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华年时代 > 第一百一十章 你违法了

第一百一十章 你违法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新更弄不明白了,只得请教老板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老板见陈新相貌堂堂,人也不错,这才说了实话。
  
      道,原先他开这家复合肥厂其实就是为自己的养鸡场配套的。
  
      他所在这个村是市里的蛋鸡和肉鸡养殖基地,家家户户都养这些扁毛畜生,就连他也养了上万只。村里每天产生的排泄物好几十吨没地方运,就是一大公害。
  
      那么,怎么办呢?
  
      老板索性就弄了这家厂,一是可以处理鸡粪,二来利润也不小。
  
      可这行业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你起个炉子就能干。竞争越来越大,利润越来越薄,到现在只能算是打个平手,赚是钱别想的了。
  
      到现在他也就是帮村里人处理一下粪便,免得大伙儿生活的在鸡屎堆里。如果再接外面送过来的鸡粪,反要赔钱。
  
      赔本赚吆喝的事情老板自然是不肯做的。
  
      听他说完,陈新很失望。计算了一下,自己找车把鸡屎运过来光运费就是一大笔开销,更何况你还得给人处理费。
  
      家里穷得都要到喝稀饭的地步,钱却是拿不出来的。
  
      老板见陈新一脸失落,安慰道,你别郁闷了,我这厂也干不了几天。这村养了一二十年鸡,细菌多,年年鸡瘟,大家改行的改行,换地方的换地方。养鸡场一关,我这鸡屎也不会再烧。况且,烧啥不好烧屎,太臭了,民愤极大,环保要抓的。
  
      说到最后,老板愤怒了:“我当年养一万只鸡,又开复合肥料厂,每年三四十万收入,有钱极了,最近两年邪门,鸡瘟加上行情大跌,已经三年没赚钱。累,太特么累了。我还是去炒房吧,再养鸡我就是孙子。”
  
      鸡粪的事情解决不了,陈新也没有办法。
  
      他心中不安,看着越积越多的鸡粪,眼皮子直跳,总感觉那就是一堆堆炸弹,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了。
  
      ***************************************************
  
      红石村村两委。
  
      宋轻云刚和陈新打完电话,龚友爱就提着一个榔头冲进办公室:“宋书记,龚支书,你们要明镜高悬,要替我做主呀,不然……不然的话……”
  
      他狠狠地挥了挥手中的榔头,带起一阵轰隆风声。
  
      看着他胳膊上坟起的肌肉,宋轻云头皮有点发麻:“有话好好说。”
  
      龚珍信把桌子一拍:“友爱,你想干什么,你搞个锤子?”
  
      村两委干部实行轮岗制,今天是龚支书坐班。
  
      至于宋轻云,因为住在这里,每天都在,想不值班都不行。
  
      龚友爱:“我只拆房,又不是要打你们。”
  
      “拆房,你拆谁家的房,人家又怎么你了?”龚珍信喝问。
  
      龚友爱:“我要拆陈尚鼎的老屋,你们两个当官的快去看看,他家都把保坎修我房子的墙壁边上,把阳沟都占了。你们不管,我可就对他不客气了,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啊?”
  
      在他激愤的咒骂中,宋轻云和龚珍信才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就在刚才,两辆皮卡车进了村停在陈尚鼎的老屋前。
  
      从车上跳下来一群工人,一声吆喝卸下水泥和条石,开工。
  
      工人们先是沿着陈尚鼎的院子砌了一圈保坎,大约是要修围墙。
  
      按说,这块地是陈家老屋,人家也有产权证。在自家一亩三分地上动土,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问题复杂在于陈尚鼎和龚友爱家挨在一起,两家老屋靠着山坡。
  
      这片山坡原本有一棵桢楠树,是陈尚鼎父亲在世的时候种下的,正好用来固土。
  
      四年前,陈尚鼎的父亲去世,他便把树给砍了给老爷子打了一口上好的棺材。
  
      没有了树,一下雨山坡就朝下面流黄汤,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塌方了。
  
      怕自家房被泥石流给冲垮,龚友爱就把自家屋墙边的阳沟挖深拓宽用来引水,倒也稳妥。
  
      陈尚鼎今天这么一干,保坎把沟给堵了。
  
      现在是秋天还好,到明年夏季暴雨一来,水就直接朝人屋里冲,那可是要出事的。
  
      刚才龚友爱提了榔头上前制止,施工人员直接朝这老头吐了一口唾沫,说:“这是陈老板的地,别说修保坎,就算是修火葬场谁也管不着,你这糟老头给老子滚蛋!”
  
      “我就是不让你们修。”
  
      “我修了又怎么样,有本事你把这地买了。你有钱吗,就算你有钱,陈老板也不卖给你。”
  
      “老子,老子打死你们?”
  
      “哈,还想动手,你动我试试。别以为你是地头蛇,弄清楚了,在这个红石村,陈尚鼎陈老板才是真正的地头龙。”
  
      龚友爱吃了对方一顿骂,气到顶心,叫老妻拦住那几人,自来村两委告状:“珍信支书,一笔写不出两个龚字,你是咱们老龚家的带头人,不能被陈家给压了。”
  
      龚珍信喝道:“什么龚家陈家,都是红石村的乡里乡亲,说这话不利团结。宋轻云,咱们过去看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