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官术 > 第二千六百二十一章 关于英雄救美

第二千六百二十一章 关于英雄救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亚叔只能是凭借着左右的摆动来维持身体的平衡了。不然,仅有小指头粗大的竹尾早给他踩断了。
  
      这个原理有点像是高空表演走钢丝绳的空飞人了。
  
      车天的状况也差不多,不过,亚叔控制这方面比车天的要好。毕竟这片竹林是亚叔练功几十年的地方。
  
      车天往腰间一勒,一把黑色厚背软刀唰啦一声在空气震响了几下。
  
      车天脚在竹尾上一踮,腾起来了个’旭日东升’再往上硬性的提高了五米左右,由上至下滑过二十几米宽度往亚叔身上一招力劈华山劈将了下去。
  
      因为,竹子上是亚叔的强项。车天不愿意在这无聊的上面耗费太多的精力。
  
      那强悍的气波震得周遭十几米范围内的竹子犹如遇上狂风一般全都摇晃开去。而竹叶沙沙剧烈的响着,犹如风残叶一般快凋零了似的。
  
      亚叔居然身子一躬,头往上高高仰起,嘴一张发出一声‘嗷—呜’过后脚诡异的弯曲在那被压弯的竹尾上一弹,身子好像一把脱出繃绳的箭一般一闪就闪到了车天的身后。那度即使是叶老大都暗暗讶然了一回。
  
      “听到没,嗷—呜,这不是狼叫声吗?”王仁磅说道。
  
      “嗯,你们看那位亚叔的攻击时身体的姿势,俨然一匹处于攻击状态的凶狼。刚才好像听朱董讲过领教亚叔的狼术。难道亚叔使用的招工就是从狼身上演变而来的……”叶老大有些疑惑,讲道。
  
      “狼术,没听说过。”蓝存钧想了想好像没想到这种东东,于是摇了摇头。
  
      “狼术咱们虽说没听说过,但有狼术也没什么奇怪的。就拿咱们华夏来讲,比如虎背拳。蛇拳等不都是参照动物的攻击而演变来的。既然能把老虎跟蛇等东西的攻击演变过来。为什么就不能在狼身上演变?”王仁磅一脸得瑟的讲道。
  
      那边车天一看刀劈华山劈下去居然不见了亚叔的身影,心里叫声要糟那是赶紧硬生生的在空腾挪着转过身来。
  
      不过,车天刚转过身来厚背软刀还没有改变方向之时一股线状的冲击波已经到了眼前。
  
      车天赶紧左脚在右脚上狠踩了一下。这是叶老大发明的空强行提高法。
  
      车天的身子一下子提高了三米高度。当然,这样干的后果就是内息将如海一样的被耗。
  
      一般来讲只是在紧急情况下硬生生的提升了。平时切磋时是不会用的。
  
      不过,还是感觉到鞋子底下一阵子火辣。车天一低头。知道一只鞋子居然被亚叔从剑上发出的线性的尖气给硬生生的像刀片一样的刮走了一只。
  
      连脚底下的黑色袜子都露出来了。而且,袜子也破了好几个洞。
  
      幸好有叶老大的硬性借力提升法,不然,就这一招之下车天就将败下阵来。
  
      车天顿时脸红得像猪肝,发现亚叔居然瞬间又窜到了另一颗竹子下边一点,整个人又躬成弯弓姿势贴在竹竿上正随着竹竿一颤一颤的摆动着,好像在取笑车天的没用。
  
      车天是彻底爆怒了,这货一扑由上往下直接就往亚叔藏身的竹子拍击了过去。
  
      不过,亚叔这老家伙对竹子太熟悉了。往往都是车天的掌力还没到之前人家早就一窜就到了另外的竹子上。
  
      在咔嚓声竹子倒是倒下了十几根。不过,车天的掌力连亚叔的边都没沾着。
  
      亚叔这是摆明了要先消耗车天的体能。一旦感觉车天的体能衰弱之时就是亚叔展开凌厉攻势的时候了。
  
      车天见这法子不奏效,这货也相当的聪明。居然选定了一颗大的竹子站好了脚根后不动了。双眼盯着亚叔采取守株待兔的方式。
  
      亚叔等了分把钟见车天不上当。老家伙也沉不住气了。双腿一夹突然把两根竹子夹在了腿以加强根基。
  
      只见亚叔双手一阵子挤动。周遭的竹叶突然片片飞起在空如乱毛一般。根根竹叶如根根柳叶刀一般的全朝着车天身上招呼了过去。
  
      车天一看双手挥动着掌力挡着竹叶刺扎,不过。这样子相当的累。毕竟竹叶太多了,防着这一张防不着哪一张。
  
      车天灵机一动,双手也是一阵了绞动。自己身周的竹叶也给车天的内气给卷带了起来。
  
      不久就在车天的周围形成一堵竹叶墙往前一挡,亚叔的竹叶刀全都被叶堵给挡在了外边根本就进不去。
  
      车天犹如一个躲在竹叶造的塔克的人一样安全得很。
  
      反观亚叔发动竹叶攻势也相当的费力,不久,老家伙额角开始冒汗了。
  
      而且,要比拚力气的话车天年轻,肯定会更足一些。更何况车天进阶的时间比亚叔要早。
  
      亚叔一看此法子不灵了,老家伙诡异的突然腾到空。那些飞扎的竹叶居然在眨眼间全都卷成了一根根像松树叶子般的竹针。
  
      竹针如牛毛一般往车天的竹墙扎了过去。
  
      这次车天吃力了,毕竟要维持住这堵宽大的竹墙也是相当费力的。而竹针又太细小,无空不入架势,车天防守起来更为吃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