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官术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极尽缠绵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极尽缠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极尽缠绵
  
      所以,如果真这个样子,叶凡最后肯定得落下警告处分什么的,但自己的威风何是一下子全没了。www.feisuzw.com 飞所以,老何同志尽管愤怒,但是,他忍住没拍桌子。
  
      并且,还有一个原因是促使老何同志没抓桌子的理儿。那就是对于叶凡这人老何同志是越看越看不透,说他有能量吧,好像一点能量也没有,连个阳田矿业公司都摆不平。
  
      说这家伙没能量嘛,怎么连省***的曲白秋副检长都被他治得说了声‘对不起,我错了’。听说曲白秋回家后病了好几天,自然是给气成这个样子的。
  
      而且,最近调查组也来了好几天了,一直在调查,并没作出什么指示或者'露'出什么政治倾向或处理意见的苗头,弄得老何同志在郁闷的同时也相当的无奈和愤怒。
  
      更诡异的就是今天听说粤东军区派人下来了,本来说是要带走叶凡的,当时听了有些同志汇报后何镇南心里像喝了蜜一般。
  
      谁知,不久,叶凡就漏了一句话,来势汹汹的蔡部长转尔跟他聊起天来,聊完后屁股一拍,去柳峰山基地了。这些事,都透着太多的神秘和诡异,老何同志,不得不有所忌惮的。
  
      “何***,您当然是我的领导了,而且,我一直很尊敬你。您是代表组织代表党,我哪能不听您的是不是?”叶凡突然态度好了起来,老何同志却是不敢相信这牲口的话,因为,他相信这牲口肯定还有下的。
  
      果然,这厮立即转口道:“我的确没抓苗副总,只是请她到***局喝茶,协助了解一下阳田集团高层对于自己的子公司阳田矿业的处理态度。
  
      您也知道,咱们市的粟副市长被打了,而工作人员也被打成重伤的有十来个,连我们市局刑警都被他们打伤了十来个。
  
      这阳田集团,说句实话,真没把咱们鱼桐市委市'政府'放在眼。今天打副市长,明天是不是就该对我下手了,后天呢……”叶凡讲到这里,故意盯着何镇志,意思是后天也许就该轮到你了。
  
      这话一出来,何镇南倒也觉得有点道理,皱了皱眉头,哼道:“我知道,阳田集团是有些过份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无端的抓了人家高层副总裁。要是因此事惹得阳田集团恼火了,撤资了,那对于咱们鱼桐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从大局出发,市***局受委屈了,这一点我们市委都看在眼的。不过,你还得顾全大局才对。
  
      人活着,不可能事事顺心,有的事,该忍的总得忍是不是?其实,这只是个变通的法门罢了。”
  
      “对不起镇***,这事我实在抹不开脸放人。阳田矿业连大门都不让市***局同志们进去,这是一种什么行为,想必你是最清楚的了。搞什么军事演习,无非一个噱头罢了。大家都是明眼人,一看就清楚。
  
      咱们没找他,他们倒先找起咱们来了。苗青眉作为阳田集团高层,她有义务协助我们***机关查清此事。
  
      我们并不是抓她,也没拘留她,只是请她协助了解阳田矿业的事。”叶凡淡淡说道。
  
      “你这还不是抓人,这是哪门子道理了。人给你留在了***局,不是抓人是什么?没有正当理由拘留的话24小时内必须放人。”何镇南有些怒了,语气重了不少。
  
      “要我们放人也行,除非阳田矿业打开大门让市局进去。不然,即便是省委赵***来说情,我叶凡绝不会放人的。”叶凡顿时也是冷冰冰哼道,气势如雄。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还有没一点组织观念,还有没把领导放在眼?”何镇南差点吼出来了,那嘴唇,都激动得在颤栗。老何感觉,这小子简直在挑战自己的领导权威。
  
      “我并没一点做错,要是哪里错了,还请何***指出。党的一向宗旨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叶凡,不是一个知错就不改的人。”叶凡坚决不让步,就是想搅局,趁机把阳田集团的人吸引过来。
  
      他是在'逼'管飞'露'面,或者是管飞身后人'露'面,抑或最好是管飞等不住了使出什么幺蛾子来,自己也好顺藤'摸'瓜,彻查88惨案。
  
      “滚!”何镇南终于暴怒了,铁青着脸,一巴掌击在桌上,发出嘭的一声轰响,吓得他秘书钟志赶紧跑了进来。
  
      “哼!”叶凡一声冷哼,转身走了。
  
      “太嚣张了,真是太嚣张了,眼还有没有领导。何***,我看得向上级反应情况了。再不,干脆招开常委会,以市委班子集体决定形式先停了他的职再说。”组织部长康生同志当然暗暗高兴,嘴里不满的叫嚣着。
  
      “是的,再如此下去,就怕这鱼桐会出现第二个叶凡,甚至第三个叶凡。事一发不可收拾,这鱼桐还怎么管理下去?”秘书长江篱篱凑嘴道。
  
      “是该拿下此人了,已经到了无可容忍的地步。党的组织纪律是什么,连组织纪律都不要了,像什么话。他是干出了点小成绩,无非是为市局弄来了些钱,正在盖两座大楼罢了。”宣传部长潘金玉冷冷哼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