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官术 > 第二千七百二十五章 注意影响

第二千七百二十五章 注意影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制,你去峨嵋制制。那些个师太尼姑的她吗的比老虎还可怕。”杨国涛还真是怒了,连骂人的粗话都忍不住喷出来了。
  
      嗑嗑……
  
      桌子被龚开河轻磕了一下,哼道:“注意明用语,咱们a组党委班子全都是共和国的核心精英,都是将军。
  
      拿的都是高工资高补贴,而且,个个都是高凭,最少也得是大学本科毕业的是不是?
  
      咱们不是农村出来的极少个别的没念过书的某些土包子,怎么能连这种话都讲出来?一点素质都没有还怎么开展工作?”
  
      “对不起龚组长,我一时没把住嘴。”杨国涛一脸通红着赶紧道谦一下。
  
      “老杨,那些师太真有那么可怕吗?不会比五毒教还可怕吧?这个,怎么可能?”兰远金彼为有些不服气,老家伙认为自己的任务是这次最艰巨的,你老杨居然讲几个女人比咱去的那地儿蛇虫还厉害,老兰同志自然要反驳一下了。
  
      “不可怕你老兰去试试?”杨国涛反瞪了兰远金一眼,杨国涛跟兰远金虽说都是军队系统的,但也有私人矛盾的。
  
      “娘们有啥可怕的。”戴成扫了两个老家伙一眼,冷哼道。
  
      “那些个娘们还真是难缠,我一讲任务什么的,峨嵋那位韦草师太马上就反驳我说什么国家都没人啦,还要她们这些可怜的娘们上战场。
  
      这都什么世道了。世界都提倡要优待妇女,不然国家还搞什么三八妇女节。花木兰那个时代早就过去了。
  
      而我们居然还逼着她们这些遁入空门的可怜的尼姑们去完成任务。咱们还有没人性,还有没人道?还有没把她们当人看?
  
      这一连串的质问下来马上把茶呛喉咙了,差点咳死老杨我了。
  
      而且,在庵堂里坐着的十七八个尼姑大师们马上就展开了攻击,矛头全对准我杨国涛一个人。
  
      我差点被她们批得体无完肤了。这些尼姑还真是三八婆娘了,个个都比500只鸭子还可怕。
  
      那嘴一讲起来就没完没了。我差点晕过去了,我老杨虽说不年青了。但毕竟是军队系统的,这军体拳还是天天练习的。
  
      就我这身板差点被人吵蒙过去,可见她们的厉害了。
  
      最后,我不得不赶紧起身,用逃来形容了不为过。这个,在这里我也顾不及丢脸了。到时的情况就是如此的。”杨国涛大倒着苦水后看了大家一眼,说道。“不然的话你们去试试,哪还敢去跟她们聊国家大义民族正义什么的屁话了。”
  
      “嗯。想不到娘们也这么厉害。我去崂山倒没遇上这事。不过,崂山派叶凡同志讲的是不是有误?”李啸峰问道。本来叶老大是安排计永远去崂山的,估计俩人是不是私自调了包了。
  
      “怎么,难道崂山没人了?”叶凡感觉也有些莫名其妙,心里对费栋这高手所讲的话不由得有些怀疑了起来。
  
      “不是没人,人还是有的。不过,就几十个普通道士。他们讲崂山派早不存在了。现代社会了还有什么崂山派。
  
      他们只是些普通的靠香火钱维持基本生活的普通道士罢了。而且,我看这崂山派也真是破得可以了。
  
      道观倒是有几座。不过全都破得不成样子了。我去的时候崂山刚下了一阵子雨,这屋子里到处都是积水。
  
      地板没有石头铺着。都快成烂泥地了。他们掌门牛离道长开始向我诉苦,说是崂山没落了,门派也解散了。
  
      而崂山这边因为道观年久失修,每年那点香火钱都不够正常的吃饭开支。
  
      道士们个个穿着的都是洗得发白打着七八个补丁的衣服。我看他们真像是一群叫花子,哪里是什么崂山大派。
  
      牛离大师还一直求我说是能不能给国家有关部门讲讲,能不能批些钱给他们整修这些都成危楼的道观。
  
      而且,马上就有道士送上了申请书。我这看他们也着实是太困难了,这嘴巴一大。
  
      麻烦了,居然当场许诺给他们一千万修理道观以及再建一座新道观。”李啸峰讲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龚开河一眼,说道,“不好意思了,小龚,我这次可是嘴大了一些。不但没完成任务倒给组里带来了麻烦事儿。这个,一千万,唉……”
  
      李啸峰是一脸的不好意思。
  
      “李老,你真说给一千万?”计永远可是管钱的,一听那眉头就皱了起来。
  
      “讲了,这个,当时一心软嘴大了点。”李啸峰这厚脸皮的老家伙居然也摸了一下没毛的下巴,脸居然微微有些红了。老李后悔啊,后悔不该嘴巴大啊。
  
      “唉,一千万啊。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如果是一百万还差不多。”计永远叹了口气,自然是隐晦的在批评李老这嘴也张得太大了。人没请来反倒是贴了一千万,这个也太晦气了。
  
      “既然李老都讲了我们不给也不行,不过,这次咱们是以军方一块的名义去的。
  
      远金同志,这个,是不是要算在军方一块上。你给传个话儿,你们那边摊子大人马多钱也多,能不能给批了。”龚开河这老家伙还真是阴辣,居然想把这笔烂账转嫁到军方去。
  
      当然,人家可不是傻子。兰远金一听马上反嘴着讲道:“这个可不行,咱们虽说这次是以军方一块的名义去的。
  
      但实际上是为a组办事,干的是挂羊头买狗肉的活计。这个,这跟军方有啥关系?
  
      要是我真敢传话的话我估计会被军界委员会那些领导们每人一口唾沫星子给淹死了。”
  
      “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