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官术 >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那天晚上是你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那天晚上是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那天晚上是你
  
      【咱们绝不能掉到50名以外,叶家军是不倒的!各位,举起红旗飘吧!】
  
      叶老大那本已有些平复的心,此刻再难把持。www.feisuzw.com 飞鬼使神差,他居然伸手在下边草丛里'摸'了一下。不过,瞬间清醒,这厮赶紧缩回了手。嘴里讲道,“不好意思,我粗了一些。”
  
      “男人不粗,女人不爱。”赵四讲着,好像完全抛弃了一个高贵的公主的高贵,伸手轻轻的拿起了叶老大的手,往肚脐眼处按去。
  
      她嘴里讲道,“这里听说是人之初孕育时最重要的营养通道。我认为,它也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印度人为什么喜欢只'露'这个,我想,它对男人应该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吧。”
  
      “小四,不要这样。你已经跟他订婚了。”叶凡说道,在作最后的挣扎。
  
      “是不是认为我赵四在背夫偷人?”赵四狠狠地瞪着叶凡,问道。
  
      “那倒不是,你们还没领证结婚。订婚,不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叶凡摇了摇头,一动,那脸颊在肚脐上磨蹭开了,又讲道,“只是,人总是有理'性'的是不是?咱们都不年轻了,总得考虑许多的事的影响。”
  
      “理'性'!”赵四哼了一句后突然,咯咯大笑了起来。笑起胸峰子'乱'摇'乱'颤栗着。笑得叶老大心痒难忍,骂道,“老子还是不是爷们?”这家伙一伸手,顿时,赵四天旋地转,整个人横躺进了叶老大怀里。屁股正好坐在膝盖上。
  
      “你以为我是正人君子吗?”叶凡定定的盯着赵四。
  
      “这世上没有正人君子,只有想偷腥而没有胆子的胆小鬼罢了。那些胆小鬼想作而不敢作,只能自我标榜为‘正人君子’,实则,这些人最卑鄙了。”赵四讲着,一双眼深情的看着叶凡,伸手在他脸颊上轻轻的'摸'着,说道,“其实,我这身子,没有什么地方你没有来过。”
  
      “这话,我有些不明白。”叶老大真有些纳闷了,突然,电光火石般想到那次喝醉了,好像是跟宋贞瑶,赵四以及曹飞儿睡在了一起的。
  
      当时酒醒后发现床单上有斑斑落红。糊里糊涂的也不知是跟那位妹子成就的好事,抑或是来了个二飞三飞的。后来赶紧偷偷把隔壁的床单拿来换了以掩人耳目。难道那天晚上‘法办’的就是赵四不成。
  
      “现在想起来了,第二天早上,酒店可是丢了一套高级床单的。”赵四看了叶凡一眼,幽幽的讲道。那表情,十分的复杂。
  
      “真是你!”叶老大再也难以保持镇定,站了起来。
  
      “你想是谁?”赵四冷哼了一声,还以为叶老大有别的想法。女人,在这方面是很较真的。你弄她时她认为你不够尊重她,你真跟成玩鸳鸯时她又会认为你在戏弄她。而且,绝不能让她认为你只是在跟她逢场作戏而脑子里还想着别的女人。
  
      “对不起,那天晚上我真的喝醉了。”叶老大真有些尴尬了,一脸的不好意思。
  
      “没事,从见到你的第一面的时候。我知道,咱们俩今生是有缘无份的。你跟乔家那位大小姐的事我晓得,我不怪你。
  
      我赵四岁数比你大一点,当你姐姐还行,当你老婆,不合适。等你还处于年轻的时候,我已经是昨日黄花了。
  
      与其到时你心里嫌我,不如我早点开放了让你留下一生的记忆。至于嫌,就让别人嫌去吧。
  
      所以,虽说那天晚上的事是促成了咱们先行一步。其实,就是没有那天晚上,我想,还有后边的某个晚上的。
  
      我赵四个'性'独特,我说过,这辈子,作不了你的爱人,就当你的姐姐。在我结婚前,我是你的。我一定会把最美好的留给我喜欢的人。那个人,只有一个,就是你!”赵四讲着,脸凑了上去。
  
      唉……
  
      一声叹息过后,房间里响起了粗重的声音。就在燕省长偶尔来海东市会客时坐的沙发上,留下了一对青年男女那难以抹灭的印记。
  
      赵四全放开了,这次也算是二进宫了。不过,前次两人都喝醉了。处于'迷''乱'之。这次是在清醒,自然,两人在疯狂时也享受到了那种能让人刻骨铭心的消魂东西。
  
      赵四在嘶喊努力的要求着,就是叶老大那经过老蟒血洗髓的身子居然也感觉到了赵四身体涌动着的能令人喷血的不灭激情。这厮自然不甘示弱,男儿怎么能被女子吓倒。雄风高涨,枪出击而击之有声,伸缩而弹之有力度,剑剑命花心之地,矢矢而击……
  
      良久,在三番五次过后,两人终于疲惫地交叠着躺在了沙发上。
  
      “这次高层交替,赵括将军有没换个地方?”叶凡伸手,轻轻在赵四的身上无意识的滑动着,随口问道。
  
      “唉……”赵四叹了口气,讲道,“赵家在这次的角逐,没有捞到什么有份量的职位。二伯还呆在原地没动,职位和军衔都没动。我爸还在东海舰队任副司令员。大伯进入了政治局,暂时,估计要在粤东呆上一阵子了。至于能不能更进一步,这个,太难了。全国,就那么几个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