如果元成邑有天兵,证明他就是九州大乱的罪魁祸首之一;如果元成邑没有天兵,那他必然是天兵主人的垫脚石。总而言之,元成邑谋反将推动天下乱势,起码蜀州会首先进入战乱。就算你们被剿灭,元成邑的两个儿子、蜀东刘家、巴山顾家等势力也将自相残杀,蜀州将在血雨腥风中迎接乱世的来临,其他诸州也会被卷入时代的洪流之中,不可自拔。”白浩然越说越兴奋,两眼闪烁着狂热的光芒。
  古炎道:“看白兄相貌,似乎与传说中的魔族人有差异。”
  白浩然道:“好眼力,老夫的祖先同不义的族人划清界限,与魔族并肩作战,战败后退居焱州,形成了赤帝魔族,外貌虽然是赤帝族的,内心却是魔族。”
  古炎道:“当年元霸背信弃义,的确给魔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但冤有头,债有主,白兄为一族之兴,而令九州遭劫,天下苍生何辜?”
  白浩然道:“天下苍生与我何干?何况赤帝族四处扩张渗透,就拿蜀州来说,出名的世家有几个是蜀州土生土长的蛮、巫各族的?你们虽然是蜀州人氏,但你们难道不是赤帝族人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